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三百三十七章 异想天开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墨竹赤莲、叶秋蓝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也感谢各位的订阅与红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龙眼深潭,千丈潭底。

    黑暗中,无数的蠹虫,依然荧光闪闪,便如亘古长存的星域在凝聚不散。其中或也吞噬死亡,或也轮回新生。

    数日之后。

    那团聚集的光芒,竟然小了几分。隐隐现出其中端坐的人影,却不再挣扎,不再呻吟,老老实实动也不动,好像已然忘却了疼痛,任凭蠹虫在缓缓散去。

    日复一日。

    聚集的光芒黯淡下来,蠹虫所覆盖的人影也终于露出了大致的模样。而他依然双手捂脸的架势,显得很是怪异。

    如此这般,又过了几日。

    无咎终于放下双手,缓缓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此时身上覆盖的蠹虫,已十去七八。头脸、以及四肢,慢慢变得清爽,却留下密集的红点,乃蠹虫咬噬的痕迹。而前胸后背,依旧覆盖着一层淡淡的光芒。

    而气海之中,曾遭玷污的金丹,便像是逃出泥淖的孩子,再又焕然一新而神气活现。只是闪烁的金泽中,尚有隐约的黑气环绕。而一度沉寂的生机,随之挣脱束缚。久违的脉动与沉睡的法力,也渐趋灵动起来。只待气海的再次充盈,失去的修为亦将恢复如初。

    无咎轻轻握拳,暗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想起此前的种种折磨,依然有些不寒而栗。自己身中的丹毒,为蠹虫精血炼制。受其吸引,无数的蠹虫齐聚而来。而当自己遭受万蠹噬体的痛苦之时,也是蠹虫吸纳、吞噬丹毒气机的那一刻。果不其然,丹毒丝丝缓解。而随着丹毒气机的渐渐消失,蠹虫也相继离去。

    唉,这一切来得意外,而又殊为不易啊!

    最为痛苦、最为煎熬的时候,往往也是成败逆转的关口。稍有放弃,便将前功尽弃,所幸本人咬牙忍了下来,堪堪于崩溃的边缘闯了过去!

    心念不灭,懂得忍耐,纵有千难万险,又何所惧哉!

    无咎庆幸之余,又是一阵感慨。他抓了两块灵石扣在掌心,继续收敛心神而默然静坐。

    黑暗之中,其长发飘散。赤裸的身子,便如一尊石雕。而离散的星光点点,便如光阴的流失。又好似风吹寂寞,卷走了尘埃……

    当无咎再次睁开双眼,他赤裸的身子依然有些发红,像是涂抹了一层血色,并带有隐隐约约的灼痛。而浑身上下,再无星点的光芒。随其飘散的长发微微一荡,一层无形的护体法力透体而出。与之瞬间,难耐的阴寒与不堪的重负霍然消失。

    此时法力无碍,气息通畅。

    浅而易见,丹毒已解。即使丢失的修为,也已找回了大半。再有三五日的调养,便可恢复原有的境界。

    无咎松开双手,灵石的碎屑缓缓飘落。他嘴角露出一抹笑意,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哎呀,又闯过了一劫!

    有道是:人生何处不风浪,击剑长歌且弄潮!

    嘿嘿!不知过去多久,也不知祁老道等急了没有……

    某人摆脱困境,即刻故态萌生。他或也颓废,悲伤,沮丧,绝望。不过,只要给他一点亮光,在他的眼里,便是十足的灿烂。

    无咎才想离去,又低头打量。

    潭底的四周,遍布大小的洞口。数不胜数的蠹虫,正是来自于其中。

    无咎好奇所致,心念一动,身形闪烁,倏然穿过石壁。

    不过瞬间,去势稍顿。

    石壁之中似有阻挡,不仅使得神识难以及远,也使得土行术少了几分自如。而眼前却是一个个洞口相连,好似蚁巢四通八达,并有星点光芒散落,看上去颇为的神秘莫测。

    无咎循着脚下一个稍大的洞口,继续往前遁去。

    他被蠹虫折磨得死去活来,还差点丢掉性命。如今若不借机查看一二,他免不了有些耿耿于怀。

    不过是针尖大小的虫子罢了,一指头便捏死了,竟然害得一个人仙高手陷入绝境,着实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数尺粗细的山洞,曲曲弯弯,不多远处,直奔地下深处沉去。

    无咎催动遁法,顺势而行。

    再又片刻,黑暗中豁然开朗。一个十余丈大小的洞穴呈现在眼前,四周洞口相连。而与之瞬间,荧光闪烁。怕不有数以千万、万万的蠹虫,遍布洞穴的各处。那斑点成片,或聚集成堆的光芒,使人仿如坠入星空,又好似来到了另外一片天地之中。

    天呐,蠹虫的老巢啊!

    无咎虽然光着屁股,而身子的一尺远外罩着灵力,倒不虞遭受蠹虫之害。而他面对诡异壮观的情景,还是禁不住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十余丈的洞穴,坑坑洼洼,凹凸不平,显然是飞蠹侵蚀而成。

    啧啧,小小的虫子,竟有如此的威力。尤其当万千之数聚集,威力更加的惊人。看来万物相生相克之说,也不无道理!

    无咎看够了稀奇,便要离去,却又神色微凝,慢慢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洞穴的角落里,聚集着大堆的蠹虫,却在上下缓缓蠕动,好像其中有所覆盖。

    他走到近前,伸出一只脚左右拨弄。他的脚掌也罩着护体法力,稍有动作,聚集的蠹虫便如沙堆般坍塌,随即露出一个尺余粗细的洞口。与此瞬间,一缕淡淡而又怪异的气机从中氤氲而起。

    咦,怪不得飞蠹之虫聚集,原来地下深处另藏玄机?

    而这并非灵气,却也好像不太陌生……

    无咎愕然,低头忖思。

    少顷,他手掌一翻,掌心多了几块晶光闪闪的石头。石头所散发的气机,竟然与洞口的气机如出一辙。而不消片刻,地上堆积的光芒缓缓浮起,数不胜数的蠹虫像是受到吸引,竟然直奔他的左手笼罩而来。

    无咎暗暗一惊,急忙收起石头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为数众多的蠹虫没了方向,再次落向地面,并继续奔着洞口聚集。

    无咎恍然之余,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洞口内的气机,与灵霞山玉井峰下地窟中石柱所散发的气机极为相似。而自己接连逃亡,并未太多在意。即便是后来得到了一小堆与之相仿的石头,同样是无暇顾及。而此时回想起来,有些后知后觉的意外。

    灵霞山玉井峰地下的洞窟,乃是挖掘乾坤晶石的地方。当中那根石柱,便蕴含着晶石的气机,曾为机缘所在,也曾帮着自己摆脱危机。

    后来在逃亡的途中,杀了凤翔部落的长老,得到了夔骨指环,大弓,以及一堆金银宝石。而其中的宝石因为无用,差点忘记。如今看来,那或许正是神秘的乾坤晶石。

    记得有人说过,五行灵石可供修士吸纳。而乾坤晶石,只有修为足够强大,方能为己所用,不然必将受其所害,等等。

    如上种种,暂且抛开不提。原来这“龙眼”深潭的飞蠹,因乾坤晶石的气机而聚集存活?照此猜测,岂不是地下藏着更多的乾坤晶石?而据传神洲的乾坤晶石早已被采掘一空,如今既然遇上了,遑论有何用处,总不能白白错过吧?

    无咎想到便宜,精神一振,祭出土行术,身子往下一沉。

    洞口像个窄窄的深井,直上直下。且洞壁爬着星点的蠹虫,在黑暗中看起来颇为奇异。而遁了不过数十丈,去势渐渐受阻。仿佛地下藏着莫名的禁制,一时极难穿越。

    无咎不甘作罢,转而祭出冥行术。迟滞的去势骤然加快,瞬间下沉百余丈。

    一炷香的时辰过后,去势再次受阻。即使强驱法力,也难以继续。而星星点点的光芒,早已消失无踪。那洞口却仿佛没有尽头,依然笔直伸向地下的深处。

    无咎只得停下身形,而那种逼仄压迫的威势复又重现。他感到憋闷心慌,急忙运转法力与之相抗。待窘境稍缓,他这才凝神四望。

    遁法固然神奇,终究抵不过天地禁制的威力。若能就此穿地而过,才是有趣。不知又将抵达何方,奈何无从知晓。

    而此时又是否抵达地心?

    异想天开。

    遁了不过数千丈而已,只怕距离地心尚远。

    而那洞口依然笔直往下,它究竟通向什么地方?

    无咎慢慢凑近洞口,只想着没有阻碍看个通透。他将脑袋置于洞口之中,随即全力散开神识,而不过少顷,又微微愕然。

    自从有了人仙的修为之后,他的神识已达千里之强。而他此时顺着洞口往下看去,却还是难辨端倪。只是察觉洞口渐渐变得更为狭窄,却远远没有尽头。一缕淡淡的气机犹然源源不绝,使得深邃中更添几分的诡异。

    怪了个哉!

    此前的深潭,徒有其名。莫非这地下的深洞,方为“龙眼”所在?

    管它如何,反正弄不清楚。由此可见,还是自己的本事不够看啊!

    无咎才想就此返回,身形一顿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又窄又细的洞口深处,仿佛有风吹来,随之莫名的声响与幻影断续隐约。

    咦,那是什么?

    微风之中,依稀响起古怪的话语,还有奇形怪状的人影,以及参天的高塔,火烧的战车,凄厉怒吼的蛟龙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