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三百五十章 孰真孰假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

    明媚的天光下,紫月谷风景依然。

    而闪烁的剑光,凌乱的杀气,以及相互对峙的人影,突然间打破了这方沉寂。

    池边的石亭之上,某人迎风站立,很是突兀另类,却又桀骜不群。他看着十余丈外的三位万灵山弟子,淡淡一笑:“本人乌术……”

    屈达打量着那个似曾相识的黄瘦男子,心中有所猜测,忍不住暗暗吃惊,却听对方依然在自称乌术,他顿时怒道:“你不是,乌术他早已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乌术,我还能是谁?”

    无咎站在石亭之上,衣摆袍袖随风飘扬,虽还相貌猥琐,而整个人却是多了几分蛮横霸道的气势。他张口打断屈达,连声反问:“我不认得你,你又是何人?为何自称屈达,莫非欲图不轨?”他根本不容对方申辩,又是抬手一指:“我早已获悉有人假冒万灵山弟子为非作歹,便下山巡查。果不其然,你还不束手就擒更待何时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屈达修为高强,在仙门中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。而他看着那个自称乌术的男子,心中已有猜测,尚自盘算对策,却被连番的逼问,以及莫名其妙的罪名,给弄得张口结舌。他又气又怒之下,抬手抓出一枚玉简。

    无咎看得清楚,眼光一闪,猛然纵起身形,作势便要远遁。

    屈达见对手要逃,急忙大喝一声:“休走——”百忙之中,他不忘再次举起玉简。

    两个万灵山弟子不敢怠慢,剑光出手。

    而无咎已跳到了十余丈的半空之中,却并未急着离去,反倒是突然双袖挥舞,挥臂抬手一指。

    “喀喇”

    屈达的口中念念有词,即将祭出玉简,而便于此时,他的护体灵力轰然崩溃。紧接着又是“扑哧”闷响,一道异常强大的杀气直透脏腑而过。他的身形猛然一震,慢慢低下头去,满脸的难以置信,手中的玉简“啪嗒”掉在地上。腰腹间凭空多出来的一个血洞,显然为飞剑所致。

    而那把飞剑早已潜伏在身旁,却无形无踪,无从提防,无情索命,一击必杀!

    他刚刚明白过来,人已软软倒下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剑光呼啸,杀气狂乱,两道人影惨叫着倒飞出去,直至十余丈外,“扑通”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蔡家主与焦赫等人正在观望,那位叫作屈达的筑基前辈已惨死当场。而不过眨眼之间,又是两具死尸坠落眼前。众人吓得目瞪口呆,一个个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两个万灵山的羽士弟子,每人的身上都插着五六把飞剑。凄惨的状况难以言述,直叫人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“嘿……”

    便于此时,笑声响起。

    众人惶惶不安,吓得又是一哆嗦。

    只见那位乌前辈,犹在石亭的上方踏空而立,而脚下并没有剑光,只有两团隐约的光芒闪动着诡异。他狂傲不羁的神态,强大莫测的修为,远远超出筑基修士与所知的人仙前辈,分明就是一个御风而行的绝世高人。尤为甚者,随其威势所致。原本还是风和日丽的紫月谷,已是杀机笼罩而寒意森森。

    归游瞠目片刻,猛一激灵,急忙越众而出,又惊又喜道:“前……前辈,归游忠心不二!”恒羽青不甘落后,慨然出声:“追随前辈,万死不辞!”

    焦赫与邱安悄悄换了个惊悸的眼神,急忙举手,语无伦次道:“还请前辈手下留情,我等……我等什么都不知道,什么也没有看见……”

    蔡家主还在冲着那道风中的身影怔怔出神,忽而臂弯一紧。族妹小妍早已是花容失色,身子瑟瑟发抖。她惊醒过来,往前两步,款款敛衽,恭恭敬敬道:“我蔡家无心冒犯,还请前辈网开一面。小女子在此赔罪……”蔡小妍随其施礼求饶,一白一粉两道身影煞是娇柔百态而又楚楚动人。

    无咎在十余丈的半空中虚踏几步,飘然落下身形。拂袖一卷,屈达的那枚尚未祭出的信简到了手中。他的笑容愈发轻松,随即屈指弹出几缕火光。待烧了尸骸,四下里打扫妥当,他这才走到一旁,找了块石头坐下,独自沉思而好像迟疑不决,继而又拿出一块玉牌凝神端详。

    在场的众人心思迥异,各自的眼光又不约而同随着那道黑衫身影来回移动。便像是在等候发落,却前途未卜而生死莫测。而不论如何,没有人胆敢擅自离开半步。

    一个筑基七八层的前辈,再加上两个羽士高手,根本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,眨眼的工夫便已死了干净。数十上百年的修仙之途,种种喜怒哀乐,无数的恩怨执着,均在刹那间灰飞烟灭。方才的一切,匪夷所思,却亲眼目睹,简直叫人惶惶然而无所适从!

    毋容置疑,那位乌前辈至少也是人仙的高人。只要他乐意,他能轻易杀了在场的所有人,毁了紫月谷,灭了蔡家,没谁能够幸免逃脱……

    “前辈!”

    归游顾不多想,慌慌张张冲到无咎的身旁,忙又后退两步,陪着小心说道:“前辈,为免走漏风声,不妨……”他回头一瞥,竟是抬手挥动,做出一个杀人灭口的架势,随即又赤胆之心般宣誓道:“有我追随前辈足矣,上刀山、下火海,万死不辞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意思是让无咎杀了所有人,只留下他一个。而他话音未落,有人气急败坏骂道:“你混账——”

    恒羽青与焦赫、邱安走了过来,各自神情惶惶。恒羽青更是气愤难耐,指着归游骂不绝口:“归兄真是混账,你我同为乌前辈门人,皆忠心不二,何分彼此……”

    归游神情尴尬,却不肯示弱:“我还不是为了乌前辈着想,万一人多嘴杂,惹来祸端……”

    “乌前辈,我蔡家情愿接受责罚,只求延续传承……”

    蔡家姐妹依偎着走了过来,其中的蔡家主再无之前的矜持冷漠,眼圈发红,话语轻柔,更添几分娇弱无助。

    归游顾不得与恒羽青争吵,慌忙陪着求情:“乌前辈,饶了蔡家主与她的妹子吧,难得美貌佳人,多可惜呀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将众人的神情举止看在眼里,缓缓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四周顿然一静,一张张面孔透着惶恐与不安。像是在等待着生死的判决,或许下一刻便将命运逆转。

    无咎却是神色疑惑,不解道:“我不过是杀了三个冒充万灵山弟子的贼人,诸位何以如此的惊慌?”

    众人莫名所以。

    无咎摇了摇头,淡淡笑道:“我有事离开片刻,稍后再去万灵山不迟。有关贼人被杀一事,切莫胡言乱语。切记……”他话音未落,人影倏然沉入地下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众人依然愣在原地,一个个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方才不管是吵闹,讨好,还是求饶,无非为了活命罢了,却还是将那位乌前辈当成了冒名顶替的坏人。他既然与万灵山为敌,将几个在场的小辈杀了灭口再也寻常不过。而他方才话中的意思,那三个万灵山弟子才是坏人。他只是万灵山外出巡查,或微服私访的高人。一切眼花缭乱,究竟孰真孰假……

    一阵清风吹过,令人窒息的紫月谷也好像多了几分轻快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归游突然呵呵一笑,旋即大袖子“啪”的抄在身后,竟是满脸的振奋,在山坡的空地上踱起了方步。见众人犹在惴惴不安,他又是摇头微笑,继续来回晃悠着,很是高深莫测的样子。

    在场的众人见归游笑得蹊跷,想要询问缘由,却又不便开口,各自的眼光随着他摇来晃去。而归游更加得意,好像是有天大的喜事在等着他。

    恒羽青忍耐不住,出声道:“诸位是否前往万灵山,还须及早决断。倘若那位前辈返回,你我再难转圜……”

    焦赫与邱安迟疑不决,默然无语。

    蔡家主稍作沉吟,出声道:“那人不过是借口离去罢了,又怎会再次返回。诸位不妨借此脱身,恕我礼数不周!”

    紫月谷遭遇异变,又死了三位修士,她有些心力交瘁,这是要送客了!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归游突然又是昂首发笑,笑声轻浮,且颇为刺耳,使得尚在忐忑的众人更加心烦意乱。

    恒羽青哼了声,怒道:“归兄,你我也算是同气连枝,有话不妨直说,何必这般故弄玄虚!”

    “谁说乌前辈不会返回?”

    归游脚下一顿,贪婪的眼光在蔡家主的身段上下打量,见对方神色不悦,他忙轻咳两声,抚着短须一本正经道:“乌前辈乃是万灵山的人仙前辈,机缘就在眼前,诸位却是唯恐避之不及,岂不笑死个人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又是一阵荡笑。

    蔡家主正要出声,她身旁的蔡小妍抢着问道:“归道兄,你怎敢断定那人就是万灵山的人仙前辈?”

    “问得好啊!还是蔡师妹慧心独具……”

    归游双手一拍,随声奉承,正要借机走过去,却见蔡家主脸色冰冷,只得作罢,却不忘冲着蔡小妍投去贪婪的一瞥,这才接着说道:“乌前辈的修为,已是有目共睹。诸位竟然怀疑他的来历,真的不知所谓!”

    不管是焦赫、邱安、恒羽青,还是蔡家的姐妹,都是一样的恐惧,一样的猜疑。要知道冒充万灵山弟子不难,冒充三个万灵山弟子却是不容易。那位乌前辈的来历,着实诡异莫测。

    “呵呵,若要分辨真假还不简单?”

    归游带着无奈的笑容看向众人,苦口婆心又道:“此前的三人,打着巡查的借口,四处游荡,用意不明。而乌前辈却要赶往万灵山,更要带着我等拜入仙门。试问,孰真孰假,岂非一目了然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