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三百二十九章 精血灵牌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羽化若尘、火枫爱球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一座阵法霍然而成。

    乌术追赶正急,猝不及防,一头扎入阵法之中。

    岳琼回头观望,身旁的无咎再次祭出几道手决,并甩开她的掌握,径自落在不远处的地上,转而拍着巴掌,长舒一口气:“结网以待,瓮中捉鳖。老道的招数,当真好用!”

    他原来早已潜到此处,并暗中布下阵法,只等强敌追来,再借助阵法摆脱追杀。论起应敌之道,他算是行家里手,虽然身中丹毒,依然杀伐果断而狡诈多端。

    “轰、轰——”

    又是一阵轰鸣,五、六丈方圆的阵法光芒在空地间闪烁。其中隐约一道人影,正在挥动飞剑拼命挣扎。

    无咎摸出一枚玉简扔了过来,示意道:“操持阵法……”

    岳琼接过玉简,其中拓印着驱使阵法的法诀。她不解道:“何不趁机离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杀人灭口,懂也不懂?那家伙认出了我,留他不得。倘若惹来各家的高手,凭你的修为根本逃不掉!”

    乌术未必认出了他,却从弟子被打死的惨状中有所猜测。之前两个采买弟子遭到虐杀的情形,与今日如出一辙。这一男一女,或许就是那晚的凶手。不过,他已无从印证。

    无咎丢下一句,转身奔向来路。他虽然没有施展修为,而一步三两丈倒也去势惊人。

    酱鸭店的掌柜与伙计,拎着菜刀,扛着棒子,还在等着仙长大显神威。谁料转眼间三位仙长的死了一对,余下的好像也是中了算计。两人面面相觑,大感不妙,后退几步,扭头便跑。而没跑几步,各自脖颈一紧,双脚离地,然后便觉着天地旋转,随即“呜”的一声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有生以来,这是两人头一回在飞。直接飞过了山岗,飞过树梢,而尚不及体会飞翔的轻盈,便又“扑通”摔在地上,竟是双双摔得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“两个狗东西竟敢羞辱岳姑娘,决不轻饶!”

    无咎将掌柜的与伙计抓了回来,随后落下身形,显得很是愤慨,抬头又道:“岳姑娘,能否借助阵法灭了那个家伙?”

    十余丈外的空地上,阵法犹在光芒闪烁而轰鸣不断。

    岳琼拿着玉简稍加查看,已明白了操持阵法的法诀,见掌柜的与伙计被双双抓住,她胸口稍稍起伏,道:“此乃杀阵,颇为的凶狠霸道,即使人仙的前辈陷入其中,只怕也难以脱身!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初对付我的阵法,又岂能寻常!”

    无咎看向摇晃的阵法,急忙催促:“事不宜迟,你倒是快快动手啊——”

    在黄元山的剑冢内,他差点在劫难逃。而对付他的陷阱,便是那套阵法,被他带在身边,不想今日派上用场。而突发状况,不便耽搁。倘若惊动四方,难免节外生枝!

    岳琼会意,收起玉简,双手挥舞,一连串加持法力的法决倏然飞出。那已在摇摇欲坠的阵法,忽而光芒大盛……

    无咎点了点头,转而走到一旁。

    他此前躲在山顶的树荫下,没有忘了留意远近的动静。虽然修为不再,而神识却是人仙的境界,想要看出秀水镇的异常,对他来说并非难事。他唯恐不虞,溜下山来,设下陷阱,然后悄悄躲在镇外的一片山林中。果不其然,岳琼还真的惹了麻烦。迫不得已,他只能亲自动手。而驱使阵法却是离不开法力,只能由岳琼代劳。

    掌柜的与伙计,依然昏死不醒。

    无咎走到近前,蹲下身来,伸手便在伙计的脸上“啪啪”扇了几下。

    “哎呦”一声呻吟,紧接着有人睁开双眼,尚自不知所措,又是一巴掌抽得他眼泪鼻涕齐飞,惨叫起来:“吼吼……饶命啊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就势坐在旁边的石头上,笑道:“嘿嘿,你叫啥?”

    “烧饼……诸葛烧饼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这名字好啊,还烧饼,能吃否?”

    “烧饼乃是本地的特产,我爹爱吃,故而起名……而我却吃不得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且问你,秀水镇上为何藏着修士?”

    伙计还真的名叫诸葛烧饼,整张脸都红肿了起来,还少了几颗牙齿,惨兮兮的很是可怜。他渐渐回过神来,急忙坐起身子,双手伏地,老老实实答道:“记得……记得上月末的时候,三位仙长来到秀水镇,其中的两位住在我诸葛家,会飞的那位仙长则是行踪不定……至于三位仙长的来意,没人知晓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为何要羞辱那位姑娘呢?”

    “仙长交代,但凡见到外乡的陌生人,便要多加留意,并及时禀报。而我与掌柜的见那女子着实貌美,便想……”

    “嘿嘿,便想干什么呀,说来听听,我担保她不会杀你!”

    无咎贼笑了声,伸手拍了拍诸葛烧饼的肩膀。那伙计好像是受到了莫大的赞许,也不禁咧了咧嘴:“若是将那女子亵玩一二,个中的味道岂不美过酱鸭,孰料竟是位女仙长,我与掌柜的品尝不起!”

    “嘿嘿,美过酱鸭的味道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突然长身而起,适时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便于此刻,一道剑光倏然而至。伙计昂着脑袋,不明所以,“砰”的飞了出去,直接变成死尸倒伏在地。而剑光一转,又将掌柜的劈成两半,这才悠悠回旋,随即传来一声冷哼:“我不杀凡人,却实在绕不过那两个无耻之徒!而你存心激我出手,哼……”

    只见岳琼犹在驱使阵法,却脸色通红,拂袖卷起飞剑,还抛来一个羞怒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杀得好!”

    无咎有些心虚,丢下一句,咧嘴乐呵,转身奔着两个万灵山弟子的尸骸。他转悠一圈,见阵法犹在光芒闪烁,禁不住散开神识看向远处,焦虑道:“这般耽搁下去,不成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话音未落,不远处的阵法突然炸得粉碎。一声轰鸣震耳欲聋,霎时狂风呼啸,草木倒伏,飞沙走石。他惊得连连后退,随即又是一怔。

    “岳姑娘,你这是……?”

    阵法没了,其中的乌术应该脱困而出。而满是狼藉的空地上,只有残肢断臂,以及一把飞剑,却不见了活人的踪影。

    岳琼站立原地,好像神情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少顷,她舒了口气,轻声分说道:“不管是法术神通,还是阵法,最为凶狠的一式,莫过于同归于尽!”

    无咎恍然大悟,还是忍不住暗暗乍舌。当初在剑冢幸亏躲过一劫,不然难逃粉身碎骨的下场。

    岳琼默然片刻,又道:“秀水镇地处偏远,却依然有人看守。此时此刻,你我又该前往何处?”

    无咎走到残肢断臂之间低头寻觅,不假思索道:“继续南行,直至海边……”他手中握着一粒袖里乾坤的法力光芒返身而回,却见岳琼犹自神不守舍,没做多想,只管催促:“愣着作甚,速速毁尸灭迹而走为上策!”

    岳琼弹出几缕火光,烧了地上的尸骸与残肢断臂。她走到某人身旁,便要就此往前,嚷嚷声响起:“姑娘啊,此时并非彼时,不宜穿行于山林之间,当速速遁入地下暂避!”

    这女子没有吭声,伸手抓着某人的臂弯,催动遁法,瞬间沉入地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须臾,一道御剑人影匆匆寻来。

    这是一位老者,须发灰白,布衣长衫,满是皱纹的脸上透着狐疑的神色。

    他踏着剑光掠地盘旋,自言自语道:“咦,此处法力异动,血腥浓重,分明有人打斗,却毁尸灭迹。嗯,显然是个杀人劫货的老手,是谁呀,他去了何处?”

    老者疑惑之际,又鼻子嗅动,随即摇了摇头,嘿嘿自乐:“还有脂粉香气哩……”他还想继续查看,忽又神色一动,转而冲天飞起,眨眼之间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不消片刻,又是两道御剑的人影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其中的老者,收起剑光,双脚落地,脸色阴沉。

    随后而至的中年男子,则是四下打量,难以置信道:“师叔,乌术与两个弟子均已身亡?”

    被称作师叔的老者,乃是万灵山的长老,虞师。中年男子乃是万灵山的筑基弟子,屈鸠。

    “我万灵山的筑基弟子,均种下精血灵牌。除非离开仙门,否则不得解除精血灵记。而一旦人死魂消,灵牌必有征兆!”

    虞师拿出一块黑色的玉牌,又道:“乌术已死,他手下的两个弟子又岂能幸免于难。而此处戾气尚存,分明就是他三人的葬身之地!”

    “只可惜晚来一步,却不知行凶者是谁,总不会是那个贼人,他分明逃往古巢国……”

    屈鸠摇头唏嘘,忽又神色一凝,抬手虚抓。一把断刃离地飞起,沾满泥土的刀口上,透着淡淡酱香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不晚!”

    虞师举起手中的黑色玉牌,两眼闪动:“那人杀了乌术,必然抢了他的随身之物。有灵牌为引,找到他易如反掌!”

    屈鸠身为筑基弟子,亦曾留下精血灵牌,忽而有所猜测,诧异道:“灵牌还有如此的用处,为何不曾听说……”

    虞师脸色一沉,淡淡说道:“等你修至人仙的境界,自然懂了。仙门之大,岂能任由弟子胡作非为!”

    屈鸠不由得打了个冷战,忙道:“多谢师叔教诲!此乃凡物,却不知有何用处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把菜刀,一把酱鸭店的菜刀!”

    虞师有些不耐烦,命道:“令各地严加防范,但有动静,即刻传信禀报,不得擅自行事!再转告门主,暗中调派人手前来相助!”他拂袖一甩,身上光芒闪烁,随即沉入地下,瞬间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屈鸠躬身称是,丢下菜刀,离去之际,又不禁看向身后。

    三位同门被杀,与酱鸭店的菜刀有何关系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ps:晕头了,总是弄错章节,被书友提醒才知道。有关龙套我都是临时起意用的,或许也会用书友的id,若有不当,多多见谅!而这本书目前只是开始,大家不要急,我会努力去写一个只属于我们自己的故事。还有我的更新确实有问题,而原来的十万字存稿如今只剩一万,我也很囧很无奈,还是希望大家谅解支持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