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三百五十六章 一个骗子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多情的话语、凝月儿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岚家庄院外的山坡上,归游四人与蔡家姐妹犹在翘首张望。

    岚家建在悬崖上的亭台楼阁,依然历历在目。院子里的荷花塘,却是光芒笼罩而情形不明。

    焦赫与邱安很是担忧:“竟然启动了阵法,出了何事?”

    恒羽青惊道:“哎呀,方才的那位长老,不会与乌前辈翻脸动手吧?人仙前辈的对决,难以想象啊!”

    归游走了两步,看着脚下的溪流,转而远眺四方,又伸手拍了拍腰间的令牌,这才冲着三位伙伴笑道:“乌前辈已将我等收入门下,他老人家在仙门的地位可想而知。虞长老不敢造次,诸位师弟稍安勿躁!”

    焦赫与邱安莫名所以,只得继续等候。

    恒羽青则是一改争执,讨好道:“师兄所言极是啊!还望以后多多关照……”

    归游摆了摆手,仗义道:“你我师出同门,不必见外!”

    他二人俨然成了师兄师弟,各自踌躇满志。

    而蔡家主冲着岚家的庄院默默观望片刻,轻声道:“走吧,随我返回紫月谷!”

    蔡小妍的眼光不离归游四人,尤其是对方意气风发的模样让她羡慕不已。而她的族姐却要就此离去,顿时让她诧然不解:“姐姐,何故半途而废……?”

    有了归游等人的前车之鉴,拜入仙门应该水到渠成。更何况仙门在即,她着实猜不透她姐姐的用意。

    蔡家主不愿声张,传音道:“你我虚与委蛇,只想免去灾祸而已。如今万灵山的长老现身,那人无暇他顾。此时不走,更待何时!”

    蔡小妍看向归游四人,依然有些恋恋不舍。或许,她真的想有几个师兄师弟的陪伴。紫月谷的风景虽好,而长年累月枯守下来,也有厌烦的时候,又怎抵这游历四方的天地宽广。

    “傻丫头,你远远不懂人心的险恶啊!”

    蔡家主丢下一句,抬脚奔着来路而去。

    蔡小妍不敢争辩,随后徐徐慢行。

    “蔡师妹,别走啊!”

    归游见到两个女子要走,便要阻拦,又怕惹恼蔡家主,禁不住惋惜道:“仙门若无仙子,岂不少了几分趣味!”

    他修仙的用意,倒是与某人相仿。而某人的眼中只有一个紫烟,又好像与他稍稍不同。而便是这稍稍的差异,最终的境界与成就却是云壤之别。

    焦赫与邱安、恒羽青不明究竟,举手相送。

    “哎呀,蔡家主更有味道,却是难以驾驭;蔡小妍讨人喜欢,奈何缘分太浅!”

    归游还在扼腕叹息,忽而惊喜:“乌前辈,快快留住蔡家姐妹!”他扭过头来,差异道:“这位是……”

    焦赫、邱安与恒羽青循声转身,各自一怔。

    蔡家姐妹正要远去,察觉动静,驻足回望,也同样是微微愕然。

    只见岚家的庄院内,依旧是阵法笼罩,却有一道人影飘然而出,转瞬之间落地。他虽然穿着一身熟悉的黑衫,而白皙的面庞却是颇为陌生。而他眉宇间的英气,洒脱不凡的身姿,以及浑若天成的威势,俨然便是一位睥睨四方的仙道高手!

    “我是谁,无关紧要。不过,我与虞师长老达成约定,由他招纳诸位入门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是乌前辈!”

    归游嘴巴半张,失声惊呼。

    那熟悉的衣衫,熟悉的话语,熟悉的神态,不是乌前辈又是谁!浅而易见,他施展了高明的易容术。而前后两者,哪一个才是他本人?

    焦赫、邱安与恒羽青同样是瞠目诧然,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蔡小妍惊讶道:“果然人心叵测……”

    蔡家主倒是神情如旧,只是眼光闪动:“他真的如此年轻……”

    年轻男子的眼光掠过众人,咧嘴一笑:“至于诸位是否真的有意拜入仙门,悉听尊便。我想虞师言而有信,应该不会刻意为难诸位。”他说到此处,拂袖一甩:“一人一把飞剑,了却此缘!

    六把飞剑凭空而出,分别飞向远近的六人。

    年轻男子不再多说,而是抬脚虚踏凌空而起,身影闪动刹那,人已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众人已是飞剑在手,依然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即使蔡家主的手中,也多了一把精巧、且又古色斑驳的短剑,看起来品相不俗,显然是件难得的宝物。

    归游却是无意飞剑,昂头仰望,转而看着阵法笼罩的岚家庄院,旋即恍然大悟,禁不住顿足叫道:“哎呀,骗子,那人是一个大骗子!他用阵法囚禁了万灵山长老,又骗你我在此继续等候。而你我被他卖了,还帮他数钱。我的《天穷诀》啊……”

    恒羽青更是后悔不迭,抱屈道:“那人骗了灵石不说,还骗走了我的家传昆玉盘。他如今一走了之,万灵山岂肯罢休。惨喽……”

    焦赫与邱安面面相觑,也是惶惶无措:“那人究竟是谁,为何行骗?”

    “诸位所处偏僻,不知风云变幻。最近神洲出了一位奇人……”

    四人循声看去,只见十余丈外的蔡家主犹自爱不释手地端详着所持的短剑,轻声说道:“他出自灵霞山,以羽士的修为叛出仙门,接着大闹古剑山,挑衅紫定山,扫荡岳华山,又强闯黄元山。各家的人仙前辈,皆无可奈何。据传他如今盯上了万灵山,吓得各家高人齐聚一处,却草木皆兵,始终难以应对。他只有二十多岁,他叫无咎!”

    蔡小妍惊嘘了声:“天呐,方才的那人便是他?”

    焦赫看着邱安,依然难以置信:“二十多岁的人仙前辈……”

    归游还是愤愤不已,抱怨道:“人仙前辈又怎样,无耻骗子!”

    恒羽青深以为然,点头附和:“嗯,大骗子!”

    “名利所趋,忘乎所以!若非诸位趋炎附势,他所骗何来?”

    蔡家主收起短剑,拉起一旁愣神的蔡小妍,冲着众人淡淡一瞥:“那人不过是在捉弄诸位,而临行前不忘了却此缘。他所赐的飞剑乃是年代久远的宝物,再多的灵石也买不来!告辞——”话音未落,她的脚下多出一道剑光。眨眼之间,姐妹俩已腾空而去。

    “蔡家主,何不邀我前往紫月谷游玩几日,后会有期呀——”

    归游情不自禁追了几步,招手呼唤,随即又悻悻一摔袍袖,怅然所失道:“不管姐姐还是妹子,我都喜欢!”

    恒羽青深有感触,望空兴叹:“绝美双姝,就此荒弃深山……”

    邱安却是抬手挠着下巴稍作沉思,与焦赫递个眼色,突然纵起身形,直奔来路疾行而去。

    焦赫不及多问,随后便追。而他这人倒也忠厚,不忘出声示意:“两位老弟,此地不宜久留!”没人理会,他只得匆匆离开。当他追上邱安,出声询问。对方脚下不停,苦笑道:“无咎前辈与万灵山分明就是死对头,你我岂敢留下讨便宜……”

    原本一行七人,如今只剩下两位在互瞪双眼。

    “你何不离去?”

    “你何不离去?”

    “我想在此看看风景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对于无咎前辈多少知晓一二,便想以此投效万灵山,借机拜入仙门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,彼此、彼此,你我兄弟不妨合作一把……”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便在两人想着便宜,被突如其来的轰鸣声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只见索桥对岸的庄院突然光芒爆闪,随即发出一声沉闷的炸响,堆砌的院墙瞬间倒塌,荷塘的池水呼啸四溅。紧接着四道人影凌空飞出,各自狼狈落下身形。

    “虞长老,弟子有礼……”

    “虞前辈,无咎已逃……”

    归游与恒羽青不敢怠慢,急忙趋前争相讨好。

    冲破阵法而出的四人,正是虞师、岚隐与两位万灵山弟子。

    虞师没有理会归游,而是两眼冰冷看向岚隐:“老夫念你顾及家人而迫不得已,且饶你一回!”

    岚隐擦了把额头的汗水,躬身称谢。

    虞师拿出一枚玉简,掐了个法诀,口中默念几句,举起来信手抛出一道光芒。他这才缓了口气,转而命道:“门主师兄接到传信,即日便将返回。那人或已赶往万灵山,事不宜迟……”

    归游与恒羽青还在不远处躬身施礼,急道:“长老,弟子深受无咎蒙骗,诚心拜入万灵山而痛改前非。还望成全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正在表白,腰间的玉牌突然飞到了虞师的手中,“啪啪”捏得粉碎,随即便听怒叱:“哼,若非老夫答应那厮,早已将尔等一把捏死。还想拜入仙门……”一道人影凌空飞去,话语声在头顶炸响:“且将这两个猪狗不如的东西带入山门,充作杂役!”

    归游与恒羽青面面相觑,双双瘫到在地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两人或有明悟。

    天底下,没有白捡的便宜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道剑光带着姐妹俩在半空中飞行。

    “姐姐,这便要返回紫月谷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妍修炼二十余载,从没出过家门,原来天下如此广阔,人情风貌处处迥异呢!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……我带你游历一段时日,再行返回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“哎呀,多谢姐姐!”

    “不积跬步,无以至千里;不积小流,无以成江海。或许,我也该出门见识一番!”

    “姐姐,你瞧,前方的山峰上好像坐着一个女子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