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三百九十八章 小人得志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seyingwujia、981nanhai、要不要日我、小猪乖乖猫、叶秋蓝、墨竹赤莲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大漠过去,便是八百里云岭。

    穿过云岭深处的镜湖,继续南行,那群峰耸立且又气象万千的所在,便是灵霞山。

    九月中旬的这一日,灵霞山的北麓,险峰峻岭之间,有剑虹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随着剑虹消失,半空中现出无咎的身影。他飘然而下,转瞬双脚着地。

    落脚之处,乃是盘山石阶的尽头。半山腰的山坪之上,石亭临风。亭匾上有两个字,逍遥。距石亭不远处的石壁上,另有四个古朴大字:灵霞洞天。

    无咎走了几步,到了石亭前。看着熟悉的景致,他不由得神色感慨。

    当年自己与几个伙伴,几经凶险,耗时数月,好不易寻到这灵霞山北麓的山门。又是一番周折,总算混入仙门。回头想来,那已是六年前的往事。如今从紫定山赶到此处,御剑与遁法交替施展,且途中不慌不忙,仅仅用了两三日的工夫。曾经的玉井峰杂役弟子,也成为了地仙的高手。而不知为何,再次返回灵霞山,没有兴奋与惶恐,反倒是有种忐忑不安。

    无咎默然片刻,依旧是心莫名,他不再多想,脚踏剑芒腾空而起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抵达千丈的峰巅。

    居高远眺,紫霞峰、赤霞峰与红霞峰一一在望。

    无咎踏剑悬空,打量着四周的情形,忽而又神色一动,低头看向脚下。

    此处远离灵霞山主峰,虽然建有楼阁亭台,且云雾弥漫,却显得颇为僻静。

    而云雾之中的石亭中,守着一位老者,慌忙站起身来,显得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是无咎!玄水执事,你独自一人,在此作甚……”

    那老者并不陌生,也算是与无咎打过几次交道,乃是监院的执事,玄水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当然认得你,而你又何必返回灵霞山呢,唉……”

    玄水走出亭子,话没说完,长叹一声,拱手又道:“我不愿参与仙门事务,被发落至此看守后山门……”

    “咦,我为何不能返回灵霞山?”

    无咎收起脚下的剑芒,人已落在山顶之上。他举手致意,好奇道:“谁在执掌仙门,是祁散人,还是妙源?”

    他虽然不喜欢这个玄水,却也知道对方是个循规蹈矩的修士。或者说,这是一个忠于仙门的弟子。他见对方神色茫然,随后又分说一句:“祁散人,乃妙祁前辈的尊称!”

    来到了灵山仙门,便要入乡随俗。祁老道毕竟身为一门之主,称呼上倒也随便不得。

    玄水恍然点头,又扭头看向远方而神色迟疑。过了片刻,他这才谨慎说道:“如今的灵霞山,由妙闵长老当家!”

    无咎的两眼一瞪:“妙闵?那个老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玄水急忙掐动手决,四周的云雾中顿时多了一层隐约的禁制。

    而无咎依旧是难以置信,连连发问:“那个吃里扒外的老东西,怎能成为一门之主呢?不是说各家高手已被囚禁,缘何他安然无恙?而祁散人、妙源等人何在,怎会任他小人得志……”

    他横眉立目,面带怒容。妙闵不仅杀了妙山,还将他害得死去活来。而适逢神洲仙门巨变,那个老家伙不仅安然无恙,还篡取了灵霞山,真是岂有此理!

    玄水面对质问,有些恐慌。而他好像早已料到今日的情形,稍稍尴尬之后,竟然带着几分庆幸,斟酌道:“且息怒,容我慢慢讲来……”

    事已至此,焦急不得。弄清状况,再行计较。

    无咎不再逼问,兀自脸色阴沉。

    “去岁此时,妙祁师伯返回灵霞山,虽身受重伤,却有紫定山的方丹子前辈亲自陪同。仙门上下震动,惊喜相迎。而相关的传闻,随之而来。方知你无咎抢走了万灵山的神剑,并惹下大祸。时过不久,神洲使果然登门问罪。只道是匿藏神剑,以下犯上,各家人仙修士,均要前往玉山接受惩处。妙祁师伯与妙源长老不敢抗命,只得顺从。而师伯临行前留下交代,倘若不测,由他的弟子继任门主之位,且传言相告,不得莽撞,勿要以他为念!”

    玄水说到此处,竟退后两步躬身行礼。那位继任门主的弟子是谁,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而无咎却是没作理会,唯独神情中多了几分苦涩的意味。

    祁老道,又占便宜。而他处心积虑传下门主之位也就罢了,还传言相告。让他所谓的弟子不得莽撞,勿要以他为念。就是缩着脑袋继续躲藏,不要前往玉山,避开灾祸,保住小命要紧的意思!他倒是慈悲为怀,而这真是他的本意?

    “师伯离去之后,仙门上下一片混乱。而妙闵长老突然现身,声称由他接管仙门。妙尹与妙严两位长老虽有怨言,却还是逼迫答应下来。至于妙闵长老缘何没有前往玉山,无人知晓。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玄水的话语一顿,愤愤又道:“妙闵长老唯恐难以服众,每月都要在红霞峰召集弟子训诫。并美其名曰,灵霞法会。敢有不从者,以忤逆论处。我借口守山,这才躲开,哼……”

    这老头原本沉稳,且不形于色,此时却是愈说愈愤怒,竟带着豁出去的架势,举起双手:“今日恰逢法会之时,门主若是不信,在下陪您前往红霞峰一看便知。妙闵长老他何德何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慢着!”

    倘若换成旁人,被一个年长的修士尊为门主,并曲意奉承,早已是喜笑颜开。而无咎却是不为所动,他张口打断道:“祁散人只是远走玉山而已,他依然还是灵霞山的门主!”

    “在下失言,恕罪!”

    玄水老脸发窘,低头致歉。好像真的说错了话,而究竟如何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
    无咎摇了摇头,满不在乎道:“你要随行,来吧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音未落,拂袖一甩,四周的云雾顿时倒卷翻涌,屏蔽神识的禁制也随之崩溃殆尽。他身形一闪,人已到了半空之中。

    玄水精神一振,随后踏剑而起:“前辈,您要与妙闵长老当面理论……”

    记得这人原本不苟言笑,缘何变得这般啰嗦?

    无咎回头一瞥,无奈道:“我并非门主,亦非前辈。以你的年纪,唤一声无咎,便是对我最大的敬意!”他见对方又是一脸窘态,转而往前:“我不懂得与人理论,我只懂算账!老账新帐一起算,哼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红霞峰,乃是灵霞山的三峰之一,风景秀美,灵气浓郁,乃是众多弟子的修炼栖息之地。

    这日的午后,前山的山坪上,早早聚集了两三百个弟子,多为羽士的小辈。其相貌修为各异,三五成群坐在一起,或是东张西望,或是闭目静坐,或是相互之间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山坪正北,有个数丈大小的石台。石台以及两侧的台阶,摆放着蒲团。而无论上下,皆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山坪正南,便是悬崖峭壁,四周云雾弥漫,远山峰影重重。

    临近悬崖的地方,坐着六七个年轻的弟子。几人彼此相熟,围着其中的一位女子说话。

    “巧儿师妹,你如今已是羽士六层的修为,当真是一日千里,叫人自愧弗如啊!”

    “唉,孔滨师兄此言差矣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,巧儿师妹不仅修为高强,相貌也愈发的娇艳无双,何故这般长吁短叹呢,你让我等又该如何自处?”

    “如仙师兄,你说笑了!比起无咎前辈,那才是叫人无地自容呢!”

    “巧儿,休提那人!”

    “上官剑,你虽然是我族兄,却管不得许多,我偏偏要提,哼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兄妹俩勿要争吵!无咎前辈,堪称奇人!”

    “嗯,牧羊师兄所言在理。无咎前辈的近况如何,是否还会返回仙门?”

    “我也无从知晓啊,只听说他逃过了神洲使的追杀……”

    “啧啧,他若想逃脱,神洲使都奈何不得,想必他的修为已达人仙巅峰,放眼神州再无对手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巧儿师妹,莫怪我说你孤陋寡闻。他早已是人仙的修为,各家仙门早有传闻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嗯,神洲使乃是飞仙的高人,无咎前辈既然能够与其较量,且全身而退,想必也是相差仿佛哦!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巧儿她什么都知道,无非只是想借口说说那人罢了。而诸位偏偏上当……”

    “上官剑,我不理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便于此时,不远处有人叱道:“法会在即,不得喧哗!”

    几人不敢顶撞,一个个闭上嘴巴。

    那人是个壮汉,羽士八层的修为,回头叱喝了一声,转而看向左右,忍不住自言自语道:“当初五人结伴而来,如今你我尚在此处修炼,而他已是名动天下的人物,想不到啊……”

    他身旁坐着两男一女,也是感慨不已。

    “呵呵,古离师兄,你该知晓,他当初的修为远不如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如今与他相比,云泥之别!”

    “红妹,你瞧不起我陶子,你早已变了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啦,你我曾经与这么一位高人称兄道弟,足以快慰平生。话说回来,他当年还是由我带入仙途……”

    “木申,你也变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唉,时过境迁,物是人非啊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十几道人影踏剑而来,乃是灵霞山的筑基弟子,相继落在山坪的四周。其中的两人,先后落在一块大石头上,彼此看了眼,各自默默盘膝坐下。

    少顷,一人轻声嘀咕:“小人得志,仙门没落……”

    另外一人抬眼看向四周,传音道:“玄玉,你恶意诋毁,存心不良,便不怕背上忤逆之罪?”

    “常先,你休要幸灾乐祸。这段时日,已有不少弟子离开仙门,如今的灵山,再不复从前的景象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,莫非你玄玉也想离去?”

    “哼,神洲仙门,已没落如斯。试问,你我又该去往何处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妙山长老陨落,妙源长老与门主又双双落难,如今的灵霞山,称之为乌烟瘴气也不为过啊!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所谓的灵霞法会,纯属小人勾当……”

    “嘘!小人来了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