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四百零二章 有缘无缘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多情的话语、chang某人、o老吉o、毛神16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山谷之中,只剩下妙尹与妙严。

    两人犹在昂首远眺,各自的神情中透着无奈。

    “无咎他带着上官巧儿飞出了灵霞山,怕是一去不回头啊!”

    “他固执己见,不听劝说,奈何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留在灵霞山,早晚会被神洲使寻来,而前往玉山,最终的下场可想而知!他深知其中的厉害,想必也是左右不得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既然抢夺神剑,便该料到后果。如今神洲仙门尽数遭殃,他总不能一味躲避……”

    “妙祁师兄让无咎接任门主,便是让他难以抉择。而不管如何取舍,他终究避不开神洲使!”

    “师兄倒是用心良苦!”

    “而无咎素来不循常规,你说他会不会前往玉山?”

    “你问我,我又该问谁?但愿他找到那个紫烟,了却一段情缘,之后又将怎样,一切听天由命吧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赤霞峰,后山。

    两道人影,踏剑而来。

    那是常先与玄玉,两人落在云雾遮掩的悬崖边上。

    百余丈外,便是铁链栈桥相连的一座孤峰。或者说,一处四下悬空的洞府。那曾经是某人栖身的所在,如今却是接连换了主人。

    “何不借机与两位长老请教一二,这般急着离去又为那般?”

    “妙山长老道殒之后,便已叫人心灰意懒。如今仙门动荡,不如静观其变!”

    “此处背阴风寒,并非上佳所在,莫非无咎在此住过,使你情有独钟?”

    “他一个凡人,能有今日,固然机缘逆天,却不能不让人有所沉思。我在此处静修,以便与他有个对照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说来听听!”

    “灭人欲,存天理,断情缘,斩红尘,方为你我熟知的修行之道。而无咎粗俗不堪,痴迷美色,且放浪不羁,恣意张狂,却又屡获机缘青睐,终于成为名动天下的人物。而他的率性自我,岂不成了天道自然?他的至情至真,算不算是一种去芜存菁的更高境界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有所悟,便有所得。而你邀我前来,莫非只为道法?”

    “非也!我邀你来,问你一句话,给你引荐一个人……”

    常先与玄玉虽为师兄弟,却素有芥蒂,且相互提防,难得对方开诚布公,他顿时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“所问何事?”

    “我曾为一篇功法,得罪过无咎。据说那篇功法被你得到,能否如实相告?”

    让玄玉耿耿于怀的,便是他的弟子木申给他提起过的一篇功法。他总觉着自己的心智悟性,以及根骨资质,均比无咎高出一筹,对方之所以有了今日的成就,或许便是那篇功法的缘故。而常先的修为却并无起色,难免让他疑惑不解。

    “呵呵,如今倒也不必隐瞒。你所说的乃是一篇经文,对于地仙以下的修士并无用处,只因牵扯到苍起前辈,或许惹来无妄之灾,已被妙祁师伯下令毁去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这边请——”

    玄玉见常先的话语中不似作伪,终于放下心结。他抬脚踏向铁链栈桥,并伸手示意。

    “我起初以为,你要问的是无咎的去向……”

    “两位长老都过问不得,又何须你我多事。况且他去往何处,几个月后必见分晓!”

    “何以见得?”

    “唉,你不懂男女之情啊……”

    穿过栈桥,两人到了孤峰下的洞府门前。

    玄玉伸手虚叩了几下,禁制“砰砰”作响。洞门瞬间开启,有人清脆出声:“玄玉道友……”

    常先微微愕然,随后走入洞府。

    只见一位粉衣女子举手相迎,虽然神情中略带疲惫,却相貌精致,气度不俗,尤其一双好看的大眼睛明媚动人。

    “这位始州的岳琼道友,曾与无咎结伴闯荡各地,可谓见多识广,令人敬佩!她日前登山拜访,恰好被我遇见,便安置她暂居此处……”

    玄玉举手回礼,继续分说道:“这是常先,当年的无咎便是由他带上灵山。而无咎成为杂役弟子,则是由我一手操办,呵呵!”

    常先没有想到洞府中藏着一个貌美的女子,且修为不俗,惊讶过后,忙执礼相见。

    而那女子寒暄之际,很是急切:“玄玉道友,无咎是否返回灵霞山?”

    “今日午后,无咎已返回山门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何不早说,我这便寻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且慢!无咎返回之后,即刻远去,莫说是你,只怕没人找得到他!”

    “我万里迢迢寻来,却又擦肩而过。这可如何是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人在灵山,且等候一段时日再行计较。在此之前,不妨说说你与他的诸般经历,也好让我师兄弟长长见识!”

    “嗯,玄玉所言在理!”

    “他……他是否为了紫烟姑娘而去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还知道紫烟?”

    “我与无咎患难与共,他对我无话不说,难道他真是……?”

    “咦,想不到……啊不,无咎痴情专一,绝非朝三暮四之人,呵呵!”

    “我二人与无咎相熟,素有交情。岳姑娘但有所求,定当竭力相助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有缘,万里一线牵。无缘,对面不相逢。

    无咎听说上官巧儿知道紫烟的下落,急忙带着她飞出了灵霞山。他不愿有人打扰,唯恐再次出现意外。

    风华谷的那个雨夜,他能够与紫烟不期而遇。当他追到万里之外的灵霞山,却难以相见。如今他有了强大的修为,足以冲破任何的阻碍。而他的仙子,已不知去向。如此机缘弄人,又让他怎能不为之惶恐。

    在灵霞山的山门的十余里远处,有个僻静的小树林。

    无咎带着上官巧儿并未远去,就近落在此处。他没有急着询问,而是一个人在林间来回踱步。

    他急于知道紫烟的下落,又怕出乎所料而难以接受。他要镇定下来,他要恢复以往的沉着冷静。有了过错不可怕,怕就怕因此错过最后一次机缘。他不能再有丝毫的疏忽,否则他定要追悔终生。而紫烟只有三个月的寿元,或者更短……

    上官巧儿站在一株小树前,双手揪在一起,眼光随着那道人影来回闪烁,兀自有些恍惚而心绪翩跹。

    他的一袭白衣,飘逸洒脱。他的相貌,比起自诩不凡的上官剑还要年轻、还要俊朗。尤其他眉宇间的英气,更加的卓然不群。只是他神色中的淡淡忧郁,使人禁不住心生恻隐。他放不下紫烟姐姐,他真是痴情哦!

    唉,若是有人这般对待巧儿,该多好啊……

    无咎在林间转了几个圈子,渐渐定下神来,却又昂着头长舒一口气,仿佛终于有了最终的决断。

    “前辈——”

    上官巧儿悄悄呼唤一声,神色中透着关切。

    “嗯,巧儿长大了,个头也高了!”

    无咎踏着满地的落叶,慢慢走了过来。他已恢复常态,话语随和。唯独他的两眼深处,多了一抹淡淡的忧郁。

    三年前的上官巧儿,只有十四五岁,乖巧可人,像个孩子。而如今的她,依然娇美,却像个大姑娘,愈发的俏丽妩媚。尤其她的一身粉衣,换成了雪白的长裙,平添了几分脱尘的韵致,娉婷而立间煞是惊艳动人。

    不过,当她看着那道熟悉的身影走近,心头忽然怦怦直跳,随即又不甘示弱般挺起胸脯:“你是我的同龄人哦,无非年长几岁罢了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停下脚步,嘴角泛起笑意。他没有争辩,一如当年对待妹子的宽容与谦让。

    上官巧儿忽闪着明眸,默默端详着那张清秀的面庞,顿时觉得绷紧的心弦松弛下来,也不禁腮边含笑。而她颇为善解人意,不待询问,脆声说道:“紫烟姐姐闭关之际,我时常寻找叶子姐姐玩耍。而上个月,紫烟姐姐出关之后,便要下山离开仙门。我欲相送,两位姐姐不肯。而临行之前,叶子姐姐又给我留下一段话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神情如旧,只有眉梢在微微耸动。

    上官巧儿想了想,接着又道:“她暗中交代,若是三月内见到你返回山门,不妨如实相告,逾期则不必提起。她要送紫烟姐姐回归故里,据称是南陵西南的数千里外,一个叫作谷梁的村子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听到此处,猛然长舒一口气,又后退两步伸手加额,暗暗侥幸不已。

    多亏了叶子!那个女子,看似脾气暴躁,却有情有义,且心细如发。若非她留下话来,想要三月内,在偌大的神洲找到她姐妹二人,真的很难!

    也多亏了上官巧儿,若非她及时传讯,只怕自己焦急之下,只能两眼茫然而无处追寻!

    “巧儿,我该怎样谢你?”

    无咎的笑容,终于变得明朗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谢我作甚?”

    上官巧儿很是意外,又明眸欣然:“巧儿能够捎句话,已是莫大*荣幸!见到紫烟姐姐,代我问候一声……”她好像已看到有情人团圆的场景,由衷感到愉悦。而不知为何,她又微微翘起嘴巴而似有怅然。

    无咎虽然心情好转,却没有心思说笑,也没有工夫耽搁下去,他翻手拿出一物:“巧儿,此乃妙山长老的玉指环,存有他一生的积蓄,今日传给你,足够你来日修炼之用!”

    上官巧儿伸手接过指环,满脸的好奇。

    “小丫头,回山吧!以后谁敢欺负你,我找他算账!”

    上官巧儿“嗯”了声,急忙抬头。而面前没了人影,只有一缕清风倏然远去。

    谁敢欺负我?

    只要报上他的大名,便能吓死人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