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二百九十九章 九星分明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书友837920、书友31045100、多情的话语、合力橙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方潭水寂静无波,大大小小的石头星罗棋布。

    九星潭,还是初见时的情景。

    两道人影从远处而来,于潭水的岸边驻足观望。

    “此处虽为深潭,却与湖泊无异,因湖石与禁制的奇异,故有九星潭之称。湖石相隔数丈、乃至十数丈不等,施展轻身之术足以应付!”

    岳琼外出两日,不无收获。她抬手指点,接着分说:“穿过此间再去数十里,便可抵达剑冢的出口。而潭水之上不免出现禁制幻境,切莫理会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点了点头,继续打量着四周的情景。

    立于岸边,面对着灰蒙的天穹、死寂的潭水,以及莫名的空旷,竟有一种无所适从的窘迫与压抑。历时一月的探险,该是离去的时候了,回到那青山绿水之间,享受着风和日丽的逍遥自在,谁也拦不住……

    “你与各家仙门为敌,莫非便是为了传说中的九星神剑?”

    无咎依旧是面对着潭水而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岳琼纠结着双手,神色透着一丝怅惘。她迟疑片刻,轻吁着又道:“今日过罢,你我各奔东西。却不知来日……又能否重逢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的眼光一瞥,转过身来:“一轮明月共天涯,人生何处不相逢!”

    他舒缓的话语中,透着沧桑的寂寥,而其清秀的眉宇之间,又透着一种洒然出尘的云淡风轻。

    岳琼的神色微凝,一双秋水涟漪不断。便在她有些忘我之际,却见对方突然咬牙切齿:“实不相瞒,我被那个老道纠缠不过,只得帮他找到七把神剑,却是九死一生,亡命天涯!”

    无咎很是气愤,还不忘恨恨啐了一口。

    岳琼也好像受到了触动,恍然道:“就是那个抢夺血琼花的老者?他竟敢胁迫于你,当真可恶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当真可恶!”

    “何不通传天下,以便各家仙门对付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老奸巨猾啊!况且无凭无据,谁又肯信我呢?”

    “料也无妨!且传出风声,让他臭名远扬,到时候自有公断,却不知他姓字名谁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劳姑娘费神,我自会寻他算账。只待诸事作罢,定要再去石头城游览一番……”

    “当真?”

    “当真!我还要带着紫烟呢,届时不免打扰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!时辰不早了,你我动身吧!”

    一道娇小的身影腾空而起,转瞬落在潭水中的一块石头之上。紧接着又是一道身影,同样的轻盈自如。

    起起落落之间,九星潭即将过半。

    当两人再次落在一块石头上,原本沉寂的水面忽而微微一荡。随之天光黑暗,彷如夜色降临,

    岳琼不再往前,而是轻声示意:“此乃星潭幻境,你不妨见识一二!”

    所在的石头高出水面数尺,一、两丈大小,黝黑光滑,倒是便于落脚歇息。水面的四周,还散落着大小的石头,像是黑暗中的一座座孤岛,虽然彼此相隔不远,却又好像互不相连而孤寂无边。

    无咎站稳身形,抬眼四顾。

    岳琼的话音未落,远近的情景果然为之一变。

    黑暗之中,潭水没了,远近的石头消失,竟然给人悬在半空的恍惚。这一刻,上下四方尽为虚空。而不过瞬间,消失的石头再次出现,原先的星罗棋布,变成了此时的寥寥无几。一个、两个……九个,均为圆珠的形状,大小不一、远近各异,漂浮在深邃的虚无之中,散发着不同的光芒。其中有紫有黑,有青有白……继而旋转起来,使得亘古的沉寂,霎时为之生动。或有变数无穷,却又神秘莫测……

    无咎目睹着星空奇观,不由得心驰神往。

    九星旋转的刹那,他也好像随之旋转。莫名之际,不知所以。彷如融入星空的虚无之中,又似化身于星辰而牵动浩瀚……

    “斗转星移,无非幻境,倘若深陷其中,势必错过剑冢开启的时辰!”

    清脆的话语声传来,黑暗中隐隐现出一道熟悉的身影。随之瞬间,幻象渐渐消失殆尽。寂静的九星潭,情形如旧。

    无咎犹自昂首张望,仿佛还沉浸在幻境之中而流连忘返。

    岳琼的腮边露出善解人意的浅笑:“幻境中的七星异象,倒也壮观,或许寓意着传说中的七把神剑,却与九星潭之名有所出入……”

    “七星?”

    无咎突然回过神来,诧异道:“为何不是九星?”

    岳琼没作多想,随声反问道:“我与诸位道友见到的均为七星,又何来的九星?莫非你之所见,另有不同?”

    无咎不假思索,脱口而出:“适才所见,九星分明!”

    岳琼微微一怔,若有所思道:“你身怀神剑,眼光不比常人。或许九星本来就在,只是我等无缘见识罢了!”

    正如所说,她来回几次穿越九星潭,所见到的均为七星幻象,并向龚玥等修士求证,获悉众人也是同样的遭遇。而如今却偏偏有人与众不同,他声称看到了九星奇观!

    无咎却是若有所悟般地点了点头,由衷赞道:“岳姑娘果然聪慧过人,一言中的啊”

    岳琼禁不住臻首低垂,佯作随意道:“难得褒奖一回,多谢啦!”她扭动腰肢,纵身跃起,回眸一瞥,恰多几分的妩媚。

    噫,这女子也难得害羞一回呢!

    无咎自觉有趣般地咧嘴一笑,随后奔着前方的石头纵身跃去。

    须臾,抵达九星潭的彼岸。

    岳琼落下身形,抬手指向前方的一个峡谷示意道:“再去三、五十里,便为结界门户所在。剑冢或已开启,眼下吉凶未卜,切莫强驱修为,以免法力反噬而自食其果,切记!”

    她郑重其事交代了几句,继续动身往前。至于挟持人质之说,则是不再提起。

    无咎不置可否地笑了笑,独自留在潭水岸边踱着步子。他之所以没有急着赶路,只是不愿连累那个女子。那女子心领神会,径自先行离去。

    九星潭,寂静依然。

    那水中的一块块石头,如同陨落的星辰,远离了天地高远,默默枯守着一方阴寒,等待着有人经过,便会惊起一方星域的梦幻……

    九星本来就在,只是无缘见识罢了?

    那个岳琼的无心之言,好像是很有道理。而自己所见的九星异象迥异常人,莫非有所暗示?倘若与九星神剑有关,又作何解……

    无咎在潭边逗留片刻,远处已不见了岳琼的身影。他不再耽搁,直奔前方的峡谷而去。

    须臾,峡谷的尽头又是一片山谷。

    只见十余里方圆的山谷四周,为群峰所环绕。而正前方则有一道狭长的隘口,为白色的雾气所笼罩。还有几道稀落的人影,陆续消失在隘口之中。而先行一步的岳琼,想必已是离开了剑冢。

    浅而易见,那便是结界的门户所在。剑冢开启多时,修士所剩无几。

    无咎穿过山谷,远远放慢去势,在隘口的十余丈外,小心止住脚步而抬头张望。

    隘口三五丈宽,近百丈高,像一道狭窄的门缝,开启了结界唯一的通道。而其中却又雾气笼罩而神识莫测,使人望而却步。

    无咎原地踱步,徘徊不定。直至一炷香之后,四周还是不见异常。他昂起头来长舒了一口气,抬脚往前。转瞬之间,人影消失在雾气之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是一片开阔的谷地,四周群山巍峨。虽然已是深秋初冬的时节,远近依然郁郁葱葱而气象不凡。

    在谷地的正南方,矗立着一座千丈高峰,山脚下为阵法环绕,另有牌坊门禁,还有修士把守而戒备森严。

    此处,便是黄元山的主峰,中元峰的后山门所在。

    由中元峰东西而去,有峡谷、山林通往黄元山的各处。

    在谷地正北方的十余里外,一道数百丈高的峭壁拔地而起。山脚建有高墙院落,且门户拱卫。门外则是耸立三丈高的石碑,上面刻着“万剑谷”的字样。

    正当午时,日光高照。而原本风和日丽的山谷中,却是另外一番景象。

    只见中元峰的后山门,聚集着数百个修士,皆飞剑在手,一个个杀气腾腾;在山谷的东西两端,分别守着十余位筑基的高手;临近峭壁院落的数百丈之外,另有十余道人影肃穆而立。无形的威势在山谷中肆意弥漫,浓重的杀气笼罩四方。

    高墙院落拱卫的门户内,则是光芒闪烁。陆续有人出现,正是来自剑冢的修士,却不及侥幸,已被山谷中的阵势吓得不知所措。其中的几位黄元山的弟子,则是直奔正前方的三位老者跑了过去,匆匆禀报之后,转身低着头退到一旁。余下的众人,尚有两百多位,一时不敢妄动,在忐忑不安中等候发落。

    又是一群人影从峭壁间的云雾中现出身来,相继走到院落门外。其中一个白衣女子抬头张望,神色转喜,才要带着两个族中的子弟往前,却被一个青衣女子伸手拉住,随即一阵窃窃私语——

    “妹子,何故急着离去?”

    “那位龚长老乃族中至亲长辈,我要前去拜见……”

    “众目睽睽之下,多有不妥!”

    “怎讲?”

    “倘若不测,岂非有损你龚家的名声?你我身为世家子弟,切忌招摇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“妹子,稍安勿躁!黄元山如此阵势,着实罕见。你我不妨静观其变,或有一番热闹好看!”

    “嗯,容我传音问候一声,以免失礼。家祖最为疼我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