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三百四十三章 仅此而已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小黄爸爸的捧场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黑夜过去,天色黎明。

    淡淡的雾霭中,寂静的山林间突然响起几声蝉鸣。

    少顷,树枝摇晃,几滴晨露静悄滑落,尚未坠入草丛,忽被一只手掌轻轻握住,并凑在嘴边浅尝。

    一张焦黄的面孔出现在晨色中,却又前后张望而眼光闪烁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身着黑色长衫的中年人。

    他稍显瘦弱,面孔焦黄,颌下还长着几根稀疏的胡须,看起来倒也寻常。而他浑身上下却是透着筑基的威势,显然是位修为不凡的修仙之人。

    嗯,露水清凉,还有一丝淡淡的甘甜。

    有道是,餐霞饮露,便是神仙日子。而据说那蝉儿,也是饮着露水长大,又算是啥?它鼓噪不停,莫非看着天地的笑话?

    中年人一时兴起,品尝着露水的味道,旋即又是一阵胡思乱想,这才带着几分小心,慢慢踏上林间的小道。

    此处的山谷颇为僻静,倒不虞泄露行踪。况且我还有楚雄山的易容术呢,随时都能千变万化。且隐姓埋名,冒充一回万灵山的弟子。

    谁让本人的名头太过响亮呢,不能不有所隐忍啊!

    如此一个满腹心事,肩负重任,却又在躲躲藏藏,与担惊受怕中享受着自娱的乐趣,只怕除了无咎而再无旁人。或者说,这是易容过后的无咎。

    无咎走了两步,抬手摸着面颊,原地转了两圈,就近找了块石头坐下。

    他不急着赶路,他要整理下思绪。

    之计?

    祁散人与太虚的用意不言而喻,他二人在沿海一带,以我无咎之名大肆折腾,只为引得万灵山倾巢而出,藏有神剑的万灵谷也就失于防守。然后本人趁虚而入,找寻神剑。两个老头信誓旦旦,此计!

    无咎忽而打了个寒噤,悄悄散开神识看向四方。

    又是万无一失!

    这四个字说着轻巧,为何让人心里发虚呢?

    祁老道与太虚,可以尽情折腾,而稍有意外,他二人便会逃个没影。自己却要独闯虎穴龙潭,简直就是在赌命啊!

    而太虚说了,万灵山的高手在惊动之下,将会有番斟酌取舍,预计在十余日后结群而出。而自己务必在半月内赶到万灵山,方能有机可乘。他与祁散人,将会竭尽全力拖住各家高手。

    半个月内,借助传送阵赶到万灵山并非难事。而要藏形匿迹,躲过耳目,再不失时机的悄悄接近万灵山,却好像并不容易!

    无咎沉思片刻,拿出一枚图简查看。

    昨夜与祁散人、太虚吵闹过后,彼此终于达成约定。而两个老头行事谨慎,竟连夜匆匆离去。自己在山洞内待了半宿,趁着黎明时分潜到了眼前的山谷中。却不知,还须慢慢的计较。

    祁散人留下的图简,甚为详细。其中不仅拓印着万灵山与万灵谷的情形,还有万灵山辖下的各处修仙世家。据图所示,由此往北的数百里之外,便有个村镇,名作归云岭。镇子上有个归姓的修仙人家,府中应该设有一座传送阵。

    无咎收起图简,又拿出一块玉牌打量。

    这是那个万灵山弟子乌术的身份令牌,或是灵牌。当初杀了他之后,除了令牌之外,还得到了一枚图简。如今想来,两者皆有蹊跷。而各地的传送阵,或许便拓印在图简之中,只是自己没有察觉,反倒是让太虚看出了端倪。

    此前竺青与谷山也同样师承于万灵山,为何不见命魂灵牌?或许她二人的随身之物均被烧毁,这才没有被自己发觉?

    还有神秘的域外,为何要封禁神洲?莫非真如祁散人所说的那样,其中究竟藏着什么样的阴谋呢?

    强大莫测的神洲使,又是来自域外的哪一家仙门?他既然还要返回述职,岂非是说他的背后还有更为强大的存在?

    遑论种种,祁散人与太虚的急切已是毋容置疑。他二人都想着借助自己的双手,来打破神洲结界。奈何神洲仙门人心不齐,正如当年苍起的境遇……

    此时,旭日升起,山岚氤氲,蝉鸣夹杂着鸟鸣聒噪不断,使得无人的山谷中平添了几分喧闹。

    无咎站起身来,显得有些烦躁。

    本想着理清思绪,心头反而更加的混乱。还是禾川的那句话说得好:生平。胡思乱想没有用,一切随缘!

    倘若九星神剑命里该有,则当仁不让。倘若无缘,对于祁老道也算有个交代。至于强大的神洲使,根本招惹不起,到时候远远躲开也就是了,我还要去找我的紫烟呢……

    无咎在原地踱着圈子,暗暗点了点头,返身又坐在石头上,伸手轻轻一挥。

    “哗啦”

    地上多出了一堆飞剑,斑驳古色,大小各异,足有百余之多。而这仅是随身所藏的其中一成,要知道所得到的飞剑足有上千之数呢!

    无咎打量着面前的一堆飞剑,咧嘴微笑。

    少顷,他打出法诀。

    他身上的九星神剑,固然厉害,却名声在外,稍有不慎便将泄露身份。而玄铁黑剑对付寻常的修士尚可,对付仙道高手则已不敷使用。如今随身携带的飞剑为数众多,不妨选择几把留做备用。而既为备用,倒也简单,只须神识印记,免去了精血的祭炼。

    树林间的空地上,某人的双手挥舞不断。

    他的修为,算是天上掉的,且不事修炼,动辄贪睡偷懒。而他好歹也是人仙高手,且翻阅了无数的典籍与功法,再不是当年的那个懵懂的文弱书生,如今想要祭炼几把飞剑并非难事。哪怕他分出神识稍显生涩,渐渐的便已娴熟生巧。

    于是乎,一把飞剑盘旋,接着又是一把……

    当晨霭散尽,日头高升,树林中却是刮起了旋风,还有“噼里啪啦”树枝断折的动静。

    那诡异的旋风,竟为百余把飞剑旋转而成。随着剑光闪烁,树枝残叶与沙石横飞,煞是威势惊人,且杀气莫名。而不消片刻,尚在肆虐的剑光骤然一收。只剩下无咎站在原地,独自冲着满地的狼藉咧嘴一乐。

    从前驱使四五把飞剑,便已捉襟见肘。而如今同时驱使百余把飞剑,也是颇为轻松自如。修为强大的好处,可见一斑啊。只是接连分出百余道神识祭炼,难免有些劳累。且去归云峡稍事歇息,到时候见机行事。

    无咎想到此处,倏然沉入地下。

    御剑在天,动静太大,改作步行,又耽误时辰。还是借助遁法来得快捷,况且穿行地下也便于藏形匿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万灵山的正南方,有处占地百里的山谷。

    此处山高林密,常年被雾气笼罩,且禁制莫测,并有修士把守。浅而易见,这是一个神秘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那万灵谷中,莫非真的藏有神剑?”

    “不得允许,不得入内。你明知如此,又何须多问!”

    山谷外有片湖泊,十余里方圆。湖水随风泛波,四周山林倒映。放眼看去,湖光山色美不胜收。

    “这万灵湖的美景,与我灵霞山以北的镜湖不相上下啊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四周的山坡上,建有石亭、石龛。峭壁上,则是刻着各种怪兽的石雕。怪兽有大有小,或形状莫名,或残缺斑驳,使得这湖光山色中多了几分岁月的古朴与沧桑。而数日之前,此处还聚集着各家的高手,如今却已尽数离去,曾经喧闹的万灵湖也随之重归寂静。

    不过,湖边的石亭中,依然坐着两个老者。其中面色红润的便是妙闵,满脸阴沉的乃是妙山。在两人右手方的十余里外,则是万灵山的禁地,万灵谷。谷口另有十余位筑基弟子把守,显然是没有放松戒备。

    “钟广子接到弟子传讯,说是那个无咎出现在南冥海。他唯恐意外,已带着弟子前去围剿。而项成子、万道子等人也是不甘寂寞,纷纷随后而去。以师兄看来,各家仙门能否如愿?”

    “哼,钟广子身为门主,项成子、万道子、方丹子等人更是成名已久的高手,却这般盲从,真是小瞧了那个无咎!”

    妙闵手扶胡须,微微一笑:“呵呵,没有打过交道,又怎知那小子的滑头啊!”

    他身旁的妙山,依旧是黑着脸皮:“此前无咎的现身,便已使得万灵山疲于奔波。如今时过三月,他再次现身于南冥海。不用多想,其中必然有诈。你我只须守住万灵谷,以不变应万变!”

    “师兄一言中的,小弟我受益匪浅啊!”

    妙闵奉承了一句,又疑惑道:“不过,据说那小子身中丹毒,且极难破解,按理说他该躲起来才是,缘何又屡屡现身呢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妙山沉吟不语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妙闵眼光一瞥,接着又问:“师兄,你说那小子的背后,有没有高人的相助呢?”

    妙山微微一怔,自言语道:“妙祁师兄?”

    妙闵摇了摇头,笑道:“猜测而已,不足为凭。而你当年与妙祁师兄可是交情深厚啊,莫非此时不愿见他。又是否心存芥蒂,也未可知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妙山扭头侧视,面带愠怒

    妙闵好像是察觉失言,急忙摆手:“不、不,我的意思是说,那小子以一己之力,便敢与天下为敌,只怕他的背后,不单单只有一个妙祁师兄那么简单啊!”

    妙山默然片刻,猜测道:“他背后还能有谁,难道他受了域外的指使?”

    “域外?”

    妙闵的眼光一闪,失声笑道:“呵呵,我是怕各家人心不齐,以致于灾祸降临而悔之晚矣……”

    妙山黑着脸皮,沉声道:“妙闵,你究竟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师兄!”

    妙闵安慰一句,轻描淡写道:“我只是怕那小子闯祸而牵累灵霞山,,仅此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...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