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二百二十八章 往前跑啊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萧瑟xsir、rayray1111的月票支持!

    也感谢各位的订阅与红票,谢谢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买只鸭子而已,竟然遭到羞辱,出手加以惩治,最终成为了抢鸭子的贼?

    岳琼很是气愤,懒得计较,顺着街道,直奔来路走去。

    而掌柜的竟然拎着把菜刀,在后头追,一边追着,还一边叫喊:“有人抢了我诸葛家的鸭子,还打了烧饼。街坊邻居,抓贼——”

    原本清冷的街道上,顿时涌现出一道道人影。男女老幼皆有,一个个指指戳戳看着热闹。

    女贼,稀罕。一个偷鸭子的女贼,更是少见!而她竟然得罪了诸葛家,真可惜了她如花的相貌!

    岳琼低着头快步疾行,小脸已是憋得通红,所隐匿的修为,也禁不住缓缓散出。

    大庭广众之下,被当作贼人喊打,这对于岳大小姐来说,还真是有生以来头一回。而置身于异地,不敢太过招摇,且忍耐片刻,逃出镇子便好。

    小镇的街道不过百余丈,转眼之间便到了尽头。

    而掌柜的拎着刀子,气势汹汹,跑得飞快,显然是干惯了逞强耍狠的勾当;

    被打的伙计,他的诨名应该叫作“烧饼”,竟然带着满脸的血迹,挥舞着一截烧火棍,随后骂骂咧咧追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抓贼——”

    “竟敢打我诸葛烧饼,反了天啦!”

    “哎呀,两位仙长……”

    “仙长,快抓住她……”

    掌柜的与伙计,追得正欢。身后突然冒出两个男子,转瞬擦肩而过。他二人更是兴奋,拎着菜刀、棒子紧追不舍。

    “前面的道友,留步——”

    岳琼刚刚走出镇子,便已有所察觉。

    那是两个三十多岁光景的男子,身上散发着羽士七八层的威势。此前或许躲在镇上的宅院中,故而未曾发觉。而如此偏僻的小镇,竟然藏着修士?

    岳琼回头一瞥,急忙加快去势。她所呈现的修为,只有羽士的五层。本想逼退两个凡俗之辈,却不料招来了真正的修士。而事已至此,且去前方的山谷再行计较。

    不消片刻,转过一道山岗。

    两个男子追赶不及,相互换了个眼色。其中一位拿出符纸拍在身上,顿时化作一道光芒疾驰百余丈,随即倏然停转挡住了去路,凛然喝道:“还不给我站住!”

    岳琼只得匆匆止住身形,神色戒备。

    有山岗树林的遮掩,已看不见来时的小镇。去路已被阻断,另外一个男子则是趁机挡住了来路。他二人相隔百丈,显然是前后夹击的阵势。而掌柜的与伙计见到有机可趁,竟也喘着粗气追来,却又不敢靠近,只管远远停下而挥刀舞棒。

    岳琼转而看向数十里外的山谷,神色中闪过一丝忧虑,慢慢举起手来,出声分说道:“只因酱鸭店的掌柜与伙计出言相辱,故而被迫出手稍加惩戒。却不知两位道友从何而来,又为何挡我去路?”

    挡住去路的,是个清瘦男子,神情阴冷,不容置疑道:“休得多问,且报上来历听候发落!”

    随后追来的,是个黄脸男子。他慢慢靠近,面带微笑道:“呵呵,我二人乃是万灵山弟子,今日巡查至此,顺道前往镇上的诸葛庄园讨杯水酒,却不想有人当街抢夺而行凶霸道!”

    此人笑得很随和,而两眼中却是不怀好意。

    “两位仙长,我家庄主早已恭候多时!”

    “庄主还让我兄弟蒸煮酱鸭,以便孝敬仙长呢,却被贼人抢了,快快将她拿下……”

    掌柜的与伙计在远处瞧得清楚,趁机巴结叫喊。

    不用多想,诸葛庄园与仙门弟子多有往来。而掌柜的与伙计,乃是诸葛家的子弟,奉命蒸煮菜肴,只为款待贵客。也就是说,都是鸭子惹的祸。

    岳琼明白了所处的状况,委婉说道:“本人岳琼,乃游方之士,恰好途经此处,适才若有冒犯,还请两位道友见谅!”

    游方之士,便是游历四方的修行问道之人。

    清瘦男子却是不容分说,厉声叱道:“仙门有令,外界修士不得擅自行走于何服各地。你已触犯戒条,必遭严惩!”

    “一个如此貌美的女子,竟敢游历天下,着实不容易,师兄不要吓她……”

    圆脸男子摆了摆手,呵呵笑道:“岳姑娘,随我师兄弟走上一趟。待弄清原委,再放你离去不迟!”

    岳琼似有惊慌:“两位道友带我往何处去,我并无过错呀!”

    “休得啰嗦!”

    “呵呵,姑娘勿忧,且去诸葛庄园吃杯水酒,或有机缘也未可知呢!”

    岳琼将两个男子的神情看在眼中,知道今日难以善了。又见对方一唱一和,且蓄意纠缠,她不由得怒火中烧,隐匿的威势缓缓散出:“恕不奉陪!”

    她冷冷丢下一句,便要就此离去。

    而那两个男子稍稍错愕,却并未知难而退,反倒是抬手抓出飞剑,并双双大喊:“乌师叔,此人果然有诈……”

    岳琼始料不及,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与之同时,一道剑虹从小镇的方向冲天而起。转瞬之间,一位中年修士踏剑而至,并高高悬于半空,居高临下道:“万灵山乌术在此!”

    一个寻常的秀水镇,有修士巡防已属意外。谁料暗处竟然藏着一位筑基六层的高手,更加的叫人难以置信。两个羽士弟子不过是个幌子,实则外松内紧而处处杀机……

    岳琼瞠目愕然,心头发沉。

    “你叫岳琼,是不是你杀了我万灵山的采买弟子?你一个筑基修士,何故隐匿修为而鬼鬼祟祟?你乃北方人氏,与那个祸害仙门的贼人有无干系?”

    乌术连声发问,厉声又道:“若不从实招来,我便将你当作贼人的同党,予以严惩!”

    此时的岳琼,可谓悔恨交加。

    面对一个筑基六层的高手,她毫无胜算。唯一下的下场,只能落荒而逃。而数十里外的山洞内,某人正在苦苦等候。若是没有自己的相助,他必然凶多吉少。只怪自己惹祸上身,而此时此刻又该如何是好?

    “见过乌道兄!”

    岳琼缓了口气,佯作镇定道:“本人身为女子,出门在外,有所隐瞒,也是迫不得已。至于你方才所说,皆与我无关。倘若道兄不肯相信,有岳华山的项成子前辈为证!”情急无奈,她不得不搬出前辈高人当作靠山。

    而乌术只当借口,面带讥诮:“呦呵,你还认得岳华山的门主,真是了不得啊!哼,且罢……”他冷哼了声,不假辞色道:“随我前往万灵山,与项成子前辈当面对质。敢有半句不实,莫以为你长有几分姿色便可以逃脱惩戒。女子当贼,尤难饶恕!”

    这话难听,且伤人!

    对于一个矜持自傲的女子来说,尤其还是一个出身世家的小姐,不仅被恶意的羞辱容貌,还被当作贼人加以痛骂,简直就是一种肆意的蹂躏而叫人难以承受!

    岳琼脸色通红,胸口起伏,两眼中尽是羞怒,禁不住贝齿暗扣而身子颤抖。她抬手抓出飞剑,是战、是逃,是生、是死,已不容她有所抉择。而她尚未发作,又是瞠目诧然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一个男子顺着大道走来。只见他布衣短衫,披发散乱,手里拿着一根树枝敲敲打打,像个双目失明的讨饭乞儿。

    酱鸭店的掌柜与伙计不甘寂寞,出声阻拦,“仙长行事,闲人回避——”

    而那披发的男子犹自跌跌撞撞,只管闷头赶路。眨眼的工夫,便已接近前方的山岗。

    乌术的人在天上,低头俯瞰,神色狐疑,命道:“拦住他——”

    两个万灵山的弟子不敢怠慢,举手称是。

    这一刻,岳琼好像忘记了羞辱与愤怒,直直盯着那个突如其来的男子。

    “滚开——”

    只见圆脸的万灵山弟子转过身去,挥起手中的飞剑便要驱赶。

    而那披发男子仿佛害怕,脚下趔趄,身形前窜,却突然丢下树枝而猛地击出一拳。

    圆脸弟子不及躲闪,“砰”的一声,竟被击碎护体灵力,再又洞穿腰腹,然后惨叫着横飞出去,继而“扑通”坠地,显然是活不成了。

    一个行迹古怪之人,没有动用修为,也没有施展神通,仅仅凭着一只铁拳,便将一个羽士高手给活活打死。

    此情此景,即使天上的乌术也没有料到。他蓦然一惊,失声道:“是你……”

    披发男子猛然昂头,露出一张黝黑陌生的面孔。而他却是不声不响,抬脚往前冲去,顺势挥臂扯出一把五尺黑剑,龇牙咧嘴叫道:“站着等死啊,还不逃命!”

    “哪里逃——”

    乌术见到弟子的惨状,顿作恍然。他大喝一声,催动飞剑扑了下来。

    岳琼依然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那是无咎,他本该躲在山洞内。还在为他担忧,他却自己溜达出来。装成瞎子不说,抬手便杀了一人。而强敌就在头顶,势必泄露踪迹,倘若惹来更多的高手,只怕再难幸免!

    岳琼尚自眼花缭乱之际,一道人影到了面前。她急忙伸手抓住对方的手腕,便要遁入地下,却听埋怨:“往前跑啊——”

    前有阻挡,天上的乌术已然冲了下来。而此时却要舍弃遁术不用,偏偏逃向空旷的山谷……

    岳琼来不及多想,直奔前方的山谷。

    迎面遇上清瘦的万灵山弟子,挥动飞剑便要阻挡,却被一道黑色剑光劈成两截,“砰”地一声倒飞出去。

    乌术从天而降,凌厉的杀气势不可挡。

    那是筑基六层的高手,根本硬拼不来。

    岳琼焦急难耐,却又无力应对,忽而法力从掌心狂泻而出,去势骤然加快,瞬息已达百余丈外。而身旁的某人,却是抬起手来往后一指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