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三百零九章 心神不定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火枫爱球、达布油米特、seyingwujia、曳步丶、下雪了后天@百度、书友31809002、用户97546726、轰炸机20、zaxiaozhuzai@百度、dieli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胡玉成带着两位道友,直奔北山堡而去。

    到了吴家,见了妹子。

    妹子胡双成的惨状,让大哥很是心疼。

    他忍不住训斥了吴月生几句,妹婿怕他,一个劲地赔礼道歉,只道是左家如何的野蛮霸道,如何的无恶不作等等。他又找到吴月生的爹、娘,讲了一通大道理,谁料二老反而埋怨儿媳不守妇道,败坏了门风,只求亲家多多管教。他气得拂袖而去,立志要为妹子讨还公道。

    临近傍晚的时候,一行三人赶到了左家村。

    左家村坐落在一个山坳上,背山依水,有着数十户人家,看不出有何异常。村中最高的一处宅院,据说便是左家。

    胡玉成盛怒而来,脚下不停,直奔左家而去,途中不忘与两位道友交代:“且给小弟做个见证,我定要为我妹子、妹婿讨个公道!”

    董礼与肖文达倒也仗义,拍着胸脯连连答应。在两人想来,这不过是一个凡俗的山村罢了。三位修仙者亲临此地,堪称大阵仗。消遣之余,还能顾全道义,于情于理都是便宜,又何乐而不为呢!

    胡玉成走到了左家的门前,抚了抚头顶的道髻,挥袖掸了掸青色的丝袍,撩起衣摆踏山台阶。暮色四沉,门前挂着灯笼。微弱的灯光下,门楣上的左家横匾清晰无误。而不等叩响门环,大门“吱呀”打开,从中冲出两个身着短衣的壮汉,随后一位年轻的男子踱步而出,拱手相迎:“在此穷乡僻壤,难得见到同道中人,呵呵——”

    出声的男子,身着丝袍,个头中等,二十多岁,面色白净,相貌还算清秀。只是他细眉细目,稍显阴柔。而如此倒也罢了,他竟是一位羽士四层的高手。

    左家村,竟有修仙者?

    胡玉成错愕不已,退到了台阶下,回头看向左右,两位同伴也是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那人站在门前,含笑又道:“小弟左甲,在外寻仙访道多年,略有所成,于日前探家归来。恰逢三位到访,幸会!”

    他在神识中察觉院外来了三位修士,还以为是仰慕他的名声而来。

    “你便是左甲?”

    胡玉成突然想起自己的来意,伸手叱道:“你打我妹婿,暂且不提,却又殴打我身怀六甲的妹子,致使她腹中胎儿夭折。你今日定要给我说个明白,不然别怪胡某手下无情!”

    左甲微微一怔,笑脸没了,眼光一闪,旋即又拱了拱手:“原来是寻左某报仇来了,却不知三位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“南山堡胡玉成!”

    “车迟镇董礼!”

    “肖家岭肖文达!”

    胡玉成报上字号之后,他身后的董礼与肖文达也是不甘示弱。他看向两位同伴,神色中透着感激。

    左甲点了点头,背起了双手:“你妹婿,便是那个迂腐不堪的书生?他口出狂言,理当受到教训。而你妹子身怀六甲,却手持凶器擅闯民宅,即使遭遇意外,也是咎由自取!”

    胡玉成虽然盛怒而来,而用意很简单。

    只要肇事者诚心悔过,再亲自前往吴家登门道歉便可。此举不仅给小妹出了气,又让吴家有所敬畏而善待小妹。不然又能如何,总不能杀人放火。而以他与两位道友修仙者的身份,此行应该颇为顺利。谁料左家并非寻常人家,竟然出了一个修仙的同道,如今对方不仅不认错,还极其蛮横无理!

    “你可恶!”

    胡玉成忍耐不住,怒道:“你身为修士,无端欺凌凡人,又殴打孕妇,致使胎儿夭折。胎儿虽然不足数月,却也是条人命。你已触犯仙道的规矩,还不认罪悔过更待何时!”

    左甲却是微微摇头,不以为然地笑了笑:“三个散修而已,也敢与我提起仙道的规矩,呵呵!”他脸色一沉,厉声又道:“休得在此撒野,速速滚出左家村!”

    岂有此理!

    也不怪妹婿与妹子先后遭殃,原来遇到了修士中的败类,此人不仅不道歉,还更加的蛮横无理!

    胡玉成看向董礼与肖文达,两位同伴也是愤怒不已。他心头一横,伸手摸出一张符箓:“既然如此,莫怪胡某以多欺少!”

    而便于此时,冷笑响起:“呵呵,以多欺少?大言不惭——”

    笑声未落,只见左甲抬手挥动,一道三尺剑光霍然而出,闪烁的光芒比起门前的灯笼还要明亮。尤其是散发的威势,竟然与筑基前辈相仿。

    飞剑?

    不,那是筑基剑符!

    胡玉成蓦然一惊,凌厉的剑光已疾驰而来。他不及多想,慌忙祭出手中的符箓加以阻挡。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闷响,剑光击溃符箓化出的烈焰,依然威势不减,森然的杀气令人窒息。

    胡玉成抽身便退,为时已晚,伸手抓出一把短剑用力劈去,同时不忘大喊:“两位道友,祝我一臂之力!”

    而左甲趁势冲下门前的台阶,法力加持抬手一指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剑光凶猛,势不可挡,猛然荡开招架的短剑,再又狠狠击在胡玉成的胸口。他顿时短剑脱手,衣衫炸开,惨哼了声,直直倒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董礼与肖文达也是吓得不轻。筑基的剑符,足以斩杀所有的羽士高手。怪不得那个左甲如此的强横,原来人家是有恃无恐。两人抓出一张符箓胡乱扔出,然后转身就跑。至于胡道友的呼救,只当没听见。

    “扑通”一声,胡玉成摔在地上。他翻了两个跟头,顺势跳起身来,张嘴喷出一口淤血,整个人并无大碍,只是破碎的衣衫中,有隐隐光芒闪烁。而剑光稍作盘旋,再次呼啸而来。他抓出两张符箓祭出,顺势捡起坠落的短剑,随即振作精神,便要全力以赴。

    又是“轰”的一声,剑光接连击碎符箓,已然余威不再,光芒渐渐消散。

    左甲轻易逼退三位挑衅的修士,势头正盛,正要痛下杀招,谁料胡玉成竟然躲过了必杀的一劫。他稍稍意外,再次拿出一张符箓。

    这人看似长得白净,却心狠手辣,再加上守在家门口,更添几分强悍。而他尚未祭出最后一张剑符,禁不住脸色微变。

    对方三人,已逃走两位。余下的胡玉成,根本不足为虑。而恰是逃走的董礼与肖文达,在慌乱之下扔出的符箓,竟然飞向了宅院,熊熊的烈焰顿时吞没了门楼与院墙,瞬即又借着风势左右蔓延。眨眼之间,左家以及邻近的房舍已笼罩在冲天的火光中。两个守门的家人惊慌失措,大呼小叫喊人救火……

    左甲震愕难耐,失声道:“尔等大胆!受死——”

    修士斗法,无关凡俗。而今日此时,却纵火烧起了房子。天干物燥,大火烧起来可不得了。

    胡玉成也是始料不及,恰见左甲的手上又多了一张诡异的符箓,再无斗志,摸出一张符纸拍在身上,随着光芒闪烁,瞬间遁出去数十丈远,趁势逃出了左家村。

    左甲有心追赶,慢了一步。而身后已是火光冲天,哭喊声不绝于耳。他只得暂且作罢,转身跃上屋顶,接连祭出几张符录,顿时化作冰雹雨水。不消片刻,大火渐渐熄灭。好在没有殃及人命,而看着烧塌了大半的宅院,以及满目的狼藉,还有一个个惶惶无措的男女老幼,他原本苍白的脸色更加没有一丝血色。任凭家人的呼唤,他犹自站在残破的屋顶上沉默不语。久久之后,他闷哼了一声,纵身扑向夜空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偏僻的山谷中,三道人影匆匆忙忙。

    恰逢山洞,两人一头扎了进去,不忘挥手示意。随后的胡玉成跟着钻进山洞,立足未稳,董礼遇肖文达已搬起石头堵住洞口,接着“扑通”坐在地上,各自庆幸不已。

    “哎呀,那个左甲竟然持有筑基剑符,幸亏你我当机立断!”

    “董兄所言极是,不然定要叫他好看!”

    “你我并非不战而逃之人,当道义为先!”

    “幸亏你我及时出手,这才帮得胡老弟脱险!”

    “胡老弟也是了得,竟然躲过剑符的必杀一击!”

    “胡老弟身家不菲啊,各种符箓令人眼花缭乱……”

    董礼与肖文达坐在地上,回味着方才的凶险,颇有劫后余生的感慨,你一言我一语说个不停。

    胡玉成摸出一粒明珠嵌入石壁,又将身上的破碎衣衫换下,并拿出丹药服下。待他收拾妥当,盘膝坐下,分说道:“四年前,本人有过一场机缘而稍有收获罢了,今日还要多谢两位道兄的相助!”

    山洞不大,勉强躲得三人。淡淡的珠光下,董礼与肖文达还是满脸的振奋。

    “胡老弟不必见外!谁让你我情同手足呢!”

    “左甲竟敢欺负胡老弟,他好大胆子!此番稍事惩戒,也让他知道天外有天!”

    胡玉成拱起双手,与两位好友表达谢意,而他却是高兴不起来,迟疑着说道:“修士恩怨,不宜殃及凡俗。而你我纵火烧了他家的宅院,只怕有所不妥啊!”

    “有何不妥?左甲殴打令妹,致使胎儿夭折,他可曾有过怜悯之心,又是否悔过道歉?况且大火烧起,并无凡俗死伤。”

    “胡老弟何以如此的怯懦,全无往日的洒脱!”

    胡玉成摇了摇头,担忧道:“不!那个左甲持有筑基剑符,想必大有来头!”

    “或有机缘罢了,怕他作甚!你我兄弟三人联手之下,百里方圆内全无敌手!”

    “董兄提及机缘,我不妨多问一句。胡老弟,你曾于四年前有过奇遇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缘起一个古怪的书生罢了,一时片刻说不清楚!”

    “哎呀,闲着也是闲着,况且今日大胜,你我兄弟何妨促膝长谈而以祝雅兴呢!”

    “洗耳恭听……”

    “唉,我还是心神不定啊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