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三百五十二章 曲意奉承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缄口、大桥伢子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夜色降临,黑暗笼罩山谷。

    归游与焦赫、邱安、恒羽青,躲到了远处的山坡上低声说笑。仙途有望,清风送爽,正是饱览夜色,话叙友情的时候。

    不过,水边的三道人影却仿佛僵在原地动也不动。仿如对峙,寂静的让人窒息。

    无咎临水而坐,像块石头。即使他易容后的面皮,也是波澜不惊。

    蔡家姐妹,相依而立。二人同样的美貌,不一样的神情。

    蔡家主面色如玉,冷艳如霜,却明眸闪烁,神色莫名。

    蔡小妍则是脸色煞白,神色畏惧,只管盯着那端坐的背影,大气也不敢出一下。她知道族姐在故意挑衅那位乌前辈,却又不明白族姐的用意。而倘若那位前辈发怒,蔡家必将大难临头!

    而如此僵持了片刻,终于有人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钟广子,也不是庄从与虞师。蔡家主没有听说过我的名讳,又能如何呢,你是想要我为此道歉,还是想要我为此辩解?”

    无咎没有回头,话语舒缓。而话里话外,却好像透着寒意。

    蔡小妍打了个哆嗦,禁不住后退了几步。仿佛有无形的杀机倾轧而来,以她的修为根本承受不了。

    蔡家主也是脸色微变,却忽然展颜一笑:“万灵山深不可测,而前辈也果然是位不世出的高人。今日有缘,实属蔡家之幸也!”

    无咎端坐如旧,任凭清风拂面而淡然自我。不过,当蔡家主的话锋突转,他稍稍有些意外,随即眉梢斜挑而回首一瞥。

    一个人的修为,与眼界见识相辅相成。修为高了,所见到的天地人物自然不同。正如他无咎假冒万灵山弟子,骗过归游等人不难。而面对一个熟知仙门的筑基高手,一位异常精明的女子,尤其还是一位世家之主,则是难免露出破绽。

    而如今既然重返紫月谷,便不能不有所斟酌。想要沿途打探风声,再悄悄接近万灵山,借助传送阵赶路,无疑还是最为稳妥的法子。谁敢阻拦,只能自讨苦吃。而那女子先行试探,随即又是自圆其说。她要干什么……

    无咎心念转动,一声不吭。或许在外人看来,更多了一种高深莫测的威势。

    蔡家主竟然款款挪步,接着裙袖轻拂,水边的石头上,顿时多了一小堆闪光之物。她颔首示意,轻声说道:“此乃二十块灵石,还请前辈笑纳!”

    无咎依旧是两眼斜睨,而眼光却是明亮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我家蔡小妍的修为尚可,正当前往灵山历练一番而以待筑基。还望前辈予以成全,明诗先行谢过!”

    蔡家主竟然要她的妹子拜入万灵山,还依着归游所说的规矩奉上了灵石。蔡小妍尚自忐忑,闻言顿喜,忙忸怩几步,随后躬身施礼。

    无咎抬手一挥,已将灵石收归囊中。

    有好处的时候,他从来不会客气。多一个人前往万灵山,倒也不打紧。或能掩饰身份,何乐而不为呢。至于蔡家姐妹的心思,着实懒得理会。

    蔡家主暗暗缓了口气,又道:“明诗还有一个不情之请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拿了灵石,好像是变了个人,即使他端坐的腰身,也轻松下来:“嗯,说来听听!”

    蔡家主稍作斟酌,轻声说道:“小妍是我一手抚养成人,很是不舍她就此离去。我有心陪她走一趟,不知前辈能否行个方便?”

    “蔡家主与小妍姑娘亦姐亦母,情意难舍,理当行个方便,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点了点头,很是善解人意,却话语一转:“不过,我有约法三章!”

    蔡家主的眼光微微一闪,只见个相貌猥琐的乌前辈似笑非笑,神情中好像多了几分捉弄的意味,却又叫人无从揣度而不敢冒犯。她臻首低垂,顺从道:“请指教!”

    “不得宣扬本人的名讳,不得泄露行踪,不得无端猜疑,不得……嗯,否则严惩不贷!”

    无咎张口便是几条禁令,根本不容置疑,随即抬手一摆,竟是舒展双臂懒懒躺在石头上:“我要小憩片刻,两位自便!”

    蔡家主躬身称是,又不禁冲着那横躺的身影微微愕然。少顷,她带着蔡小妍告辞离去。只道是收拾行囊,料理善后,等等。

    当姐妹俩离开了紫月谷,蔡家的庄院内已是灯火朦胧。两人走到了一间静室之中,忍耐多时的话语声急急响起——

    “多谢姐姐……”

    “谢我作甚?”

    “你不仅拿出灵石供我前往仙门,还亲自陪同……”

    “傻妹子,你如此貌美的一个人儿,却偏偏心机单纯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难道那位乌前辈有假不成?”

    “万灵山只有三位人仙前辈,而那人绝非其中的任何一位!”

    “姐姐为何还要曲意奉承……?”

    “唉,他知道我看出了他的破绽,曾出言告诫,而我当面质问,他反倒是不动声色。毋容置疑,他动了杀机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请姐姐指点!”

    “万灵山的弟子只因对他猜疑,便遭杀身之祸。试想,他明日离去之际,又怎肯放过你我。故而,我让你随他前往万灵山,只为求条活路,所幸他答应下来。我随行陪同,无非想要断绝他心中的最后一丝杀念!”

    “哎呀,方才竟然如此凶险。岂不是说,你我都成了他手中的人质?”

    “或许是吧!那人心狠手辣,行事不留活口,你我唯有小心,但求躲过此劫!”

    “那人为何要前往万灵山呢?”

    “我曾接到万灵山信简,据说有人接连挑战各家仙门,如今来到万灵山,却敌踪难寻……”

    “莫非是他?”

    “据称那是一位年轻的白衣男子,修为高强,便是各家联手,也奈何不得。而这位乌前辈却平庸猥琐,贪财市侩。双方天差地别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倒是位罕见的奇人哦,却不知相貌如何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……”

    此时,一轮弯月爬上天边。

    水边的石头上,无咎依然躺着,两眼闭着,黄瘦的脸上透着疲惫后的释然。他此时便如以往的随性简单,轻松自在。与蔡家主口中的那个心机深沉、而又毒辣残忍的高人,毫不相干。而他假寐之际,手中没有忘了扣着两块灵石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淡淡的雾霭漫过湖面,晨色中的紫月谷倍加清丽委婉,便像个慵懒的美人,迟迟不肯从睡梦中醒来。

    而蔡家姐妹与归游四人,早已是整装待发,却又无奈驻足等候,因为某人还在睡觉。当然,那不是美人。

    水边的石头上,无咎的两脚伸着,双袖拖地,整个人横平竖直,躺着舒服。许是有所察觉,抑或是春梦乍醒,他稍稍动了下,缓缓抬起手臂,袖口撒下灵石的碎屑。接着伸手擦了下嘴角的口水,眼光开启,微微一怔,随即猛然坐起:“哎呦,天亮了!”

    “呵呵,莫非前辈还在等着晨鸡报晓……”

    修士睡觉,不多见。而目睹一位前辈高人睡觉,堪称奇观。

    众人等候在几丈外,看的目瞪口呆,却又不敢声张,唯恐有所冒犯。更何况他昨晚还立下了约法三章,还是小心为妙。

    而归游却是壮着胆子出声调侃,显得与众不同。

    无咎好像还没有回过神来,默然片刻,转而两眼一瞪,哼道:“晨鸡不闻,只听昏鸦鼓噪!”

    归游不以为忤,反倒是颇感荣光般的讪讪赔笑。

    无咎的眼光落在众人的身上,有些疑惑:“尔等作甚?”

    归游才要答话,有人出声:“我等追随前辈赶往万灵山,不敢懈怠……”

    那是蔡家主,与蔡小妍站在一起,当真是桃红杏白绽放人间,娇柔妩媚而煞是好看。

    归游连连点头,乐道:“乌前辈真是厉害,竟然让蔡家主也芳心暗许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

    有了两位仙子的同行,着实让人兴奋。归游得意难禁,口无遮拦,谁料话音未落,一记掌风扫来。他顿时斜飞出去,“扑通”摔在地上,吓得连滚带爬:“哎呀,乌前辈救命……”

    蔡家主不仅是位貌美的女子,还是一位筑基的高手,虽然为人矜持淡漠,却轻易招惹不得。不过,或许是顾忌那位乌前辈,她抽了归游一巴掌之后随即罢手,冷冷叱道:“浪荡之徒,好自为之!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恒羽青见到归游倒霉,失声发笑,又佯作凝重,连连摇头:“蔡家主乃是前辈,轻侮不得!”

    焦赫与邱安跟着附和,而幸灾乐祸的神情还是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而无咎却好像什么也没看见,撩起衣摆蹲在水边:“前往万灵山而已,又何必着急呢!”他真的不着急,竟是双手抨水洗涮起来。少顷,他又摸了摸面皮,察觉无恙,这才施施然起身摆手:“动身吧——”

    归游已从地上爬起来,半边脸又红又肿。他还指望着乌前辈给他做主,又怕得罪了蔡家主,只得躲在一旁,带着可怜的模样暗呼晦气。

    或许乌前辈看上了那个蔡明诗,不然他为何偏向于她?那女子虽然年长,更有韵味。原来乌前辈乃是此道老手,却太过虚伪假正经!

    恒羽青趁机示意:“诸位,请——”

    一行人走向传送阵所在的山洞,蔡家主随后分说道:“我家的传送阵,虽然可以直达万里之外的聚星峡,而每次只能传送四人……”

    归游突然越过众人,一头冲到了洞口前,不顾脸上的红肿,讨好笑道:“乌前辈,你老人家带着两位仙子先行一步!”

    无咎面带微笑,却又慢慢转过身来:“我有约法三章,还望诸位令行禁止!”他不待回应,伸手拍了拍归游的肩膀:“嗯,方才的一巴掌,滋味如何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