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三百四十八章 辉煌一次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青虎、书友2297290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也感谢各位的订阅与红票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焦家的后花园。

    夜色已深,清风徐来。池塘的水光微微涟漪,一弯明月的倒影随之静静波动。

    池塘边的条石上,无咎枕着手臂直直躺着,动也不动,好像睡得深沉。只是他的两眼睁着,默默看着夜空,像是神游天宇,一时浑然忘我。

    突然一道流星划过天际,拖曳着长长的尾巴,煞是明亮夺目,却又急急匆匆而一去如归,转瞬之间殁落于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无咎的两眼一眨,精光闪现,随即又趋于深邃,继续冲着夜空出神。而久久之后,再不见流星降临。他抬起胳膊遮住面庞,竟发出一声默默的叹息。

    这天地之间,莫非真的有早已注定,且无从摆脱,而又难以想象的浩劫?

    祁老道或也神神叨叨,时常骗人。而他又是师祖、又是师父的执着至今,总不会无缘无故。除非他老少三代都疯了,不然又作何解?

    此前遇见地下小屋的一家三口的情形,依然历历在目。那分明就是灾难的场景,天翻地覆的再次呈现啊!

    所谓的元会量劫,说不定真的存在!

    倘若天地崩塌,万物灭绝,莫说神洲,没有任何一个地方可以逃脱此劫。即使域外的仙道高手,也同样难以幸免。既然如此,域外为何要封禁神洲呢?莫非劫难降临之际,神洲的毁灭可以换来域外的生存?抑或是说,域外另有生路?

    唉,如上仅为猜测,至于真相无从知晓!

    曾几何时,只想着安逸度日,与那个归游,倒也没有分别。而如今梦想中的大院子以及妻妾成群,皆已远去,便是喜欢的紫烟,也是天各一方而难以相聚。如此倒也罢了,又蹦出来一个元会量劫。

    忽然觉着,曾经的一切是那么的可笑。便如一个傻儿,整日沉浸在独自的梦想中难以自拔。当梦想坍塌,灰飞烟灭。最终的下场并不可笑,而是可悲、可怜、可叹!

    无咎忽而打了个寒噤,挪开手臂。

    此时,晨光破晓,天色朦胧。弯月没了,流星也没了。随着几声鸟啼随风传来,天地间生机欣然!

    无咎坐起身来,犹自怔怔发呆。

    嗯,活着真好!

    而倘若在劫难逃,倒不如像那流星一般,在飞驰中寂灭,在寂灭中灿烂!

    人这辈子,总要辉煌一次,难道不是吗……

    “乌前辈!”

    有人大步走来。

    无咎伸了个懒腰,循声看去。

    来人焦赫,愕然道:“乌前辈竟然露宿室外……”

    修士不畏寒暑,喜欢静室独处,这般躺在石头上露宿,还真的不多见。

    无咎耸耸肩头,抬手抚摸着颌下的几根胡须而淡然远望:“图个凉快。”

    焦赫走到近前,拱起双手:“前辈不拘俗我,超然物外!”

    他奉承了一句,拿出一个锦囊放在条石上,又后退两步,恭恭敬敬道:“二十块灵石,还请笑纳!”

    无咎低下头来,两眼一亮。

    焦家不愧为修仙世家,还真能凑出二十块灵石。

    无咎才要伸手抓起锦囊,却又眼光一瞥:“机缘莫测,到时候不要怪我骗了你的灵石哦!”

    “呵呵,难得前辈如此的坦荡,在下又岂敢怨天尤人。”

    焦赫拿出了灵石,也变得爽快起来。况且他眼中的乌前辈虽然矜持高傲,却也不乏市侩的俗气,这样的高人更容易相处,以后进入仙门也算有了靠山。一句话,二十块灵石很值得。

    无咎微微一笑,伸手将锦囊收为己有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又有话语声在庭院中响起。

    “乌前辈,何时动身啊?”

    “乌前辈,在下凑不出灵石……”

    “乌前辈,不知能否通融……”

    归游从后花园的客房中踱步而出,春风满面的样子。

    恒羽青与邱安,一前一后穿过院门而来,各自举手施礼,又神色惴惴而吞吞吐吐。

    无咎站起身来,被远近的四人围在当间,好像是众星捧月一般,他不由得频频点头。拿了二十块灵石的好处之后,他果然变得随和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乌前辈,在下着实凑不出灵石,却有一套家传的阵法……”

    恒羽青拿出一块巴掌大小的玉盘,似有不舍,而咬了咬牙,还是佯作大方道:“此乃昆玉盘,虽无固守防御之能,却有随时就势变化之妙。且送给前辈赏玩,略表晚辈的一番心意!”

    所谓的阵法,离不开符阵的生杀之道,多为阵旗衍变布设,而以一个小小的玉盘成就阵法威力,很神奇的样子。

    无咎伸手抓过玉盘,暗暗觉着好奇,尚未看个端倪,又有人凑到近前说道:“我乃读书人,身无长物,且奉上祖传之宝,不知能否换来灵山之行?”

    恒羽青献出了他的昆玉盘,尚自患得患失,却见邱安越过身旁,竟是举起一块残破的玉片。他心里不屑,嘲笑道:“邱兄声称不修仙道,只修人道,如今却是自甘堕落,竟拿出破烂之物哄骗前辈,呵呵,很是不该啊!”

    邱安举着残破的玉片,尚自有些不安,忽被揭破底细,顿时脸色一红:“仙道不外乎人修,我何错之有?莫道此物残缺,殊不知天道盈亏方为自然!”他话到此处,冲着无咎偷偷一瞥,又举起手中的玉片,郑重其事道:“宝物尚有蒙尘时,莫以残缺论短长。仙道人道皆为道,仙缘尘缘总是缘。乌前辈法眼如炬,何妨会心独赏!”

    无咎是来者不拒,接过邱安的手中之物。却见所谓的家传至宝,实在是太过于破旧。神识查看,残缺不全的字符更是晦涩难懂。他也无心计较,将其连同玉盘一并收起,咧嘴笑道:“既然诸位执意前往万灵山,动身吧!”

    只须口舌之功,便有灵石宝物送上门来。难怪有人喜欢招摇撞骗,稳赚不赔的大便宜啊!

    归游见到乌前辈喜笑颜,自觉着功劳不浅,大袖子一甩,春风满面道:“正当吉时,利于远行。焦兄,还不头前带路!”

    焦赫答应一声,转身便走。

    众人随后,却是心情各异。

    恒羽青好像是怨念难消,自言自语:“早知道乌前辈这般好说话,我又何必拿出家传的阵法……”

    与他并肩而行的邱安却是面带笑容,佯作安慰道:“非家传宝物,而不足彰显诚意啊!恒老弟如此患得患失,又让乌前辈又如何自处?且稍安勿躁,呵呵!”

    “哼,我的家传宝物,如假包换。而你的那块玉片却是山里捡来,当我不知……”

    “嘘,切莫瞎说!岂不闻,从来深山出宝物,明珠蒙尘无人识……”

    一行五人,只有恒羽青与邱安在争执不休,余下的三位却是心情不错,至少乌前辈始终面容可亲。

    无咎先是得到了一篇《天穷诀》,接着又得到了二十块灵石,与一件不错的昆玉盘,可谓收获颇丰。至于邱安的玉片从何而来,他并没有放在心上。且带着四人走一趟万灵山,也算是还了一笔良心债。到时候各奔东西,只怪世道无常而机缘莫测!谁让自己不是真的乌前辈呢,嘿……

    出了后花园,又是一处大院子。院子尽头有座假山,假山下方的洞口,便是无咎与归游来的地方,也是焦家传送阵的所在。

    五人鱼贯走入山洞,然后相继停下。

    焦赫径自走到阵法前,伸手转动着一根石柱,又细细校对无误,转而分说道:“此乃最为寻常的传送阵,一次传送不过三人。乌前辈,您是否先行?”

    “前辈为尊,自当先行!”

    归游不等无咎应声,便已自作主张。他俨然成了无咎身边最为亲近之人,而尚未接着出声,却见恒羽青抢前一步,讨好道:“乌前辈,您老人家请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没作迟疑,抬脚走入阵法。

    阵法不足丈余方圆,两三个人站在当间绰绰有余。他前脚站定,归游与恒羽青随后一左一右而至。

    邱安则是落后半步,讪讪退了回去。

    焦赫抬手打了个道法诀,传送阵顿时启动。光芒闪烁,阵法中的三道人影缓缓消失。他与邱安点头示意,二人并肩踏入阵法……

    当光芒散去,四下里一静。

    一个幽暗的山洞出现在眼前,不远处的洞口透着光亮。

    “此处莫非便是紫月谷……”

    “此处若非紫月谷,还能是何所在?前辈稍候,且容在下打探虚实!”

    归游走出阵法,话才出口,又被恒羽青抢先,不仅如此,还遭到嘲讽。他脸色一沉,便要反唇相讥,谁料对方却是一头冲出洞口,显然要比他更为懂得阿谀奉承之道。他急忙抬手指点,愤愤不平:“咦,这人擅自行事,目无尊长啊,乌前辈……”

    “稍安勿躁,见机行事!”

    无咎淡淡来了一句,很是高深莫测,随即又打量着所在的山洞,抬脚奔着洞口走去。

    “前辈放心,我懂得分寸!”

    归游宽慰不已,抬手拍着胸口,随即不敢怠慢,带着小跑冲在前头。

    转瞬之间,到了洞外。

    恰是旭日高升,天光明媚万里。远处群山苍茫,近处翠峰环绕。而所在的地方,则是一个小小的山谷。但见古木参天,繁花似锦,亭台楼榭,池水潺潺。淡淡的雾霭之中,还有一粉一白两道人影。那是两个貌美的女子,在十余丈外的石壁前回首凝眸,宛若两抹靓丽的色彩,点缀这悠然世外的画卷。

    而恒羽青与归游那两个能说会道的家伙,只顾着趋前行礼,头也不回,早已将身后的乌前辈给抛到了九霄云外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