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三百七十五章 百死滩涂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湖北雷哥1、tianshen8190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也感谢各位的订阅与红票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无咎的手中,是块巴掌大小石头,儿臂粗细,晶莹玉润,并散发着五色的光泽。稍稍神识查看,一股霸道强横的气机直冲神魂。犹如洪水猛兽,一时难以抵挡。他急忙收敛心神,暗暗惊讶。

    五色晶石内的气机,与灵石截然不同,倒是与所知的乾坤晶石,有着几分相仿。其中蕴含的气机,则更为的强大莫名。幸亏修为尚可,否则差点把持不住。倘若换作寻常的筑基修士,顿时心神奔溃而惨死当场也未可知!

    不用多想,这五色晶石必是宝物无疑啊!既然遇上了,岂有错过之理!

    无咎想到此处,手中的晶石已到了夔骨指环之中。而他犹不作罢,转而看向阵法,两眼贼亮、贼亮,伸手就近抓住一块晶石便是用力一拔。晶石离地瞬间,所在的洞穴突然摇晃一下。他眼光转动,稍稍停顿,而忍耐不住,再次慢慢伸手。

    当又一块石头到手,洞穴果然随之摇晃,却比之前稍加猛烈,还有“喀喇喇”的撕裂声传来。

    无咎的两眼乱瞅,却出手愈来愈快。

    他便像是当年偷摘人家的果子,又怕捉住,心虚所致,带着几分意外收获的振奋与侥幸而一通的忙乱。一块石头,接着一块石头。“喀喇喇”震响不断,四周碎石“哗啦”直落。

    转眼之间,阵法内只剩下最后一块晶石。而洞穴的震动更加猛烈,好像随时都将崩塌。

    无咎已吓得跳起身来,却又无处躲避,干脆心头一横,俯身冲向阵法之中。而便在最后一块晶石到手的刹那间,只听“轰”的一声巨响,他已腾空而起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黑水之上,漂浮着一群豺狼虎豹的身影。

    数百的兽影相互拥挤,奔逐往前,便如一道浮桥,飞快滑过水面。而兽影之上,则是站立着数十修士。

    须臾,穿过峡谷。

    众人相继跳向岸边,纷乱的兽影随即一一消失。仰望之中,一座山峰高高耸立,还有石阶盘旋其上,抵达巅峰应该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“呵呵,有道是幽泉不浮,而兽灵阴魂却是畅通无阻!”

    一位老者站在山坡上,面带矜持抚须微笑。

    这位老者,正是万灵山门主钟广子。他带着各家高手接连穿越九幽绝地,又凭借驱灵神通,免去了众人的渡水之苦,总算是找回几分颜面。

    “钟兄神通广大,佩服、佩服!”

    “万灵山驱灵炼魂之术,堪称神洲一绝!”

    “此番定能拦住贼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咎或已迷失途中,正当结阵以待。还请钟兄示下,以免有误……”

    项成子与万道子等人,皆老于世故,适时奉承几句,不忘催促继续赶路。

    钟广子微微颔首,抬手指向前方的山峰:“此处便是困天峰,只须翻越而去,便可以逸待劳……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半空突然传来一声巨响。紧接着地动山摇,峰巅似有乱石崩裂。还有隐约三道微弱的人影横飞而去,瞬间消失在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钟广子微微一怔,脸色阴沉。

    “不出所料,困天峰又被他抢先一步……”

    “走一路,毁一路,唉……”

    钟广子回头冲着他的两位师弟瞪了一眼,大袖一挥:“可恶的小贼,他还能嚣张到何时!”

    他话音未落,带头奔向前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连片的水泽,绵延不断;泥泞的滩涂,没有尽头。

    这是一方没有生机的绝地,除了阴冷潮湿,便是瘴气重重,放眼处一片荒芜与沉寂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三道人影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一连串的闷响中,三人如同石头般摔在滩地上。泥水溅起,人影消失。过了片刻,相继有人伸手挣扎,接着爬出泥坑,却无一例外满身的泥水。

    妙闵站起身来,大袖挥舞,灵力催吐,满身的污秽顿时离体而去。他东张西望之余,看向几丈外的另外两人,随即又喘着粗气,显得很是虚弱。

    妙山微微摇晃爬出泥坑,兀自衣衫破烂,情形不堪,便是凌乱的须发上也挂着阴冷的泥水。而他却是无暇整理衣着,摸出丹药扔进嘴里借机疗伤。

    两位灵霞山的长老也算是成名已久的人仙高手,少有这般狼狈的时候。当然,更为不堪的人总是在最后登场。

    “哎呦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从污水中冒了出来,呻吟着翻身爬上泥坑,竟四肢赤裸,只剩下一件金蚕甲贴在身上。他仰面朝天躺在地上,整张脸已看不出模样,又哼哼道:“一声炸雷,从天而降……”

    妙山自顾不暇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妙闵则是紧走两步,庆幸道:“想不到你果然击败了凶兽,有无收获……”他话说一半,忙又摇头:“伤势如何,我帮你查看一二……”他伸出双手,极为关切。

    无咎却是突然直挺挺起身,如同僵尸一般,随即灵力透体而出,满身的泥水砰然四溅。

    妙闵始料不及,慌忙退后。

    无咎抬手抓出一套衣衫靴子,瞬间束扎妥当,随即脚不沾地踱了两步,咧嘴笑道:“嘿,小小的凶兽又奈我何!”他拍着胸脯,轻松问道:“长老,尚不知此处何处呀?”

    某人刚刚还是躺在泥窝里,惨不忍睹,转眼间龙精虎猛,已是故态萌生。而他此前伤势在身,莫非故意掩饰?

    妙闵愕然片刻,分说道:“此处应该是百死滩,为万灵谷第四层凶境所在。再穿过千炼峰与最后一道关卡,便可抵达万灵塔境内……”

    “万灵塔在即,当一往无前!”

    无咎洒然转身,而他的手掌依然捂着胸脯,脸色有些发苦,悄悄缓了口气。

    此前被石兽折腾的死去活来,虽不致命,却气息不畅,脏腑阵痛,没有几个时辰的调养怕是难以大好。而眼下只能强撑,谁让人心难测呢!

    妙闵默默看向那有恃无恐的背影,又看向妙山,抚须沉吟片刻,为难道:“我与师兄伤势未愈,能否歇息片刻……”

    “两位尽管歇息,还怕钟广子追来不成!”

    某人说起大话,也是张口就来。

    而妙山却是从静坐中睁开双眼,神情诧异。只见他守在原处,没有动作,而身下的泥泞却在缓缓隆起,随之泥水翻卷而闷响阵阵。他不敢迟疑,急忙踏着剑光纵身而起。

    与此瞬间,原本一片滩涂泥地,突然裂开几道深深的缝隙,并有淡淡的黑雾随之弥漫。而不过刹那,一头乌黑的怪物破土而出,竟长达七八丈,腰身丈余粗细,从头至尾长满了锋利的横足,“呼”的一声奔着逃窜的人影扑去。

    无咎与妙闵早已吓得连连后退,双双诧然不已。

    “好丑的家伙……”

    “千足兽……”

    便在两人观望之际,那怪物去如闪电,瞬间追上妙山,抡起千百双锋利的横足便要施展致命一击。而妙山躲闪不及,反手祭出一道剑气。“砰”的一声剑气崩溃,他趁机脚踏剑光抽身横移。而千足怪物怒袭而上,收势不住,恰好撞上十余丈高的一片淡淡雾气,“轰”的一头栽下来,却又摇头摆尾,再次腾空而起。四周顿时泥水如雨,惊险中又添几分混乱不堪。

    “不像活物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快跑……”

    那千足兽,浑身透着阴气,显然不是活物,却又凶狠异常。

    无咎正自琢磨怪兽的来历,他与妙闵的脚下突然裂开几道豁口,紧接着又是几条七八丈长的大家伙冒了出来。一个个千足飞舞,摇头摆尾,浑似大蛇,却又丑陋恶心而让人害怕。

    强龙难斗地头蛇,跑吧!

    无咎的脚下涌出两道剑芒,腾空数丈转身便跑。

    慌乱之中,三人分别奔着三个方向。

    妙闵扭头不见了另外两位,便要返回,怎奈一头千足兽追赶正凶,他只得抬手祭出剑气阻挡,转而在水泽滩涂之上绕起了大圈子。

    万灵谷之行若是走丢了某人,一切都将前功尽弃。而不过片刻,又是三两道黑影破土而出,竟是长嘴尖吻的披甲怪物。

    妙闵吓得急忙转向,却见那怪物迎头扑向千足兽。惊讶之际,不明所以,“砰砰”泥水四溅,四五条水蛇般的黑影蹿起。他只得再次转向,恰见无咎与妙山从远处跑来。

    而两人的身后追着大群的怪物,有在地上扑腾的,有在水面上疾行的,还有掠空飞行的,虽然形态各异而大小不一,却无不杀气腾腾而气势汹汹……

    浅而易见,掉进了是怪兽的老巢啊!不,应该整个百死滩,都是怪兽的栖息地,如今贸然闯入,遭到围攻在所难免。

    匆忙之中,妙闵抓出一枚图简稍稍查看,转而辨别方向,出声大喊:“数百里外,有岛,名隔岸,可供落脚……”他抬手一指,带头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而妙山已被两头千足兽拦住去路,依旧摆脱不得。

    无咎也被遍地的怪兽给追得晕头转向,正要尾随妙闵而去,却见妙山处境艰难,他身形一转掉头冲去,挥手祭出一道火红的剑光。“轰”的一声烈焰炸开,两头千足兽带着火光往后躲闪。

    妙山趁机脱身,而狼狈不堪的他依然少言寡语,只是离去之际,冲着某人丢下深深一瞥。

    无咎没有心思逗留,随后往前逃去,却没忘摸出几粒丹药吞下,鬼鬼祟祟的很是隐秘。

    只见暗淡的天光下,雾气笼罩之中,原本死寂沉沉的水泽滩涂便像是鼎炉沸腾,到处都是蹦跳乱飞的怪物。其中的三道人影便如弓之鸟,从缝隙中左冲右突。一旦躲避不得,便各自祭出剑芒强行突围。如此这般,渐去渐远……

    ...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