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三百六十七章 各安天命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木叶清茶、啸天齐、o老吉o、高莱莱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也感谢各位的订阅与红票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座孤寂的山岭之上。

    山岭两侧幽暗莫测,当间一道百余丈宽的黑色山脊渐趋渐高。行走其上,寒风阵阵。时不时白骨挡路,更添几分不归的凄凉迷茫。

    两道人影踏着剑光徐徐前行,又是一堆兽骨挡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兽骨还是四肢匍匐,昂首往前,触目惊心,却仿佛多了几许悲壮。

    无咎绕过兽骨,慢慢停下。

    妙山随后而至,神色不解。

    无咎摆了摆手,笑而不语。待妙山动身之后,他突然手持魔剑轻轻挥动。

    一道黑色的剑气呼啸而去,“砰”的击中兽骨。与之刹那,兽骨猛然颤抖,继而光芒闪烁,再又昂首怒吼状,一头数丈大小的白骨巨兽缓缓挺立在山脊之上。而不过少顷,它竟然张牙舞爪,白骨四肢带起山石碎屑飞溅,硕大的身躯猛然腾空飞起,直奔前方的两道人影扑去。

    妙山错愕不已,急忙躲避。

    无咎却是没有急着逃跑,而是饶有兴趣般抬眼打量。那头怪兽死的太久,阴魂不散,稍加触及,便在禁制下“活”了过来。且看着吓人,凶猛的势头堪比人仙高手。只可惜个头太大了,不然带在身边倒也威风。

    转念之间,一座小山般的兽影从天而降。飞溅的山石,森然的杀气,呼啸的寒风,着实叫人胆寒。

    无咎倒退两步,转身奔向山脊一侧。

    怪兽扑空,随后紧追。

    而无咎到了山脊的边缘,倏然停顿,随即辗转横移,抽身躲到了十余丈外。

    怪兽收势不住,直直坠下山岭。

    无咎这才挥舞大袖,继续赶路。

    妙山尚自回头观望,恰见某人带着得意的笑容赶到近前,他忍不住诧异道:“方才很是有趣吗?”

    万灵谷中随处皆有凶险,回避尚且不及,还故意招惹是非,在他看来着实不可理喻。

    “嗯,有趣!”

    无咎越身而过,很是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妙山脸色一僵,暗暗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而无咎却是只管前行,昂首笑道:“人生趣味,无处不在。想要我整日里苦着脸,我才不干呢……”

    他好像在自嘲,又像是在调侃妙山。而话里话外,却透着一种莫名的洒脱。只要他喜欢,他便能苦中作乐而达观自在。谁说这不是一种境界呢,而且是一种极为超凡的境界!

    妙山看着那道摇晃的背影,深邃的眼光中似乎多些许凝重。

    灰暗的天光下,山岭孤寂如旧;途中的兽骨,却渐渐多了起来。

    无咎不再惹麻烦,只要遇到兽骨便敬而远之。而不过一个时辰,他与妙山再次停下。

    只见数十里外,山岭的尽头,高高耸立着一座黑色的石山,或者说一尊高达数百丈的巨大石像。那便像是一头盘踞的黑色猛虎,却又背刻双翼而形状狰狞,且大张嘴巴俯瞰四方,破显诡异而又令人望而生畏。

    而黑色石像的脚下,却是堆满了白骨,还有光芒闪烁,以及法力轰鸣的动静远远传来。奈何四周的威势挡住了神识,一时之间瞧不分明。

    妙山凝神观望,失声道:“必是妙闵受困,看来他凶多吉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想让我救他?”

    无咎的眼光掠过妙山,转而远眺。来时的方向无阻无挡,数百里的情形一览无余。

    “不!我是指……”

    妙山矢口否认,却又神色迟疑。

    “此去一条路,想躲也躲不开啊!”

    无咎没有心思多说,身形一闪而去势如飞。妙山紧随其后,离地三尺疾行。

    须臾,成堆的碎骨挡住去路,入眼处尽是一片惨白。数千丈之外,更是白骨如丘。当间一尊石像壁立高耸,横截山岭,势吞千里。

    在石像的前方,数百头白骨怪兽乱战一团,遭受围攻的竟是十几个筑基修士,正在一位人仙修为的老者的带领下左冲右突而进退不得。碎骨之间则是散落着十余具死尸,血肉狼藉颇为醒目。石像脚下的峭壁上,则是裂开一道丈余宽的深深缝隙,好像正是双方攻守之地,一时之间僵持不下。

    妙山打量着前方的情景,诧异道:“那是岳华山的长老,司方。而妙闵为何不在此处?”

    “还用问吗?”

    无咎丢下一句,随即失去了身影。

    妙山微愕,随即恍然。

    妙闵不在此处的唯一缘由,只能是脱围而去。而自己活了大把年纪,倒不如一个年轻人审时度势看得清楚。他又施展隐身术,显然要趁乱闯关。也难怪他短短的几年,便逆天而起,如此机敏果断,着实后生可畏!

    妙山才想着如法效仿,又不禁一怔。

    只见百余丈外几头白骨怪兽缠斗,紧接着一道人影踉跄现身,竟扭头跑了回来,还连连抱怨:“我倒是忘了,隐身术骗不过兽灵阴魂!”

    妙山怔了怔,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而无咎往回跑了数十丈,转身横移,瞬间摆脱了怪兽的追赶,招手示意:“讨巧不得,且硬闯过去!”话音未落,他又掉头返回,一来一去,极为干脆。

    妙山不及多想,纵身往前。

    转瞬之间,两人到了石像的千丈之外。

    那十几个困在兽群中的修士早有察觉,却不知所措。而为首的老者,应该便是司方,挥剑击退了一头怪兽,扬声高喊:“他是无咎,拦住他——”

    众人急忙应变,奈何怪兽凶猛而一时难以脱困。

    司方独自返身扑来,成群的怪兽随其汹涌而至。

    无咎不躲不避,迎着兽群冲了过去,高高举起手中的魔剑,狠狠劈出一道黑色的剑光。

    司方匆匆忙忙便要应战,谁料黑色的剑光尚未落下,一道火红的烈焰霍然而出,炽烈凶猛的杀机悍不可挡。他暗暗心惊,不敢招架,抽身躲避,霎时又被几头怪兽缠住。而那一黑一红两道剑光,便如两条狂横的蛟龙直接冲向兽群,但有阻拦者,顿时为之崩溃而纷纷败退。

    无咎根本没将岳华山的长老放在眼中,也没想追杀对方,只管化作一道淡淡的清风,从混乱的缝隙间疾行而过。妙闵不作迟疑,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只见兽影奔突,白骨坍塌,还有修士大呼小叫,混乱的场面无以复加。而魔剑与火剑所化的黑风烈焰却是所向无前,竟从中强行冲开一条去路。

    司方阻拦不及,却应变极快,催动飞剑击溃两头骨兽,扬声大喊:“不得恋战,追……”

    而不过几个喘息的工夫,巨大的石像到了面前。坚硬光滑的石壁上裂开一道丈余宽的缝隙,其中一条狭长的石阶陡峭直上,仿佛直达石像的腹部,或为出路也未可知。

    无咎匆匆前后张望,喝道:“事不宜迟,走——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他已纵身落在石阶上,疾行数丈,又扭头看向身后。

    妙山随后跟来,依旧是沉着脸,只有深邃的两眼中,稍稍闪过几分慌乱的神色。

    而那群凶猛的白骨怪兽却是止步于石阶前,仿佛有所敬畏而不敢跨越雷池一步。司方倒是不失时机,他带着十余位筑基修士终于冲到了石像的脚下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远处的山岭上有大群人影愈来愈近……

    无咎挥袖一甩,尚自盘旋的烈焰消失无踪,只剩下他手中的魔剑,在吞吐着数尺的黑色剑芒。他冲着来时的方向匆匆一瞥,啐道:“那帮家伙倒是阴魂不散……”

    妙山终于明白了某人的果断,以及一往无前的缘由,因为钟广子带人追来了,已不容后退半步。欲要前行,唯此一途。

    岳华山的长老司方,见到援兵已至,精神大振,带着十几个修士窜上了石阶。

    石阶狭窄,又细又长,怕不有百丈之高,如同一道天梯通往石像的深处。却也直上直下,应该畅通无阻。而一旦穿行其上,无形的禁制霍然而下,顿时逼得飞剑沉重,唯有凭借双脚方能拾级而上。

    而无咎与妙山没跑几步,司方带人追到了十余丈外。他让过妙山,抓出昆玉盘连连挥动。光芒闪烁中,一连串的禁制接踵而去,使得司方招架不迭,还有筑基弟子手忙脚乱滚下石阶,追赶的势头顿时不再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石像四周的气机好像有了变化。犹在狂奔乱突的数百头怪兽的突然变得迟缓起来,继而一个个化作白骨僵在原地。随即一群人影由远而近,为首的正是钟广子、项成子等人。钟广子的手中还拿着一块符牌,他带着众人赶到了石像脚下的石阶前。

    司方与十来个筑基弟子狼狈返回,与众人见礼。而他身为岳华山的长老,所带领的收下死伤惨重,自觉颜面大失,气急败坏道:“项师兄,钟门主,我带人追赶妙闵至此,谁料那人故意触动禁制,诱使我一行陷入重围。随后无咎与妙山又至,本人无力阻拦,快追——”

    石阶的尽头,是个黝黑的洞口。两道人影闪动几下,相继失去了身影。

    项成子冲着司方点了点头以示安慰,又举手示意:“钟兄,贼人尚未远去……”

    钟广子的眼光掠过四周的血肉狼藉,神色中稍显不快。

    岳华山的两位长老,在项成子的授意下,声称要剪除贼人的羽翼,便自告奋勇带着一群筑基弟子追赶妙闵与妙山。如此反客为主倒也罢了,却连累万灵山多名筑基弟子死伤。

    钟广子没有理会项成子,翻转大袖藏起了手中的符牌,转而看向那狭长的石阶,两眼稍稍眯缝:“途中的禁制破解不难,而每道关卡的镇山石兽却不容小觑。即使我万灵山的前辈,也从来不敢大意!”

    项成子与万道子、方丹子等人换了眼色,出声道:“那小贼近在咫尺,岂能就此放弃?既然钟兄有所顾忌,又何妨让诸位一试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万灵山如此劳师动众,何曾轻言放弃?”

    钟广子诧异反问,抬手一指:“既然诸位修为高强,有恃无恐,请——”他大袖子一甩,竟是后退两步:“而我有言在先,饕餮的吞天峰,穷奇的撼天峰,梼杌的困天峰,混沌的寂灭峰,无一不是险地,无一不是禁制遍布。倘若遭遇不测,诸位各安天命!”

    他好像很大度,而说起话来却是软中带硬。

    项成子却是佯作不知,扶须笑道:“没有钟兄带路,谁敢莽撞。我等甘附骥尾,呵呵!”

    万道子与方丹子点头附和,没有一个愿意贸然前行。

    众人的反响,钟广子早有预料,他报以淡淡的冷笑,应声说道:“既然如此,烦请各位莫再擅自行事!不过……”他话语一顿,转而又道:“这撼天峰内,禁制多变。谁要是自讨苦吃,到时候不要怪我没有提醒!”

    还是那句话,谁也不知道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,若是有人反客为主而擅自行事,生死各安天命!

    在场的各家高手懂得厉害,纷纷举手称是。

    钟广子不再啰嗦,带头踏上石阶。众人随后,一行鱼贯往上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