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二百零三章 天人交战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o老吉o、缄口、曳步丶、南部项目、吥啦、书友2599126、多情的话语、洪忠、木叶清茶、草鱼禾川、书友837920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也感谢各位的订阅与红票!七月了,大家注意防暑降温!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龚玥只觉得眼花缭乱,有些眩晕。

    全无防备,也不及躲避,便被人拦腰抱起,紧接着风声呼啸,整个山谷都在眼前急剧的旋转。

    是他!

    他为何这般对待自己?

    是了!

    他被岳琼偷袭,腹背受敌之下,终于恼羞成怒,突然变得疯狂起来!而他既然不杀女人,他是要将自己劫为人质!

    这女子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处境,慌乱之余便要挣扎。这才发觉自己的软弱无力,且体内充斥着一道强横而又彪悍的气机,不仅蹂躏着身躯,还将修为禁锢殆尽。莫说挣扎,便是想要动弹一下都不能够。尤其是抓在腰间的手臂,如同铁箍一般。而后背却又紧贴着的那人,他的喘息、他的狂野,仿佛隔着肌肤阵阵传来,更是叫人为之神魂颤抖而莫名所以!

    龚玥忽而忘了恐慌,心头“砰砰”直跳……

    而此时的无咎,却没有闲情逸致。或者说,他在拼命博取最后的一线生机。至于生死如何,已无关紧要。他只想在倒下之前,撑到最后的一刻。

    他将龚玥挟持在手,作势往东*突围。项成子与妙闵、妙山阻挡之际,他虚晃一枪奔向正南。他的反常举止,使得在场的众人措手不及。既要突围,便该奔着人少的地方而去。而他却是迎头撞向黄元山的三位高手,分明是慌不择路的架势。

    龚元正当其冲,几道禁制出手。万道子与葛松则是闪向左右,以防那个小子另行逃窜。而万道子、妙闵与妙山则是不得不放缓攻势,以免惹来黄元山一方的猜忌。

    无咎这回不躲不避,直奔龚元扑去,顺势右手高举,猛然往前一挥。

    一道火红的剑芒霍然而出,像是蛟龙,却又烈焰浩荡,“喀喇”撕裂禁制,继而化作五六丈的巨剑轰然劈下。

    龚元愕然,急忙抬手召出飞剑。

    而与之瞬间,一道烈焰滚滚的剑光犹在半空,一道紫色的剑光呼啸而出,随即再是一道黑色的剑光接踵而至。三道剑光相继现身,凌厉杀机强悍异常。而一切并未终止,又是一道黄色的剑光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远远看去,那好像是一道剑光拖曳出的四道剑影,巨大而又缓慢划过半空,却各自光芒迥异而威势森然,于虚实闪烁之间倏然回归一体,化作一道八九丈的巨剑寂然而落。如同闪电霹雳的刹那,或也缓慢,却是幻觉,继而疾如石火儿猛不可挡!

    龚元祭出飞剑,便要还以颜色,却又目瞪口呆,一脸的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神器之威,不同凡响。

    那是神剑!

    四把神剑同时显出真容,实乃平生所仅见!

    怪不得那小子以筑基的修为,便敢如此的张狂。原来他竟然随身携带四把神剑,传说中的四把九星神剑……

    龚元急忙催动法力,便要强行阻拦。而四道剑光相继落下,一道猛过一道的威势便如惊涛骇浪般的滔滔不绝。尤其四道剑光合一的瞬间,浑似天地崩转的疯狂。只觉得眼前光芒炸裂,紧接着强大的力道横扫而至,随之“轰”的一声闷响,他惨哼着倒飞了出去……

    万道子与葛松尚在左右观望,以防不虞。谁料眨眼之间,龚元长老落败。他二人与远处的项成子、妙闵、妙山皆是大惊,各自出手补救。

    要知道龚元长老乃是人仙六层的修为,放眼神洲九国也是有数的高手,竟被一个筑基小子给一剑劈飞出去,若非亲眼目睹,谁人又敢相信?不管他挟持的人质又是谁,今日都不容他走脱!

    一旦围困的阵势稍有松懈,注定的胜负或将反转。

    无咎终于在危急关头,使出了他的四剑合一。便在龚元败退之际,他的闪遁术突然施展到了极致,整个人化作一道淡淡的光芒,倏然穿过几位人仙高手的围追堵截。当巨大的剑影消散之际,他已出现在数里之外。

    而山谷已然是四面重围,上下左右禁制闪动。东西两端的筑基修士,更是早已严阵以待。

    不过是喘息之间,万道子已带着众人追了过来。

    无咎人在半空略作停顿,再又闪遁疾驰而去。他这回不是往东,也不是往西,而是直奔正南方,直奔中元峰扑去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中元峰的山脚下,数百弟子正自结阵观望。谁料一道光芒突如其来,顿时惨叫阵阵而人影乱飞。简直就是虎入狼群,但有当道者,不是骨断筋折,便是横尸当场。

    无咎从人群中横穿而过,身后留下一路血肉狼藉。他不管不顾,匆匆落在一道牌坊的门前。

    几个守门的修士早已吓得惊慌失措,各自扭头逃窜。而那道牌坊却是禁制启动,阵阵光芒闪烁。

    无咎不作迟疑,抬手扔出两块玉牌。

    那是黄元山弟子的身份令牌,应该带有开启门禁的用处。若有意外,只管强行硬闯。而果不其然,玉牌飞入禁制光芒,牌坊门禁现出一道缝隙。

    无咎回头一瞥,闪身穿过牌坊,随即脚下多出一道剑光,循着山势直奔峰顶而去。

    不消片刻,五道人影相继落在山脚下。

    万道子的眼光掠过一个个惨叫的弟子,转而看向禁制洞开的山门。

    葛松随后而至,愕然道:“师兄,那小子竟然逃进了中元峰?”

    “他又能逃往何处?”

    “师兄的言下之意……你我百密一疏啊!万剑谷的天上地下,早已布下重重的阵势。而中元峰的防守弟子固然众多,却是最为虚弱的一方。那小子竟然看出了此间的破绽,倒也精明。不过,中元峰戒备森严,如此岂非自投罗网?”

    “也不尽然……”

    师兄弟二人对话之际,项成子与妙闵、妙山到了近前。

    “两位道友,何故耽搁?快快冲上山去,以免那小子逃脱……”

    “此乃我黄元山主峰,中元峰,为仙门禁地所在,非本门弟子而不得入内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项成子与妙闵、妙山本想继续追赶,却被借口阻拦。三人不便强闯,无奈之下只得就地等候。

    “龚师弟伤势如何?”

    龚元被几个弟子抬着来到了山门前,竟是难以站立,盘膝坐在地上,大口大口喘着粗气。他衣衫破碎,脸色青灰,嘴角带着血迹,很是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“我死不了,快快去救我那曾孙女……”

    “岳华山与灵霞山的三位道友,还请留下照看我龚元师弟。各峰的弟子,自行善后。葛松,随我上山!”

    万道子交代几句,带着葛松与几位筑基弟子匆匆穿过山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道剑光在山林、飞瀑之间疾行,再又越过峭壁、亭台。转瞬抵达顶峰,远近风景自有一番灵山气象。而踏剑之人却是无暇他顾,犹自拿着一枚图简寻觅不停。

    少顷,山崖云雾间出现一座阁楼。

    剑光消失,一道人影从天而降。不,应该是两人,无咎与龚玥。只因相距太近,两人好像是贴在一起而不分彼此。

    无咎“咣当”一脚踢开阁楼的门扇,顺势松开手臂放下怀中的女子。而他禁不住踉跄了几步,嘴角再次溢出几滴血迹。

    楼阁之内四壁空空,当间的地上却有八根石柱摆成阵法。据黄元山弟子留下的图简所示,中元峰上,有一座长老专用的传送阵法。果不其然,天无绝人之路!

    龚玥终于摆脱了束缚,依然有些气息不畅。她伸手扶着门扇,慢慢回过神来。那是个言而有信的人,他没有伤害自己。而他来到此处,要干什么?

    无咎暗暗侥幸,抬脚踏入阵中,却又左右张望,一脸的苦涩与无奈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要借助阵法离去,万万不可迟疑……”

    龚玥突然明白过来,忍不住出声提醒。而她话音未落,急忙又伸手捂着嘴巴而神色慌乱。面对劫持自己的强敌,彼此势不两立。而此时此刻,缘何为他如此的急切?

    无咎的身子在微微摇晃,狠狠喘了口粗气,这才强撑着抬起头来,疲惫的神情中透着几分尴尬:“这……这阵法如何开启,使人懵懂啊!”

    自从他误入仙道至今,也算亲身经历过数回的传送阵,却从来没有亲手操持,或是潜心研修。再后来与祁散人结伴,凡事自有老道代劳。眼下突然要他开启阵法,还真的无从下手。而舍去了半条性命,好不易冲破重围,拼出一线生机,谁料到头来却因不懂开启阵法而功亏一篑。这便是不学无术的下场,一点儿都不冤枉啊!

    龚玥愕然无语!

    一个修士,一个力战数位人仙前辈的高手,他竟然不懂开启传送阵?而尚未摆脱困境的他,显然没有丝毫的隐瞒!如此奇人,真乃旷世罕见!

    龚玥的心头忽而又是一阵“砰砰”大跳,如同天人交战般的难以自己,随即不作多想,猛然抬手掐动法诀。

    无咎始料不及,满脸的愕然。

    一阵光芒闪烁,阵法中的人影瞬间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龚玥双脚一软,缓缓瘫倒在地,好像是方才的举动耗尽了她所有的力气,却又让她沉浸在莫名的振奋与怅惘之中而无所适从。不过,她白皙秀美的双颊焕发出异样的神采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几道人影匆匆而至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