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三百六十三章 腹背受敌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凝月儿、南部项目、痴傻愚顽、用户97546726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万灵山的弟子,修行十数年之后,方能在师父的带领下,尝试祭炼一些寻常的兽灵阴魂。

    而某人仅仅看了几遍功法,便要尝试驱灵炼魂之术。而所召唤驱使的兽灵,并非凡物,而是古兽,凶猛的古兽。

    无咎见到怪兽,便已后悔。

    那怪兽太大了!

    它庞大的身躯,使得原本宽敞的石窟也顿时变得逼仄起来。尤其它还要辗转腾挪,耍横发疯,你让别人如何自处,即便施法也伸展不开手脚啊!

    无咎见怪兽凶猛,吓得跳起,急忙回想着驱灵炼魂之术,却又一时应变不迭。

    唉,自讨苦吃!

    祭炼就此作罢,且将这畜生收回魔剑。

    无咎情急无奈,抓起魔剑全力以赴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石窟猛然颤抖。

    而那俯冲的怪兽正在疯狂,突然幻化成一束血光沉入地下。不过是眨眼之间,它庞大的身影已然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无咎错愕不已,忙又抓着魔剑在原地转着圈子,并低头俯瞰,想要找寻怪兽的踪迹。

    怪了个哉!

    跑哪儿去了?

    莫非怕了我的魔剑,这才远远躲开?石头坚硬啊,它又是如何穿透禁制溜掉的……

    无咎正自好奇,想要寻出端倪,

    而坚硬的石头上,突然冒出丝丝缕缕的雾气,渐渐汇聚蒸腾,倒是与丧魂原的情景相仿。

    无咎退后躲避,而弥漫的雾气愈发浓重,透着血腥阴寒,转眼之间笼罩四周。他犹自无所适从,忽然发觉两脚离地,整个人如同泡在泉水中,竟随着雾气缓缓升起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异变,着实叫人措手不及。而如此倒也不错,或能顺着血雾脱身……

    而便于此际,氤氲汇聚的雾气猛地沸腾起来。不过刹那,一股浓烈的血雾喷射而起。随即一个个从未见过的凶兽破雾而出,无不大嘴怒张而凶悍异常。

    无咎尚未侥幸,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哎呀,石窟内藏着更为凶猛的兽魂,或在沉睡,却被自己唤出的兽魂惊醒,随即吞噬,却意犹未尽。于是一个个家伙干脆蜂拥而出,找自己算账来了!

    无咎恍然之余,不及多想,已被激射的血雾给狠狠冲了起来。他只觉得眼花缭乱,顺势而上。谁料血雾中的怪兽紧追不舍,他急忙挥剑怒劈。

    随着剑光落下,一头又一头怪兽崩溃消失。而更多的怪兽随着血雾涌来,滔滔不绝胜不胜数。

    无咎只得强驱法力,魔剑被他奋力挥出一道又一道黑色的旋风。而随着兽灵的疯狂涌现,以及绞杀的阴魂愈来愈多,沸腾激射的血雾威势愈来愈盛,他也随之飞得愈来愈高。犹如弄潮浪头,颇为神异,而群兽竞逐之上,又怎一个狼狈了得。

    不消片刻,曾经难以攀援,且又无从摆脱的石窟,竟然到了尽头。而石洞相连,又是一个百余丈的硕大石洞,四周更有几个洞口幽深莫测,使人一时不知所在。

    无咎顺势逃出石窟。

    而他尚未看清四周的情形,血雾竟然顺着来时的石窟喷涌而出。或是像是受到召唤,石洞远处的几个洞口也同样是雾气沸腾。紧接着兽影闪现,直奔着这边扑来。

    哎呦,不死不休的架势啊!

    这该多大的仇恨,何至于如此呢!

    无咎来不及缓了口气,暗暗叫苦,扭头看向身后,又是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数十丈外的石壁上,竟然嵌着一面火红的镜子。

    不、不、不,那不是镜子,应该是一块圆形的禁制,足有十余丈大小,血光盈动,森然妖异,透着强大莫名的威势,竟然让人不敢直视。仿佛看上一眼,便神魂战栗而心惊肉跳……

    无咎猛然回头,兀自心神大乱。

    而数百上千的兽魂奔涌而至,浑似巨浪滔天,势必毁灭万物,根本不容阻挡!

    无咎有心后退,却又退无可退,迫不得已之下,猛然祭出了手中的魔剑。法力加持,魔剑暴涨两三丈。随其抬手一点,一团黑色的旋风呼啸而去。首当其冲的兽影顿时崩溃,而更多的兽影前仆后继。他不敢大意,小心应对。

    只见百丈的山洞内,已被成群的兽魂与沸腾的血雾所充斥、占据,只剩下那块血红妖异的禁制前,还有一把左右盘旋的黑色魔剑,在竭力维持着最后一块狭小的地方,以及其中一道孤单的人影。此情此景,浑似铁血沙场。而当年他一人一剑挑战千军万马,如今所面对的则是更为变幻莫测的兽灵阴魂。彼此或有不同,而身临绝地的凶险却是并无二致。

    不过,随着魔剑之威显现出来,兽灵要么被击溃,要么被吞噬,渐渐不复之前的疯狂。

    无咎趁势往前两步,又心有余悸般回头一瞥。

    那块血红的禁制,或许便是血日所化。若是再次被它吞了,吉凶祸福难以预料。

    无咎不敢懈怠,继续加持加持法力催动魔剑。黑色的旋风所向,便像是一把大扫帚,左右横扫而威力奇穷,将一头接着一头怪兽吞噬、或是碾碎。

    须臾,肆虐的兽魂与沸腾的血雾缓缓退却。山洞尽头的另外几个洞口也渐渐呈现出来,其中或有出路也未可知。

    无咎抖擞精神,便要乘胜追击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已成颓势的血雾左右一分,随即白色光芒大作,继而一头又一头更为怪异、更为凶猛的兽影涌了出来,竟是将之前的兽灵阴魂给冲撞得七零八落。

    莫不是掉进了怪兽的老巢吧,怎会这多的的兽灵阴魂,且层出不穷,源源不绝……

    无咎错愕之际,一头长着翅膀、身披铠甲的怪兽冲到面前。虽为幻影影灵,却栩栩如生,还张开獠牙大嘴,发出嘶嘶的吼声。

    哎呦,这后来的兽灵果然更加厉害,会叫……

    无咎急忙应变,抬手一指。而无往不利的黑色剑光刚刚触及怪物,竟被“砰”的震开。他急忙催动法诀,魔剑随之再次暴涨,三四丈的黑色剑光呼啸而下。

    “扑哧”一声,兽影终于崩溃。

    与之瞬间,一丝隐隐约约的气机融入到了黑色剑光之中。而魔剑好像变得沉重起来,吞噬吸纳略显吃力,随即凌空倒飞,突变的情形倍加的诡异。

    无咎伸手抓回魔剑,便想着查看端倪,而群兽汹涌扑来,不容分神他顾。他急忙双手持剑,奋力劈砍。而好不易灭杀一头怪兽,更多的怪兽接踵而至。他招架不迭,连连回退,情急之下,一道火光透体而出,霎时化作烈焰横扫四方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火剑所致,威势惊人,怪兽顿时忙乱起来。

    无咎借机反扑,挥剑劈砍。

    而危机缓解不过瞬间,情形再次逆转。

    便在火剑烈焰猖狂之际,一道白色寒雾突如其来,“轰”的击中了火剑,随即烈焰消失。

    无咎催动魔剑又劈又砍,接连斩杀吞噬了数十怪兽。而不等他缓口气,火剑竟被打回原形倒飞回来。他大吃一惊,收了火剑,抓取魔剑在手,又不禁连连后退几步而瞠目诧然。

    只见兽群不再混乱,而是带着敬畏的神情退向旁边。紧接着一团耀眼刺目的白色光芒从远处缓缓而来,莫名的威势随之笼罩四方。

    什么怪物?

    那光芒只有数尺大小,浑似一个白色的玉环,兀自悬空而悠悠旋转,透着说不来的诡异与神奇。

    方才便是它吐出了寒气,一口灭了火剑之威?

    而它肯定不是人,又不像是寻常的兽灵阴魂,究竟是什么东西……

    无咎惊愕之际,所在的山洞忽而又微微震动。他有所察觉,回头一瞥。

    只见身后十余丈外的那块血色禁制,竟然如同眼睛一般眨动了下。随即血光盈盈,躁动的杀机从中汹汹而出。浓烈的血腥随之弥漫,令人闻之欲呕而神魂难安。

    无咎猛然回头,暗呼不妙。

    那白色的怪物好像与血光禁制对峙,又好像要对付自己,旋转渐渐加快,所散发的光芒愈发耀眼夺目,整个山洞已被照如白昼。而四周的群兽也仿佛受其驱使,或是召唤,一个个凶态毕露,嘶吼咆哮。

    无咎的双手紧紧抓住魔剑,再不敢有丝毫的侥幸。

    不管那怪物是个什么东西,它既然操控兽灵阴魂,便与阴气鬼魂有关,或许只有魔剑能够对付它。

    不过,它好像与那血色禁制是对仇家。若真如此,我夹在其中岂不冤枉……

    无咎尚自全神戒备,眼前突然炸开一道白色的闪电。

    只见那圆环怪物光芒大盛,直奔着自己扑来;随之一道雾气呼啸而至,凌厉的寒意彻骨森然。数百怪兽随之咆哮,肆虐的杀气势不可挡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血光禁制微微震荡,血雾绽开,无边的杀机吞噬四方……

    无咎腹背受敌,已是无处躲避。他猛然举起手中的魔剑,全身的法力浩荡。魔剑的光芒倏然暴涨至四五丈之巨,带着狂怒的呼啸,与滔天的气势,狠狠怒卷而去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一道剑光所向披靡,无数兽魂崩溃殆尽。随即怒卷的黑色狂飙撞上了白色寒雾,顿然惊涛轰鸣而威势迸溅。

    无咎只觉得一股强横的力道扑面而来,不由得离地倒飞而去,任凭如何挣扎,依然直直冲向血光禁制。而那圆环怪物凌空倒卷,继而再次狂扑而来。他牙关一咬,不管不顾,人在倒飞,手中的魔剑再次奋力劈出。一道黑色的剑光闪现刹那,随即又是一道、两道、三道剑芒咆哮而出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