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三百一十一章 两个好友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付彦杰、天净之沙、书友837920、毛神16、书友15882907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也感谢各位的订阅与红票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胡家的男女老幼,尽数离开了山谷。

    胡夫人本来不愿走,她要与胡玉成生死相随。而那位无先生的一番话,让她改变了念头。

    吴先生说了,不论胡家出了怎样的祸端,他都不会袖手旁观,更不会让胡玉成遭遇危险。而从即刻起,胡玉成留在玉双阁为他护法。只待他出关那日,便是胡家重建之时。不过,男人要干大事,女人不要搀合,且将老幼照看周全,方为人妻主妇的本分。

    胡玉成对此深以为然,连连催促夫人,声称有无先生在此,万事无忧也。

    于是乎,胡夫人带着几分不安、几分牵挂,还有几分无奈与几分侥幸,跟随众人走了,前往南山堡暂避灾祸。

    而当山谷中再无他人,始终佯作镇定的胡玉成,突然变得急躁起来。他转身走到洞府的门前,出声道:“无咎,多谢你劝走了秋岚。而胡家庄并非久留之地,还请速速离去,不然仇家寻来,必然要连累于你……”

    洞府中的某人好像是累了,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“无咎、无先生,你既然来到胡家,本该以礼相待,而今日此时,着实无奈啊!”

    胡玉成在原地踱步,唯恐说不明白,又道:“实不相瞒,我得罪的乃是筑基的高手,如今宅院被毁,家人死伤十余位之多。而左家依然不肯罢休,并放出话来,要灭我满门。你留在此处,难免池鱼之殃……”

    他见洞府内还是没人理会,摇了摇头转身便走:“我要前往左家,暂且失陪了!”

    他已自身难保,着实顾不得许多。倘若左家再次寻来,只怕情形更糟。既然那位无先生赖着不走,且听天由命吧!

    “留步——”

    洞府内再次有了动静,话语声还是那么的虚弱:“哎呀……我说了我不会袖手旁观,你缘何还要前往左家送死呢……?”

    “你此前所言,骗过秋岚也就罢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骗她一个女子作甚?”

    “我得罪的并非寻常之辈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一个筑基修士而已,有何惧哉?”

    “切莫说笑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为何要说笑呢?且将胡家的遭遇如实道来,我自有主张!”

    “此事非同小可,你难以过问……”

    “莫说小小的筑基修士,人仙高手又有何妨?”

    “无先生,你我知根知底,又何必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呀,我要疗伤呢,懒得与你啰嗦。且奉劝一句,留在此地等我出关。如若不然,后悔晚矣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没人说话,洞府重归寂静。洞门的禁制看着毫不起眼,却难窥端倪。

    胡玉成在原地徘徊,迟疑再三,转而走到不远处寻了石凳坐下,犹自心绪不定而神色焦虑。

    自己前往左家赔礼道歉,注定凶多吉少。而舍此一途,别无他法。为了家人,也只能赌上自家的性命。谁料突然来了个无先生,竟然如此的豪言壮语。他若能帮着胡家渡过此劫,当然值得庆幸。而他若是信口雌黄,只怕最后更加难以收场!

    无咎,无先生?

    记得上回见到他的时候,还是四年前的大漠中。他如同乞儿,极为的落魄不堪,虽也身怀修为,却对于修炼之道一窍不通。后来他被筑基高手追杀,生死不明,也算是分道扬镳吧,彼此再无瓜葛。

    在自己的眼中,那就是一个偶有奇缘的凡俗书生罢了!

    而四年过后,他突然来到了南山堡的胡家庄。据说,他又是衣衫褴褛的狼狈模样。浅而易见,他定是惹了灾祸而逃难至此。而他已是自顾不暇,偏偏要插手胡家与左家的恩怨。他的仗义,令人感激。而他的张狂,却是叫人无语。他竟然瞧不起筑基高手,纵使人仙前辈也不放在他眼里?

    呵呵,与其说是豪言壮语,倒不如说他是疯了!

    而疯则疯矣,反正已是在劫难逃,既然无先生乐意奉陪,自己又何妨于死前疯狂一回!

    胡玉成想到此处,面带惨笑,转而起身看着庄子的废墟,疲惫的神情中透着几分释然。

    此前总是痴迷仙道,期待着逍遥天地,如今朝不保夕,方觉念头灰冷。只要平安无事,守着这方山谷,陪着秋岚耕种纺织,又何尝不是一种向往的安逸呢。闲暇时分,且静坐片刻,从四季更替中感悟妙趣,从凡俗喧嚣中怜悯生命的不易。待华发满鬓,回首沧桑,感喟之余,无憾此生也!

    不过,那曾经就在身边,却又忽略的一切,如今反倒成为了一种遥不可及的梦想!倘若摆脱不了此番劫难,种种的情怀也只能化作泡影!

    胡玉成摇了摇头,背着双手,循着石阶,一步步回到了玉双阁中。他点燃一炉清香,施施然盘膝而坐。透过宽敞的楼台,一方山谷尽收眼底。寒风袭来,他微微闭上双眼。孤寂之中,天地入怀……

    接连过了数日,山谷中并没有迎来所想象中的浩劫。洞府内闭关的无先生,也同样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而在胡家庄被毁的半个月后,山谷中多了两道鬼祟的人影。

    胡玉成既然豁了出去,自然放下了心思,整日里守在楼阁之中,享受着难得的悠闲时光。而即使如此,他还是没有忘了留意山谷中的情形,才有风吹草动,便已有所察觉,随即抓着一把短剑冲下楼去。

    “胡老弟——”

    “哎呀,胡老弟安然无恙,我兄弟俩却是惨喽!”

    两道人影在山谷中探头探脑,确认没有异常,这才一前一后跑了过来,中年汉子正是董礼,书生模样的则是肖文达。两人到了楼阁下的山坡上,犹自惊魂不已。

    “我返回车迟镇,家中的几间瓦舍尽被焚毁!”

    “我肖家岭的宅院,亦未能幸免!”

    “我不敢逗留,便在山中躲了几日,真是巧了,遇到肖老弟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二人如今有家不能归,便前来南山堡打探风声……”

    “胡老弟,你倒是安逸啊!”

    胡玉成见是两位好友去而复返,松了口气,收起短剑,忙又担心道:“左家竟然如此蛮横,有无殃及两位兄长的家人?”

    “倒也没有,只是老少惊恐难安啊!”

    “胡老弟,灾祸由你而起,且给拿个主意,这可如何是好!”

    董礼与肖文达抱怨之际,依旧是神色惶惶,就近坐在不远处的石凳上,还止不住的唉声叹气。

    山脚下,摆着石桌石凳。一侧乃是通往玉双阁的石阶,一侧通往几丈外的洞府。在此处居高临下俯瞰山谷,倒是个赏景休闲的所在,只是如今面对胡家庄的废墟,反而让人有些坐立不安。

    胡玉成走到石桌前,冲着两位好友躬身致歉:“是我连累了两位兄长,着实过意不去。我回头吩咐秋岚拿出金银,聊作补偿!”

    “老弟何至于如此见外?”

    “你竟然将我兄弟当成贪财忘义之辈?”

    “胡老弟啊,还须设法免除灾祸要紧,这般下去,再无安宁之日啊!”

    “董兄所言有理,筑基高手万万得罪不起!”

    胡玉成搬了石凳坐在一旁,愧疚道:“小弟也是无奈,却不知如何决断。两位兄长,还请多多指教!”

    三位相交多年的好友,围着石桌旁,一如从前相处的场面,却再无曾经的欢快愉悦。

    董礼深思熟虑状,一拍桌子:“胡老弟,依我之见,唯有你亲自上门请罪,非如此而不能消弭仇怨!”

    肖文达点了点头,附和道:“只要胡老弟诚心诚意,左家必然宽宏大度。依我看来,此计可行!”

    这两人的用意,已是不言而喻。那便是让胡玉成前往左家,舍弃他个人的安危来乞求对方的宽恕。

    胡玉成看着两个熟悉的好友,心中有苦难言,却又不忍拂了情面,耐着性子分说道:“小弟并非贪生怕死之辈,此前正有此意,奈何无先生不允,且就地等候,凡事由他决断……”

    “谁敢不允?”

    “哪个无先生,岂有此理!事关各家数十老幼孺妇的性命,他担待不起!”

    董礼与肖文达很是气愤,双双跳起来齐声谴责。

    胡玉成始料不及,而两位好友却是正义凛然。他迟疑片刻,只得抬手示意:“无咎、无先生尚在闭关疗伤,切勿惊扰……”

    “人在此处?”

    “何等修为?”

    董礼与肖文达颇为意外,愤怒中突然多了几分谨慎。

    胡玉成想了想,如实说道:“我与无先生相遇之时,他初踏仙途,如今四年过去,深浅未知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音未落,两位好友面面相觑,而不过少顷,均是连连摇头。

    “胡老弟,一个四年前初踏仙途的后进而已,竟让你如此的轻信,真是荒谬!”

    “呵呵,本人不才,已然修炼二十余载……”

    董礼气愤不过,直奔洞府走去,抬手叩击,禁制“砰砰”作响。他回头冲着肖文达与胡玉成使了个眼色,转而叱道:“招摇撞骗的东西,竟将人命当作儿戏,还不滚出来,让我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!”

    肖文达深以为然,出声附和:“多少欺世盗名之辈横行四方,让这仙道平添了几多险恶!所幸你我秉持道义,良知未泯啊!”

    胡玉成阻拦不得,叹道:“两位道兄,不可无礼!”

    便于此时,半空之中传来一声冷笑:“呵呵,三个小贼哪里逃!”

    闻声,三人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只见一道剑光直奔山谷而来,上面的两道人影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董礼再也顾不得洞府内的无先生,转身便要逃遁,却为时已晚,顿时后悔不迭:“早知如此,便不该重返此处。哎呀呀,这不是找死吗!”

    肖文达也是原地乱转,忽而急中生智:“胡老弟,快快上前赔罪要紧!”

    董礼恍然大悟,连连催促:“胡老弟,事不宜迟,我二人的性命,全系于你一人之手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