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三百九十三章 多事之秋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981nanhai成为天刑纪新盟主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叔亨,再次上当。

    一个域外的高人,初到神洲,尚未立威,便连遭戏弄。

    他真的已是怒火中烧,且忍无可忍。他要将那小子,碎尸万段,抽筋扒皮,再连同所谓的九星剑一起毁去!他要让那小子,后悔来到这个世上!

    而眨眼之间,疾遁而去的人影,已远在一千五百里外。与之前相比,遁法大为提升,好像是换了个人在逃命。

    叔亨暗暗诧异,却并未放在心上,抬脚凌空一踏,瞬息横跨千里。

    须臾,追逐的双方渐渐拉近。又过了一炷香的时辰,彼此相隔只有三、两百里。

    前方有岛屿出现,还有愈发清晰的海岸迎面扑来。不用多想,这是又回到了神洲的陆地。

    叔亨脚下加快,整个人在半空划过一道淡淡的虚影。

    他也终于使出了十成的法力,只要来个最后的了断。

    这场追逐本不该发生,就此终结吧!杀了那个不安分的小子,再毁了九星剑,便算交了差事。可笑的是冰蝉子,耗时千年,一无所获,最终殃及自身。而本人初任神洲使,却马到功成!

    而便于此时,前方的那道人影突然翻身栽落,并非冲向大海,而是一头扎入海边的山林之中。

    哼,困兽犹斗,最后的挣扎!

    叔亨的去势不停,从半空中直接扑向海岸,仿如一道流星划过白昼,瞬间遁入地下的黑暗深处。随即散开神识查看,不由得稍稍意外。他急忙返身蹿出山林,却见一道淡淡的人影已远在两千里外。而不过刹那,又去两千里……

    那小子的遁法,竟然一遁两千里?他死到临头,竟然还敢偷奸耍诈!

    叔亨的脸上罩着寒气,两眼中喷着怒火。他不作迟疑,飞身追赶。而动身之际,数千里外的那道人影再次坠向山谷。当他追到近前,四处搜寻。而即便神识强大,也看不透大山丛林的阻隔。他徘徊了片刻,忍不住遁入地下继续寻觅。忽而察觉上当,忙又返回半空。

    万里之外,一道人影隐约闪烁,随即又翻身不见……

    黄昏时分,红霞漫天。

    叔亨从半空中缓缓而下,轻轻落在一道山峰之上。面对着那瑰丽的晚霞,旖旎的风景,他不仅毫无兴致,反倒是满脸的阴霾。许是怒气难消,脚下稍稍用力。所在的山峰顿时发出一声闷响,竟是从中震裂几道口子。碎石迸溅,烟尘弥漫。他拂袖一甩,兀自目眺远方而两眼的阴沉。

    那个无咎,没了?

    没了!

    随时都能一把捏死的蝼蚁,竟然眼睁睁的给追丢了!

    他的遁法,不过两千里,按理说跑不掉,却借助大山丛林阻挡而故弄玄虚。倘若你在地上搜寻,他干脆躲着不露头。而一旦遁入地下找寻,他便趁机蹿出来全力逃遁。当你稍有发现,他再故技重施。

    于是乎,从清晨追到午时,从午时追到黄昏,从东追到西,从南追到北。追到最后,再不见那小子的踪迹。浅而易见,他已遁入地下的深处躲了起来。再想逼他现身,除非将数万里方圆之内的大山、丛林给掀个底朝天。而顾此失彼,难免被那小子趁机逃窜。如此周旋下去,只怕无休无止而没有个尽头。

    叔亨深深喘了口粗气,两眼中怒焰闪动。

    小子,你纵是狡猾,又能如何呢,终究逃不出神洲这块地方。更何况神洲仙门躲不掉,到时候我让你自己送上门来,哼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地下的深处,有人在忙碌着。

    他匆匆掘出一个丈余大小的洞穴,拳打脚踢夯实了洞壁,又凝神留意着黑暗中动静。当四周不见异常,他稍稍支撑了片刻,终于软软瘫倒在地,随即两眼一翻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唉,正如所说,他真的很惨!

    想当年,无端遭到灭门之祸,赤手空拳面对追杀,直至逼得最后跳崖,终于死里逃生。随后成为了山村里的教书先生,遇到了落难的仙子。扶危救困,道义所在。一见钟情,万里追寻。哪怕是成为杂役,也在所不惜。谁料又遭暗害,魔剑入体,从此误入仙途,迎来一场又一场的追杀。

    犹还记得,冲出古剑山的苍龙谷之后,无奈返回都城,却家破人亡,形单影只。为了报仇,含恨远征塞外;生死沙场,难断红尘情怀。

    接着重返灵霞山,赶往紫定山,远走岳华山,强闯黄元山。中丹毒,赴深海。多少次死去活来,多少次陷入绝境。如今万灵谷之行未罢,又惹来了更为强大对手。所幸得到最后两把神剑的相助,拼尽了全力,耗尽了修为,堪堪摆脱了一劫。而其间的惊心动魄,难以言述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很惨,很累啊!

    若是有人借个肩膀,很想大哭一回。当然,那人最好是紫烟……

    依稀仿佛,山雨朦胧。一道白衣人影,款款婀娜,蹙眉凝思,双眸含情,又腮边浅笑,转身飘然离去。动人且又温柔的话语声,悠悠传来:飞马却红尘,挥袖凌紫烟,仙台云深处,回首两不见……

    依稀仿佛,西泠水暖,三五好友弄舟泛波,相互举杯恣意纵情。酒意微醺之际,故作感慨佯作风流:清风不为白云留,红颜寂寞几时休,只道是恨也悠悠,情也悠悠……

    依稀仿佛,鱼鼓声脆,小调悠扬,有道是:风雪阻断万重山,千军战正酣,或也是金戈铁马誓不还,老父妻儿倚门盼,晓梦烟,故乡远;热血绽放天地春,几多丧家魂,眼见得孤泪酿成酒一樽,柳岸兰亭燕未归,暮色迟,风影乱……

    一曲未断,有人在雪地里撒欢:“噫乎好大雪,云霄路断绝,酒醉逍遥去,何处不风月!”

    依稀仿佛,一位老者伏地跪拜,虔诚自语:“何为修行?修者为心,正者为行,自当心始,己身了无,行为途表,为所无为!”他慢慢起身,回头微笑:“何为仙者?修己度人……”他缓缓扑倒在尘埃之中,而悠扬的话语声依然在轻轻回响:“你我来自虚无,归于虚无,这有无之间,便是仙道人生;寂落刹那,便是天地轮回。既然风过无痕,又何必在意身后的花开花落……

    曾经的真实,犹如一场场虚幻的梦境。便如漫天的尘埃随风而起,又随风缓缓沉寂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黑暗降临。

    隐隐的雷声,从远方传来。

    好像是惊蛰的龙吟,又似轮回的召唤,痛苦中带着欣喜,沉沦中焕发着蓬勃的生机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处偏僻的山野小镇外,三个女子慢慢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其中的两个女子,是对姐妹。一个身着白衣,妇人打扮,一个粉红长裙,年轻貌美。姐妹俩换了个眼色,看向另外一位同伴。对方身着水红长裙,黑发披肩,五官精致,同样的俏丽动人。只是她眉宇间透着几分忧色,仿佛心事重重而难以释怀。

    “琼儿妹妹,何故愁眉不展?”

    “姐姐啊,她怎会不担心呢!据说无咎抢得万灵谷的神剑之后,遭到高人的追杀,至今下落不明,吉凶难料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妍多嘴!我是想问琼儿妹妹,此去何方……”

    “姐姐有言在先,你我四处游历呀!”

    “此时不比以往,只怕不妥……”

    这三人正是紫月谷的蔡家主、蔡明诗,与她的妹子蔡小妍。另外一个,便是石头城的岳琼。

    三个女子始终在万灵山的四周徘徊逗留,指望着有所收获。突然听到风声,结伴匆匆离开。而一时之间,又一时去向不明。

    岳琼兀自低着头想着心事,默然片刻,转过身来,淡淡说道:“正值多事之秋,不便四处游历,就此告辞……”

    据悉,无咎逃出万灵谷之后,又被来自域外的神洲使追杀而下落不明。如今事过一月有余,各种传闻早已是沸沸扬扬。有的说,无咎与神洲使大战之后,落败身亡;有的说,灵霞山门主妙祁与楚雄山的长老太虚,为了抢救无咎而双双身负重伤;有的说,无咎与神洲使展开了一场旷古罕有的追逐,最终侥幸逃脱。等等,不一而足。至于真相如何,没人知晓。

    不过,万灵山弟子,却像是遭到了意外的打击,一个个匆匆忙忙返回山门。即便是热闹的万灵镇,也见不到几个修士而变得冷冷清清。仿佛风雨欲来,叫人心神惶惶。或者说神洲仙门的动荡,已初现端倪。

    蔡家姐妹虽然不明究竟,却懂得趋吉避祸的道理。此时此刻,着实不便外出游历。

    “嗯,我与小妍,自当返回紫月谷。琼儿妹妹,何妨前去盘恒几日?”

    蔡明诗的话没说完,便被打断。

    “多谢姐姐的盛情相邀!我要返家一趟,与家人知会一声,以免爹爹牵挂,之后再前往灵霞山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还要去找无咎,他已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呀,死不了!我会找到他……”

    岳琼冲着蔡家姐妹拱了拱手,转身踏剑而起。人在半空,她微微展颜一笑。

    “嗯,我不仅要找到他,还要会一会他的那个紫烟,哼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