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三百九十一章 殊死抗争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书友2599126、rayray1111的月票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山坡上,祁散人与太虚已挣扎坐起,彼此相互看了一眼,均是神情苦涩而又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这两位乃是成名已久的仙道高手,不缺世故练达,见惯了风风雨雨,深谙明哲保身的道理,却同日同时,为了同一个人而遭受重创。对于老哥俩来说,可谓数百年未见之怪事!

    缘分乎,巧合乎?

    或许执念同归,一时让人忘却了各自的安危!

    “那小子迟迟不肯逃走,只为救我二人的性命啊!”

    “嗯,若非他挡住致命一击,又引开神洲使,只怕你我早已惨死当场。他或也放浪不羁,却不乏有情有义!老弟,你我没有看错人!”

    “我已将楚雄山的神剑送给了他,却不知他能否在神洲使的追杀之下逃脱此劫?”

    “他能活到今日,绝非偶然。再有老弟的神剑相助,或有逆转也未可知!”

    “嘿,那小子与我年轻时相仿,定能成就不凡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弟,莫要自夸,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叙谈几句,也算是相互安慰,耐不住伤势惨重,各自拿出丹药吞服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七八道人影踏剑而来。

    为首的钟广子、项成子、万道子与方丹子,同行的还有权文重、与南族等几位人仙高手。众人远远见到山谷中的祁散人与太虚,直奔而来,转瞬之间,各自落下身形。

    “太虚,你怎会这般模样,是否知晓神洲使前辈的去向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位是……”

    钟广子见到叔亨与无咎离去,随后跟着冲出万灵谷,急忙吩咐虞师、庄从等人修补结界,又放心不下,便带着几人循着动静过来查看。而神洲使与无咎早已不见了踪影,只有太虚与一位似曾相识的老者,双双坐在山坡上,皆伤势惨重而又狼狈不堪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我兄弟俩与神洲使较量了一番,天仙的前辈也不过如此,嘿……”

    “妙祁?你是灵霞山的门主,妙祁道兄?百多年下落不明,远处现身此处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听说太虚与神洲使较量,皆吓了一跳,却也熟知他的脾性,随即不以为然,转而凑到祁散人的面前,一个个惊讶不已。方丹子更是蹲下身子,又惊又喜道:“老兄,真的是你,缘何遭创,有无大碍……”

    钟广子与项成子、万道子也是举手问候,却又疑惑不已。

    灵霞山的门主,当年乃是神洲仙门鼎鼎有名的人物。而他下落不明之后,灵霞山几经变故,接着又冒出来一个小子,搅得各家鸡犬不宁。如今他终于现身,或许有个交代。只是他现身的时机,着实太过于蹊跷。

    祁散人伸手扯了扯破碎的衣衫,却掩饰不住满身的血迹与窘迫。他尴尬一笑,缓缓举起双手,眼光掠过在场的众人:“本人正是妙祁,久违了。奈何伤势在身,不能全礼……”

    他虽然情形不堪,而言谈举止间的沉稳,以及临变不惊的从容,处处透着仙门高人的风范。

    钟广子与项成子等人颇为大度,连连摇头示意无妨。彼此也算是相识多年,总要顾及几分道友的情面。何况修仙者不讲俗套,且此时不比往常。

    “只因门中生变,九死一生,不得不逃亡在外多年,谁料想我那弟子无咎行事莽撞,得罪了诸位。我赔礼,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祁散人说到此处,欠了欠身子,而话没说完,又是气喘吁吁。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愕然不已。

    “灵霞山早有传言,却是叫人不敢相信,那个小子,真是你的弟子?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他四处劫掠,皆因你背后教唆指使?”

    “妙祁,你为何要害我古剑山?”

    “我岳华山损失惨重,妙祁你还我公道!”

    “我黄元山的剑冢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我的万灵谷,他竟然招来了神洲使,妙祁你欺人太甚……”

    无论是钟广子,还是项成子、万道子,皆失去了镇定,便仿佛抓到了所有祸事的背后真凶,一个个伸手怒斥而义愤填膺。而所谓的道友情分,与老友的脸面,比起自家的安危,根本不值钱啊!

    要知道那个可恶的小子,害苦了各家仙门。又岂止一个鬼见愁,简直就是人见人恨的扫把星。而他跑了不要紧,他的师父难辞其咎。

    而祁散人好像是早有所料,对于叫嚷声置若罔闻,默默缓了口气,手扶长须接着说道:“无咎,已得到了七把神剑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正在愤怒声讨,突然各自一静。

    七把神剑?

    那个可恶的小子,竟然得到了七把神剑。假以时日,他岂不是成为了神洲的仙道至尊?怪不得他敢于挑衅神洲使,原来他已成为当年苍起那样的绝世高手。若真如此,谁敢与他为敌?

    祁散人将众人的神情看在眼里,继续说道:“不错!无咎之所以夺取神剑,便要成为绝世的高手,并一举打破神洲结界,使我万千生灵挣脱封禁而扬眉吐气。我神洲仙门,已多少年来没有人修至地仙、或是天仙境界。从此以后,诸位仙途有望……”

    他熟谙人性,张口道出众人的顾忌,又加以抚慰,并予以良好的愿景。

    “无咎的最后一把神剑,来自于我楚雄山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只顾着祁散人,难免冷落了山坡上的另外一位道友。

    只见太虚坐在不远处,同样的衣衫破碎而伤势惨重,而脸上却是带着满不在乎的笑容,适时出声道:“众所周知,各家仙门屡遭域外威逼勒索。长此以往,九星神剑必然难保。与其这般,倒不如成全了无咎。且不论无咎能否打破结界,总好过你我的逆来顺受。而为了子孙后代,又何妨助那小子一臂之力呢……”

    老头虽然说话轻松,却多了几分凝重,抬手指向祁散人,又道:“为了帮着那小子逃生,我与妙祁老兄联手与神洲使大战了一番。虽败犹荣,宁死无憾也!”他的话语中多了几分悲壮,旋即又带着嘲讽的口吻笑道:“倘若诸位因此问罪,不外乎谄媚邀宠之举,且将我二人杀了,或能得到神洲使的奖赏,即便背叛神洲仙门又有何妨……”

    祁散人与太虚虽然没有强作辩解,而三言两语之中,便已道出了无咎抢夺九星神剑的前后原委与苦衷。尤其老哥俩的亲体力行,不惜舍命的壮举,不能不让人为之动容。

    是啊,比起子孙后代的命运,以及仙门的久远传承,各家的恩恩怨怨又算得了什么!

    众人默然,心绪各异。

    方丹子就势坐在祁散人的身旁,关切问道:“兄长,那个无咎,他夺取九星神剑,只为打破结界,挑战天威?”

    “不然还能如何?”

    祁散人看着老友,诧异道:“他若是为了称霸神洲,而与天下人为敌,我身为师父,第一个不答应。而如今又怎样……”他重重喘着粗气,继续反问道:“我与太虚老弟的惨状,姑且不论。而无咎他尚未吸纳最后两把神剑,便冒着爆体而亡的凶险,与神洲使正面较量,并被迫逃向远方。他如此拼命,难道仅仅为了一己之私?”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祁散人猛然摇头,掷地有声:“他不是为了一己之私,他是为了天下的苍生!他不惜背负万千骂名,誓与天地殊死抗争,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方丹子急忙安慰:“兄长,稍安勿躁!”

    祁散人摆了摆手,慨然又道:“我身为师长,与有荣焉!”他转而看向在场的众人,虚弱的神情中透着毅然决然:“适逢万千年的屈辱得以雪耻之际,谁敢背叛神洲仙门,便是天下同道的死敌,老朽必当与其同归于尽!”

    他毕竟是神洲仙门举足轻重的人物,虽然失踪多年,而威名犹在,此时的话语更如同立下血誓,可谓字字千钧。

    太虚很是仗义,拍了拍胸脯:“还有我太虚,以及我师兄太全……”

    方丹子点了点头,慢慢起身:“算我一个……”话没说完,他转向众人:“不必多言,诸位也该明白。事已至此,犹如箭在弦上。谁若退出,不妨明言……”

    钟广子看向万道子,而对方又看向项成子。

    项成子拈须沉吟了片刻,叹道:“我神洲仙门同出一脉,理当荣辱与共。既然那无咎敢于挑战天威,你我又何惜此身!唉……”

    他好像有些郁闷,接着抱怨:“我与两位师弟远居深海,便是为了打探结界以及域外的虚实。妙祁道兄,你若是提前知会一声,又何至于闹得今日无法收场呢?实话说了吧,无咎抢走了我岳华山的典藏,何时归还……”

    钟广子忙道:“我万灵塔被毁,这笔账要记在他的头上……”

    万道子提醒:“还有我的剑冢……”

    不远处站着来自古剑山的权文重与申匕两位长老,趁机问道:“无咎杀我古剑山的弟子无数,总该有个说法……”

    祁散人说了一番话之后,累得他又是一阵直喘粗气,却不忘冲着太虚点了点头,神色中透着几分侥幸与欣慰。老哥俩很是默契,看似三言两语,却有理有据而滴水不漏,终于让一场变幻的风云渐渐平息。嗯,不容易啊!

    不过,在场的并非易与之辈!

    钟广子不依不饶,质疑道:“此前的恩怨,暂且不提。而谁敢断定,无咎他能够逃脱此劫?”

    项成子深以为然,附和道:“即使无咎逃脱此劫而大难不死,他还敢挑战神洲使不成?”

    万道子随后紧逼,追问道:“那小子挑战神洲使,必败无疑啊!敢问两位道友,届时我神洲仙门又该怎样?”

    祁散人尚未缓过气来,不由得脸色一僵,再次扭头看向太虚,指望着那位老友帮衬几句。而对方分明心虚,竟神色躲避。他揪着胡须,咳嗽两声,猛一摆手,凛然正色道:“我妙祁,以身家性命起誓:无咎必将战胜神洲使,并打破神洲结界而不负众望!”

    他的誓言很豪迈,而代价却是他的身家性命!

    既然这条路有进无退,又何妨陪着那个小子疯狂到底呢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