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三百五十七章 仇家伙伴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木叶清茶、981nanhai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前方的崇山峻岭,便是万灵山地界。

    郁郁葱葱的山林之中,一座白玉的牌坊颇为醒目。再远处则是云雾笼罩,群山苍莽。

    一道淡淡的光芒从天而降,从中现出无咎的身影。

    他飘然落在一道山岗上,抬眼打量着数里外的那座牌坊。少顷,又拿出一枚玉简查看。

    据玉简所示,万灵山的山门到了。而那刻着万灵二字的牌坊,应该便是山门所在。

    还想着等候几日,以便摸清虚实再行计较。谁料今日出现意外,不得不见机行事。

    无咎收起玉简,回头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此前在聚星峡的岚家,逼迫岚隐交出阵法,又引诱虞师与他的两个弟子自投罗网。果不其然,虞师坠入陷阱之后,不敢硬拼,只得隐忍退让。而从岚隐与虞师的口中获悉,万灵山的门主钟广子已带着诸多的高手赶往南冥海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祁老道与太虚的计策,已然奏效。

    至于蔡家姐妹,以及焦赫、邱安四人,其中的精明者不必多言,自会趋吉避祸。而无耻者秉性难改,即使倒霉也是咎由自取!

    不过,眼下正是万灵山空虚之时,如此大好良机,断然不容错过!

    无咎转而看向前方,悠悠长吐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么多的艰难险阻都闯了过来,今日不妨再闯一次万灵山!

    无咎“啪”的抄起双袖,拔地而起,双脚一碰,足下两道剑芒若有若无。随着法力运转,倏然前去。俨如御空而行,整个人透着张扬的气势。

    他与万灵山并无过节,却屡遭欺凌与恶意的算计,并身中丹毒,差点万劫不复。他不得不东躲西藏,可谓尽其狼狈与愤怒。如今费尽周折,总算是恢复了修为,他要光明正大而来,一扫心头的恶气。

    不消片刻,白玉牌坊就在前方。

    无咎去势不停,抬手抓出一块玉牌凌空掷去。

    那牌坊的横匾上,孤零零耸立在一片茂盛的林木当间,看着倒也寻常。而随着玉牌所致,突然光芒闪烁,竟从中裂开一道诡异的缝隙。

    无咎穿过缝隙,顺手抓取玉牌。与此瞬间,眼前景物变换。

    原本的山林不见了,面前出现一道深深的峡谷。左右还有巨大的石兽对峙,并有楼阁悬空。与此瞬间,两位踏剑的弟子冲出楼阁便要阻拦。

    无咎举起玉牌,叱道:“让开——”两个万灵山弟子稍稍迟疑,他已擦肩而过。

    须臾,峡谷到了尽头。豁然开朗处,山峰耸立而谷壑纵横。

    无咎的去势一缓,凝神四望。稍加辨明方向,他转而右行。

    二三十里外,又是一道峡谷。同样有石兽镇守,而这回却是四位筑基弟子拦路。

    无咎如法炮制,再次举起手中的玉牌。

    而那四位筑基弟子竟不为所动,一字排开挡住了数丈宽的峡谷。其中为首的老者出声示意,只道是门主有令,进出者一律严查,以防有人蒙混过关,等等。

    无咎却好像置若罔闻,踏着剑芒的身影突然消失。电光石火之间,他已出现在那老者的面前,一把掐住对方的脖子便给甩了出去,随之一声断喝:“谁敢拦我!”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,老者狠狠撞在石壁上,又“扑通”摔落在地,已是筋骨欲折而口吐鲜血。余下的三位弟子猝不及防,更无从应变,早已吓得目瞪口呆,眼睁睁看着一道骄狂的身影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穿过峡谷,但见谷地宽阔,湖水泛波,山林苍翠,俨然一方胜景所在。

    无咎匆匆打量着山谷,似乎不见异常。他无暇耽搁,直穿山谷而去。而他刚刚抵达湖面之上,一侧峭壁的石龛中突然飞出两道踏剑的人影。

    眨眼之间,两位老者一左一右挡在数十丈外。

    无咎猛然止住去势,两眼中寒光一闪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果然来了!”

    “呵呵,师侄别来无恙否……咦,你的修为……”

    “人仙六层?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后生可畏啊!却不知我妙祁师兄何在……”

    两位老者并不陌生,或者说应该很熟悉。

    妙山还是满脸阴沉,却又微微错愕;妙闵依然逢人便笑,只是笑得有些牵强,他言不由衷的话语中,透着莫测的虚伪与隐晦的用意。

    无咎的嘴角一撇,冲着那两位老者嘲讽道:“万灵山的高手均已离去,唯独两位长老守候至今。如此情深义重,小子我感佩莫名啊!至于妙祁门主何在,无可奉告……”他趁机散开神识,山谷四周以及十余里远处的另外一道峡谷的情形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妙山默默端详着无咎的一举一动,阴沉的神情稍稍有些异常。

    妙闵手扶胡须,呵呵笑道:“呵呵,你我终归还是一家人,自然知根知底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低头向脚下,相隔数尺的湖面上竟然看不清自己,只有两道剑芒在微微闪烁,而那两位老者的身影却在微微扭曲,显得变幻莫测而又叫人捉摸不透。他抬头一瞥,淡淡说道:“既然知根知底,不妨有话明说。两位是要我身上的神剑,还是要我的性命?”

    妙山与妙闵微微一怔,不由得换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无咎却好像没了耐心,缓缓抬起右臂,一道黑色剑光透掌而出,被他反抓在手微微一振。“嗡”的一声,三尺剑芒吞吐不定。他双眉斜挑,呲牙出声:“生死恩怨,今日了结。明年此时,我为两位长老上香!”

    他话语轻巧,而浓重的杀气与霸道却叫人不寒而栗。所谓的上香,也就是判定了两位人仙高手的死期!

    “不,我不要神剑,也不要你的性命……”

    妙山的面皮微微抽搐,显得颇为尴尬。他虽然早有猜测,却还是有着一种后知后觉的无奈。

    过去的那个文弱书生,再也不容随意拿捏。尤其他逃出灵霞山之后,便知道大势已去。如今他的强大修为超出想象,再加上神剑之威,以及诡异的遁法,只怕人仙九层的高手也奈何不了他。

    “呵呵,那又为何挡我去路,总不会万里迢迢而来,只为帮我前往万灵谷找寻神剑吧?若真如此,我又该怎样的诚惶诚恐呢?”

    无咎见妙山畏缩,冷笑起来,不再耽搁,抬起手中的魔剑往前一指:“既不敢战,闪开——”

    “师侄果然聪慧过人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话音未落,却见妙闵连连摇头,很是感慨的样子,不无坦诚道:“我二人滞留不去,便是为了避开各家的高手,且待师侄的到来,再助你寻找九星神剑!”

    “老家伙……你厚颜无耻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微微愕然,却还是忍耐不住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那个妙闵害得自己差点丢掉性命,并与各家仙门勾结,险恶的用意不言自喻,如今却又满口的胡扯。他当自己是个三岁小儿呢,任他戏弄欺骗?

    妙闵挨了句骂,竟不以为忤,反倒是忍辱负重般苦笑两声,抬手指向妙山说道:“你不信我也罢,而妙山师兄从不说假话,你不妨问问他,是否有意助你夺取神剑……”

    妙山素来与妙闵不和,动辄争吵,两人简直就是水火不容,而此时的他却是默默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实不相瞒,黄元山之行过后,料你获得五把神剑,我二人便已更改了念头。”

    妙闵竟然收起笑容,郑重道:“要知道宝物择主,天数有定。与其联手各家对付你,倒不如扶持你。只要你成为仙道至尊,我灵霞山也随你水涨船高。我与妙山等五位长老,乃至于妙祁师兄,届时都将承你恩惠,从此仙途有望!试问,为何不帮你夺取最后的两把神剑呢?”他话语一顿,又道:“我此时所说,难以瞒过万灵山的耳目。既然彼此休戚与共,还当放下恩怨而成就大事!”

    这番话说得声情并茂,有理有据,又峰回路转,不能不让人有所斟酌。

    妙山迟疑片刻,也跟着出声道:“小子,我知道你运气好。而事已至此,即使妙源、妙尹与妙严三位长老,也会堵上灵霞山的前程,来助你一臂之力!”

    妙闵用力挥手,赞道:“师兄所言极是!谁让这小子是我灵霞山的掌门弟子呢,不帮他还能帮谁,大是大非面前,你我万万糊涂不得啊!”

    无咎悬在湖面上,似乎有些无措,两眼一阵乱翻,也不知他在想什么,却又突然咧嘴怪笑:“我的运气,始终不错,嘿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成大事者不拘小节,我便知道你胸襟开阔而气度不凡!”

    妙闵只当劝说奏效,适时附和道:“有我与妙山师兄的相助,此番你定当事半功倍。成就仙道至尊,天下谁敢争锋!”

    他说到兴处,摩拳擦掌,脸色红润,显然是心情大好。

    无咎好像终于动心,收起手上的剑光:“盛情难却啊,我只有先行谢过两位长老!”

    “哎呀,你何时变得如此见外。趁着万灵山空虚,事不宜迟……”

    妙闵的随和与亲切,一如既往。他埋怨一句,摆手示意,又与妙山使了个眼色,随即带头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妙山也不吭声,随后而行,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,竟扭头冲着无咎丢下默默一瞥。

    无咎似乎还没从突发的状况中回过神来,依然面带怪笑,东张西望,两眼闪动而若有所思。直至片过后,他这才掠过湖面继续往前。

    本以为万灵山空虚,谁料还藏着两个人仙的高手。铁了心便要动手厮杀,而两个曾经的仇家又突然成了倾力相助的伙伴。

    嗯,不是不明白,这世道变化快!

    谁来告诉我,两个长老谁好谁坏?还是一对想要坑我,竟敢说我运气好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