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三百零八章 世俗纷扰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sherizard、书友317281、萧瑟xsir、书友31726160、jourbox、毛神16、小猪乖乖猫、那一眼太倦恋、草鱼禾川、全能户花、茫茫的森林@百度、zaxiaozhuzai@百度、木叶清茶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曳光鞠躬感谢各位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胡府后院的几间大屋子,乃是主人家的寝室所在。

    月上花窗,烛台明亮,轻纱摇曳,夜色风凉。

    胡夫人坐在近窗的妆台前,举起手中的铜镜稍稍端详,旋即丢下,发出一声轻轻的叹息。

    她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,容貌秀美,又为一家之主,本该养尊处优而悠闲度日,而她的眉宇间却是带着淡淡的忧色。

    秀儿拿着一件裘绒的披肩到了身后,给夫人轻轻披上,又低头打量,转而走到一旁善解人意道:“夫人勿忧,公子不日便将回转!”

    “他整日里不是寻仙访道,便是游山看景,全然没有居家守业的心思,即便回转又能如何?唉——”

    胡夫人话未说完,又是黯然一叹:“家公、家婆相继辞世,族中的长辈这才逼他娶了我。而我如今不仅要独守空房,还要操持家务,这般日子,又叫人如何过得……”

    胡夫人名叫沙秋岚,自从嫁到胡家,很是贤惠而任劳任怨,却也有着难言的苦衷,于是便在闲暇时分抱怨两句,无非图个自我宽慰。

    秀儿有心劝解,却不知如何开口,干脆撅起嘴巴,陪着唉声叹息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门外传来话语声:“夫人,你收留的那个先生,竟然施展法术封住了公子的洞府,还不让任何人靠近半步,如此反客为主,真的好没道理,我不妨带着几个庄客将他轰赶出去……”

    胡夫人正自烦闷,扬声道:“但凡修士,皆自命清高,且多有怪癖,胡伯不必理会,随他也就是了!”

    门外没了动静。

    而不过少顷,便听胡伯大着嗓门又道:“哎呀,这可如何是好……”

    胡夫人一把扯下身上的披肩,起而转身便要发作。女人当家,柔弱不得,否则麻烦不断,使人一刻都不得闲。而她尚未出声询问,便听一个女子在门外喊叫:“我哥呢……”

    小姑来了?

    她住在数十里外的北山堡,缘何夜间返回娘家?

    胡夫人愕然,走出门外。

    只见院子里站着一个女子,二十上下,裹着棉袍,身子有些臃肿,却拎着一把青锋宝剑,怒气冲冲的样子。她见到胡夫人,拎着长剑拱手喊了声“嫂子”,火急火燎又道:“我哥人呢……”

    来人正是胡玉成的妹子,胡双成。

    胡夫人惊讶道:“你哥外出多日未归,双成妹子,你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胡双成挥动宝剑,急道:“有人打伤月生,我要我哥替他妹婿报仇,他竟然不在家,哎呀,我亲自寻上门去……”

    月生,吴月生,胡双成的夫婿,乃是北山堡的一个家道殷实的书生,不知为何被人打伤,竟要返回娘家搬救兵。

    胡夫人急忙紧走几步,伸手阻拦,又后退一步,示意道:“双成,你已身怀六甲,岂可舞枪弄棒,万一动了胎气,到时候悔之晚矣!”她转向胡伯,吩咐道:“命灶房送些热汤饭,再到院外吩咐一声,小姐留下陪我歇宿,明日一早再行返回。妹子,冬夜风寒,且进屋取暖,给嫂子说说详情……”

    胡双成还想分辩,被她嫂子拉进屋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翌日大早,胡双成坐着马车走了。

    临行前,胡夫人叮嘱了几句,意思是不要动怒,也不要莽撞,且待胡玉成回府之后再行主张。而她看着马车远去,犹自心神不宁,一个人在门前的大树下伫立良久,被秀儿催促了好几回,这才叹息一声暂且作罢。

    据胡双成说,她的夫婿,也就是吴月生,虽也相貌清秀,却生性迂腐,总是喜欢与几个文友吟诗作对,无非附庸风雅之举,好在家境殷实倒也并无大碍。谁料他近日在郊外游玩,无意间遭到了嘲讽,便与人争执起来,结果被痛打了一顿。

    他回家之后,又羞又恨,竟迁怒于胡双成,只道是家中的婆娘太过于粗鲁愚笨的缘故而致使灾祸上身,等等。而真正的缘由,动手行凶之人,乃是左近镇子上的大户子弟,他根本得罪不起。

    胡双成的爹娘先后辞世,她与她哥先后嫁娶也是无奈之举。而她自幼习武,是个假汉子,使得刀枪弓箭,却偏偏拿不起绣花针。她自知理亏,加上六甲在身,便也归心养性,只想过个平坦日子。而平白无故遭到了辱骂,她只想动手打人,又不忍吴月生的可怜,一怒之下回娘家了。本来想要告状,又怕嫂子笑话,干脆让大哥胡玉成出面报仇,也算是给她增添几分娘家的威风。

    世俗家的儿女,总不免世俗的纷纷扰扰,看似琐碎无趣,却又无时不在而无从回避。

    不过,胡夫人只顾着安慰胡双成,倒是将家中的客人给忘了干净。况且那人遍体鳞伤,且性情古怪,不惹麻烦已属侥幸,谁还记得他呢!

    而该来的麻烦,就像这季节的风,不经意间染醉了霜色,却也凋零了山林,才有察觉的刹那,已是满眼寒冬的荒凉。

    三日后,吴家的马车又来了,却不见了胡双成,而是赶车的老者,乃是吴家的老家人,慌慌张张砸开院门,见到胡夫人便瘫倒在地,不顾搀扶也不顾劝慰,断断续续道出了一桩祸事。

    原来胡双成回家之后,又被吴月生辱骂。那女子原本性子火爆,再也忍耐不住,恼怒之下,竟是拎着宝剑找人算账去了。她要去的地方,乃数十里外的左家村。

    据悉,村中有个大富人家的公子,名为左甲,从远方游学归来。正是他在途中遇到了吴月生,便肆意嘲讽,随即又出手殴打,很是狂横而不可一世。

    而胡双成连日劳累,再加上马车颠簸,赶到左家的时候,尚未拔出宝剑寻人理论,便被几个粗壮的汉子给推搡出门,结果摔倒在地,顿时动了胎气而下体见红。

    赶车的家人吓得连忙呼救,左家却是闭门不理。老家人只得带着少夫人匆匆回转,而尚在半途,腹中的婴儿提前问世,夭折于道中。所幸胡双成的身子骨结实,总算保得性命,却又遭到吴月生的叱责,争强好胜的女子悲怒交加,终于卧榻不起……

    突闻噩耗,胡夫人惊得脸色煞白。

    她急忙让胡松驾车,与秀儿跟随吴家的家人直奔北山堡。当她赶到吴家的时候,已是黄昏时分,恰见吴月生独自坐在院中把酒浅酌,她二话不说,上前便是一耳光,打得吴公子不知所措。她转而前往寝室,又命秀儿与胡松守在门前,不许吴家的人靠近半步,这才急匆匆冲进屋内。

    胡双成躺在榻上,披头撒发,脸色蜡黄,双眼红肿,痴傻一般,不成个人样。忽而见到胡夫人,尚未出声,泪水横流,更添几分悲惨。姑嫂俩抱头痛哭……

    胡夫人在吴家住了两日,又将吴月生训斥一通,随后留下秀儿照看胡双成,便带着胡松返回南山堡。家里没有主人,她也着实分身乏术。

    不过,半个月后,胡家真正的主人回来了。

    正午时分,一行三人到了山谷的池塘边。其中一位男子,二十多岁的光景,方脸微黑,眉目有神,面带笑容,抬手示意道:“鄙宅简陋,却胜在幽静,董兄与肖兄尽管安心住下,你我三人悠闲论道岂不快哉!”

    随行的壮汉,三十多岁,叫作董礼;中年的书生,叫作肖文达。两人的服饰打扮像是修仙者,却修为寻常。

    “呵呵,胡老弟所言极是!”

    “此处位于大山之中,却又毗邻南山堡,可谓动静相宜,真乃难得的一方所在!既然胡老弟盛情相邀,我二人便叨扰几日!”

    “两位请——”

    三人说笑之际,不远处的院门大开。胡松与胡伯迎了出来,抱拳行礼,口称“公子”,又与两位客人致意。随后一个身着丝绵锦袍的女子缓缓迈出门槛,正是胡夫人,却并无小别重逢的欣喜,反而俏脸生霜。她站在门前,敛衽一礼。

    胡玉成根本没作多想,伸手引荐:“董兄、肖兄,此乃内子秋岚,还有管家胡伯与门房胡松、胡大哥,呵呵!”

    董礼与肖文达只是微微颔首,算是回礼,转而继续打量着山谷的景色,根本未将三个凡人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而胡玉成外出月余,今日返家,心情很是不差,兴致勃勃又道:“岚儿,我的两位好友,均为法力高强的修仙之士,万万慢待不得,且吩咐灶房备下酒宴,为他二人接风洗尘……”

    董礼与肖文达听到酒宴接风,精神一振,彼此相视微笑,忙摆手谦让而声称不必见外。

    胡夫人却是无动于衷,垂首看着台阶的青条石,一字一顿道:“你妹子胡双成,遭人殴打,致使腹中的胎儿夭折,差点丢了性命。而你却有家不归,逍遥忘我。莫非,这便是你修仙的境界所在?”她说到此处,抬起头来,已是双目含泪,悲伤又道:“我一个弱女子,既要担负家中老少的吃喝拉撒,又要兼顾农桑稼穑,着实分身乏术而有心无力。还请公子将我休了,亦好安心修道成仙,沙秋岚在此谢过——”

    这女子说到最后,语不成声。她忍耐多日,总算是借机宣泄出来,却倍添几分无助与委屈,退后两步,躲在院门背后一阵哭泣。

    胡玉成顿时僵在原地,脸色变幻,猛然惊醒过来,闪身跑进院子。而他本想安慰秋岚,却又愧又急,很是慌乱无措,转身到了门外,将胡伯与胡松招致面前询问。不过片刻,他一跺脚,怒道:“妹婿无能,左家可恶!两位道友,随我前去寻个公道——”

    他怒声未落,人已施展御风术疾驰而去。董、肖二人也好像是义愤填膺,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转眼之间,三道人影出了山谷。

    胡伯抬眼远眺,感慨道:“偌大的家业,不能没个男人啊!”

    胡松则是啐了口,摩拳擦掌道:“公子与两位仙长均为高人,此番定要让左家吃个苦头!”

    胡夫人倚门而立,双颊泪痕犹在。她看着远去的背影,暗暗叹息。

    不求公道,只求玉成他从此安心过日子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