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三百三十六章 我痛我忍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981nanhai、蛋蛋的想念、万道友、茫茫的森林@百度、萨萨___秋、是神之天地魔、jourbox、墨竹赤莲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来时的路上,祁散人曾经有过交代。

    ‘龙眼’深潭,深达千丈,须沉入潭底,方能借助蠹虫解毒。换作常人,早已被活活憋死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想要潜入深潭,还是离不开修为。而为了让蠹虫帮着吸纳丹毒,不能催动法力护体。也就是说修为的用处只有一个,那就是自闭天地维持生机。

    祁老道很是关切某人的状况,而某人也老老实实坦白,他的修为不足一成,仅剩下七八分的左右。

    足够了!

    依着祁老道的话说来,有着七八分的修为,足以不喘不息几个月。何况还有他本人守在海上护法,万无一失。

    至于潭底有何风险?

    没有。

    真的没有?

    嗯,或有不适,稍加忍耐便可大功告成!

    在无咎的眼里,老道是属于小节有亏,却不失大义的一种人,虽被他坑害多次,而事后论起来还是自己占便宜。谁让丹毒难解呢,姑且再信他一回!

    随着“咕嘟”一声,无咎义无反顾跳入深潭。

    蓝。

    海水蓝得深邃,蓝得浓郁,蓝得神秘。

    寒。

    凛冽的寒意,无处不在;彻骨的冰寒,无从摆脱。

    这是无咎入水刹那的体会。

    他屏息凝神,像块石头往下坠去。

    十丈、百丈……

    须臾,已达五六百丈的深处。

    无咎手脚乱划,坠势稍缓,却嘴唇哆嗦,脸色发白,禁不住抬头仰望,神情中透着难言的苦楚。

    四周再也见不到了浓郁的靛蓝,只有黑暗。即便抬头看去,也是黑暗的一片。

    随着愈潜愈深,彻骨的寒意愈发浓烈。却又不敢动用法力护体,眼下只得硬撑。如此倒也罢了,而海水之中,所充斥着的莫名威势,也随之愈发的沉重,便如一堵堵的墙,从四面八方逼迫而来,仿佛要将人挤压碾碎,而一时又难以挣扎。

    唉,人有得意的时候,自然也少不了失意的时候。而得到的愈多,付出的代价也好像随之倍增。正如自己的一不留神而成为了人仙的高手,于是乎更为凄惨的折磨接踵而至。

    嗯,很有道理的样子!

    这算不算是本人的一种感悟呢,原来所谓的境界也不外如此!

    无咎胡思乱想,好像痛楚稍缓,他缓了缓神,继续下潜。

    好似经历了很久,实则不过片刻的工夫。而四周浑如冰窟,黑暗中伸手不见五指。

    无咎再次手脚乱舞,稍稍触壁。他急忙乱抓,而石壁坚硬湿滑,好不易抓出一条缝隙,堪堪稳住了身子,却又禁不住的一阵颤抖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仿如坠入无底的深渊,寒冷与黑暗吞噬而来,好像整个天地都将就此沉寂、毁灭。

    无咎咬牙强撑,筋骨竟传来碾压的“噼啪”脆响。

    千丈深潭,仅达七八百丈之深,正如行百里而半九十,不可谓已至。倒是要看看这“龙眼”深潭,有多大的名堂。

    无咎的心头一横,抓住石壁的双手稍稍用力,随即猛然松开,继续往下坠去。愈来愈深,愈来愈冷,愈来愈暗,所承受的重负亦愈来愈沉。他忽而双脚受阻,屁股“扑通”着地,好像是坐在一层浅浅的泥沙中,却又感觉不到松软,分明坐在了坚硬冰寒的石头上。与之瞬间,泥沙荡起,好似尘埃弥漫,黑沉沉的云雾笼罩四方。

    哎呦,是不是到了潭底?

    无咎坐在地上,坠势难抑,身形后仰,“砰”的撞在石壁上。他只觉得头晕目眩,心神恍惚,筋骨又是一阵“噼啪”乱响,仿佛整个人都要崩溃散架。他忙双手撑地往后移动,背靠石壁,屁股坐稳,随即强敛心神回到眼前。

    这不是潭底,还能是什么地方呢!

    虽然目力被泥沙挡住,而神识堪用。

    所在之处,二、三十丈的方圆,虽然覆盖着一层泥沙,看起来倒也平坦。四周的石壁脚下,则是环列着一个个石洞,大的数尺,小的不过手指粗细,仿佛海水侵蚀所致。除此之外,好像并无异常,唯有彻骨的阴寒更加难耐,莫名的威势倍加的沉重。

    不过,潭底的泥沙似乎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无咎的两眼眯缝,很想挥手拂去遮挡的泥沙而看个清楚。

    而他的手臂抬到一半,沉若千钧。他有心无力,只得放弃。

    曾经的痛苦,似乎有所缓解。莫非痛得久了,便不痛了?

    那尚在漂浮的泥沙,犹如团团的黑雾在四周弥漫。黑雾之中,却有星点的光芒在跳动,极为的微弱,宛如夜间的萤火。

    那究竟是什么,为何神识之中也瞧不分明?

    无咎尚自疑惑,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那黑雾中的光芒忽而慢慢密集起来,星星点点,充斥四方,浑似星河绽放而漫天无数。不过少顷,几点光芒逼到近前。

    无咎凝神留意,又是瞠目不已。

    光芒极其的微弱,仿如针尖大小,却又好像长着看不见的翅膀,在水中肆意游动。而神识所及,分明就是一种怪异的虫子。

    飞蠹?

    无咎刚有猜测,那几点光芒落在他胸口裸露的肌肤上,顿时便如针扎一般,丝丝隐隐的疼痛随即而来。

    真是蠹虫!

    而本人的肌肤坚硬异常,刀枪不入,纵使寻常的法宝也难以伤害,如今却抵不过几只小虫子的侵袭?

    无咎才想催动法力护体,忙又作罢。

    且不说老道有过交代,所剩的六七分的修为也不敷使用。且看蠹虫怎样吸纳破解丹毒,方才的疼痛倒也稀松平常!

    无咎吃力盘起双膝,摆出一个端坐行功的架势。

    而不过少顷,又是星星点点的光芒涌来。手臂上、大腿上、胸口上,乃至于面颊上,均已落满了蠹虫。眨眼之间,更多的光芒从不远处的石洞内涌出,像是闪动的河流而川流不息,随即铺天盖地而至。

    无咎急忙闭紧双眼,不忘用手捂住鼻孔、耳孔。而他才觉不妙,整个人已被数不胜数的蠹虫覆盖其中,霎时间丝丝缕缕的刺痛从浑身上下传来,紧接着便的火烧火燎的焦灼以及肌肤撕裂的难耐。他吃撑不住,惨哼一声,却欲罢不能,顿然抖若筛糠而痛苦不堪。

    哎呦,痛啊!

    可恶的老道,你不是说或有不适而稍加忍耐便可无恙吗?

    这是万蚁噬骨啊!

    曾经的麻木也好像被瞬间唤醒,莫名的痛苦无所不在。

    无咎正在咒骂祁散人,下体又是阵阵咀噬的刺痛。所着的亵裤已荡然无存,而蠹虫却是乘隙而入,难以莫名的爽痛霍然袭来,简直叫人欲疯欲狂。

    哎呦,子孙根,动不得呀……

    无咎亟待遮掩,而又分不开手,若是鼻孔与耳孔钻入蠹虫,只怕情形更糟。而他想要起身躲避,却难以动弹,无奈之下只得扭动身子强行忍耐,并不时发出凄惨的呻吟声。

    哎呀,这不是万蚁噬骨,而是万蝗啃肤,万蛆吸血,万蝎附体,要吃人喽!

    无咎蜷缩在潭底的角落里,颤抖着、扭动着、呻吟着。蠹虫依然源源不绝,一层又是一层,已将他彻底淹没,最后只剩下一大团荧光在聚集着、闪动着、蠕动着。

    而肌肤的疼痛,难免牵动心神;心神的纷扰,又难免殃及气息。还要抵御阴寒,承受海水的重负。连番的折磨,接踵袭来。不知不觉中,修为随之飞快耗去。而耗尽修为的下场,要么冻死、憋死、压死,要么被蠹虫吞噬殆尽,只怕到时候渣都不剩。总而言之,难逃一死!

    祁老道,你不是声称此法可解丹毒吗,你不是在护法吗,快快现身相救呀!你不会想要害我吧,若真如此,你也太狠心了,这与凌迟何异,全天下的苦痛与凄惨加起来也不过如此。吼吼,我真的很痛,我真的很苦,我真的很可怜啊

    唉,死则死矣。

    当年在都城,便该陪着爹娘去死。如今杀了那么多的人,又尝试一把所谓的仙人,体会到了上天入地的神奇,当死而无憾也!

    呵呵,不红尘妖娆几多回,梦醒时分终归空……

    而我若死了,岂非便宜了祁老道,紫烟又该咋办呢,难道五把神剑也随着我葬身海底……

    不就是蠹虫噬体吗,还能比得过沙场上的刀枪剑雨?

    暂且忍耐片刻,我忍……

    这一刻的无咎,牙齿咬得嘎吱响,身子阵阵颤抖,却又叫天不应、叫地不灵。他绝望之下,几欲就此放弃,却又自我安慰着倔强起来,随即强敛心神而紧守灵台。与之瞬间,流失的修为顿时变得缓慢许多。而蠹虫噬体并未因此而有所缓解,反倒是愈发的疯狂。难耐的苦痛,仿佛要摧毁一切!

    我忍……

    无咎被痛苦折磨的再次恍惚,好在他心念不失,只管忍耐,还暗暗念叨个不停:“蠹虫最可恨,怎敌忍字高。我忍字头上一把刀,大小毒物跑不了。我一刀斩断百般愁,我一刀斩断万般痛。我一刀又一刀,我……吼吼,我还是痛啊,我忍……我痛……我忍……”

    便在他痛不欲生的迷乱之际,突然止住呻吟。此时的他,浑身上下覆盖着一层厚厚的蠹虫。而他却好像忘了焦灼的痛苦,反倒是不无惊奇地闷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气海之中,五把神剑的旋转极为缓慢,仿佛已然停滞,再不复从前的灵动。而原本死寂沉沉的金丹,却好像受到了莫名的牵引,竟悄悄绽开一丝黑色的气机,再循着经脉流动,抵达体外的瞬间,便与附着的蠹虫相融而消失无踪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