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四百一十章 红尘如梦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林彦喜、多情的话语、rayray1111、要不要日我、sherizard、不会取昵称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红岭谷,下雪了。

    这场腊月的雪,落了三日三夜。

    大雪,笼罩了整个山谷。即使数里方圆的湖水,也被冰雪所覆盖。湖边的草棚,以及凉亭,更如同裹着一层厚厚的白纱,显得异样的肃穆悲凉。

    而草棚前的一小块地方,却是片雪不沾,唯有一道孤独的身影,怆然如旧而哀伤如初。

    他深垂的头,像在聆听,或是呼唤,又仿佛依然沉浸在旖旎的梦中。而他紧闭的眼角,早已残泪成冰。他环抱僵硬的双手,仿佛在挽留什么。他的怀中,只剩下一袭白裙,还有白裙包裹的碎骨、骷髅,以及缱绻难舍的根根银丝。

    红颜白骨,刹那如梦;万般情愫,惶然随风……

    无咎依然默默坐着,像块孤独的石头。他好似随着那冰冷的唇,守护一缕芳魂悠然远去。

    如此这般,又过了四日。

    无咎终于慢慢睁开双眼,而尚未看清怀中的骸骨,他又猛然昂起头来,深深发出一声长叹。

    “紫烟啊,你总是要感谢我。而我的心中,又何尝不想感谢你。是你让我情有所寄,是你让我情有所归。不妨感谢这苍天、这大地,让你我携手走过一回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低下头来,两眼中透着浓浓的哀伤。少顷,他轻轻放下紫烟的骸骨,脚尖点地,倏然消失在半空中。一个时辰之后,他去而复还,双手托着一截粗大的树干,并已从中凿空成为了一个木棺。

    放下木棺,打开棺盖。

    无咎在棺中铺上柔软的白纱,这才抱着紫烟的骸骨轻轻放入。然后他走向草棚,捡起紫烟穿用过的衣裙服饰,尚未转身,又将挂在棚内的画卷一并取出。

    “紫烟,与你相识相守的每一日,皆如诗情画卷。既然你喜欢,便带着吧!”

    无咎将衣裙服饰与画卷尽数放入木棺,又转身走向凉亭。

    亭中木案的白帛上,还有一幅没有完成的画卷。却仙子杳杳,画面残缺。一段情缘,终究未能圆满。

    无咎拿起画笔,浓墨成冰。他张开口,轻轻唏嘘,待笔尖融化,信手挥洒书画。

    画面的空白处,呈现出一道孤独的身影,并低头抱着一具骸骨,显得极为的悲伤无助。再又落雪飘飘,更添几分凄惨的意境。此情此景,正是最后的真实写照。

    无咎叹息着,接着挥笔:“飞马却红尘,挥袖凌紫烟,仙台云深处,回首两不见……”

    他刚刚写罢,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这段话很熟悉,而后两句,却好似梦中所得,显然是另有所指。也就是说,冥冥之中早有定数?

    无咎没有心思多想,撒手扔了画笔,然后拿着画幅,转身放入棺中。当他抓着棺盖,眼角抽搐,迟疑片刻,这才轻轻放下。待盖好木棺,抱在怀中,他踏着积雪,顺着湖岸慢慢走去……

    山谷西侧的山坡上,多了一个土丘。四周积雪未融,那刚刚堆砌的土丘倍显突兀而又刺目。

    “紫烟,你曾留下遗言,要埋在这红岭谷中。我当时不敢答应,却并未忘记!”

    小小的土丘,便是紫烟的坟冢。不远处,另有两个大雪堆。分别是黑蛟,与三十二个烈女的坟墓。

    无咎将紫烟的遗骸埋在山坡上,给坟前点燃了几根蜡烛,又摆上糕点等祭品,这才踉跄着坐了下来。他显得很疲惫,也很颓废。三个月来,他给紫烟带来轻松与欢乐。而诸多的痛苦与追忆,却深深留在心底。如今紫烟走了,他突然没有了凭借,没有了支撑,顿然间有种寂寞成疯的惶然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爹娘,没有亲人。落魄之际,唯有紫烟从不嫌弃,并给我包容,懂我苦衷,且以情相待而无怨无求。如今你走了,我真的不舍!”

    “纵然不舍,却也无奈。我只能看着你慢慢离去,忍受生离死别的煎熬。紫烟,你说我拼命提升修为,又为那般?我留不住三十二位烈女子,留不住小黑,留不住我的紫烟,如今更是苟且偷生,距梦中的逍遥,愈来愈远……”

    “难道高强的修为,只是用来杀人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错,我的修为,都是抢来、骗来的。如今神洲仙门,逼着我前往玉山。救人是假,送死是真。而倘若不去,从此难以安生。祁散人与太虚但有意外,我更加无地自容。追根究底,还不都是九星神剑的缘故?”

    “且罢,这世上没有真正的便宜。或许我误入仙途的那日起,便已注定了今日的下场。而我已疯过、狂过,爱过、恨过。人生一回,当无遗憾。既然缘由我起,又何妨由我来个最终的了断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紫烟,你不怪我吧?我即使活个数千上万年,又能如何。蓦然回首,孑然飘零,无亲无故,我真的很怕孤单。何况你也说过,莫负初衷,莫忘根本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独自絮絮叨叨,自言自语,像是个暮年的老者,有着一生的委屈与感慨。他在痛苦彷徨,或是取舍抉择。如此又过几日,心神交瘁的他再也承受不住,看也不看拿出两个玉瓶,从中拿出四粒丹药扔进嘴里,然后趴在紫烟的坟前倒头大睡。

    山谷之中,又飘起了雪。

    无咎的身上,落满了雪,却浑然不觉,犹自昏昏沉睡。此时的他,不怕有人寻来。或者说,他已放下了生死的执着。飘飞的雪花中,他与坟丘渐渐连为一体,最终又融入整个山谷之中……

    雪停了。

    暖风又来。

    积雪缓缓消融,一道孤独的人影依然趴在坟前,好像还在守护他的紫烟,并双双携手走过最后的寒冬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岸边的草地发出春芽。先后堆砌的两个大小坟丘,也添了层淡淡的嫩绿。寂静中的红岭谷,迎来又一个季节的轮回。

    无咎终于醒了。

    他慢慢睁开双眼,伸手抚摸着坟丘上新嫩的草绿,仿佛在抚摸着紫烟的秀发,神色中闪过一丝追忆的怅惘。少顷,他慢慢坐起身来,稍稍恍惚,又发出一声低沉的叹息。

    沉睡了多久?

    三个多月。

    吞服了血琼丹与神胎丹之后,是否突破地仙的境界?

    没有。

    祁散人炼制的血琼丹,与神胎丹,可以强行提升修为,堪称神丹妙药。其中的血琼丹,本想留给紫烟,随后又想转给叶子,最终还是没能送出去。这两瓶四粒丹药,便成为了自己最后的倚仗。谁料吞服丹药之后,并沉睡了三个月,修为并未有所突破,不免大失所望。

    无咎站起身来,看着泥污不堪的长衫,又冲着紫烟的坟墓默默出神,转而慢慢踱步走向湖边。

    他在湖水中稍加洗涮,换了一袭干净的白衫。而尚未梳理长发,又顺其自然。发髻已被解开,又何必梳起。倘若阴阳重逢,也不怕紫烟不认得。且以披发寄哀思,只恨未能梳头时……

    无咎顺着湖边继续前行,草棚、凉亭到了眼前。

    曾经的情景,恍然如昨。却物是人非,再也无从追寻。

    无咎在草棚与凉亭间来回徘徊,兀自有些神不守舍。随着眼光一瞥,他俯身捡起一物。竟是紫烟的梳子,被自己仓惶遗落在此。他睹物思人,脸色黯然,摇了摇头,继续在湖边独行。

    此时的气海之中,为七道剑光所环绕的金丹,愈发像个小人的形状,且五官俱全而威势莫名。浅而易见,凭借血琼丹与神胎丹,自己虽然未能强行突破,而地仙的修为已趋大成圆满之境。

    照此说来,自己算不算是半步踏入飞仙?

    即使依然打不过神洲使那个家伙,有没有周旋之力?

    倘若再有出其不意的手段,能否拼他一回……

    无咎看着手中的木梳,似有所想,翻动手掌,木梳换成了一个木牌与一枚玉简。

    此物来自万灵谷,为妙山所得。自己虽然将他的指环送给了上官巧儿,却唯独留下这木牌、玉简。其中或有玄机,尚待一番揣摩……

    山谷中,一道人影围着湖水转着圈子。从白昼到黑夜,日复一日。而他不管转了多少圈,始终拿着木牌、玉简在皱眉忖思。直至七日后,他这才停下脚步,转身飞出山谷,片刻之后,又现身于山坡上的坟冢前。随其抬手一挥,地上多了三块墓碑与一大束野花。

    三块墓碑,分别刻着:三十二烈女之墓,神蛟小黑之墓,以及紫烟仙子之墓。而紫烟的墓碑。则是多了一行落款,公孙无咎,立于己卯春月。

    无咎将三块墓碑,竖在坟前。

    三座坟丘,大小不同。紫烟的坟冢,位于山坡的最高处,面向朝阳,俯瞰山水。紧挨着的便是小黑,以及那三十二位烈女。

    无咎拿着野花,一一插上紫烟的坟冢。

    “紫烟,我本不想为你立碑铭刻,又怕来日不能返回看你。便让那三十二位姑娘,以及小黑陪你吧。还有这花儿,会年年开满你的坟头!”

    无咎面对墓碑,自言自语,涩然一笑,缓缓踏剑而起。而他好似不舍离去,在山谷之上来回盘旋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一道七彩剑光呼啸闪现。与之瞬间,墓地一侧的峭壁上多了三个大字:红尘谷。

    他最后看了一眼熟悉的山谷,转身疾驰而去……

    ...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