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二百二十四章 停车歇宿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吾乃妖神、seyingwujia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两辆马车一前一后,顺着林荫道往西奔驰。

    道路平坦,且铺满了野草,马车行走其上,颇为的舒适轻快。再加上天色的晴朗,一日赶出百里也是寻常。从溪口镇,至万灵山,虽有千里之遥,如今看来也不过旬日的路程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四、五日过去。

    这日的黄昏时分,马车行走在一段河堤之上。

    但见晚霞片片,便是河面上也好像染了一层暮色而霞光粼粼。随着清风吹拂,两岸树木摇曳。田野远山渐趋朦胧,天地缓缓归于云烟深处。

    “再去三五里,停车歇宿!”

    无咎尚自眺望着远处的风景,身旁传来一声吩咐。而转瞬之间,叱呵又起:“小子,你聋了不成!”

    昼行夜宿,已成了连日来的惯例,根本不用多说,只要随着前方的大车便成。况且两人坐在车前,咫尺之隔,但有动静,即使聋了也能听得清楚。

    无咎扭过头来,便要回应,而一只手突然伸来,竟是将他头顶的斗笠给扔了出去。他微微一怔,只见吴基带着厌恶的神情叱道:“整日戴着斗笠鬼鬼祟祟,休得给我故作深沉!”

    带着斗笠,是为了遮掩相貌;少言寡语,是为了避免祸从口出。

    究竟是我故作深沉,还是你心藏鬼魅而天地昏眛?

    无咎的发髻被斗笠掀开,散落的长发随风飞乱,一张黝黑的面孔显现无余,只是神情中透着一丝愤怒。而他没有吭声,随手丢下鞭子,却见吴基微微冷笑,斜眼又道:“你若敢捡回斗笠,我便将你一脚踢进河里!”

    吴基与车夫同坐车前,算是屈尊纡贵。而一个车夫总是戴着斗笠,背着身子,或也敬畏躲避,而在他看来却更像是一种漠视与无礼。尤其对方的谦卑中,带着淡然;谨慎中,透着镇定。好像不是下贱的车夫,而是一个忍辱负重的隐士。正如所说,装什么高深莫测!

    无咎老老实实坐在车上,看着斗笠滚向草丛,才起的怒火也随之远去,好像他真怕被踢进河里。他默然片刻,转而淡淡笑道:“若有冒犯,还请吴仙长多多见谅!”

    “没有冒犯,我看你不顺眼罢了!”

    吴基倒也干脆,却又咄咄逼人道:“心有不忿?给我忍了。觉着委屈?怪你倒霉。再敢啰嗦,我饶不了你!”他话语凶狠,而蜡黄的脸上,依然带着笑容,更加显得喜怒无常而乖戾蛮横。

    无咎咧咧嘴角,默默抓起鞭子抱在怀中。

    几日来,这家伙时不时的找茬。而他唯一的借口,竟是瞧着自己不顺眼。

    哼,什么东西!

    须臾,马车停在岸边的大树下。

    吴基与年寿占据了通风平坦的地方,两人聚在一处,时而窃窃私语,时而说笑几声。

    无咎的乱发还是披在肩上,挡着半张脸。他解下马匹,忙着他的车夫本分,待收拾妥当,又取下行囊铺在地上。出门在外,因陋就简,睡在水边,倒也凉爽。而他不及缓口气,沈黄拿着一块雨布与两个饼子走来。

    那汉子要如同昨夜一般,兄弟两人结伴歇宿。

    无咎声称用罢了干粮,自顾躺下歇息。至于那又硬又涩的饼子,还是留给沈黄享用。他也并非嫌弃饼子的粗劣,而是真的没有一点口腹之欲。

    沈黄也不客气,自顾吃喝。待他填饱肚子,和衣躺下,一时半会儿难以入睡,便枕着双臂说起闲话。无非他蠢笨的婆娘,乖巧的娃,水塘边的小院,以及那个虽不富足却又安逸的家……

    夜色降临,一轮明月升起。树梢影动,风儿习习。依稀虫儿啁啾,鸟儿呢喃。三月的春夜,旖旎无边。

    吴基与年寿,在十余丈外的岸边相对而坐吐纳调息。两位倒也谨慎,所散出的神识,时不时掠过四周,留意着远近的风吹草动。

    沈黄说话累了,发出轻轻的鼾声。

    无咎仰躺着,手臂挡在额前,默默睁着双眼,冲着夜空幽幽出神。

    果然不出所料,万灵山早已是戒备森严。

    连日来,不断从年寿与吴基的口中有所获悉。万灵山,聚集了八家仙门的数十位高手。而意图只有一个,便是对付那个十恶不赦的贼人。

    不用多想,在黄元山的剑冢关闭之后,项成子等人不愿作罢,便串通了各家齐聚于万灵山。名为除魔卫道,实则还是为了九星神剑。而各家对于神剑的存在,好像在遮遮掩掩,或许另有原因,眼下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而年寿与吴基又在无意中提到,贼人侵扰万灵山,行迹败露之后,逃往古巢国的方向。如今万灵山的弟子,以及众多的高手,均被调防至万灵山,以及何服与古巢的交界之地。

    奇怪了!

    要知道所谓的贼人,就是自己。而自己接连遭遇变故,始终东躲西藏,只想着远远逃开,哪里还敢侵扰万灵山。

    那两个万灵山的弟子,会不会在故意恫吓?

    应该不会!

    他二人若是看出了自己的破绽,早已禀报仙门。由此推断,两个家伙所说的一切并无虚假。

    真若如此,更奇怪了!

    是谁侵扰万灵山,又为何要打着自己的旗号?莫非是个圈套,只为引诱自己现身?

    无咎想到此处,不禁有种身心交瘁的惶然。若是懂得占卜之术,或可掐指一算。而眼下纵使百般的计较,终究还是无用。正如此时,谁又能想到自己赶着马车前往万灵山呢!总是事与愿违,阴差阳错,叫人没奈何,又难以摆脱!

    不管怎样,且将大车的货物送至万灵山。有两个万灵山弟子跟在身旁,倒是可以掩人耳目。到时候再趁机离去,或许有惊无险呢!

    唉,总以为好事多磨,不料想坏事也曲折……

    无咎闭上双眼,神识内视。

    气海之中,充盈的灵力早已不复存在。便是五道旋转的剑光,也显得微弱疲惫。而五色剑光环绕之中,一点黑色尤为醒目。那是包裹着丹毒的金丹,便像是个陷入泥淖的孩子,无力呼救,也无力挣扎,只能缓缓沉寂,直至归于虚无……

    此时,忽而传来隐隐约约的“簌簌”声,像是夜雨飘落,又似风过田野,却愈发密集,仿佛来自四面八方而无所不在。

    无咎睁开双眼,慢慢坐起。

    “哎呀——”

    沈黄突然从梦中惊醒,伸手从脖子扯下一物,竟左右扭动而“嘶嘶”吐信,吓得他顿时跳起来失声大喊:“蛇——”

    毒蛇!

    朦胧的月光下,只见河水的岸边,以及草丛里,尽是扭动的身影,怕不有数百上千。原本静谧的一方所在,霎时阴风阵阵而腥气逼人。

    两匹马儿也受到惊吓,不住的奋蹄咆哮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状况,充斥着莫名的诡异!

    无咎似有猜测,扭头看向不远处。几条毒蛇尚未临身,被他随手抓住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十余丈外的河岸上,年寿与吴基依旧是相对而坐。彼此的身前,分别摆放着一个玉瓶。而成群的蛇影,正是奔着他二人涌去。只是随其双双掐动法诀,无数的毒蛇纷纷倒伏在四周,却又化作丝丝缕缕的寒气,相继涌入当间的的玉瓶中。更多的毒蛇前仆后继,舍身忘我。那疯狂的阵势,着实令人瞠目难耐。

    万灵山的抽魂炼魄之术?

    无咎为了找寻破解丹毒之法,对于万灵山的功法有所涉猎。他错愕片刻,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此处山林茂密,河道纵横,正是毒蛇滋生群居之地。而那两个万灵山的修士,便在夜间修练功法,不外乎召集毒蛇,再予以抽魂而为己所用。只是乍然初见,难免叫人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又是一条毒蛇没头没脑窜到身旁,被无咎伸手抓住七寸甩动起来。便像是条鞭子,竟也“呜呜”风响,但有试图靠近的毒蛇,“啪”的一声抽得皮开肉绽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沈黄兀自惊慌失措,连连跳脚不停,恰见无咎的法子好用,急忙蹿到车前捡起鞭子四下乱抽,还不忘叫喊:“贾七兄弟,快来帮忙,莫要害了马儿,打死这些毒蛇,我打……”

    他是车夫,惦记牲口的安危。

    无咎答应了一声,抬脚过去。

    沈黄手中的鞭子甩得“啪啪”响,不断有毒蛇被抽飞出去,拥挤的蛇群似乎清醒过来,竟是四下逃散。

    恰与此时,怒叱响起:“混账东西,竟敢捣乱——”

    与之瞬间,一道黑影呼啸而至

    那是一条毒蛇,被加持法力,形同一块势大力沉的石头,寻常的凡人根本难以抵挡。倘若击中,不死也要丢掉半条命。

    而沈黄浑然不觉,只顾抽打鞭子。

    无咎看得清楚,挥手便将手中的死蛇砸了过去。情急之下,他还是不敢动用修为。而他久经淬炼的筋骨尚在,浑身的力气依然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两道蛇影相撞,顿时血肉横飞。

    “咦——”

    一声惊讶才起,又是几条毒蛇急袭而至。强劲的攻势,不再仅仅针对沈黄,而是将他与另外一个“贾七”笼罩在内。

    沈黄终于察觉,吓得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无咎既然出手救人,便知道情形不妙,却没想到那两个修士的应变如此之快,显然是看出了自己的异常。而此情此景,不容多想。他恰好走到了沈黄的身前,一把抓住对方的臂膀转身便跑。

    “站住——”

    年寿与吴基尚自坐在原地,面面相觑。不过少顷,两人收起地上的玉瓶,双双跳起,施展身形便是一阵急追。

    吴基更是怒不可遏,高声叫骂:“小子,你果然有诈!年师弟,传出信简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