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三百八十章 星雨落花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失业专干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老者,正是紫定山的门主,方丹子。

    紫定山,位于有熊国,比邻南陵,与灵霞山算是一对老邻居。两家仙门素有往来,彼此颇为熟悉。

    妙闵见方丹子独自一人,稍稍心安。他与妙山举手致意,算是熟人见面打个招呼。

    数十丈外的方丹子显得极为和气,拱手还礼,而眼光却是看着无咎,出声说道:“我与妙祁素有交情,怎奈他突生变故而下落不明,再加上我常年闭关不出,使得紫定山与灵霞也少了来往。尤为甚者,偶尔还会有弟子相争,或殃及凡俗,致使当年的公孙公子也是深受其害啊。唉……”

    神洲仙门早有传闻,无咎是个叛出仙门的弟子。而这位紫定山的门主,却好像熟知无咎的前世今生。他话到此处,发出一声轻叹,接着又道:“紫全,你曾与他有过交集。此子代管仙门事务的数十年间,与几位师弟胡作非为,并肆意插手凡俗恩怨,已被我赶回紫定山,另行接受惩处。而他若是冒犯了道友,还请送我几分薄面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脚踏剑芒悬空而立,脸上波澜不惊。而他背在身后的大袖中,隐隐的黑色剑光吞吐不定。

    记得祁散人亦曾说过,他与方丹子的交情不错。而两个老头的交情,与自己无关。若非紫定山的弟子为非作歹,自己又怎会遭到灭门之祸。不过,那老头虽然修为不弱,却并未趁机发难,反倒是刻意示好。他要干什么?

    “实不相瞒,各家高手先到一步,处处设防,只为等你三人的到来。”

    方丹子伸手示意,继续分说:“而的我身后,便有一座阵法!”

    无咎的眼光掠向四方,眉梢微微耸动。

    神识之中,远近根本没有阵法的丝毫迹象。由此可见,万灵山早有蓄谋。所埋下的陷阱不仅凶险,且极难提防。

    方丹子却是露出笑容,说道:“难得妙祁老友后继有人,我又怎会与他的弟子为敌呢!今日我便网开一面,换你来日放过紫定山,以及我的徒子徒孙,不知你意下如何呀?”他好像已料定了无咎不会拒绝,点了点头又道:“至于你能否找到万灵塔的神剑,并摆脱各家高手的追杀,恕我爱莫能助,且求天缘造化!”

    真是好买卖!

    方丹子终于说出实话,他的用意很简单。他不愿得罪一个难以限量的仙道高手,也不愿得罪各家仙门。却不妨他背地里偷偷卖个人情,既化解了当年紫全等人结下的恩怨,又换来了紫定山的数百年安定,可谓里外双赢而稳赚不赔!

    一句话,有人的地方,不是世故,就是套路!

    “此间阵法,无非借禁制地利而设,虽难察觉,却也并非无懈可击。我还是称呼你无咎吧,好自为之!”

    无咎尚在琢磨着方丹子的暗示,对方已然凭空消失。他回头看向妙闵与妙山,两位长老同样在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芥子天地,咫尺迥异……”

    “借此布阵隐身,当事半功倍……”

    “或神识错觉,以致于失察……”

    “先行查探,必有端倪……

    妙闵与妙山不愧为成名已久的人仙高手,三言两语便已道出了方丹子话语中的玄机。

    无咎不再耽搁,转身而去,大袖轻甩,十余把飞剑游鱼般接踵闪现。

    眨眼之间,远近四方均有剑光游弋。

    妙闵与妙山趁势追了过去,而看着那一把把品相不俗的飞剑又是眼馋,又是错愕不已。

    不过,两位长老若是知晓某人的身上还藏着上千把飞剑,不知又该如何作想!

    无咎只管寻觅而行,并时不时抬手指点。几道剑光在左右盘旋,几道剑光则是冲向前方。而他有了飞剑开路,反倒是不紧不慢,仿如在旷野间漫步,唯有两眼中精芒闪动。

    妙闵与妙山也是不敢大意,各自神色戒备。

    正如方丹子的告诫,万灵塔境内早已布下陷阱,并暗藏着数十高手,说不定此时便有人在暗中盯着。看似寂静而又空旷的所在,实则步步杀机。

    须臾,数百丈外突然传来一声闷响,尚在飞行的剑光猛地弹了回来,随即有阵法光芒轰然闪烁。

    无咎好像是早有预料,看都不看,抬手急招,返身而退。而他与妙闵、妙山尚未转向离去,又是接连几声闷响。

    此处禁制重重,咫尺之隔天地迥异,神识或有错觉,却躲不过飞剑的试探。果不其然,隐藏的阵法只要被飞剑稍加触及,即刻反噬开启并显现出来。不过,所遇到的阵法竟不止一处。

    无咎与妙闵、妙山愣在原地,大为惊愕。

    只见数百丈方圆内,竟前后左右布下了四座阵法,占地十余丈,或二三十丈不等,皆威势森然且杀机腾腾。而适才幸亏飞剑探路,一行三人恰好穿行于阵法的缝隙之中。若非不然,难免掉进陷阱而陷入重围。而与之瞬间,四位老者带着几个筑基修士冒出来。

    “无咎,还我岳华山典藏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咎,你毁我剑冢……”

    那是岳华山的项成子与他的两位师弟,以及黄元山的万道子。都是真正的冤家仇敌,联手在此布阵,不料功败垂成,干脆一拥而上。而直至此时,两人依然不愿提起丢失的神剑。既为难言之隐,如今只能以借口发泄怒火。

    “项成子,万道子,你二人身为仙门之主,德高望重,岂能以多欺少呢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面对神洲仙门,很难理直气壮,谁让他四处劫掠呢,仙门鬼见愁的名头来之不易。他收起身边盘旋的飞剑,依然心里发虚,嘴上敷衍,便要伺机脱身,不料猛一回头,却见妙闵与妙山的背影正在逃窜。他顿时大叫:“两位不仗义……”

    灵霞山的两位长老,很懂得趋吉避祸的道理,见机不对,掉头就跑。

    而无咎叫声未落,跑得更快。

    他身形一闪,便已蹿出去数百丈。谁料他刚刚蹿出阵法之间的缝隙,早有防备的项成子带人已抢先一步挡住了去路,二话不说,几道剑光呼啸而至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百忙之中,无咎扯出魔剑招架。而四位人仙高手的合力一击,非同小可。轰鸣声中,强横的威势便如一堵厚重的墙壁碾压而来。他吃撑不住,顿时倒飞了十余丈,又踉跄几步堪堪落地,犹自劲风扑面而大袖衣摆猎猎作响。

    项成子等人却是环绕四周摆开阵势,显然是志在必得。而逃走的妙闵与妙山,根本无人问津。

    “有本事单打独斗,瞧瞧我怕过谁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缓了口气,挺起胸膛,抬起手中的魔剑往前一指,撇嘴又道:“项成子,枉你也是人仙八九层的高手,却只懂得以多欺少,信不信我让你威名扫地……”

    他被四位人仙高手与几位筑基弟子困在当间,身后便是阵法,想要脱身而去,唯有冲破阻拦。而他愈是身陷绝境,愈是嚣张,话里话外,将项成子嘲讽的一无是处。

    那可是仙门至尊,威震岳华山以及北陵海的人物。

    项成子见到无咎落败被困,暗暗松了口气,却见对方恶意挑衅,他不由得老脸一沉:“小子放肆!你不过机缘巧合罢了,岂敢目空一切。老夫不妨给你一个教训,也好让你明白仙道无涯!诸位莫要插手……”

    他真的怒了!

    放眼神洲仙门,也没人敢在他项成子的面前叫嚣。而偏偏那个抢了他的典藏,偷了他的神剑的小子,竟然不将他放在眼里,简直就是一种羞辱。今日若是不能还以颜色,只怕岳华山的列祖列宗也不答应。况且那小子除了逃命的本事厉害,所施展的神剑倒也寻常。

    万道子不便阻拦,往后退去。在场的众人也纷纷躲避,以便敌我双方对决。

    在众人看来,那个无咎虽然狂妄,且无法无天,终究还是一个后起的小辈。如今有高人出手予以教训,也算是整饬不良而重塑规矩。党当为正义之举,且拭目以待。

    项成子不再啰嗦,大袖挥舞扬手一抛。

    一道银光倏然而出,随即悬在十余丈的半空中“呜呜”旋转。

    无咎终于激怒了项成子,并让对方与自己单打独斗,禁不住精神一振,缓缓举起右手的魔剑。三尺长的黑色剑芒,瞬间暴涨三丈。自从遭到项成子接连追杀以来,还没有与对方真正的对阵较量。而他才要应战,又不禁瞪大双眼。

    对垒厮杀,应该比刀比剑。

    而项成子却祭出一个鸡卵大小的圆珠子,透着银色,还会旋转,什么东西?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昂着脸,正自好奇。

    而那“呜呜”声稍稍一顿,顿作风声呼号。随即一声闷响,圆珠突然炸开。万千细小如针的银芒漫天而降,霎时已如疾风骤雨般袭来。

    无咎吓了一跳,便想躲避。

    早知道项成子的神通如此强大,便该找万道子下手。而如今自讨苦吃,后悔晚矣。凶猛凌厉的杀气势不可挡,根本无从躲避。

    无咎心头一横,挥剑怒劈。

    三丈魔剑掀起一道黑色的风暴,随即又紫、红光芒闪烁。三剑合一的刹那,轰然炸开万千星芒。每一道星芒,都是一道利剑;每一道利剑,都蕴含着魔剑、狼剑、火剑之威。万千威力骤然爆发,必然有番大动静。

    “轰、轰、轰——”

    犹如闪电齐发,声声霹雳同时炸响,瞬即又化作阵阵狂澜,直奔四面八方横扫而去。

    项成子施法之后,只等着某人的忙乱败退。殊料铺天盖地的星芒犹如惊涛骇浪般难以抵挡,他惨哼一声凌空倒飞,直至数十丈外,方才踉跄着落地,已是脸色苍白,护体灵力崩溃,即使一尘不染的长衫也多了几个破口。

    万道子等人犹在远处旁观,余威所致,纷纷再次退后躲避,而亲眼目睹的情形已是让在场的高手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只见项成子胸口起伏,极为狼狈。他抬手召回变成变成原状的珠子,难以置信道:“我的本命剑珠,从未落败……”

    漫天星芒散尽,一道人影傲然而立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剑珠,威力够强,奈何遇上我,唯有落败一途!”

    其实天水镇上官家的上官义便修炼剑珠,怎奈某人并不知晓其中的深浅。而他只要占了便宜,随即变得骄狂而又高深莫测。

    项成子抬起头来,苦涩道:“我并非败于你手,而是九星神剑。不知你方才的神通有何玄妙,能否赐教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的魔剑已回归原状落在手上,被他“唰”的劈出一道剑风。他看向神色郁郁且又狼狈不堪的项成子,双眉一展:“不服再战,只可惜你并非我的对手。至于我方才的神通,大大的有名……”他脑袋一歪,沉声吟道:“小桥笙歌,一叶扁舟出明月;元夕水暖,星雨落花罩寒烟。嗯,此式神通,便是星雨落花!”

    无咎还想胡扯几句,却又两眼一眨微微愕然……

    ...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