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二百九十五章 老头是你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萧瑟xsir、茫茫的森林@百度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感谢订阅投红票的朋友,恳求多多订阅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石丘之上,插着四把短剑。

    其黑、紫、黄、红各有不同,彼此相隔三尺,恰好摆成一个方方正正的阵势。毋容置疑,魔剑、狼剑、坤剑与火剑均在此处。谢天谢地,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四把神剑!

    而尚未有所庆幸,一道人影蹿了上来。

    只见那老者衣衫不整,胡子邋遢,脏兮兮的脸上带着愉悦的笑容,竟挽起袖子伸出脏手拍着巴掌,喜不自禁笑道:“嘿嘿,我的神剑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瞪大双眼,错愕失声:“老头,是你——”

    “兄弟啊,幸会!”

    那老者除了太实,还能有谁。

    只见他连连点头,满脸的贪婪,不无感慨地自语着:“哎呀,终于让我寻到了神剑,还是四把哦,苍天有幸,不枉我远走古巢数十年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古巢修士,楚雄山的高手?不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已从惊讶中回过神来,无暇多想,急忙道:“这是我的神剑!老头你给我听清楚了……”

    太实却是头也不抬,只管紧紧盯着地上的四把短剑,搓着双手垂涎三尺道:“哎呀,什么你的、我的,吃到嘴里便是自己的……”

    这老头真会耍赖,分明一个吃惯白食的嘴脸啊!

    无咎气愤难耐,出声叱道:“真是岂有此理!你抢了我的烤肉,也就罢了,抢我的糕点,暂且由你。而你若敢抢我的神剑,万万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太实置若罔闻而不予理会,紧走几步,俯下身子,伸手抓向一把神剑,嘴里还嘟囔道:“噫,如此沉重……”

    “该死的老东西,真当我好欺负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大怒,抓出一沓厚厚的符箓便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符箓足有三四十张之多,算是倾囊所有而全力以赴。可见他已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,或许他对付的不仅仅是个疯癫的老头。

    而符箓出手之际,他不失时机蹿向石丘的当间,抓住一把短剑便要拔出来,而那熟悉的黑色魔剑,却纹丝不动。即便丢下玄铁长剑而双手用力,依然如旧……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石丘不过三五丈的方圆,顿时被滔天的烈焰火光所吞没。

    太实猝不及防,吓得转身就跑,转瞬间到了石丘的边缘,再也无从躲避。而符箓的攻势异常凶猛,根本不容阻挡。他慌忙大袖挥舞,身上忽而闪过一层光芒,仿佛气机变化,汹涌而至的烈焰竟然左右分开,紧接着从他的身旁倏然而过。其本人虽也摇摇欲坠,且颇为的狼狈,却毫发无损,浑如如穿行于疾风骤雨之间而片尘不惊。

    转瞬之间,烈焰剑芒散去。

    而有人一边惊魂未定地甩打着袍袖,一边极为不满地抱怨道:“兄弟,何至于如此凶狠,数十张符箓,值得好多的灵石呢……”好像是有所发现,又好奇道:“哎呀,缘何这般凄惨模样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的月白长衫,早已褴褛不堪,且四肢袒露,显得很是狼狈。而其素来穷富随意,俭奢自如,况且一路厮杀至此,早已没有心思多想。此时,整个人犹自愣在原地,冲着面前的黑色短剑默默发呆。少顷,他抓起身旁的玄铁长剑,慢慢直起身子,满目惊愕:“老头,你是人仙的前辈……”

    一行七个小伙伴,他谁都不怕,唯独对于太实,有着颇多的顾忌。即便是屡次三番占他便宜,他也忍气吞声而默默作罢。原因很简单,他捉摸不透那个老头!

    要知道他虽然瞧不起修士的虚伪,厌恶种种尔虞我诈,却并不意味着他目空一切,或是藐视天地。不管是凡俗红尘,还是灵山仙门,依然有着诸多莫测,且又令人敬畏的存在。故而,当初在下丘镇遇到了太实,他便暗中多了几分小心,并始终予以戒备。果不其然,那个老头面对数十张符箓的强攻竟然毫发无损,显然有着匪夷所思的神通,不用多想,他必是人仙的前辈无疑!

    太实满不在乎地走向石丘当间的四把神剑,兀自两眼放光:“哎呀,你不也是筑基的高手,九层的修为,已是半步踏入人仙境界,我便知晓胡东等人要吃亏……”

    老头不打自招,他原来早已看出自己的破绽!

    无咎疾步往前,举起玄铁长剑:“住手——”

    太实恋恋不舍地抬起头来,讶异道:“你待怎地?我没答应胡东对付你,已是便宜,你当知恩图报,年轻人切莫亏了德行!”

    他说到此处,脸色一沉,竟多了几分蛮横的架势,随即又搓着双手而不无疑惑道:“神剑就在眼前,缘何又难以撼动呢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只想着抡起长剑劈过去,恨恨啐道:“我呸!若非你与胡东合谋,我又怎会误入银山的阵法,你个老不羞,还敢装作好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禁不得灵石的诱惑,又关我何事?”

    太实很是理所当然,随即又不禁露出笑容:“胡东布下的陷阱颇为幼稚,我以为没人上当,谁料你如此的不堪,不过,嘿嘿……”他嘿嘿一乐,又自我吹嘘道:“我老人家是个有良知的人,既然吃了你的烤肉与糕点,便不忍与胡东合伙害你。你该感激涕零才是,切莫与我争夺神剑。小兄弟,乖乖听话啊!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神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何以见得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的神剑,四把都是,哼哼!”

    太实振振有词,双手挥舞,继而旁若无人般地俯下身子,再次伸手抓向一把短剑。他没有将对面的年轻人放在眼里,正如所说,他要将神剑据为己有,且一个不落。

    无咎当真是恼怒交加,偏偏又无言以对,旋即心头一横,双手紧握着玄铁长剑便要扑过去。

    与其想来,即使打不过那个可恶的老家伙,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得逞。从来剑锋出真知,不拼不死没道理。既然如此,那就来吧!

    恰于此时,几道光芒从天而降。便好似闪电撕裂了黑暗的天穹,狂怒的威势呼啸而下。

    太实又吓了一跳,再也顾不得拔取神剑,猛然抽身蹿了出去,还不忘哇哇大叫:“兄弟快逃啊,不然你死定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身下便是环绕的剑丛,才将赶到此处的胡东等人一阵慌乱。

    无咎也想逃开,却为时已晚。

    他毕竟没有太实的修为,察觉有变,未及躲闪,所在的石丘已笼罩在莫测的威势之下。他只觉得透体阴寒,浓重的死意弥漫心头。恍惚之间,一种释放的轻松若即若离,亟待找寻,却又莫名所以。而他突然咬紧牙关奋力往前,如同挣脱生死的桎梏,拼尽了全身的力气,额头青筋直冒,剑眉下双目怒凸,只为踏出最后一步,只为昂首面对那天之雷霆与万剑加身。

    间不容发,生死一刻。

    无咎抬脚踏向石丘的正当中,忽而异变突起。

    四周的四把短剑,霍然发出四色光芒,并汇成一束而直冲天穹,竟是将倾泻而下的威势从中生生劈开。便如不屈的斗志,尽化作一剑擎天而无所畏惧。与之刹那,一道道刺目的光芒呼啸而过。继而万剑嘶鸣,杀气呼号。整座山峰也在微微颤抖,犹如山崩地裂的诡异。

    无咎在冥冥之中踏出了一步,意外躲过一劫,却是无暇他顾,只管带着惊喜的神情看着前后左右的四把短剑。

    神剑护主啊!

    不过,神剑固然通灵,而唯有敢死,方能求生!

    无咎在原地转着圈子,情不自禁心神牵动。

    闪念之际,四道熟悉的气机奔涌而来。那种人剑合一的充实,恍如从前。

    他收起玄铁剑,缓缓抬起而舒展双臂,彷如在倾听着上苍的召唤,又或是等待着神灵的降临。而他嘴角不羁的笑容,精光熠熠的双眸,以及周身所散发出来的狂傲与从容,便好似他才是神灵的主宰,他才是这方天地的主人!

    那黑暗的天穹,依旧是遥远莫测,而变幻的光芒,却仿若近在咫尺,并突然多了一道青色的光芒在急剧盘旋。不消片刻,黑、紫、黄、红四道剑光急转直下,随之一道隐约的青龙翻转腾挪……

    无咎的两眼中精光一闪,伸展的双手猛然高举。

    地上的四把短剑,原本倒插在岩石之中而难以撼动,却于此时齐齐激射而起,“轰”的一声凌空盘旋。他顺势双手横扫,四把短剑瞬即回归体内。与其同时,从天而降的五道光芒倏然没入头顶……

    “哈哈,我的神剑——”

    有人自我告诫:切忌得意忘形!而每当得意的时候,又总是难免忘乎所以!

    便在无咎剑眉飞扬而放声大笑之际,忽而微微一怔。本该四道剑光入体,缘何多了一道青色的龙影?随之强横莫名的力道直达四肢百骸与五脏六腑,疯狂的威势充斥全身。霎时经脉撕裂,筋骨脆响,几如爆体的痛苦轰然而至,顿时令人难以自持。

    “喀喇——”

    当真是祸不单行,山峰突然再次猛烈震动。霎时一声沉闷的巨响传来,石丘当间裂开一道深深的缝隙。

    无咎岔立的双脚,恰好站在石丘的缝隙之上,随即缓缓岔开,整个人为之摇摇欲坠。他吓得一哆嗦,不敢迟疑,急忙强敛心神,咬牙切齿纵身而起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又是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,石丘炸得粉碎。整座山峰,竟然从中缓缓裂开。

    万剑峰,崩塌在即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