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三百六十二章 幸灾乐祸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我爱笑哈哈的捧场与月票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行三人,继续在茫茫的血色汪洋之中穿行。

    此起彼伏的兽影,依然源源不断。黑暗笼罩下的丧魂原,还是无边无际而看不到尽头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黑暗中似乎多了一线明亮。少顷,明亮缓缓扩散,渐渐映红了整片天穹,便仿如昼夜轮回,而诡异的情景又让人诧然不已。

    妙闵与妙山相继止住了去势,无咎随后凝神远眺。

    只见天穹的正中,升起一轮红日。不,那应该是轮血日。其硕大,血红,滴溜溜旋转,并散发着妖异而又迷醉的红色光芒,照耀着笼罩着整片丧魂原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那沸腾不休的血雾,与数不胜数的兽影,忽而安静下来。少顷,血雾从当中裂开一个豁口,再向着四周徐徐横卷。其中的兽影却是一个个愣在原地,虚幻不定,昂着脑袋,仿佛极为震惊而又惶惶无措。

    须臾,荒原中出现一个方圆千里的空地。其四周依旧是浓雾翻滚,当间则是拥挤着成千上万的兽魂。而不管远近,依旧在血日的照耀之下而血色朦胧。

    无咎与妙闵、妙山无处躲避,只得置身于兽影之中,却又不明所以,彼此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妙闵与妙山仿佛血染,整个人从上到下都是血红。

    无咎看了看自己,也好像被血水浸透的样子,护体灵力外罩着一层血色,涂不去、抹不掉,也无从摆脱。

    嗯,很恶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禁制多为幻境,料也无妨。

    而这血日荒原,究竟有何名堂?

    无咎尚自不解,天上似有动静。他不及多想,忙与妙闵与妙山抬头看去。

    只见天穹上的那轮血日,突然变黑。天地随之一暗,而不过刹那,血日又红艳如旧。恍惚之间,便好像一只独眼在眨动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地上的兽魂突然骚动起来。好似惊恐所致,竟相互撕咬。大兽吞噬小兽,强者碾压弱者,胜者再生死相拼,不至最后一刻不肯罢休。虽然无声无息,而惨烈的场景却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妙闵与妙山,早已是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无咎也是瞪大双眼,只觉得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还真是兽性猖獗,尽其弱肉强食之能。而如此自相残杀,最终难免丧魂荒原。为人者,千万不能像野兽啊,不然这就是下场,这就是最终的宿命轮回!

    转瞬之间,万千的兽魂已所剩无几。只余下数百庞大的怪兽,在荒原上肆意猖狂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天上的血日又是微微闪动。紧接着一道狂风掠过荒原,俨如万魂哀鸣而呼啸阵阵。那幸存的数百怪兽顾不得厮杀,一个个昂首望天,随即畏缩后退,紧接着竟然争相狂奔起来。

    无咎与妙闵、妙山正在抬头仰望,神色大变。

    那妖异的血日突然消失,取而代之一个巨大的黑洞,俨然便是一张大嘴,竟从天穹之上缓缓落下。浑似吞天灭地的架势,岂非要将整个荒原吞掉?

    “快逃——”

    妙闵吓得大叫一声,与妙山转身便逃。而这边刚刚动身,一道人影擦肩而过,竟快若流星,谁料未去十余丈,一头撞在兽魂的身上。兽影瞬间崩溃,却威势尚在。他猝不及防,竟被接连撞翻了几个跟头。

    “哎呀,此地不便施展遁法!”

    “嗯嗯,了然!”

    妙山与妙山狂奔之际,不忘好心提醒一句。

    无咎弄巧成拙,很是狼狈不堪,急忙舍弃遁术,继续脚踏剑芒匆匆往前。

    天上的那轮血日愈来愈低,整片荒原仿佛已被点燃。火红的赤焰中,一头又一头怪兽被吞噬毁灭。而余下的怪兽与夹杂其中的三道人影犹在狂奔不止,向着荒原的尽头拼命逃窜。奈何群兽冲突无状,时不时挡住去路。三人不敢飞得太高,只能左右寻隙而行。

    这真是平地起波澜,吉凶祸福一线间。浩劫突然降临,根本无从应变。除了跑路,还是跑路。不管是强大的怪兽,还是神通高强的修士,在那血日的天威之下,统统都是蝼蚁!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一不留神,无咎再次撞上一头怪兽。他顿时身形踉跄,便是护体的法力也是一阵闪烁不停。那怪兽至少有数丈之巨,虽然即刻崩溃,而只要不凌空蹿起,掠地奔跑的威势颇为强横。

    “无咎,怎么不小心啊……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远处有喊声响起。与此瞬间,惊呼又起:“哎呀……”

    妙闵与妙山落后数十丈,正自匆忙,不料几头怪兽急冲而至,顿时将他二人冲翻在地。

    “嘿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回头一瞥,竟暗暗痛快,而不过少顷,他又瞠目骇然。

    那轮血日已到了头顶,呼啸的风声,浓重的血腥,伴随着无边无际血色沸腾倾覆而至。显然要将整个荒原吞掉,无论是谁都逃脱不了被吞噬的宿命。

    无咎的脚下剑芒闪烁,不顾一切催动法力。而霎时血雾笼罩,天地猛然一暗。他被迫止住去势,无力长叹。

    人呐,总是难免幸灾乐祸的劣性。比起妙闵、妙山,自己也是一样的龌蹉。而如此三个离心离德的伙伴凑到一起,想不倒霉都难。

    嗯,老天有时候很公平!

    无咎尚在痛定思痛,整个人腾空而起。

    完了,被血日吞了,不知是化作冤魂无处寄,还是变成一堆臭臭的粪便……

    无咎只觉得天旋地转,身不由己。而四周血雾沸腾,鬼哭狼嚎声不断。他再也不敢胡思乱想,急忙收敛心神,催动法力护体,同时手持魔剑暗暗戒备。

    等待的过程,很煎熬。

    命运的揭晓,很简单。

    “扑通——”

    前一刻尚在半空中翻转,下一刻便已屁股着地。

    无咎顾不得爬起来,挥动魔剑挡在身前。

    而沸腾的血雾已然散去,四周一片黑暗。神识所及,好像是个洞穴,约莫数丈方圆,却陡峭直上,一时看不到尽头。只有躁动狂乱的气机充斥四方,使人毛骨悚然而又莫名所以。

    哎呦,没死,也没有妖怪!

    一个起落之间,便远离了丧魂荒原,即使那血日也不见了,而眼前又是什么地方?还有妙闵与妙山,那两个老家伙跑到哪里去了?

    无咎尚未来得及庆幸,又茫然四顾而疑惑不已。

    他低头看向身下,伸手拍了拍,石头冰冷阴寒,摔得屁股疼。而方圆所在,除了石头还是石头,便是四周的洞壁也是光秃秃,分明就是一个没有生机的石窟。

    管它呢,设法脱身才是。

    无咎站起身来,抬头仰望,脚下剑芒闪烁,猛然往上一蹿。而未至三两丈,突然坠下。“扑通”一声,屁股摔了个实在。

    怎么了?

    修为无碍,而法力与神识却难以离体。最多不过三两丈,便再也难以自如。

    御剑不得,遁法又如何?

    无咎的周身光芒闪烁,随即拔地而起,而不过十余丈,再次凌空坠落。“扑通”一声,又是直直摔在地上。还真是蹦的高,摔得响。他呲牙咧嘴,满脸的痛苦,却还是揉着屁股爬了起来,继续催动法力。而不管是“砰砰”冲向石壁,还是试遁入地下。折腾了片刻,最终依然无从离去。他慢慢瘫坐在地,抬头仰望而神色无奈。

    石窟直上而去,怕不有百余丈高,俨然便是一个深井,自己则成了井底的困兽。

    如今法力神通皆无用处,难道要在此处禁锢一生?

    而那石窟尽头,又难辨端倪。想要坐井观天都不能,稀里糊涂的便已永绝天日。不成啊,我还要寻找神剑,我还有重任在肩,我还有紫烟……

    无咎抬手抓出魔剑,用力刺向身旁的石壁。

    “呲溜”一声,火光闪烁。而随着手腕剧震,而黝黑的石壁只是多了一个浅浅的坑。

    无咎大为意外,瞠目诧然:“咦,好硬的石头……”

    他自恃力气过人,且魔剑锋利无匹,却难撼石壁分毫,惊讶错愕之后不由得沮丧起来。

    看来一时半会儿难以脱身,倒不如歇息片刻再行计较。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。只要本人活着,一个小小石窟岂能困住真龙!

    无咎自我安慰片刻,渐渐镇定下来,俨然便是蛟龙蛰伏,在黑暗中两眼忽闪忽闪不停。

    此前的丧魂原也是古怪,幻境而已,突然来个血日吞天,最终将自己也给一口吞了。而那群怪兽为何不见了呢……

    无咎忍不住胡思乱想,举起手中的魔剑。

    万灵谷内,遍布各种兽灵阴魂。也就是说,这是兽灵阴魂肆意自在的天地。而魔剑之中,却禁锢着数百兽魂,若能加以祭炼引为己用,或有脱身之法也未可知!

    无咎放下魔剑,摸出万灵山的功法玉简。而他才要凝神查看,又不禁叹了声。

    往日里不事修炼,紧要关头临阵磨刀。奈何……

    不知不觉,两三个时辰过去。

    无咎放下玉简,背靠着石壁,似乎有些无奈,疲惫中昏昏欲睡。

    万灵山的驱灵炼魂的功法,看起来并不高深,却颇为繁琐,且极须耐心。想要操控一头兽魂,例如蛇啊、狼啊,或也简单,而想要操控体型硕大的猛兽,尤其是数百之多,绝非短日之功。而魔剑中藏着兽灵阴魂,多为罕见的异兽,即使《百灵经》中也没有记载,想要一一加以祭炼又是何其难也!

    而这般闲着,绝非良策。畏难退缩,更非本人的嗜好。

    何妨尝试祭炼一头怪兽,说不定会有意外收获呢……

    无咎想到此处,又将万灵山的功法查看一遍。少顷,他比划了几个法诀,口中默念唤灵之术,然后轻轻挥动魔剑。

    石窟内异常寂静,落针可闻。

    无咎再次挥动魔剑,依然没有任何的风吹草动。

    莫非口诀生疏,兽魂不听使唤?

    无咎举起魔剑继续挥动,不忘驱动神识深入其中,口中轻轻唤道:“妖怪、妖怪,快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果不其然,有了神识的牵引,唤灵之术顿时有了不同,魔剑尚未挥动几下,突然一道巨大的身影霍然而出。竟是一头数丈大小的怪兽,浑身上下散发着蒸腾的血雾。而它现身刹那,异常暴怒,恰见狭窄的石窟角落里坐着一个人影,猛然张开大嘴恶狠狠咬了过去。

    无咎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好大的家伙!好狠的畜生!

    我放你出来,你怎能咬我呢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