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四百章 去向不明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轰炸机20、书友837920、长寿秘诀、南部项目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紫霞峰。

    原本气势巍峨的山峰,如今从中塌陷了一块,虽已填补修缮,依然还能看出岩浆焚烧的痕迹。而曾经的藏剑阁,早已杳无踪迹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紫霞峰前的半空中,炸开一团光芒,现出妙闵的身影。他匆匆回头一瞥,直奔千丈外的一座楼阁。

    霞飞阁,乃是他的洞府所在。

    眨眼之间,人已到了楼阁之中。

    妙闵不作停歇,循着楼道左右急拐,身形一闪,遁入地下。

    直至数百丈深,一个封闭的山洞出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妙闵收住去势,双脚落地。他看向山洞角落里的一座阵法,稍稍松了口气,然后又慌慌张张奔了过去,不忘顺手掐动法诀。阵法随之开启,丈余粗细的光芒骤然升起。他右脚踏入阵法,左脚随后而至。谁料便在他收回左脚的刹那间,一道火红的剑光突如其来。只听得“砰砰”一连串的炸响,地上的玉石阵脚尽成粉碎。刚刚开启的阵法光芒,顿时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与之瞬间,平地冒出一道白衣人影,淡淡的话语声随之响起:“狡狐三窟啊,你果然留有退路……”

    妙闵在原地踉跄半步,又悔又恨,却不敢搭话,转身遁入石壁。

    他曾以地下的暗道,帮助那个小子脱身,谁能想到三年前的一个圈套,竟然使得今日自食其果。

    无咎追到此处,人又没了。他收起狼剑,打量着山洞的情形,两眼中寒意闪烁,随后化作一道光芒倏然消失。

    须臾,一处偏僻的山谷中蹿出妙闵的身影。

    此时他气喘吁吁,行迹狼狈。仿如穷途末路一般,再也不见了惯常的笑容,反倒是死灰的脸上,透着几分最后的疯狂神色。

    施展土遁之法,耗时耗力,却又始终摆脱不了追赶,逼得他不得不从地下蹿了出来。

    而他逃到此处,并未急着远去,竟站在原地四下张望,旋即抓出一块玉符蓄势以待。

    喘息之间,百余丈外冒出一道再也熟悉不过的白衣人影。

    “咦,何故停下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现身之后,离地三尺而立,便仿佛站在山谷中的蒿草之上,衣摆长袖随风微微飘荡。而他虽然很是诧异,并未急着扑过去,出声质疑之后,转而眼光斜睨而神色惕然。

    所在的地方,应该远在灵霞山的千里之外。九月的山野,倒是满目的斑斓锦绣。而避免不了的生死杀戮,总是大煞风景。

    “哼,你的遁法名扬天下,我又何必自讨没趣!”

    妙闵的话语中透着沮丧,整个人显得颇为疲惫。

    “算你有自知之明!论起跑路的本事,我称第二,没谁敢称第一,嘿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听到奉承,禁不住露出笑容,却又故作矜持,挥舞大袖上下轻拂。而片尘不沾的一袭白衫,已足够的飘逸。他背抄双手,昂首挺胸道:“妙闵,你我也算是老相识。你为何要背叛仙门呢,能否给我一个不杀你的说法!”

    两人相隔百丈遥遥相对,便仿佛两个老友在叙旧。

    妙闵紧紧盯着无咎的一举一动,而神气活现的对方并未强行发难。他重重喘了口粗气,苦涩道:“事已至此,我也无须隐瞒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点了点头:“嗯,我喜欢听实话!”

    妙闵稍加斟酌,缓缓说道:“当年我还是筑基的修为,无意间遇到一位老者。我认出他是神洲使冰蝉子,便斗胆跪拜。他意外答应助我结丹,代价只有一个,不许神洲有人修至地仙的修为,更不许有人得到九星神剑。那位前辈很是大方,赐下丹药、剑符,以及相关的玉简,并留下许诺,只要不出纰漏,他来日带我前往域外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咂巴着嘴,善解人意道:“此乃天大的机缘,也难怪你执着不悔啊!”

    一个筑基的修士,投靠在神洲使的门下,不仅可以修成金丹,还能前往域外而从此仙途无量。如此机缘,足以让任何人为之发狂!

    而无咎感慨之余,又不禁猜疑起来:“冰蝉子,他为何看中了你呢?”

    神洲修士,不计其数。而那位神洲使,却万众挑一,选择了灵霞山的一位筑基弟子,着实让人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不信,而这便是缘法!”

    妙闵很是无奈,迟疑片刻,手中多了一枚玉佩,又道:“人无信不立,道无信不正。或许冰蝉子前辈看中我的虔诚,我的守信,这才格外恩宠,并赐下他的门禁令牌。来日我便可以此寻去,托求庇护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没有吭声,神色中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什么叫缘法?遵循正道的机缘、或缘分,便是缘法。

    那个冰蝉子,或也大方,或也仁厚,却不过是一种手段罢了。他最终的用意,还是要对付神洲。而有的人为了所谓的机缘,背叛仙门,暗害师长,也敢自诩为虔诚守信,真是滑天下之大稽!

    妙闵仿佛要证实他的所言不虚,抬手一抛。玉佩悠悠飞出数十丈,轻轻坠落在草丛中。他“哎呀”一声,自责道:“我已精疲力竭,真是没用啊!你自行拿去,当见分晓……”

    那玉佩并非凡物,乃是神洲使赐下的门禁令牌。搁在往常,足以惊世骇俗!

    无咎顿时瞪大双眼,满脸的好奇,两脚虚踏往前,很是迫不及待。而玉佩尚有二、三十丈远,他突然抽身暴退。

    与此刹那,四周光芒闪烁。

    妙闵丢出了玉佩,老老实实杵在原地,像是彻底放弃了挣扎,一切听天由命的模样。只是他的面皮在抽搐,他的胡须在颤抖。当那道白衣人影接近玉佩之际,他突然双手挥舞,狠狠掐出法决,趁势转身凌空蹿起。

    不错,他就是那头有着三个洞窟的老狐狸。他不仅在洞府下藏着传送阵,还在此处另外布设了一套阵法。只要阻敌片刻,他便能借机远逃。殊料恰于此时,一道无形的剑光突如其来,猛然击碎了他的护体法力,再又狠狠穿透了他的气海丹田。

    “喀嚓——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神魂撕裂的闷响,他“扑通”落在地上。尚未显威的阵法,轰然崩溃。一道七八丈的剑光,带着势不可挡的杀机呼啸而下。他捂着腰腹的血洞,吃力抬起头来。只觉得漫天的彩虹,异常的绚丽。恍惚之中,整个人也好像随之而去,犹如抛却了所有负累,悠悠然魂飞天外。隐隐约约,又传来肉身崩碎的动静,还有一个深深的大坑从脚下炸开……

    无咎从半空中飘然而下,六道光芒各异的剑光回归体内。

    四周依然弥漫着凌乱的烟尘,还有草屑随风飞扬;不远处的大坑之中,散发着淡淡的血腥。

    妙闵终于死了,一块完整的残骸都没有留下。

    当他不再逃走的时候,便猜测其中有诈。于是敷衍之际,暗中祭出隐形的坤剑。不出所料,这偏僻的山谷果然另有埋伏。而任凭如何的老奸巨猾,他最终还是自取灭亡。

    那个老东西吃里扒外,残害同门。纵有天大的缘法、或是借口,都不能让他留在世上。

    更何况祁散人有过交代,他不愿手足相残,让自己帮着杀了他的师弟,今日权当了却他的一个心愿吧!

    而从妙闵的口中,也算是获悉了神洲仙门的大致情形。看来各家的高手,皆未能幸免于难。不过,他所说的冰蝉子倒是叫人意外……

    无咎双脚落地,抬手虚招。一块玉佩飞出草丛,被他轻轻抓在手中。

    玉佩为翠玉打造,两寸大小,造型精美,一面刻着古怪的符文,一面刻着稍显另类的“碧水”二字。神识浸入其中,内外并无异常。

    这块玉佩,应该是件信物。而冰蝉子一个域外的高人,为了取信于妙闵,竟然如此的郑重其事,怎么看来都像是一桩骗局。而人死事消,倒也不必理会。

    无咎收起玉佩,慢慢走到大坑前。丈余深的坑底,狼藉不堪,其中散落着一堆零碎,有血肉,也有妙闵的随身之物。他将灵石、丹药、玉简、飞剑等有用之物收为己有,转身化作一道光芒腾空而起。

    不消片刻,灵霞山的红霞峰就在脚下。

    无咎从半空中现出身形,却去势不停,直接绕过前山,直奔后山而去。转瞬之间,熟悉的小山谷迎面而来。他飘然落地,又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只见曾经的洞府,洞门大开。而洞门前的山坡上,站着一群人影。其中有妙尹、妙严,常先、玄玉,还有一个妙龄的女子,正悄悄招手却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无咎的眼光掠过山坡上的众人,径自走向洞府。

    犹还记得,这是紫烟闭关的地方。而小巧的洞府内,却空无一人。只有竹架、石几等物静静摆放在黑暗中,依稀一缕幽香隐隐约约。

    紫烟她人呢?

    无咎在洞内驻足片刻,转身走出洞外。

    等候多时的妙尹与妙严急忙迎上前来,拱手道:“在下拜见门主,不知妙闵他……”

    常先与玄玉则是有些尴尬,随后跟着见礼。

    无咎却是不领情,猛一摆手:“我不是门主,妙闵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妙尹与妙严尚未松口气,又不禁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无咎懒得啰嗦,直接问道:“紫烟呢,她人在何处?”

    他重返灵霞山,最为迫切的用意,便是找寻紫烟,至于打探风声,除掉妙闵,只是顺势而为。谁料洞府尚在,人却没了踪影。

    妙尹与妙严无言以对,只得看向身后的常先与玄玉。他二人虽为仙门长老,却并不过问弟子的去向。

    玄玉稍稍迟疑,举手说道:“紫烟失去修为,成了凡人,已离开灵山,去向不明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