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三百四十四章 遥看云归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o老吉o、用户91102243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茂密的丛林间,突然多出一个中年男子的身影。

    只见他黑色长衫,焦黄面皮,形迹鬼祟,还抬头四顾而眼光乱转。

    应该是午后时分,闷热的山谷中没有一丝风。嗅动鼻子,潮湿腐烂的气息扑面而来。所在的地方,乃是一小片山洼。四周山岗围绕,更加显得闷热。而由此往东的十余里外,便该是要去的归云岭。

    无咎在原地张望了片刻,抬脚奔着就近的山岗走去。而没走几步,举起手中的玉简而若有所思。少顷,他又换了一枚玉简扣入掌心。

    如今想要借助传送阵赶路,便要懂得传送阵的应用法门。而学一学万灵山的抽魂炼灵之术,也算是知己知彼而有备无患。

    到了山岗之上,眼前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这是一片极为宽阔的谷地,四周群山环绕,当间溪水纵横,林木郁郁葱葱。十余里之外,静静矗立着一座石头山,百来丈高,突兀而起,颇有几分孤云出岫的悠然景致。远远可见山顶上成群的房舍,那应该便是归云岭无疑。

    无咎看清了要去的地方,悄悄散开神识而以防不虞。他尚未动身,又是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山岗下方的不远处,有个小树林。林边溪水流淌,绿草茵茵,野花烂漫,倒是个幽静的所在。

    不过,便在此时,树林中突然传来几声“吭哧、吭哧”的嘶吼,以及几声“咿咿、呀呀”的呻吟,像是猛虎在搏杀,麋鹿在挣扎,很是惊心动魄,却又透着莫名的欢愉。紧接着仿如春潮宣泄,只剩下雨后销魂的喘息……

    无咎龇牙咧嘴,神色古怪,随即撩起衣摆,摇摇晃晃走下山岗。

    欲要往前,小树林乃是必经之地。

    无咎走到溪水边,抬脚跳了过去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树林中突然传来一声男子的怒叱:“谁敢放肆!”与之瞬间,又是一声女子的惊叫:“哎呀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本想装聋作哑就此而去,不得不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惊叫声未落,树林中竟然跳出一个三、四十岁的男子。只见他肤色白皙,颌下短须,相貌堂堂,却袒胸露背,很是气急败坏的样子。他身后的草丛里,紧跟着坐起来一个三十多岁的妇人,发髻凌乱,面色桃红,同样是裙衫不整而神情狼狈。

    “嘿嘿,这位道友很是悠闲啊!”

    无咎笑了笑,焦黄的面皮显得有些猥琐。

    那男子抓起衣衫披在身上,待束扎妥当,这才匆匆走出树林,随即又凝神打量。而不过少顷,他诧然失声:“原来是位同道中人,不知如何称呼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坦然答道:“本人乌术,万灵山一道人!”

    “哎呦,原来是万灵山的筑基前辈,失敬、失敬!”

    男子吓了一跳,慌忙拱手施礼:“在下归游,乃归云岭归家的家主……”

    “家主?”

    无咎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那自称归游的男子,只有羽士七八层的修为,且行迹不堪,却是修仙世家的家主,还真是不可貌相。

    归游神情尴尬,赔笑道:“归云岭乃贫瘠苦寒之地,素来修炼艰难,况且家中的长辈相继道殒,我等后人更加无以为继。如此这般,实属无奈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看着四周的山清水秀,禁不住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这归云岭若是贫瘠苦寒,天下何处不是穷山恶水?瞎说哩,分明给自己找借口!

    “前辈留步!我归家与万灵山颇有渊源,不知前辈愿否莅临寒舍,以便让在下略表敬意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在原地踱了两步,抬手挠着下巴的稀疏胡须,似有迟疑,随即又眼光一眨:“罢了,本人公干,恰好途经此处,不妨稍作逗留,再转道返回山门便是!”

    归游恳求之后,有些忐忑不安,话说一半欲言又止,兀自满脸的期待。没想到高人竟然答应了下来,他顿时喜出望外,急忙走到近前:“前辈,容我带路……”

    “公子……”

    娇柔慵懒的呼唤声响起,那妇人忸怩而至,依然面带红花,两眼中春潮未尽。看她模样打扮,分明就是一寻常的村妇,却也体态丰腴,稍显几分姿色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休得烦我,且自行返回!”

    归游拂袖一甩,随即又讪讪道:“前辈,这边请——”

    女子应该与他颇为亲近,不以为忤,反倒是娇柔作态,“公子,奴家筋骨酥软,手脚乏力,如何走得这十余里路程,且体恤则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贱婢,给我滚开!”

    归游顿时恼羞成怒,挥手叱骂,顺着溪边疾走,不忘回头示意:“前辈……”

    而那女子遭到抛弃,伤心难耐,瘫坐在地,竟抽泣起来。许是心有不忿,嘴里念念叨叨。好像是,只道神仙好,始乱终弃最无情,等等,很是幽怨凄惨……

    无咎看着突如其来的场景,兀自嘴角含笑而神色玩味,却又无意耽搁,随即抬脚往前。他一步数丈,追上归游,似乎有所不解,好奇问道:“归游,你缘何弃夫人而不顾呢?”

    转瞬之间,离开了小树林。

    归游好像是抛开了所有的烦恼,整个人变得轻松起来:“呵呵,那只是山野贱妇,残花俗粉而已,并非什么夫人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的眼光一瞥,神色询问。

    归游忙又干笑了两声,接着分说:“一个镇上的寡妇,体弱多病,每日里焚香祷告,只求神仙保佑。我于心不忍,便稍施雨露,也算是惠及一方,怎奈她食甘知味,始终纠缠不放。而我好歹要个颜面,只能躲到这荒郊野外施法。唉,我也是用心良苦啊!”

    无咎微微皱眉:“即便寡妇,也是良家女啊!而你身为修士,怎好这般……”

    “良家女也风骚,不,不,她占了大便宜!”

    归游察觉失言,改口又道:“凡俗女子,无不想着借我的仙气来强身健体,或怯除晦气,而都是乡里乡亲,实在是盛情难却啊!况且我的修为也是来之不易,权当行善积德,呵呵!”

    “嘿!够无耻!”

    无咎忍耐不住,似笑非笑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此前见到树林中有男女在行苟且之事,只觉有趣。而随后的亲眼目睹,以及归游口中道出的实情,让他这个自诩为见多识广的人,也是有些错愕难耐。

    一个修士,好色也就罢了,却好色的如此淫贱,不仅玩弄凡俗的妇人,还美其名曰为行善积德。这已不是简单的无耻,而是无耻至极!

    “呵呵,让前辈见笑啦!”

    归游见无咎并未发怒,他自我宽慰道:“人这辈子,各有喜好。或痴迷于长生之道,或痴迷于酒肉之香,或痴迷于丝竹之音,或痴迷于山水之乐。并无高低贵贱之分,无非性情使然。而本人醉心于花草间的旖旎风景,又有何不可呢!奈何岁月短暂,及时行乐罢了!”

    他这人的相貌倒也不差,再加上一身的修为,以及能说会道,算得上是位人物。而他抬手举足之间,却尽显浪荡纨绔之气。尤其是他的眉眼神态,多了几分颓唐之色。

    无咎懒得争辩,叱道:“谬论!”

    归游点头称是,又拱手赔笑:“前辈乃仙门高人,还望多多提携!”

    越过溪水,便是田野小径。

    两人并肩而行,去势飞快。

    “提携你倒也不难,却要实话实说。我且问你,归云岭有无传送阵?”

    “有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归云岭有无万灵山弟子驻守?”

    “自从家父道殒之后,归云岭再无修仙者到来。前辈若有吩咐,在下定当遵命!”

    “我要借用传送阵……”

    “前辈何必急着离去呢?且盘桓两日,在下自有心意奉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免了!”

    “莫非前辈也好美色,我家中倒是有两个婢女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这家伙少给我胡说八道,速速带路!”

    如此边走边说,十余里的路程须臾即过。

    眼前的石头山,便是归云岭。一道山坡倾斜而上,树木掩映下房舍错落。几声鸡鸣犬吠传来,山野村镇悠然世外。

    “山深不知路,遥看彩云归,此处便是归云岭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到了山脚下。

    归游抬手示意,继续头前带路。

    无咎随后而行,默默打量着这个坐落在山上的村镇。

    有拄杖的老翁见到二人,远远施礼;有砍柴的汉子,口称“归公子”;有摆摊的妇人起身打着招呼,同样是神情恭敬。即使玩耍的孩童,也悄悄让开去路。

    而归游则是含笑回应,十足的好人模样。他回头瞥见无咎神色疑惑,得意分说道:“呵呵,此地的男女老幼,无不受我归某人的恩惠。只要我乐意,家家户户的女子巴不得投怀送抱而以求仙缘。怎奈粗鄙之色,难尽雅兴!”

    归云岭地处偏僻,民风淳朴,或有灾难,归家便是唯一的靠山与指望。而这个归游,俨然便是此地的主人,如同神明一般的存在,也难怪他有恃无恐,真的不是个东西。

    无咎跟着归游上山。

    山顶有座独立的大院子,高墙内外虬伸的古木,以及油漆斑驳的院门,显示着岁月的沉淀。

    院门“吱呀”洞开,一位老者迎出门外,竟是位羽士五层的修士,却满脸的皱纹,神色晦暗,出声抱怨:“公子啊,你总是东游西逛,不务正业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呀,归伯,你莫非老糊涂了,整日里唠叨个没完!”

    归游带着无咎穿过门前的空地,抬脚跳上石阶,两脚尚未站稳,抬手引荐:“此乃万灵山的高人,乌术前辈!”

    被称作归伯的老者听说高人到访,眼神一亮。

    归游呵呵一乐,意气风发道:“我并非懈怠,而是在等候机缘。乌前辈,便是我归家的机缘所在!”

    归伯连连点头,欣慰不已,忙拱手作礼,口称拜见前辈。

    无咎根本没有心思寒暄,不容置疑道:“你家的传送阵何在?”

    “前辈,何故这般匆忙……”

    归游还想挽留,而归伯却是不明就里:“前辈,随我来——”

    “归伯,你敢坏我大事……”

    归游气得直跺脚,却已阻拦不及。无咎已跟着归伯踏入院门,他只得随后追去。

    不消片刻,一行三人到了后院。

    归伯走到一间小屋门前,伸手推开屋门:“前辈,此处便是传送阵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看着破败的院落,挥袖拂去弥漫的灰尘,抬脚走进小屋,随即又是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小屋的地上,还真的设有一套阵法,却布满了厚厚的灰尘,且阵脚的石柱歪歪斜斜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便听归伯说道:“好叫前辈知晓,我家的传送阵已百年不曾启用,早已毁坏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