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四百一十七章 滔天之怒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书友2453242的月票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撒手——”

    叔亨怒吼,举起铁拳狠砸。

    无咎的脑袋被砸得低垂,无从躲避,整个人如同昏死过去,依然抱着双腿不撒手。

    叔亨气急败坏,再次高高举起铁拳,便要彻底砸烂那个死缠不去的小子,却又抬起头来,畏惧的神情中透着几分无奈。

    一束雷光从天而降,煌煌天威令人无所遁形。

    叔亨急忙催动法力护体,“咣”的一声湮没在雷火之中。他身形摇晃,神魂战栗。紧接着又是一道雷火,带着无上之威闪电而至。他惨哼一声,缓缓瘫坐在地。

    那是雷劫,那是诸天之怒。

    九九八十一道炼狱之火,化作天道刑罚。没人能够抵挡,或是抗争。要么被撕碎摧毁,要么在毁灭中淬炼锻造而重获新生。

    一道人影趁机扑过来,肿胀的脸上带着惨兮兮的笑容:“杂毛畜生,我借天雷灭你……”

    叔亨尚未挣扎,已被扑倒在地。

    无咎终于放开紧抱的双腿,却又死死搂着叔亨的脖子。与之瞬间,雷火接踵而至。

    他以秘法强提修为,使得伤势加重;雷劫禁制之下,九星神剑与人骨大弓也无从施展。如今只能凭借天雷拖住叔亨,除此再无他法。至于下场如何,他已顾不得许多。

    又一重九道天雷之后,玉塔脚下的山坡上狼藉不堪。破碎的冰川犬牙交错,当间的大坑则是烟尘弥漫。而其中的两道人影,纠缠如旧。

    无咎的衣衫破碎,长发凌乱,神情迷离,裸露的肌肤更是暴起条条紫红的筋脉与丝丝缕缕的血痕。那是雷火烧灼的痕迹,很是惨不忍睹。而他的依然箍着叔亨的脖子,死死的不肯撒手。

    叔亨挣扎坐起,嘴角溢出一缕血迹。

    三重二十七道雷劫,独自硬抗了大半。即使修为高强,也是苦不堪言。后继还有六重雷劫,且愈发的猛烈。承受下去或许无恙,却难免遭到重创。

    此外,天劫不容藐视。但有阻挠,威力倍增。再也不能替那个小子抵挡天雷,否则就是自讨苦吃!

    叔亨喘着粗气,这才发觉脖子上还箍着手臂。他用力撕扯,却撕扯不开,强行站起,又被狠狠拽倒在地。他怒不可遏,挥拳乱打,而对方虽不反抗,却也不撒手。他低头一瞥,恰见缠在腰间的大腿上有个血淋淋的剑洞。他伸手便抓,顿时血肉绽开露出白骨。

    无咎疼得浑身颤抖,却无力抵挡,只能死死勒紧手臂,嘴里骂着“杂毛畜生”。

    叔亨桀桀冷笑,便欲痛下辣手,一束雷火呼啸而至,隆隆的轰鸣震彻万里……

    祁散人与各家的修士,依然在怔怔观望。

    所在的冰谷,虽然相隔二、三十里,而那天劫的情形,以及无上的雷威,却近在眼前,令人感同身受而惶惶难耐。

    “已过了几重雷劫?”

    “七重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我有生之年,得以见识天劫,堪称莫大机缘!”

    “莫提机缘,此乃我神洲之劫!”

    “嗯,倘若无咎没有拖住神洲使,他撑不到此时。而此间事了,神洲使必将迁怒你我!”

    “妙祁老哥,你倒是算上一卦啊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算不出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咎他眼看不妙,你又何必卖关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算不出他的人骨龙筋弓,也算不出他以雷劫对付神洲使。且事已至此,你让我如何起卦……”

    万千年一遇的天劫,堪称神洲修士的一场机缘。而这场机缘,却关乎着神洲仙门的生死存亡。所谓的占卜之术,或能算出吉凶,却算不出其间的种种逆转起伏,更算不出天劫的起始与终结。正如所言,天机莫测。

    而在玄玉想来,各家前辈太过关注于自身的命运与神洲的前途,难免本末倒置,一时糊涂不清。天威虽然莫测,道理却也浅显。触犯者,咎由自取。他抓着柔软的手臂,柔声安慰道:“岳妹妹,节哀顺变……不、不,愚兄怕你动情伤身!”

    岳琼被抓着手臂,难以往前,兀自僵着身子,秀眸中神色焦灼。至于玄玉的话语,她根本没有留意。她只管盯着那倾泻的雷火,以及雷火中的人影……

    七重雷劫过罢,雷威充斥的烟尘中,缓缓现出两道人影,皆赤身露体而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叔亨坐在地上,喘着粗气,啐了一口污血,烟熏火燎的模样中透着疲惫与愤怒的神情。接连硬抗了七重雷劫之后,耗尽了大半的修为。而他此时不再躲避,举起拳头狠狠砸下。一截大腿,早已被扯去皮肉,只剩下森森的白骨,在他的铁拳下寸寸碎裂。他犹不作罢,继续撕扯着皮肉经脉,犹自恨恨不已,狞笑道:“哼,竟敢指望天劫相助,真是不知所谓。本尊便陪着你渡劫,又能怎样?本尊拼着重伤,也要撕碎你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的手臂依然箍着叔亨的脖子,整个身子颤抖不停,难以忍受的巨疼传来,他忍不住发出阵阵惨哼。而他此时无力挣扎,只能咬牙强撑。若能换来叔亨的重伤,或也值得……

    “轰、轰、轰——”

    八重雷劫降下,九道天雷接踵而至。

    叔亨只得双手掐诀,收敛心神,全力应对,不敢掉以轻心。

    今日遭遇的雷劫,又何止威力倍增。稍有大意,下场难料。不过,那小子只剩下半条命。即使本尊替他抗下大半的雷劫之威,他也绝难侥幸。不妨拼到最后一重雷劫,本尊要亲眼看着他魂飞魄散!

    九道天雷,倏然而落。隆隆轰鸣,在天地间久久回荡不绝。

    叔亨抬头仰望,凹陷的两眼中闪动着厉色。

    许是天劫所致,结界的缝隙又变大了数百丈。其中乌黑的劫云在沸腾翻涌,丝丝跳跃的电弧闪烁不停。一场更为猛烈的雷霆天罚,已然蓄势待发。

    叔亨慢慢站起身来,伸手一抓用力撕扯。

    无咎先遭重创,又遭雷击,一条腿被生生砸碎,接着再次承受雷火的蹂躏。此时的他,已陷入迷离恍惚之中,仅仅凭着一丝残存的执着在强行支撑。巨疼传来,他蓦然惊醒,却不由得松开双手,整个人已被举起。

    “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叔亨的双手抓着无咎,高高举过头顶:“小子,本尊要拿你祭天!”

    无咎再也挣扎不得,残缺的身子随着摇晃而无力摆动。便仿佛一头待宰的羔羊,还是少了一条腿的羔羊。而他并无惊慌,反倒是淡淡看着叔亨,嘴里泛起一抹笑意,两眼中透着蔑视与轻松的神情。

    人这辈子,被雷劈死也是一种荣幸。总好过死在腌臜之辈的手中,平白坠了仙门鬼见愁的威名!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劫云蓄势片刻,终于吐出一道雷光。像是积攒了万年之久的怒火,借天道之刑霍然爆发开来。而威势更加迅猛,只要将忤逆者化作齑粉。

    与之瞬间,两尺粗细的雷火从天而降,狠狠砸在无咎的背上。他身躯猛地僵硬,乱发根根竖起,随即双目怒突,张口热血喷溅。

    天劫浩荡,余威不绝。

    叔亨也是禁不住双臂颤抖,却幸灾乐祸大笑:“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又一道雷火倾泻而下,无情而又残暴。

    无咎身上破烂的衣衫顿时炸得粉碎,片片肌肤爆裂,并骨断筋折,他两眼一闭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“轰、轰——”

    湍急的雷火,愈发凶猛。

    “轰、轰——”

    六重雷劫,紧接着便是第七重雷劫。而刺目的雷光,已从两尺粗细变成三尺,浑如一道巨大的火光,雄浑浩荡而又势不可挡。

    叔亨承受不住滔天的威势,脚下踉跄,却依然举着无咎,惊悸的脸上带着抑制不住的狞笑。他要看着手中残缺的身子四分五裂,他在等待着雷火最后的吞噬毁灭。

    当七重雷劫降下,第八重雷劫咆哮天地。

    无咎在雷火中震荡,犹如一片残叶在惊涛骇浪中难以自已。他的身子从外到内层层炸开,断裂的白骨与撕裂的经脉清晰可见。七窍之中,更是血喷不止。如此惨状,意味着他生机无多。或许下一刻,他便将在雷火中碾成粉碎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叔亨在大笑,笑声中带着难以消除的恨意。一个高高在上的神洲使,玉神殿祭司,真正的飞仙高手,却被一个无名小辈给折腾的修为丧失,他不能不恨。所幸对方即将形骸俱消,魂飞魄散!

    恰与此际,无咎突然从昏死中睁开双眼。依稀仿佛,封禁的气海即将崩溃,奔涌而出的法力随即流逝,迷离的神魂也随之渐渐远去。他好似已看到了自己最后的宿命,却又不甘,狠狠一咬舌尖,周身的精血顿时涌入手中,一把紫色的长剑霍然而出。神剑在手,他狠狠往下劈去。

    叔亨躲避不及,瞬间已被利剑劈入肩头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第九重雷劫轰然而下。

    无咎浑似不觉,只管将神魂精血涌入双手。青、白、黄、金、红五道剑光,相继闪现。当九重雷劫的第九道雷火,带着滔天烈焰咆哮而下,叔亨的身上已插了六把神剑,禁不住跪倒在地。而无咎的残躯已溃不成形,犹然高高举起一把黑色的魔剑,倾注他所有的神魂精血,狠狠往下劈去,口中发出最后的怒吼:“自古神州不可侮,甘将碧血染苍穹——”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一声雷鸣震动九霄,滔天之怒横贯万古。

    无咎的残躯,终于崩溃殆尽。而他精血神魂所化的七把神剑,顿然尽数爆开。叔亨随之四分五裂,瞬间湮灭在浩荡的雷火之中。

    而那爆开的七把神剑,隐约化作七道流星,并倏然冲破结界的缝隙,直挂天宇!

    与之刹那,万山震响,千峰倒塌,天地悲鸣。

    岳琼“扑通”跪在地上,一口热血喷出,泪如雨崩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