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三百八十六章 天地良心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砸锅卖铁人、呸啦、最终进化青年的捧场与月票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无咎慢慢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他衣衫破碎,遍体带着烧灼的痕迹;发簪没了,乱发披肩。他握紧的双拳,犹在微微颤抖;挣扎的神情中,好像带着难以摆脱的痛苦。而他剑眉下的双眸,却又透着淡淡而又妖异的金芒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杀了妙山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缓缓吐出一句话,像是牵动了气机,不由得双眉紧锁而脚下踉跄。恰好碰到身后的一物,被他伸手扶住,这才堪堪站稳,显得极为狼狈而又虚弱。

    那是祭坛上的石鼑,并非焚毁,却翻倒在地,半截埋在骨屑灰尘之中。

    妙闵始终在紧紧盯着无咎的一举一动,并言语试探,唯恐遭遇不测。却见对方如此窘迫,且不似作伪。他顿时放下心来,便仿佛一头窥伺猎物已久的猛兽,终于露出了本来的面目,忍不住手扶长须呵呵一乐:“不错,是我杀了妙山!”

    无咎重重喘息着,再次抬起头来:“你……为何杀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,杀了,便也杀了,又何必多言!”

    妙闵不以为然放声笑道,摇摇晃晃踱步往前:“你此时已自身难保,何妨想想自己的安危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此前所说,尽为谎言?”

    厚厚的一层骨灰,几近堆满了整个万灵塔。有人陷入灰堆中,处境艰难,仅靠着一个石鼑站立,犹然摇摇欲坠而难以自持;有人闲庭信步,一如胜券在握的轻松与从容。

    “也不尽然,为了取信于你,我所说的多半都是真话,呵呵!”

    妙闵停下脚步,笑容一敛:“交出你的神剑,换来一条活路,如若不然,神魂俱消而后悔晚矣!”他虽然话语随意,而暗含的杀机却是不容置疑。威吓过后,他又惋惜叹道:“哎呀,你还年轻,死了多可惜,切莫一失足而成千古恨!”

    无咎的双眼闭上,又缓缓睁开,像是不认得那个说话的老者,微微摇头:“我早便料到,会有今日……”

    自从与妙闵、妙山结伴同行的那一刻,他便有过不祥的猜测。而为了摸清两位长老的底细,以及用意,他所幸将计就计,指望着另有收获。而他万万没有想到,最后的关头,竟会横生如此之多的变数,且真真假假让人根本无从分辨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人心难测啊!

    “你早便料到,又能如何?”

    妙闵的话语声变得深沉起来,脸上的笑容更多了几分阴险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你背叛仙门,投靠神洲使,暗害祁散人,嫁祸于妙山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话没说完,便被打断。只见妙闵的神色有些慌张,挥手叫道:“你一派胡言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一派胡言?”

    无咎咬牙切齿般哼哼着,旋即又眉梢一展:“我曾问你,是否知晓冰蝉子这个人……你矢口否认,显然心里有鬼……我一时无暇追究,你却迫不及待跳了出来……还敢抢我的神剑,嘿,你找死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起话,显得极为艰难,且语不成句,断断续续。而他古怪的笑声中,却透着隐隐的怒意,以及疯狂的杀气。

    而正如所说,神洲使,一个域外的神秘高人,乃是所有仙门最为敬畏的存在。一个仙门的长老竟然对此摇头不知,其中必然有诈。

    妙闵微微一怔,这才想起曾经的疏忽大意,却又不以为然,两眼一瞪:“为了仙门久远,为了神洲的安宁,我的一番苦心天地可鉴,又岂容你一个小儿肆意污蔑!”他抬手抓出一块玉佩,厉声又道:“你既然不肯交出神剑,就莫怪我翻脸无情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依然站在灰堆的当间,手扶着石鼑,佝偻的腰身在微微颤抖,很是痛苦不堪的模样。而他乱发中那半张苍白的脸上,却带着冷峻讥诮的神色,尤其他眸中闪烁的诡异金芒,更是充满了一种蔑视。

    妙闵似有羞怒,抬手一抛。

    玉佩出手,“砰”的一声轻轻炸开。眨眼之间,一道剑光离地数丈悠悠盘旋。

    “剑符?”

    那小巧的银色剑光,看着倒也寻常。而不过瞬间,突然光芒大作。随之一道异常强大的威势充斥四方,凌厉的杀机令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无咎的两眼一缩,脸色骤变。而他依然难以置信,不由得苦涩失声:“地……仙……剑……符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修为的提升,他的眼光与见识也是今非昔比。

    那剑符的威力,只怕比起自己的“五剑合一”还要强盛几分。怪不得妙闵可以杀了修为更高的妙山,也难怪他有恃无恐。不过,神洲仙门罕见地仙高手,他又从何处得来如此强大的剑符?

    妙闵杀心已起,再不啰嗦,双手掐诀,猛然大吼:“疾——”

    与此刹那,“喀喇”一声闷响,犹如破风,又似虚空撕裂的动静。那银色的剑光不再盘旋,而是微微抖动,旋即带着刺耳的呼啸,猛然扑向数十丈外的无咎。便像是一头蓄势以待的怪兽,发出最为疯狂的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无咎依然还在颤抖,佝偻的腰身却已慢慢直起,凌乱的长发以及破碎的衣衫无风飞扬,两眼中闪烁的金芒更加的熠熠生辉。

    他深知那道剑符的厉害,也知道自己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危机。

    而此时此刻,犹在水深火热之中而难以自拔。他却无从躲避,也不能躲避。他不再强敛修为,凶猛的法力顿时冲出气海,撕裂经脉,再又透体而出。筋骨顿时“噼啪”脆响,肌肤炸开道道血线。他牙关紧咬,禁不住惨哼一声。威势狂乱,脚下的灰尘“扑”的卷向四方。

    与之同时,那道银色的剑光呼啸而至,犹如一道划破长空的闪电,令人目眩,也令人心惊胆战!

    来吧!人生难得几回搏,博得一回算一回!

    无咎抬手一抓,魔剑透体而出,旋即被他双手举起,迎着那道银色剑芒狠狠劈去。

    一道五六丈的黑色剑光呜咽嘶吼,紧接着紫、红、黄、青四道剑光紧随其后。不过刹那,五道剑光合为一体,便仿佛一道彩虹耀眼夺目,旋即又“轰”的一声凌空怒放,顿作万千星芒而狂流横卷。

    妙闵祭出剑符之后,便等着某人的灰飞烟灭。即使对方垂死挣扎,或如当年那般的疯狂,哪怕是倚仗神剑之威负隅顽抗,也挡不住他堪比地仙圆满高手的悍然一击。

    苦心蓄谋已久,始终隐忍不发,只为一鸣惊人,等待的就是大功告成。

    论计策,钟广子之流不值一提。比手段,地仙剑符傲视神州。今日若再不能如愿,岂能对得起天地良心!

    不过,当那五道剑光绽开漫天星芒之际,他不由得微微诧异,似乎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妙闵见识过九星神剑的强大,却不知道“星雨落花”的由来。他与妙山恰好躲过了那场混乱,或许也错过了更多的东西。尤其某人吸纳了神剑,虽然难以自持,而疯狂的修为与地仙高手相差无几,再次施展五剑合一的威力……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难以想象的强大法力狠狠撞在一起,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。银剑崩溃,半空中一枚玉佩随之炸得粉碎。狂怒的威势骤然倒卷,顿如惊涛骇浪而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妙闵霍然色变,慌忙后退。谁料便于此时,一道剑气突如其来。他正自心烦意乱,躲避不及,“砰”的护体灵力碎裂,后背炸开一个深深的血洞。他惨哼一声,斜飞出去。适逢猛烈的余威横扫而至,他不由得凌空翻滚,恰好撞向旋转的云雾,趁机一头扎了进去。而其逃离之际不忘回头一瞥,暗暗恨道:“唉,天地没良心……”

    不远处的石鼑中,冒出一位遍体血污的老者,尚未爬出来,便被强劲的威势给掀翻出去“扑通”坠地。他挣扎坐起,神情恍惚,眼光游离,喃喃自语,:“你……活着便好,不然……我愧对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万灵塔内,狂乱的杀机犹在呼啸盘旋。

    漫天的星芒,消失无踪。地上厚厚的一层骨灰尘埃,亦仿佛被狂风荡尽而渺无踪迹。

    而空旷之中,还有一道血淋淋的身影在摇摇晃晃。

    五把神剑,尽数回归体内。而气海之中,一道金色的剑芒正在肆意旋转。所卷起的法力震荡不休,再又直奔四肢百骸疯狂涌去。早已充盈的气海,以及撕裂的经脉,俨然到了崩溃的边缘,而随时都将破体而出。

    无咎握紧双拳,牙齿咬得“咯吱”直响。

    此时的他,仿佛置身于惊涛骇浪之中而难以自我,却又不得不强行忍耐,并支撑到最后一刻。

    “我有《天刑符经》,我还懂得压制修为的行功法门,我不信过不了此关,我绝不会爆体而亡!只要不再轻易施展修为,便可安然无虞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谨守心神不失,并不断的自我安慰。

    须臾,疯狂的法力似有缓解。

    他这才想起了什么,抬眼看去:“妙山……”

    那个老者,正是妙山,竟一直藏身于石鼑之中,并在意想不到的时候突然出现。而他此时满身血污,委顿在地,情形不堪,犹自怔怔看向这边却又不发一言。

    无咎默然片刻,挣扎着挪动脚步……

    ...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