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二百九十六章 山崩地裂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蛋蛋的想念、小猪乖乖猫的月票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当胡东等人赶到山顶的时候,恰逢剑气肆虐,随即一个老头从石丘上跳了下来,还张牙舞爪着大喊大叫。

    众人忙乱不迭,彼此面面相觑,皆无暇多顾,转而昂首张望,而不过少顷,又是一阵瞠目诧然。

    只见那天穹之上,剑光闪烁,龙影腾挪,随即巨响轰鸣而地动山摇。便是四周倒插的短剑,也随之剧烈颤抖嗡鸣大作。

    而眨眼之间,又是一道人影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太实瞧得真切,连连招手:“兄弟,我的神剑——”

    胡东却是惊愕难耐,失声大喊:“他……他毁了万剑峰!”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好似踏着漫天风雷而来,于滚滚的尘烟与狂风的呼啸之中落下身形,“砰——”,犹如一根石柱重重砸在地上。他身躯微微摇晃,嘴角溢出一丝血迹。

    便于此刻,又是一阵“喀喇喇”的巨响。山顶的裂缝愈来愈大,山峰剧烈震动不止。满地的短剑发出更为凄厉的嘶鸣,随即一蓬蓬剑丛激射而起。顿时剑光纷飞,碎石迸溅,杀气狂虐,毁灭的威势横空漫卷。

    “山崩地裂,跑啊——”

    太实再也顾不得神剑,大叫一声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胡东等人也不敢耽搁,慌忙奔着山下逃去。

    无咎犹自站在原地,浑身颤抖,神色痛苦,好像已是难以挪动脚步。几块大石头凌空而下,“砰”的一声粉碎。他摇晃着脑袋,似乎有所清醒,随即握紧拳头而紧咬牙关,浑身上下的肌肤瞬间爆开丝丝缕缕的血迹。

    再不走,便要随同这崩塌的山峰埋于一处!

    无咎的两眼一缩,挺胸抬头,乱发飞扬,周身上下又是一阵筋骨的爆响。而他却是浑然不顾,抬脚往前用力一踏,身形拔地而起,猛然蹿出去十余丈。

    不知是招引的缘故,还是气机的牵连,尚自凌空跳跃的短剑忽而有了变化,竟然纷纷奔着一个方向疾飞而去。

    无咎没有工夫留意身后的情形,只管双脚不停而全力疾驰。当他才将越过来时的峭壁,前方的山体已然塌陷。他脚尖狠狠点向一块碎石,借势再去十余丈。一块翻滚的巨石呼啸砸来,他急忙抽身横移躲闪。巨石擦肩的瞬间,无数的碎石铺天盖地而至。他挥拳连击,一往无前。

    不消片刻,四方开阔荒凉……

    胡东、太实等人抢先几步冲到了山脚下,并未离去,而是于数百丈外回头张望。

    那三百丈的万剑峰,已然倒塌了半边。即使所剩的半边山峰,也是少了一截。远远看去,山石滚落而尘雾横卷。沉闷的轰鸣回响不绝,俨然天地浩劫景象。

    传承至今的万剑峰,就这么毁了!

    不过,更为诧异的并非如此。

    只见一道人影顺着坍塌的山体急冲而下,便如惊鸿般的绝尘超然。而他的身后,却追随着一把把短剑,即便碎石掩埋、或是阻挡,依然足有上千之数。远远看去,透着莫名的诡异!

    太实又是惋惜,又是惊讶:“哎呀,那莫非便是万剑归宗,剑尊封圣之兆啊……”他心有不甘,冲着不远处的人群气急败坏喊道:“拦住他、杀了他,便能抢回他的飞剑!上千的飞剑呢,值得好多、好多的灵石……”

    胡东被众人簇拥着,犹自手捂胸口而神情阴沉。他惯常的笑容早已消失不见,只有满脸的愕然与恨意。他冲着前方凝望片刻,循声说道:“这位前辈,您既然躲得过我黄元山的星晷阵法,想必是位成名已久的高人。如今我黄元山有难,还请施加援手。事成之后,我师门长辈定当重谢!”

    “嘿嘿,星晷阵法或也神奇,而对于人仙高手的用处,却是一般!”

    太实无意多说,手拈长须:“有我老人家在此,尔等尽管放手施为!”

    胡东暗暗松了口气,转而吩咐道:“万剑峰已毁,再无飞剑禁制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会意,各自飞剑在手。

    此时,又有几道人影从远处赶来,尚未近前,便在其中两个女子的示意下放缓脚步。

    “天呐,万剑峰崩塌!而那人竟然驱使上千飞剑,岳姐姐快瞧——”

    “是他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穿过滚落的山石与弥漫的烟尘,接连又是几个跳跃,终于冲到了山脚下,随即落下身形而环顾四周。上千的飞剑蜂拥而至,竟是环绕着他盘旋不止。一时之间,不见其人。当他再次现身,盘旋的飞剑渐渐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他又是踉跄了几步,兀自剑眉斜竖,两眼中透着凛然的寒意,而挂着血迹的嘴角却是露出一抹冷冷的微笑。

    送上门的飞剑,自当笑纳。上千之数,大大的一笔天外横财!或许,这便是九死一生的代价。

    不过,此行的劫难才将开始……

    无咎回头默默打量着坍塌的山峰,深深喘了口粗气。少顷,他强抑着颤抖的身躯,转而抬脚步步往前。

    胡东紧紧盯着那道迎面走来的人影,只觉得胸口阵痛难耐。他眼角抽搐,抬手一挥:“此人毁我万剑峰,百死莫赎!诸位同道,当全力以赴——”

    众人不敢怠慢,纷纷举起飞剑。随着法力加持,一道道剑芒划破了黑暗。

    无咎不躲不避,转瞬陷入重围。而他却是浑不在意,只管奔着独自站在远处的胡东走去。五六道剑芒呼啸而至,凌厉的气势煞是凶猛。他看也不看,挥起双臂左右阻挡。“砰砰”闷响,剑光倒飞。他的手臂除了爆裂的血丝之外,再无损伤。

    又是五六道剑光迎面劈来,显然是不依不饶而攻势如潮。

    无咎好像没了耐心,突然紧走几步纵身蹿起。两个挡路的修士,竟被他直接撞飞出去。而他去势不停,瞬间逼到了胡东的面前,根本不容对方后退躲避,扑过去便是抬腿一脚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胡东见势不妙,抓出飞剑便欲硬拼。谁料那横空而至的一脚,竟然出奇的凶狠。护体灵力“喀喇”崩溃,随即胸骨塌陷而脏腑碎裂。他只觉得眼前一黑,便直直坠向虚无的尽头。而释然之际,又似乎疑惑不明。那位太实前辈曾经信誓旦旦,缘何此时见死不救……

    “扑通”

    一具尸骸摔落在十余丈外,再也没了动静。

    无咎脚下不停,冷然出声:“螳臂挡车,死不足惜!”

    余下的十四五位修士,顿时愣在原地而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筑基九层的高手,乃是人仙之下无敌的存在啊,如今却被活活踢死了,只用了一脚!

    无咎要的便是震慑,他不想再与任何人动手。他继续往前,急着离开此地。而他尚未加快去势,有人呼唤:“兄弟,还请留步……”

    一道人影随声而至,并亲热地伸出手来。

    无咎不作迟疑,嘴角一撇,猛然转身,抬手便是一道紫黑闪烁的剑光怒劈而去。

    “轰”的一声震响,他往后退了几步,旋即稳稳站定,手中的剑芒强盛如旧。

    太实趁机蹿了过来,必然有所图谋。谁料某人的应变如此之快,且异常的决绝狠辣。眨眼之间,一道数丈的剑芒带着雄浑莫名的威势轰然劈下。他急忙两手交错,一道剑芒倏然而出。“轰”的一声震响,他禁不住后退两步而瞪大双眼。只见某人杀气凛然,随即又带着蔑视的神态轻声啐道:“呸!你也不过尔尔!再敢与我耍弄心机,信不信我杀了你?”

    无咎说起话来轻描淡写,而手中高举的剑芒却是猛然大盛。强横的威势随之沛然而出,阴森的肃杀之气瞬即蔓延至数丈、十数丈,乃是数十丈之远。

    在场的修士再也没有侥幸的心思,一个个惶惶然往后退却。

    一个人仙前辈也奈何不得的高手,谁敢与其争锋?胡东都被他一脚踢死了,想要活命的还是远远躲开为妙!

    太实犹自错愕不已,一个劲眨巴双眼。少顷,他猛甩袖子,收起剑芒,带着委屈的神情,跺脚埋怨道:“我说兄弟啊,我只想与你探讨剑修之道而已,你却全然不顾吃肉的交情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缓缓往前一步,牙缝中森然出声:“既为探讨剑修之道,又何妨论定生死而分出输赢!来吧、老头,今日你我只有一人活着离开剑冢!”

    太实却是连连摆手,往后退去:“兄弟,我怕了你,来日再会……”而他离去之际,又回头一乐:“有道是做贼心虚啊,古人诚不欺我也!却不知再次重逢,你又是何等模样,嘿嘿!”笑声未落,他已甩动着双袖摇摇晃晃跑开。

    无咎默默注视着太实的背影,眼光中透着异样的深沉。至于渐渐退却的十余位修士,则是恍如未见。片刻之后,他收起骇人的威势与手上的剑芒,不慌不忙转过身去,而嘴角的血迹更加鲜红。他缓缓抬起手来轻轻擦拭,低头惨然一笑。手指上不仅有血,还有脱落的肤色。

    浅而易见,此前又是气机入体,又是禁制变化,易容术已是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而此地不宜久留,当速速离去。

    无咎迈动脚步,身子微微颤抖,随即又强行站稳,不由得闭上双眼,再次发出一阵急促喘息声。少顷,他猛然睁眼,纵身往前疾行。百丈远外,迎面几道人影。他置之不理,从中穿行而过直奔远方。

    “那人缘何易容,他究竟是谁?”

    “无咎,曾自称无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“岳姐姐,你竟敢追他而去,岂非羊入虎口,快快回来——”

    “他是我家的仇人,此时不追更待何时!龚家妹子,告辞——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