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二百一十四章 寒冬将尽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南部项目、小猪乖乖猫、林彦喜、曳步丶、我爱你ufo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话语声犹在回荡,一道白衣人影飞出楼阁。

    其衣袂飘飘,长发飞扬,宛如御风行空,很是洒脱轻盈。旋即缓缓落地,低头看着脚上的舒适软靴,转而昂起头来一甩长发,再舒展双手束挽发髻,又摸出一块金锭顺手搓成个簪子插上,这才眉梢一挑而嘴巴一撇,在董礼、肖文达的拱手相迎下,不慌不忙踱起了方步。

    数十丈外,突然到访的三位修士神情各异。

    其中的两人,面面相觑,似乎难以置信,双双狐疑不已。

    那个白衣男子,不过二十多岁,看不出有何修为,他怎能一剑穿透惠通的大腿?要知道惠通并非寻常之辈,乃是筑基二层的高手!

    惠通则是眼光一凝,只觉得尚未痊愈的大腿又是一阵酸疼。而他依然踩着脚下的吴月生,恨恨出声:“你便是胡家背后的高人?”

    他稀里糊涂惨遭重创,吓得落荒而逃,匆忙之际,没有看清仇家。如今将养一个月,腿伤总算是痊愈了七八成,于是带着两位族兄赶来,谁料遇到的却是一位书生模样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无咎没有理会董、肖二人,径自越过胡玉成的身旁缓缓站定,随即抱着臂膀,手托着下巴,抬眼一瞥:“高人不敢当,无咎是也!”

    此时的他,剑眉入鬓,面色如玉,神态从容。曾经阴霾不散的青色,也从眉宇间消失不见。他好像又回到了从前,只是懒散不羁中多了几分云淡风轻。

    “本人惠能,与族弟慧元、惠通,前来胡家庄讨个说法!”

    这回出声的是那个瘦高的中年人,却背着双手,神情倨傲,接着又道:“你为何伤了惠通,又为何插手左、胡两家之争?”

    他是惠能,另外一位便是慧元,同样的气势逼人,随声附和:“左甲乃是我惠家的门人,他无辜遭到胡家的围攻与挑衅,便是对我惠家最大的不敬,予以惩戒在所难免。而这位无道友却强行插手,显然坏了仙道的规矩,还请给个说法,否则今日断难善了!”

    无咎伸着手指挠了挠耳朵,好像是方才的一番话让他听着费神。胡玉成忍耐不住,便要辩解,被他一把拦住:“你急啥呀,凡事有我呢!”

    胡玉成慌忙退后一步,又悄声示意:“吴月生终归还是我的妹婿,我不能看他遭难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摆了摆手,往前走了两步:“我不管谁对谁错,我只知道那个左甲不是东西。尤其是他找来的惠通,不该滥杀无辜啊!喂,说你呢——”他下巴一抬,提高嗓门:“你劫掠凡人为质,难道不是坏了仙道的规矩?快快放人,我要翻脸了——”

    “哎呦……”

    便于此时,地上的吴月生醒了,呻吟一声,抬头看见胡玉成的身影,急忙挣扎喊道:“兄长救我……咳咳……”而其喊声未落,便被惠通伸手抓着肩膀拎了起来,顺势臂弯勒住,他顿时脸红窒息难以出声。

    这家伙人质在手,有恃无恐,啐了一口,针锋相对道:“若非胡玉成先行上门挑衅,并纵火烧了左家的宅院,又怎会殃及众多的凡俗?我奉劝你一句,莫要多事。如若不然,我便杀了这位胡家的女婿!”

    他说起话来有理有据,很是强硬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慧能与慧元已是飞剑在手,显然是同仇敌忾。

    无咎皱着眉头,看向身后。

    胡玉成有些理亏,讷讷然道:“事实有所出入……”

    董礼与肖文达躲在几丈之外,吭也不敢吭一声。

    无咎转向前方,坦然说道:“我只想说一句,冤冤相报何时了。放了胡家的女婿,此事尚有余地!”

    “休想!”

    惠通寸步不让,只当无咎怕了,冷笑道:“除非你离开胡家庄,并许诺不再过问此事。不然,我要灭了胡家满门!”

    “噫,你讲不讲道理啊!”

    无咎似乎有些不快,双眉渐渐竖起:“我在帮你,救你,劝你怎样为人,你却执迷不悟,与那个左甲一样不是个东西!再者说了,我真的不想与惠家为敌,否则你惠家要后悔的……”

    惠通冷笑如旧,只管胳膊用力,勒得吴月生脸色酱紫,几近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惠能与慧元换了眼神,齐声道:“我惠家传承数百年,行事光明磊落,纵有风波曲折,却从来不畏奸邪!”

    董礼与肖文达还在等着无先生的大显神威,谁料等来的却是喋喋不休的争吵。两人相视摇头,很是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那个无先生,或许修为高强,却透着酸腐的劲头。如今这个年头,还想着以理服人,着实不可理喻!

    果不其然,无咎默然片刻,无奈道:“嗯,讲道理,无非口舌之功,争来争去,还是没用啊!既然如此,你不妨留下来——”

    他好似妥协,却又伸手指点,像是在自我安慰,唯有眼光中闪过一丝寒意。

    与此刹那,数十丈外异变突起。

    只见惠通伸着胳膊夹着吴月生,尚自得意。而全无征兆之下,突然血光迸溅,一颗大好的头颅冲天而起,便是想要惨叫一声都来不及。

    惠能与慧元惊愕难耐,却又不明所以,急忙抽身爆退,匆匆踏剑而起蹿到半空。

    而吴月生已是吓得双眼翻白,兀自随着无头的尸身僵在原地。忽而一道光华环绕,猛然将其整个人架起,瞬间横移数十丈。再又光华消失,他“扑通”昏死在山坡上。与此同时,远处无头的尸身缓缓倒地。

    “你杀了惠通,你竟敢与我惠家为敌?”

    “你究竟何人,莫非是仙门高手?”

    惠能与慧元蹿到了数百丈高的半空之中,兀自余悸难消,却又不肯示弱,居高临下扬声叱呵。

    无咎出手杀了惠通,却并未趁势逞强。

    他甩动大袖,背抄双手,昂首扬声:“我屡次三番告诫,奈何惠通他自己找死。既然你惠家不畏奸邪,又何妨多我这个对手呢!至于我是何人,早已有言在先,哦,再加上一句……”他嘴巴一咧,接着说道:“仙门鬼见愁,人称无先生,嘿——”

    惠能与慧元在半空之中面面相觑,依然惊魂未定。

    轻而易举灭杀一位筑基的高手,那绝非寻常之辈。不用多想,惠家碰上了强硬的对手!

    无咎面带微笑,淡淡又道:“两位,何必急着走呢,不妨留下来歇息片刻!”

    惠能与慧元尚在迟疑不决,闻声大骇。此时的留客,没有温情,全无善意,反倒是杀人的意思。惠通尸骨未寒,正是前车之鉴。

    他二人再也不敢迟疑,急急催动剑光疾驰而去。眨眼之间,已双双消失在远方。

    无咎没有追赶,转而双肩一耸摊手道:“我是诚心留客,奈何人心不古!”

    妹婿获救,强敌一死两逃,危急关头再次化险为夷,使得胡玉成有些眼花缭乱。他连连拱手致意,转身忙着救治昏死的吴月生。

    董礼与肖文达适时凑了过来,赞誉连连。而两人讨好之余,不忘提醒。

    “无先生,你着实不该放虎归山啊!方才本该追上前去,铲草除根。非得如此,而难以消除大患!”

    “所言在理啊!倘若惠家卷土重来,胡家庄危矣!”

    无咎走到石桌前坐下,大袖一挥,面前多了炭盆、鹿肉等物,而聒噪声不断,他顿时烦了,两眼一瞪:“我如何行事,还用两位指教?”

    “不敢、不敢!”

    “息怒、息怒!”

    “少啰嗦!懂不懂得烤肉的法门,且给我操练一番!”

    无咎抬手一指,不容置疑。

    董礼与肖文达尚自惴惴不安,没想到前辈高人如此的随和,两人如蒙恩赐,慌忙摆开炭盆忙碌起来。既然无先生要吃烤肉,还不简单,且悉心伺候,说不定便是一场机缘呢!

    无咎架起腿,轻掸衣摆,好整以暇坐在桌前,转而抬眼看着山谷的景色,嘴角泛起一抹淡淡的笑容。

    山谷之中,胡家庄的废墟狼藉如旧。而越过远山的寒风拂面而来,依稀仿佛一丝暖意在天地间回荡。

    寒冬将尽,春日不远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历经了两个月的煎熬,再耗去了数十块灵石,凭借着《天刑符经》的相助,总算是吸纳了第五把神剑。如今气海充盈,法力稳固,便是修为也提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境界。虽说在黄元山遭遇不断,凶险重重,眼下想来,一切倒还顺利。

    无咎轻舒了口气,两眼微阖。

    气海之中,金色的丹体,便像是一粒金色的果子,蕴含着雄浑的法力与莫名的生机,或将发芽吐翠,长成参天大树,又或将破茧成蝶,尽情一番妖娆。最终又将怎样,倒也值得期待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自己,修为几何?

    说不清楚,应该不输于灵霞山的妙闵、妙山。而比起妙源、万道子、项成子等人,还是稍逊一筹。只要吸纳了最后的两把神剑,九国仙门再无敌手!到那时候,便该返回灵霞山,然后带着紫烟远走高飞而逍遥避世,嘿嘿!

    不消片刻,烤肉生香。

    董礼与肖文达举着香喷喷的肉串,争相讨好。

    吴月生,也就是胡家的女婿,已然醒转,却连遭惊吓,仍旧坐在地上魂不守舍。

    胡玉成烧了惠通的尸骸,拎着两坛老酒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无咎伸手抓起肉串,吃得痛快,满脸惬意,却摇了摇头:“我不饮酒!”

    胡玉成与董、肖二人很是好奇,神色询问。

    无咎吞下一块烤肉,含混不清道:“少年孟浪难回首,风雪离人不饮酒,且待七星出神洲,一挂银河醉千秋!”

    “哎呀,好诗篇!真乃字字珠玑,句句锦绣!且寓意深刻,孤岸高寒,铁骨柔肠,豪情万方!”

    那位胡家的女婿犹在出神,忽而两眼发亮,哆哆嗦嗦站起身来,拱起双手欣喜道:“无先生,你我同道中人啊!”

    无咎不过是随口乱诌,只为戒酒找个说辞,受到夸奖,也不禁得意微笑。只是他回味着灵光乍现的四句话,忽而陷入沉思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