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四百一十六章 九重天劫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吴钩客、姑苏石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常先带着祁散人等各家的前辈,匆匆逃到二、三十里外,却又在冰谷之中狼狈停下,相互挤在一起回头张望。

    那场冰川之巅的较量,关乎着众人的生死命运。胜负未分之前,没有谁能够真正的逃脱厄运!

    玄玉则是踏着剑虹抽身返回,恰好迎上往后跌落的岳琼。他口中呼唤着“岳妹妹”,不失时机伸手搀扶,而香软入怀的瞬间,却挡不住冲撞之力,随即一同往后倒飞,顺势又退数百丈,双双摔落在冰川的脚下。他心慌意乱,连声安慰。而怀中之人挣脱而出,眼中只有远处那缠斗一团的白衣人影。他还想阻拦,又是蓦然一惊。

    冰川之巅,高耸的玉塔依然在摇晃。

    冰川之上,两道人影仍在挥拳互殴。

    天穹的缝隙之中,翻腾的乌云愈发浓烈,并带着雷光四处弥漫,使得整个玉塔与冰川笼罩在阴森、沉闷,且又狂躁莫名的气机之下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那闪烁的雷光骤然一收,变幻莫定的天光随之沉寂,便如岁月光阴的凝滞,却又好像蓄势待发。不过片刻,天光颤抖,一道尺余粗细的雷光喷泻而下,随之强大莫名的威势笼罩万丈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玄玉与岳琼尚自震愕不已,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叱呵:“找死不成,快走——”

    常先冲了过来,满脸的焦急。他一把抓住岳琼的手臂,转身往后急退。

    玄玉不敢怠慢,慌忙跟着后退。

    岳琼心有不甘,痴痴傻傻扭头凝望,只是她一双好看的大眼睛中,充斥着惊诧与哀绝的神色。

    此时,无咎被叔亨压在身下,动弹不得,脸上连中铁拳。他奋力阻挡,伸手抱住叔亨的脖子,“吭哧”一口咬下去,却如牛皮一般坚硬。他抓住对方的金须金发狠狠撕扯,趁机挥拳猛砸,嘴里还不断骂道:“杂毛畜生,我封你耳门、插眼睛、捅你鼻孔……”

    叔亨呲牙咧嘴,低沉吼道:“小子,我撕碎了你……”而他吼声未落,似有察觉,抬头仰望,急忙起身躲避。

    无咎刚要趁机翻身,而仰面朝天的他看得清楚,随即死死抱住叔亨,竭尽全力不让对手挣脱得逞。

    一团刺目的雷光轰然而下,仿佛神魂深处的一声炸响。随即冰雪飞溅,仿如天地在瞬间沉降。恍惚之间又是一团雷火接踵而至,便听道叔亨在惨哼怒吼:“本尊容你渡劫,撒手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偏不撒手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死死抱着叔亨,便像是铁箍一般,随即穿过炸开的冰川,重重砸在坚硬的岩石之上。紧接着又是一团团雷火接连不断,浑似天地沉沦而四方灭绝。只有战栗的神魂在痛苦挣扎,却又摆脱不得浩荡的天威。下一刻或将毁灭,直至化为尘埃……

    亘古万年的冰川,不复存在,玉塔脚下的山坡上,炸开一个巨大的深坑。一团团倾泻如注的雷火中,两道抱在一起的人影若有若无。

    二、三十里外的冰谷中,祁散人与太虚等人僵立原地,看着那摇晃的玉塔,崩塌碎裂的冰川,以及惊魂摄魄的雷劫,一个个瞠目愕然。

    “天劫,万千年未见的飞仙天劫!”

    “典籍有载,天劫九重,九九归一,共有八十一道天雷啊!”

    “据传,渡劫者,十不存一。无咎他强提修为,境界不稳,又伤势在身,想要渡劫,何其难也!”

    “神洲使已是飞仙高人,为何也怕天劫?”

    “天威之下,万物万灵均为蝼蚁!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你我只须一道天雷,便将魂飞魄散,而他竟然要承受九九八十一道天雷……”

    “命数既定,但愿他修炼多年的经文有用……”

    “妙祁师伯,你是说《天刑符经》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不消片刻,倾泻的雷火骤然一收。而天穹的缝隙中,翻涌的乌云更加浓重。

    冰川炸开,破碎寒冰堆砌十余丈高,并环绕着一个千丈方圆的大坑,犹然雷威凛然而烟尘弥漫。

    大坑的当间,相隔不远横躺着两道人影。

    一个仰面朝天,满身血迹。腿上的剑洞,煞是触目惊心。尤其他两眼微闭,满脸的疲惫,颓丧无力的模样,仿佛随时都要昏死过去,

    一个趴在地上,衣衫破碎,金须金发凌乱不堪,正在慢慢挣扎起身,并带着一丝狞笑恨恨啐道:“呸!凭你的修为,渡劫纯属找死,倒无须本尊动手,只等你魂飞魄散……”

    叔亨被迫承受了九道天雷的重击,虽也痛苦不堪,却摆脱了纠缠。他摇晃着爬起来,便欲借机离去。他深知天劫的厉害,他不想陪着遭受无妄之灾。他要远远躲开,然后坐等某人自食其果。

    无咎依然仰面朝天躺着,而微闭的双眼忽然睁开。他冲着天穹之中翻涌的乌云默默凝视,深深喘了口粗气,炽烈刚阳的气机充斥脏腑,神魂深处不禁又是一阵恍惚。

    渡劫?

    方才的一连串炸雷,便是天劫?渡过天劫,便可成为飞仙高手?

    而天雷滚滚,不是一般的厉害啊!即使身上垫着一个叔亨,犹自觉着雷威灌体,经脉撕裂,骨断筋折,神魂震荡,直叫人痛不欲生。尤为甚者,天上的雷云,并未散去,反而愈发浓重。好像方才的九道炸雷,只是一道开酒菜。山珍海味,尚在后头,只怕无福消受,便要神魂俱消……

    无咎双手撑地,依然头晕目眩。那煌煌天威,仿佛在头顶虎视眈眈,根本难以摆脱,更休想远远躲开。不用多想,雷劫穿透结界而来,便认定了自己,绝不会轻易罢休。他眼角一闪,恰见有人正在挣扎离去。

    叔亨那个家伙虽然挨了九道炸雷,不过是蹭吃蹭喝罢了,此时却想抹嘴走人,他倒是想的便宜!

    无咎不及多想,猛然蹿起。叔亨才要躲避,已被拦腰抱住。

    神洲使,好歹也是飞仙高手,玉神殿祭司,睥睨四方的存在,如今却被雷劫禁制,难以施展修为。他恼羞成怒,厉声喝道:“滚开……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“轰”的一声天地颤抖。

    雷云收敛片刻,再次爆发。又一重九道天雷,接踵落下。而比起之前,雷光粗重几分,迅猛几分,雷劫之威却是为之倍增。

    无咎刚刚抱住叔亨,便被雷光击中。他惨哼一声,抱着叔亨翻身栽落。不过刹那,已双双湮没在阵阵的雷火之中……

    二、三十里外的冰谷中,远观的众人神情各异。

    祁散人盘膝坐在地上,身子微微颤抖。他伸出手指,便想占上一卦,而抖动的手指难以成诀,他不禁猛摔袍袖暗叹一声。他知道自家的占卜之术颇为灵验,此时却心神忐忑而难以自持。

    他曾经在风华谷的祠堂中,算过两卦,有大吉之兆,也有大凶之兆。至于最终的吉凶如何,他竟然无从预料。哪怕是真相就在眼前,而不到最后一刻依然难以揭晓。

    太虚握紧双拳,又是振奋又是焦虑。他想象着自己年轻数百岁,并与飞仙高手对阵的情景。只可惜不能重新活过,否则他相信自己一样的悍勇疯狂。

    项成子、万道子、钟广子等人,皆凝神观望。震惊之余,一个个心绪莫名。

    那个无咎,偷抢劫掠,恶名远扬,算不上正人君子。而他此时搏命,绝非自私自利,而是为了神洲的荣辱,以及万千修士的尊严。不管最终如何,凭此一战,他必将超越当年的苍起,成为人人敬仰的存在。

    玄玉守在岳琼的身旁,很是关怀备至。而看着远处的雷劫,以及那悍不畏死的身影,他的心头有些五味杂陈,或也感慨难耐。

    他自诩根骨上佳,才智超群。即便纵览神洲仙门,也是万里挑一的存在。比起某人,更有云泥之别。而自己喜欢的女子,移情别恋;得到的机缘,尽数落空。而那个曾经的凡俗书生,如今已成为了万众瞩目的人物。他虽也敬畏强者,却又实在是疑惑不解。

    尤为甚者,还有痴情的女子迢迢追来,并甘愿奉上一座城,只求某人的回心转意。

    不公平……

    玄玉的眼光一瞥,旁边那娇小的身影楚楚动人。一缕沁人心脾的异香随风飘来,更是让人心慌意乱!

    而岳琼对于左右身后浑然不顾,只管翘首凝望着前方的情形……

    转眼之间,又一重九道雷劫降下。雷声犹在轰鸣回响,而那片狼藉不堪的山坡则是陷入暂时的沉寂。

    叔亨从地上爬起,满身的烟熏火燎,便是衣衫也少了半边,袒露出毛茸茸的四肢。他抬头仰望,眼光中透着畏惧的神色。

    他当年在前辈的相助下,堪堪渡过天劫。他不仅遭受过天劫的蹂躏,更知道天劫的威力。愈是往后,雷劫愈发猛烈,即使天仙高手,也唯恐避之不及。而此时却被连累,再遭二遍苦,又吃重茬罪,绝非他之所愿。

    不能陪着那个小子吃亏,还是躲开天劫为妙!

    不过,尚未挪步,身形踉跄,叔亨差点摔倒。原来双脚被人抱住,一时挣脱不开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ps:这两天在选房子,在期房和现房中纠结,抽空来一章,还好没晚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