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三百八十三章 万灵塔中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o老吉o、多情的话语、981nanhai、pexxxyu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感谢981nanhai成为天刑纪新盟主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与此瞬间,无咎已凌空蹿起。

    他在击伤了钟广子的瞬间,并未逃跑,而是恶狠狠扑向众人,并顺势劈出手中的魔剑。一道数丈的黑色剑光横扫而去,继而一道紫色的剑光紧随其后,接着一道烈焰滚滚,再又一道青色的龙影呼啸而出。

    “轰、轰、轰——”

    那炸开的玉佩尚未显威,便被接踵而至的剑光碾碎、吞没。紧接着双方攻势相撞,顿然法力轰鸣。

    无咎人在半空,双臂挥舞,剑光闪烁,威风凛凛。而不待他借机逞强,反噬的法力狂卷逆袭。十余位人仙高手的合力一击,威势非同小可。他把持不住,往后倒飞。

    恰于此时,危机骤降。

    一块玉符悄然逼到近前,随后还有一个珠子在滴溜溜旋转不停。

    无咎的人往后飞,两眼中寒光闪闪。他挥臂抛出魔剑,随即又抬手往前一指。

    万道子趁乱祭出玉符,眼看得手。一道黄色的剑芒,在毫无征兆下突如其来。他大吃一惊,匆忙应变。而那黄色的剑芒霎时消失,神识之中无从找寻。他心知不妙,抽身后退。谁料后背猛遭重击,“砰”的一声护体灵力碎裂。他张口喷出一道污血,随即踉跄扑倒在地。而他倒地之际,不忘掐动法诀,暗暗恨道:“小贼,果然卑鄙……”

    与之刹那,玉符与剑珠相继炸开。

    只见无数符文闪烁,片片禁制肆虐而去。继而万千剑芒迸溅,狂怒的杀机咆哮如潮。

    万道子与项成子双双祭出杀招,使得在场的众人斗志大盛,于是各自再次发动攻势,一时之间剑光纷飞。

    无咎尚未落地,铺天盖地的禁制、剑芒以及狂乱的剑光已汹涌而至。他不作迟疑,抬手凌空一点。与之瞬间,尚在凌空盘旋的四道剑光与隐形的坤剑瞬间合为一体,瞬间炸开万千星芒逆袭而去。

    “轰、轰、轰——”

    十几位人仙高手的法力与九星神剑的对撞,硬碰硬的较量。便好像天河倒灌,怒涛万里;又似惊雷骤降,毁天灭地。只见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中,剑光崩溃,法力炸开,威势横卷,狂暴的杀机势不可挡。

    在场的众人猝不及防,纷纷后退躲避。

    万道子原本受创,又雪上加霜,他尚未缓口气,便已被强劲的威势掀飞在地。他翻滚着艰难爬起,恰见项成子坐在一旁,手里捏着一颗光芒黯淡的圆珠,脸上呈现出落寞的神情。

    两人眼光一碰,皆苦涩无语。

    本以为强攻之中有偷袭,混战之中藏杀招,而结果还是功亏一篑,又怎能不让人沮丧呢!

    而之前的那小子,不过使出了三剑合一的“星雨落花”,便可以轻易击败任何一位人仙高手。如今他五剑合一,更加的惊世骇俗。也幸亏他无暇兼顾,否则他痛下杀招,谁人可以幸免……

    钟广子被虞师、庄从架着臂膀退出了数十丈,四周依然狂风呼啸而余威惊人。

    他早已封住腰腹的剑伤,并吞服了丹药,犹自不肯作罢,猛地挣脱两位师弟的搀扶,喘着粗气道:“方才的神通,莫非来自于九星神剑?那卑鄙小贼,何德何能……”他看向前方,两眼中怒气一闪:“他寡不敌众,诸位切莫懈怠!”

    九星神剑,仅存在于传说之中。即使各家仙门的门主,也无缘窥其真容。更莫说五剑合一,并从中悟出如此强大的神通。

    十余位人仙高手或坐或立,各自情形狼狈,听得钟广子示意,忙又循声看去

    漫天的星雨,业已散尽;肆虐的余威,依然凌乱不绝。

    只见弥漫的烟尘之中,一道人影“扑通”摔在地上。五道剑光,随其翻卷盘旋。他好像听到了钟广子的话语,抬手一抓,五道剑光合为一把三尺多长的黑剑,借势撑起身子,摇摇晃晃道:“是何神通?给我听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正如钟广子所说,某人寡不敌众。

    无咎以一己之力,对抗十余位高手。五剑合一固然神奇,奈何他刚刚领悟而难以施展出真正的威力。况且硬碰硬的较量,最终比拼的还是修为。便在众人退却之际,他也被反噬的法力横扫出去,虽然并无大碍,却已心浮气躁。而此时此刻,他依然毫不示弱。

    “昨夜风卷旌旗,今日马踏飞雪,一剑斩碎天穹,且看星雨落花!”

    无咎胡诌了几句,倒也煞有其事,豪放之情溢于言表,随即又双脚岔开,站稳身形,脑袋往后一甩,仰天冷笑:“嘿,我是小贼,我暗中偷袭,我卑鄙无耻,我罪不可赦……?”他挥臂举剑,往前一指:“啊呸!尔等道德君子、名门高人,在本人的眼里,也不过是一群鸡鸣狗盗之徒,道貌岸然之辈。从来正邪不两立,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活……”

    他破衣烂衫,情形不堪,却昂首傲立,神态张狂。一旦他豁出去了,他就成了蛮横霸道、无法无天的仙门鬼见愁。而话音刚落,身后旋风乍起。他急忙回头,整个人已被旋风吞没。

    钟广子犹自捂着腰腹的剑伤,两眼中透着深沉。

    百多丈外的那个小子,是在拼命强撑,装模作样,还是行有余力,并留有后手?而看他有恃无恐的模样,着实让人难辨深浅。不过,方才他的五剑合一,或是所谓的“星雨落花”,已足够强大,却在对阵之中处于劣势。倘若众人继续联手,或许他将原形毕露!

    谁料便于此际,一座白色的塔影突如其来,却又在旋转的狂风中倏然远去,不过眨眼之间已消失无踪。而更为让人意外的是,那小子首当其冲,竟借机遁入塔中……

    钟广子瞠目错愕,急忙挥手:“万灵塔,快追——”

    而他动身之际,牵动剑伤,脚下踉跄,被左右的虞师、庄从伸手拦住。他才要发作,却听身后有人出声。

    “钟兄,稍安勿躁!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凑到一起,方丹子从中缓步而出。

    钟广子喘了口粗气,急道:“方兄,那小子已窜入万灵塔,何不追赶……”

    方丹子停下脚步,看向身旁的项成子与万道子,转而手扶长须,含笑摇头:“钟兄素来机智沉稳,眼下缘何方寸大乱?”他不等钟广子应声,摆了摆手又道:“且听我一言……”

    “请讲!”

    “无咎的修为,不过人仙六层。而他有神剑相助,便是比起地仙高手也是不遑多让啊!试问,你我谁是他的对手?”

    “你我人多势众,还有筑基弟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早已料到此节,故而先后挫败项兄、万兄以及钟兄。正所谓挫敌锋锐,分而克之,此乃凡俗兵法之要,他算是深谙其中三味啊!”

    “哦,你是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在场的人仙六层以上的高手,只有你我四人,若再僵持下去,必有死伤啊!”

    方丹子言简意赅,以他的话说来,在场的十几位高手,只有四位门主的修为可以比肩无咎。而如今四位门主被打伤了三个,再不复之前的强势。他担忧接下来的混战之中,没人挡得住无咎的疯狂。而一旦他大开杀戒,只怕再也难以收场。

    钟广子在众目睽睽之下连遭挫败,如今又伤势不轻,他急于挽回颜面,忙道:“依你之见……”

    方丹子转身看向众人,不慌不忙道:“据悉,神剑入体,法力失控,稍有不慎,便将爆体而亡。故而,即便无咎找到了万灵塔中的那把神剑,他也必受其制,而一时难以自我。彼时彼刻,或许正是你我围攻的大好良机!”

    “嗯,此计可行!”

    钟广子深以为然,冲着两位师弟吩咐道:“虞师,庄从,传令筑基弟子四处布阵……”

    万道子却是摇了摇头,沉吟道:“我记得那小子神剑入体之后,极为的疯狂强悍!”

    古剑山的权文重与申比附和道:“正是如此,切莫弄巧成拙!”

    “哦,最终又如何?”

    “他固然强悍,却不得不落荒而逃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之所以逃命,因为他外强中干。而此处乃是结界,他又能逃往何处呢?”

    方丹子张口打消了众人的疑虑,笑着又道:“呵呵,你我尽管歇息守候,养精蓄锐,只等那小子现身便是!”言罢,他径自走到一旁盘膝而坐。

    钟广子也是苦无良策,与诸位高手纷纷就地歇息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提起运气,总是叫人心怀忌惮。而有的时候,它又从天而降,让人猝不及防,挡都挡不住。

    正如这诡异莫测的万灵塔,寻它千百遍,偏偏找不见,突然出现的时候,又眼睁睁看着它溜走。而当你不再理会它的存在,它却再次跳了出来,还没看清它的模样,便被裹入旋风,然后稀里糊涂到了此处。

    无咎看着落脚之地,又抬起头来前后张望。

    所在的地方,是个高达数丈的门洞,白玉光滑,看不到雕琢的痕迹,好似浑然天成,透着森森的荧光,并散发着幽冷的寒意。来时的洞门外,钟广子等人早已消失不见,只有一层白色光芒急剧旋转,还有隐隐的风声在呼啸不绝。透过门洞往里,则是白雾弥漫,神识迷蒙,两三丈外什么也看不见。

    不过,当置身此处的瞬间,一直所寻觅的熟悉气机,突然变得清晰起来!

    而这便是万灵塔,妙闵与妙山去了哪里……

    ...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