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三百四十六章 提携后人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书友2599126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又是黄昏。

    归家的后院,好像与往日没有什么不同。还是浓荫蔽日,晦暗幽静。

    不过,树下的石桌旁,却有两人一坐一站,皆是忐忑不安的模样。

    归伯来回走了两步,忍不住抱怨道:“公子,你怎能这般莽撞呢?”

    归游坐在石凳上,手指敲着石桌,脸色阴晴不定,重重喘了口粗气。

    “那《天穷诀》虽然来自万灵山的创派师祖,却早已失传,堪称仙家至宝,决不可轻易示人。当年便有万灵山弟子前来索要,被老家主严词拒绝,故而修改阵法,只为摆脱,如今你却拱手相送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呀,休再啰嗦!”

    归游忍耐不住,抬手一拍桌子。

    归伯脚步一顿,又急又怒:“你竟敢嫌我啰嗦?我是不忍看着归家毁在你的手中,你却执迷不悟,我……”

    老头气得不轻,作势欲走。他为了归家操劳了一辈子,到头来却是如此的下场。他累了,他不想管闲事了!

    “息怒、息怒,你老人家息怒啊!”

    归游慌忙举起双手告饶,唯恐归伯拂袖而去,接着又站起身来阻拦,无奈分说道:“我自有计较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何计较?”

    归游抬手放在嘴边轻嘘了一声,改作传音:“据说那位前辈乃是万灵山长老的弟子,在仙门中颇有地位。我且与他交好,求他照应。只待拜入万灵山,修为筑基,再返回归云岭,兴盛我归家指日可待!”

    他说到此处,扭头一瞥,又冲着归伯使了个眼色,不无得意道:“《天穷诀》不过是篇口诀罢了,原本依然在我手中。况且此诀施展不易,后患极大……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暂且作罢。”

    归伯想了想,又放心不下:“那位前辈,真的来自万灵山?”

    “还能有假?”

    归游反问一句,不以为然道:“我昨夜见过他的仙门令牌……”

    “出门在外,当慎言慎行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不知阵法的修复又是如何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窃窃私语之际,不忘回头张望。

    几丈外的小屋,便是归家传送阵的所在。有人清晨走进屋子,随手关闭了屋门,只道是修复阵法,却整整一日没有出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小屋内。

    之所以称为小屋,地方小。不过两丈的方圆,既要布设阵法,还要留下立足的地方,难免逼仄狭窄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无咎,依然坐在地上,挽着袖子,情形有些不堪。而他的两眼中,却是闪动着笑意。

    四周那曾经歪斜的石柱,均已端端正正而法阵规整。其共有五根,以五行方位环列布就。而阵法是否已修复如初,稍后便见分晓。

    嗯,忙活了一日,真的很不容易。而想要收获,便该付出。至少对于传送阵的各种法门,已不再陌生。而想要精通阵法之道,绝非三两日的功夫。

    无咎站起身来,又低头看向手中之物。

    他手中拿着小巧的玉盘,上面刻着密密麻麻的符文,并以天干地支标示的方位,看着很是高深难懂。

    这叫地星盘,确定着阵法传送的方向。而一时半会儿也瞧不出明堂,不妨照旧安放回去。

    无咎走到一侧的石柱旁,将天星盘安放妥当。少顷,他拍了拍手退到小屋的门边,顺势打出了法诀。

    随着一束法力微微炸开,似乎有弱不可闻的风声响起,紧接着五根石柱相继闪出光芒,再彼此相连而汇聚成片。与之瞬间,一道丈余大小的光芒轰然而起,直至屋顶,又消失于虚无之中。

    “嘿嘿,此阵堪用!”

    无咎使用过多次传送阵,看得明白。他咧嘴一笑,便想着踏入阵法,却又微微皱眉,轻轻挥动袍袖。

    眨眼之间,光芒消失,阵法沉寂,小屋内的情形一如从前。

    无咎的手掌一翻,掌心多出一枚玉简。

    他举起玉简,神色迟疑。

    《天穷诀》,一篇行功的法诀,据称有穷天之力,可以使得施展者的修为倍增,显然是克敌制胜的一种强大法门。尤其是遭遇强敌的时候,说不定便能捡得一条性命。此前好像记得有人施展过类似的神通,却也只是提升两、三成的法力。而《天穷诀》却可以超越等级,施展出难以想象的威力

    譬如说,以人仙六层的修为,凭借《天穷诀》,便可以使出地仙一层的法力,或许只有短短的一瞬,却足以惊骇世俗!

    如此神通,简直就是逆天般的存在,不愧为归家的镇宅之宝,而如今竟然便宜了自己。

    而这世间的便宜,都有代价。

    归家的公子,归游,他拿出了他的家传至宝,唯一的请求便是跟着自己前往万灵山。他要拜入仙门,并要自己帮他筑基。

    一个毫无廉耻的家伙,想得倒美。不过,这篇《天穷诀》真的可遇不可求……

    无咎在原地踱步,斟酌了片刻,收起玉简,打开屋门。

    院中的两人等候多时,双双迎上前来。

    “前辈,是否大功告成?”

    归游面带笑容,很是兴奋。而归伯倒还沉稳,只是神情中透着几分忧虑。

    无咎站在门前的台阶上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呵呵,如此便好!我且陪着前辈消遣两日,再动身不迟……”

    归游即将赶往仙门,依然不忘着贪图享受。所谓的江山易改,本性难移,说的就是他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“不,即刻动身!”

    归云岭太过于偏僻,根本听不到外界的任何动静。唯有提前赶到万灵山的近处,方能探听风声而便宜行事。

    故而,无咎只想及早离去。他见归游还想啰嗦,嘴角一咧:“你一心要跟着我前往万灵山,便不怕我骗了你?”

    归游一怔,意外道:“莫非前辈另有去处?”

    归伯也不禁趋前两步,拱起双手:“乌前辈,切莫说笑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的眼光掠过幽暗的院子,转而看着古木缝隙中的一线亮光:“我当然要前往万灵山,我也会带着你归游踏入山门。至于你来日的造化,恕我概莫能助。此时后悔,犹未晚矣!”

    他摸出那枚拓有《天穷诀》的玉简,在手中轻轻摇晃。好像只要归游反悔,他便原物奉还!

    “不怕、不怕!”

    归游急忙摆手,呵呵笑道:“只要前辈带我踏入仙门,便是莫大的造化……”

    归伯释怀点头,自言自语:“师父领进门,修行在个人。乌前辈如此说话,倒也不失诚意……”

    “嘿嘿,既然不怕,便随我来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咧嘴一乐,转身进屋,就势踏入阵法,抬手掐动法诀。归游连连应声,随后而至,尚未站定,阵法已然启动。

    一道丈余大小光芒冲天而起,其中的两道人影瞬间消失。

    院子里,只剩下归伯一个人。他看着空荡荡的小屋,犹在自言自语:“但愿祖宗保佑,归家兴盛有望。而善恶有报,因果循环。倘若公子他一事无成,也只怪他缘法浅薄,自作自受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景物变换,一个山洞出现在眼前。不远处有个洞口,洞外情形不明。

    阵法的光芒渐渐散去,两道人影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其中的黑衫男子,面皮焦黄,胡须翘着,瞪眼叱道:“看我作甚,还不出去?”

    另外一位青衫男子,肤色白皙,相貌堂堂,却畏畏缩缩而神色委屈:“在下跟随前辈,不敢擅自主张!”

    这两个男子不是别人,正是刚刚离开归云岭的无咎与归游。而初到异地,一个想要对方走出洞外打探动静。另外一个却是恭敬有加,只拿前辈惟命是从。

    无咎抬手一挥,不容置疑道:“给我出去,且看看到了何处!”

    “遵命!”

    归游答应的很痛快,转身跑出了洞口。

    无咎却是在山洞内缓缓踱步,神色中透着几分谨慎。

    之前修复阵法,并未弄清传送的方向。那块地星盘太过难懂,着实没有工夫琢磨。至于眼下又是什么地方,还真的无从知晓。总不会一头闯入万灵山吧,若真如此,就糟了……

    无咎在山洞内迟疑了片刻,慢慢走出洞口。而他尚未看清四周的情景,便见归游去而复返,身后还跟着三个男子。

    “这位便是万灵山的乌术前辈,筑基高人!”

    归游匆匆到了近前,举手致意,转而又指着身后的三人,兴奋道:“乌前辈,我给你引荐三位好友……”

    不过是转眼之间,这家伙怎会多了三个好友?

    无咎愕然止步。

    “焦赫,邱安,见过乌前辈!”

    焦赫,是个三十多岁的方脸男子;邱安,是个二十五六岁的书生模样的男子。两位联袂而至,举手施礼。而话音未落,又一个年轻的男子摇晃着凑了过来,不慌不忙拱手道:“在下恒羽青,有礼!”

    三人均有修为在身,羽士四五层,或五六层的修为不等。

    无咎却是目中无人般地哼了一声,转而抬眼四望:“此处是何所在?”

    这应该是个庄院,林木茂盛,花草萋萋,房舍亭台隐隐约约。正当黄昏时分,远近笼罩在暮色之中。

    “此处,为何西镇的焦家。”

    归游应声作答,又道:“这位焦兄,与我家算是世交。他与邱、恒两位道友,均想前往万灵山。乌前辈,还请给予成全,呵呵!”

    无咎微微一怔,手中多了一枚图简。

    河西镇,距归云岭不过两千里。地处何服边陲,远离万灵山。也就是说,这是个与归云岭同样偏僻的所在。

    怎会来到这么一个地方呢?

    而归游兴致盎然,说到此处,拍着胸脯,冲着一旁恭候的三人信誓旦旦道:“诸位稍安勿躁,乌前辈最为喜欢提携后人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