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三百三十章 寻你多时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要不要日我、书友30080417、zqqqq、是神之天地魔、o老吉o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大山深处,山洞内。

    岳琼接连施展遁法,修为难继。她此时盘膝坐在地上,双手攥着灵石,却好似心神不宁,又或是受到惊扰,时而秀眉微蹙,时而抬眼一瞥而神色幽怨。

    山洞,为天然而成,大小洞口相连,远近高低不平,很是幽暗莫测。如此一方所在,恰好用来藏身歇息。

    而某人却是神清气爽,就势坐在一块大石头上,面前摆着一盆酱鸭,还有一堆金黄的果子。他一边吃着酱鸭,一边啃着鲜果,还连连点头赞道:“嗯,味道不差……”

    酱鸭鲜嫩,酱香扑鼻。果子多*汁,鲜甜可口。几个月来,难得美味。且放开肚皮,大吃一回。

    不消片刻,一只鸭子与几个果子下肚。

    无咎拍了拍肚皮,意犹未尽。以他淬炼的脏腑,吃食入腹即化,不外乎嘴馋罢了,且图个口腹之欲。他再次拿起一个果子,笑道:“这该是一种地瓜,岳姑娘要不要尝一个……”

    常言说,投桃报李,他自家吃饱了之后,倒是没有忘了谦让。

    而岳琼来到山洞内,便丢出酱鸭与果子,随即独自静坐吐纳,哪怕此时某人呼唤,她依然不吭一声。

    “咦,有何不妥?”

    无咎跳下石头,啃着果子,俯身打量,点了点头:“岳姑娘脸色不佳,乏力而已,且将息一二,稍后赶路不迟!”

    两人同行,便是伙伴,予以关切,乃应有之义!

    “哼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见到岳琼并无大碍,自以为是地安慰一句,继续啃着果子,却听身后传来一声冷哼,他诧异道:“怎么啦?莫非还在气恼?哎呀,人死事消,又何必念念不忘呢,再说谁没有个三长两短,切莫给自己过不去……”

    他只当岳琼还在为了秀水镇受辱一事耿耿于怀,很是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“你说得轻巧!”

    岳琼憋闷半晌,终于出声。

    “怎讲?”

    无咎一边说着话,一边果子下肚。他扯起衣襟擦着手,悠哉乐哉踱起步子。

    “你在嘲笑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有吗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本来前去秀水镇打探风声,反倒是惹祸上身,最终逼你出手解围,你定然暗中嘲笑我的成事不足!”

    无咎停下脚步,有些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岳琼兀自盘膝而坐,昂着小脸,带着羞怒的神情,又道:“你随后又拿鸭子调侃,故意激我杀了两个凡人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脸色尴尬,摇头道:“说笑而已,何必当真……”

    在秀水镇外的山谷中,他不想放过酱鸭店的掌柜与伙计,唯恐走漏风声,却又不想动手杀人,便略施小计,谁料早已被人识破。

    “你只当说笑,又将我置于何地?”

    岳琼忽而提高嗓门,羞怒叱道:“我买酱鸭,只为讨你欢喜,却无端遭受羞辱,随后又遭算计。而你不加体恤,反倒出言猥亵,并与那伙计沆瀣一气,欺负我一个女儿家……”

    她话到此处,竟是泪如迸溅,随即以手掩面,显然是受到了天大的委屈。

    “噫,怎会流泪呢?”

    无咎吓了一跳,手足无措:“我谢谢你的鸭子也就是了,很是美味,不、不……”他忙又摆手,辩解道:“那掌柜的与伙计,着实该死,理当由你手刃,方能解恨啊!”

    岳琼只管掩面哭泣:“想我万里迢迢而来,却受尽羞辱,如今又遭嫌弃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急道:“我没有嫌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当真?”

    岳琼忽而抬头,泪眼闪烁,莫名的神情中,还透着一种炽热的期待。

    无咎微愕,双肩一耸,竟晃悠着转身走开,没事人般的,嘴里嘟囔着:“女儿家真是麻烦!”

    岳琼撅起嘴巴,眼光幽怨。

    无咎只管装聋作哑,走到石头前,收起吃剩的鸭子与果子,然后一抬屁股坐了上去。石头足有丈余方圆,很是平坦。他拿出五粒法力光芒,就手捏碎。随着连声的轻微碎响,一堆杂乱之物霍然出现。

    此前杀了五个万灵山的弟子,算是略有所获。与其与那女子斗嘴,不如趁机查看一二。

    岳琼依旧是怅然所失,撅着小嘴,又悄悄隐去泪水,自我宽慰:只要那人不肯嫌弃自己,再多的辛苦都值得!

    她仿佛心愿得逞,又患得患失暗哼一声,随即双目微阖,老老实实吐纳调息。

    无咎却是心无旁骛,饶有兴致打量着面前的一堆东西。少顷,他将十几块灵石、丹药、功法、符箓等珍贵之物收入指环,拿起一枚玉简与一块玉牌查看。

    玉简之中,拓印着何服国的地形地貌,以及海域的情形,与所知的舆图大致相同,只是各处集镇的描绘略加详细。而地域广袤,一时看不出个所以然。

    无咎收起玉简,拿起玉牌。

    巴掌大小的玉牌,呈现黑色,像是玄玉所制,一面刻着乌术的名讳,一面还刻画着古怪的符文,应该是块仙门的令牌,却入手阴寒而颇为诡异。

    无咎把玩着手中的玉牌,便要细细端详,却又翻身下地,大声喊道:“快走——”而喊声未落,一道剑光突如其来,“砰”的一下击中了他的后背。他咬紧牙关惨哼着,直直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岳琼猛然从静坐中醒来,一道人影到了眼前,她惊得急忙抓住对方的手臂,双双遁入身后的石壁。而离去刹那,一位老者闪身而至,其催动的剑光,以及凌厉的威势煞是惊人。

    人仙前辈?

    人仙前辈竟然追到地下,危矣!

    岳琼拼命催动法力,不顾一切往前遁去。而那骇人的杀气紧逼身后,根本无从摆脱。惊慌失措之下,她绝望不已。

    危急关头,有人传音:“借我法力——”

    岳琼恍然,手腕已被反抓,随即法力逆转,去势骤然加快。而不过少顷,转而往上,直接穿过重重岩石,紧接着倏然腾空。但见四方茫茫,夜色深沉。随即眼前又是光芒闪烁,霎时间风驰电掣而瞬息已达数百里。未及喘缓,又是数百里。她只觉得法力如流水般飞泻,禁不住头晕目眩,气息难平,呻吟道:“我……我不成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再支撑片刻!”

    无咎抓着岳琼,便欲继续施展冥行术。

    人仙高手的神识,远达数百上千里,眼下尚未摆脱危机,根本不容懈怠。

    谁料便于此时,一道淡淡的光芒划过夜空横飞而来。遁法之快,俨然又是一位人仙的高手。闪念之间,对方便已挡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无咎暗暗叫苦,挥臂扯出魔剑。若被人仙高手前后夹击,十死无生。而他才要发狠冲过去,却见光芒消失,一个陌生而又似曾相识的老者出现在数十丈外的半空之中,还连声大喊:“黑小子,你是不是我无兄弟……”

    “太实?”

    无咎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“哎呀,算是吧,我找你辛苦,你却陪着女娃双宿双飞……”

    老者也没否认他是太实,口无遮拦一如既往。

    “闪开!否则我翻脸无情!”

    无咎神色焦急,厉声喝道。此时的他已顾不得许多,只要有人挡路便是死敌!

    “你的黑脸已够丑陋,还想怎样?”

    太实吹胡子瞪眼,还想调笑几句,忙又分说道:“我与妙祁寻你多时,切莫好歹不分,随我来——”他摆了摆手,转身往前。

    妙祁,便是祁散人。正如岳琼所言,他二人曾经结伴同行。

    无咎心藏狐疑,无暇多想,动身疾驰,途中不忘问道:“岳姑娘,你可认得那个老头……”无人未落,去势骤缓。他急忙回头,伸手一拉,一个软软的身子直接扑在他的怀里,已然是双目紧闭而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这女子终于支撑不住,耗尽了修为。

    无咎没了凭借,抱着岳琼往下坠落,情急无奈,神识传音:“老头,还不过来帮一把……”

    半空之中光芒闪烁,一道人影去而复还。

    “强敌在即,岂可卿卿我我呢!”

    “我与岳姑娘均已耗尽修为,你是出力相助,还是落井下石,悉听尊便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叫喊之际,紧紧抓着玄铁长剑。他不知道太实的真实来意,权当冒险赌上一把。而对方既然提到了妙祁,也就是祁散人,或许没有恶意。

    “哎呀,原来你身中丹毒比我想象的还要糟糕。而我要害你,只怕妙祁不答应!”

    太实急冲而至,大袖一甩:“兄弟,老哥哥救你一回。此恩深重,你要记得来日偿还啊!”

    无咎的左手还抱着岳琼,只得收起右手的长剑,就势抓住太实的衣袖,堪堪止住了坠势,随即又被猛然扯起,继续奔着前方疾驰而去。片刻之后,再又左转。少顷,接着往南……

    须臾,三人落在一个丛林密布的山谷中。

    “此处已非何服地界,而是火沙西南。距海边约莫三千里,不怕有人追来!”

    太实连日奔波,又不断施展遁法,应该也是累了,径自一屁股坐在大树下。

    无咎怀里的岳琼,依然是昏死不醒。他将其放在草地上,歉然摇头,转而坐在一旁,止不住的微微喘息。

    比起太实与岳琼,他的情形更惨。

    此前的山洞内,遭受的乃是人仙高手的全力一击。幸亏金蚕甲护体,否则不死也要重伤。而他背后的衣衫,却已破烂不堪,即便是贴身的坚不可摧的金蚕甲,也绽开几根金丝而好像有所损坏。真是凶险,差点在劫难逃啊!

    而万灵山的高手,又怎会寻到自己呢?还有那个老头,他又是从何而来?

    正当夜深时分,四方寂静。微微山风出来,黑暗的夜色中多了几分神秘莫测。

    无咎缓了口气,看向不远处那个陌生而又熟悉的身影。对方兀自手拈长须,也是满眼的好奇。

    “我说兄弟,你怎会中了丹毒呢?只要稍加提防,便可无恙。而你如今不仅耗尽修为,还变成这般丑陋,当初那个玉树临风的年轻人哪里去了,啧啧!”

    “老头,你还是脏兮兮的样子看着顺眼啊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怎会遇见的祁散人,他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为何寻来,想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