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四百零三章 男女之情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jourbox、合力橙、床头带卫生纸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灵霞山西南的三千里外,有个群山环绕的村子,谷梁村。

    小村的二、三十户人家,坐落在一个里许方圆的山坳上。此处虽然偏僻,而四周溪水潺潺,丛林茂盛,倒也别有一番田园景色。

    天近黄昏,炊烟淡淡。

    人们忙活了一日,到了烧饭歇宿的时辰。小小的村子,笼罩在一片宁静之中。

    小村的西头,有处破败的院落。残垣断壁间,长满了野草。

    一个圆脸的白衣女子,正在收拾着院子。而她拿起半截瓦罐,又丧气般随手丢下。瓦罐摔碎,响声沉闷。

    “叶子,你连日赶路,也是累了,歇息一晚,明早返回山门吧!”

    在院子门前的草地上,尚存半块石碾,盘膝坐着另外一位白衣女子。她披肩的黑发中,透出一张精美而又苍白的脸颊,兀自昂首远眺,一双眸子随着那天边的落日在微微闪烁。

    “我的紫烟姐姐呀,你如今没有修为,耐不住寒冷,又如何在这破院子栖身呢?”

    叶子走出院子,继续抱怨道:“我本想带你前往灵霞山以北的镜湖安身,你却执意返回故里。你我走走歇歇,耗时月余,赶到此处,而家里早已没了亲人。你如此这般,让我如何放心离去呢?依我看来,倒不如就近凿个洞府……”

    紫烟从远处收回眼光,淡淡一笑:“叶落归根,倦鸟归巢。人啊,也要回家。唉!”她微微轻叹,又道:“爹娘没了,坟头也寻不见。这院子虽然破败,却是我最后的归宿啊!何况来日不多,能够在此回想从前,回想爹娘的模样,了无遗憾也……”

    叶子挥舞裙袖,草地上多了几块兽皮与褥子。

    这女子手脚麻利,转眼间搭起一个帐篷,又拿出一件纱衣披在紫烟的肩头,转身坐在褥子上:“嗯,院子难以收拾,且以帐篷遮风挡寒!”她点了点头,随意笑问:“姐姐,你真的了无遗憾?难道不想那个小子……啊呸、呸!”她自知失言,忙伸手虚晃:“我这张嘴啊,真是欠打!”

    紫烟的神情微微一怔,臻首低垂。

    有一个书生,他为了自己,历经坎坷,万里迢迢寻到灵山。此后又屡经磨难,依然痴情如旧。

    至今犹还记得,他说的每一句话。

    他说:没了修为怕啥呀,寿元无多又怎样呢,我带着你返回乡野田园,陪你耕种纺织,守着你朝朝暮暮,只待那云霞漫天时分,共话人生真情长远!

    他说:不管你是人老珠黄,还是白发苍苍;不管你是云间仙子,还是凡俗的婆娘,我既然喜欢上了你,便初衷不改!

    他说:莫道阴差阳错,缘分从来天定!

    他还说:紫烟啊,且安心闭关。不管多久,我都会等你痊愈那日再来相见!

    他情真意切,叫人难以拒绝!

    于是乎,不知觉间,为他担忧,为他欣喜,为他朝思暮想,却又不敢吐露心声。或也羞涩,或也不愿拖累于他!

    那样一个人,叫人怎能忘怀!

    而紫烟怕他嫌弃,且无以为报,只得以夺魂丹,最后孤注一掷。谁料闭关之后,不仅未能筑基,便是曾经的修为也随着生机慢慢耗尽。如今的紫烟,已时日无多。即使情愫依然,又能如何?

    “他……他能否逃脱神洲使的追杀?”

    叶子尚在自责,却见紫烟已抬起头来,苍白如霜的面颊上透着忧色,显然是放不下某人的安危。她忙道:“你说无咎?他定然无妨!”

    “何以见得?”

    来时的一路之上,紫烟都是少言寡语,而如今提起那个小子,她便像换了个人。

    “当年他以凡人之躯,便不畏羽士、筑基高手的追杀。据说他如今已是地仙的修为,对付一个神洲使,应当轻而易举!”

    叶子的口气颇为肯定,又绘声绘色道:“姐姐,那小子厉害哦!他先后辗转各大仙门,来去自如;传说中的九星神剑,被他一一得手。尤其他力战神洲使,更是名动天下!还有呢,他拼死救下妙祁门主与楚雄山的一位前辈,当真是有情有义,实乃绝无仅有的奇男子!且待来日,他必然天下无敌……”

    紫烟的脸上,终于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容。

    曾经,她寄托着一段无法面对的情怀。如今,那段曾经,成了她寄托的所有。既然来过,去又何妨!

    叶子暗暗松了口气,却又神色一滞,悄悄转过身去,眼圈微微一红。

    唉,那个小子他在哪里?

    他死皮赖脸追到灵山,终于惹得姐姐动了凡心。而每当姐姐最为艰难的时候,他偏偏又跑得没了影。如今不比往常,只怕他二人再无相见之日!天可怜见,情最伤人……

    叶子心绪烦乱,站起身来:“姐姐,我帮你弄些吃食,早早安歇。明日寻人修缮院子,总要有个栖身之所才好呀!”

    紫烟颔首会意,默默看向天边。

    她多年来一直忙于修炼,从未在意过身旁的风景。蓦然回首,那红红的晚霞,竟然如此的绚丽,却又渐趋黯淡,使人为之沉醉,而又怅惘不已……

    “姐姐——”

    紫烟听到呼唤,慢慢转过身来。

    “何事?”

    不知何故,叶子愣在原地,却头也不回,只顾着抬手示意。

    紫烟疑惑不解,凝神看去。

    只见村子的东北方向,数十丈远外的半空中,有人静静悬立。落日的余晖下,他一袭白衣飘然随风。

    “天呐!真的是那小子……”

    叶子终于回过神来,失声惊呼,而她尚未分说,又是蓦然一怔:“姐姐你……?”

    紫烟看清了那道熟悉的人影,犹如雷击一般,禁不住身子颤抖,竟在慌乱中深深低下头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有人出声:“无咎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来了!

    无咎离开了灵霞山,一刻没有停歇。两三千里的路程,并不遥远,施展遁术,须臾即到。只是谷梁村地处偏僻,且大山阻断了神识,想要找到地方,不免有番周折。而他还是如愿以偿寻到此处,又怕动静太大,于是便悄悄来到近前,唯恐惊吓了那对姐妹。

    “哎呀,我背着姐姐,留下口信,只图侥幸,天可怜见……”

    叶子伸手拍着胸口,很是感慨不已。而一道人影落在身前,瞬间擦肩而过。她愕然道:“你的眼里只有姐姐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的眼里只有一个人,紫烟。他冲着那独坐的人儿走去,两眼中透着深情。

    紫烟禁不住抬起头来,又神色躲闪。或许觉着失礼,她匆匆双脚落地。而她的身子依然在微微颤抖,便仿如羸弱的花蕾而弱不禁风。此时的她,有些惶恐,有些羞涩,有些兴奋,有些茫然。或者说,她已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无咎缓缓止步,没有迟疑,将那双无所适从的小手用力握在掌心,轻轻说道:“紫烟,我来晚了……”

    紫烟的身子一僵,颤抖加剧。而不消片刻,她猛地扑向那宽阔的胸膛,并紧紧抓着那坚实的臂膀,便仿如溺水的人儿到了岸边,最后的生命有了依托。她压抑多年的情怀顿然爆发,却只化作一声纠缠而又痛苦的悲泣:“无咎,谢谢你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稳稳站立,松柏一般的挺拔。他伸手挽着娇小羸弱的身躯,轻轻抚摸着柔软的秀发。他的眼光则是投向天边的尽头,久久沉醉于那凄美而又火红的晚霞之中。

    叶子独自站在一旁,默默看着那紧紧相拥的两道人影,一时悲喜交加,也不禁泪眼婆娑。而她忽又倍感冷落,随即隐去泪痕,转身奔着村里走去,一个人摊着双手,自言自语:“一个说,我来晚了,一个说,谢谢你。哦,这便是男女之情?何必如此客套呢,真是莫名其妙。而看着倒也感人,谁来告知我其中的真相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叶子去村里讨要了一斤稻米,二两蜂蜜。她在院外的草地上点起篝火,熬制了半罐子米粥。

    她忙碌过罢,摇头叹息。

    那两人依然还是如胶似漆的模样,却由站着,改成坐着,并肩依偎,冲着初升的明月在默默神往。

    好吧,看够了落日,又赏起了明月!我留在此处,真是大煞风景!

    而紫烟姐姐素来坚韧,且内敛沉静,如今却扑在男人的怀里哭泣,简直像是换了个人。百多年修来的心境啊,一朝尽毁。所谓的儿女情长,着实害人不浅。而看着如此圆满的情形,又令人心生几分的羡慕呢!

    叶子扔下手中的柴棒,盛了小半碗米粥,起身走了过去,招呼道:“姐姐……”

    紫烟依偎着宽厚的肩膀,苍白的脸上带着恬淡的笑意。她能够在最后的日子里,遇到她所牵挂的那个人,她除了感谢命运的厚赐,再也已别无所求。她哭泣之后,渐渐镇定下来。她要陪着他,静静享受着属于两人的白昼与黑夜。

    无咎终于找到了他心爱的女人,六年多来的梦想终于如愿。他虽然也是心潮澎湃,百感交集,而他是个男人,他要搂着她,安慰着她,给她温存,给她坚实的依靠。不管接下来又将如何,他要陪着她,走过最后的每一时每一刻。

    此时,历经挫折的两人,并肩坐在一起,没有感慨,也没有太多的话语。而彼此又心灵相通,情愫相融,只管默默眺望,天涯明月共此时。

    见到叶子走来,相偎的人儿慢慢分开。一个似乎有些不舍,旋即又低头含羞。一个则是报以微笑,满脸的春风。

    “叶子姐姐,辛苦啊,让我来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迎上两步,伸出双手。

    叶子退后躲闪,恼道:“我一个女儿家,被地仙前辈称为姐姐,你存心嘲讽,我有那么老吗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始料不及,连连摆手。

    这女子的脾气,还是那样的火爆。尤其她的嘴巴,更是得理不饶人!

    “哼!你一个大男人,让我生火造饭,竟心安理得,全然不懂怜香惜玉!我将姐姐交给你,我怎能放心?”

    叶子依旧是怒气未消,叱道:“姐姐修为尽失,经脉逆绝,脏腑枯竭,比起凡人还要不堪;且经不得灵气的滋补,受不得风寒的侵扰,即便用些饭食,也只能浅尝辄止。你听见没有,给我记住了!”

    无咎适才还是洒脱从容,转眼之间尴尬不已,却又不敢争辩,只得一个劲地连连点头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