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四百二十章 人在异乡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o老吉o、qu名字麻烦、jourbox、吴钩客、合力橙、多情的话语、南部项目、tianshen8190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夜色深沉,一缕月光透过小窗洒在地上。

    借着清淡的月光,小屋内的情形一目了然。几件农具堆在墙角,几卷兽皮、兽骨挂在墙上。小屋的当间,则是有个小小的火塘,许是五月天暖的缘故,火塘并未点燃。挨着火塘,铺着几张兽皮缝制的褥子,上面躺着阿熊,熟睡的鼾声在小屋内轻轻回响。而无咎则是挨着阿熊躺在另一头,两眼默默看着窗外的夜色而毫无睡意。

    人们常说,前世今生。如今自己肉体再造,算不算是隔世重生而又活了一回?从阿熊他爹的口中得知,方箕村同样以天干地支纪年。恰逢庚寅五月,推算起来,玉山大战,距今已过十年。也就是说,重塑肉体用去了整整十年的光阴。

    唉,上辈子好吃懒睡。蓦然醒转,犹自恍惚而前尘如梦!

    依稀仿佛,一个封闭的洞穴内,七道剑光久久盘旋,并相互融合而彼此一体。那是九星神剑,历经九重天劫的淬炼,不再有苍起的任何印记,只为自己的精血神魂所化,并以十年的光阴,重塑肉体而得以新生……

    按理说,此乃炼形为炁之兆,本该成就飞仙境界,眼下却修为全无,谁来为我解惑?

    依稀仿佛,玉山脚下,风雪呼号,电闪雷鸣,一剑射破天穹……

    既然结界已破,如今的神洲仙门又将如何?事后会不会惹怒域外的玉神殿,乃至于殃及祁老道与太虚等人?

    依稀仿佛,一对白衣的人儿,执手并肩,泛舟西泠,徜徉红尘。如今时光荏苒,她的坟头是否野花烂漫……

    “唉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想到此处,心绪烦乱,索性爬起身来,悄悄穿过堂屋,慢慢来到院中。

    小院不过四、五丈的方圆,四周围着一圈石墙,还有几株老树歪斜在院前屋后。树下、墙角,堆放着杂物以及石桌石凳。虽也简陋,却不失温馨。这就是阿熊的家。

    阿熊他爹,叫阿山,是个四十多岁的壮汉;他娘叫阿钗,是个老实贤惠的山里妇人。阿熊还有个弟弟,阿狼,七八岁的年纪,与爹娘住在东屋,西屋则是阿熊与客人睡觉歇宿的地方。

    无咎打量着静静的小院,转身脚尖点地,一跃两丈余远,轻轻落在过人高的院墙上。他抬眼远眺,盘膝而坐。

    正如阿熊他爹的惊讶,自己虽然没有修为,而浑身的力气以及脚步的轻盈,还是要远远超出常人。福祸相依,或许这也是不幸中的万幸吧。但有意外,至少多了几分自保之力。

    不过,方箕村究竟位于何方,阿熊他爹也说不清楚。

    阿山只是一个山里汉子,最远到过百里外的瞰水镇。若是想要弄清楚置身所在,有待日后慢慢打听询问。当务之急,还是找回修为要紧。

    无咎双手掐诀,凝神吐纳。

    月辉笼罩,山村静谧……

    转眼之间,十日过去。

    无咎要么陪着阿熊上山砍柴,要么陪着他父子在山里狩猎。所谓的狩猎,无非设下陷阱捕捉一些野物。日久天长,他与阿熊一家人熟稔起来;便是遇到村里的村民,也能寒暄几句。尤其他的口音,渐渐与方箕村一般无二。再加上他吃穿随意,性情温和,喜欢说笑,浑似一个真正的山里人。

    又一日的清晨,阿熊家的小院。

    树下的石桌旁,坐着一家五口人。阿熊的娘,则是给大伙儿分舀稀粥。桌上还摆着腌制的肉干,与一盘黝黑的面饼。阿狼迫不及待抱起陶碗,连着鼻涕喝起了粥。而最后一碗尚未盛满,便已被无咎谢绝。果不其然,又惹来阿熊爹娘的埋怨。

    “哎呀,正是长身子的年纪,多吃多喝才行啊!”

    “无咎,不是大叔说你,你啥都好,就是太见外,家里不缺吃喝……”

    在阿山、阿钗的眼里,无咎相貌年轻,与阿熊也是相差仿佛,理所当然成了子侄辈。

    而无咎从来不在意凡俗的称呼,笑道:“我食量不大,有碗稀粥足矣!”

    他虽然回归凡人,却不再嗜好烟火之食。况且十年来不吃不喝,倒也安然无恙。不如省下几口吃食,也算是报答阿熊一家的收留之情。于是他早晚两顿饭,半碗稀粥了事。

    “无咎,我打听了,百里方圆之内,没有风华谷这么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前后原委,我也懵懂。若有不便,我即日离去。”

    “瞎说哩,大叔我并非赶你,只想帮你弄清楚灾祸的由来,如若不然,你在我家住上一辈子也成!”

    “阿熊他爹说的是,权当阿熊多了一个大哥!”

    “阿爹、阿娘此话当真?我也不愿无咎大哥离去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声称家住风华谷,至于如何来到此处,只当是遇到贼人,或是妖怪,自己也是稀里糊涂。谁料阿山为人厚道,秉性善良,始终在帮着打听,却又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“我今日带着山货,前往瞰水镇贩卖。你与阿熊,不妨同行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、好啊,我与无咎大哥同行……”

    阿山每隔两三个月,都要前往瞰水镇一趟。而如今贩卖山货之外,他还想帮着无咎打听返家的路。瞰水镇乃是往来集散之地,打听到风华谷那个地方应该不难。

    无咎没有拒绝阿山的好意,笑着答应下来。而他心中隐隐觉得,风华谷成为了一个遥远的所在。

    一家人吃喝过罢,忙碌起来。无咎背着两大捆兽皮,谁让他力气过人呢。阿熊与他爹阿山,各自背着草药、山货与干粮。收拾妥当,走出小院。阿钗倚门相送,阿狼哭啼叫喊。与村里乡亲打了招呼,三人离开方箕村穿山越岭而去。

    大山之中,丛林蔽日。所幸阿山熟悉百里方圆的山山水水,尚不至于迷失方向。他手里拄着一根木根,头前带路。无咎与阿熊,则是随后而行。

    “哥,你去过瞰水镇吗?我跟着阿爹去过两回,可热闹啦!”

    “快瞧,那儿便是玄雀山,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给你说啊,莫让阿爹知晓。我十年前,曾见一道彩虹从天而降,眨眼落入飞雀岭没了,啧啧,不知是神仙下凡,还有精怪显灵!”

    “知道仙人吗?会飞。还有鬼怪树精,吃人哩。我没骗你,村里老辈人都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也想飞,飞出大山,飞到天上,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阿熊难得出趟远门,一路之上兴致盎然,不停说着他的所见所闻,以及他心中的梦想。

    无咎则是含笑回应,眼光深处偶尔闪过一丝忧郁。他生过死过,悲过喜过,早已不为外物所动,更不在乎能否回到天上。让他放心不下的乃是神洲的现状,以及祁散人等人的安危。如今十年过去,他急待获悉真相。要知道神洲使叔亨被杀,域外必然不会罢休。故而,恢复修显得更为紧迫。奈何暗中尝试静坐吐纳,却始终没有半点收获。

    行至午后时分,三人在山林中就地歇息。片刻之后,继续赶路。直至暮色四沉,夜色下的山谷中有房舍聚集而灯火闪烁。

    瞰水镇,百来户人家。背山依水,四通八达,乃商贾贩卖,以及南来北往的集散之地

    阿山带着阿熊与无咎赶到镇子,没有入住客栈,而是在街道角落里,找了处背风的所在安顿下来。爷俩整日赶路,很是疲惫,匆匆吃喝过罢,扯过兽皮盖在身上便呼呼大睡。

    无咎则是借口方便,独自顺着街道四处溜达。

    眼前的小镇,看着倒也寻常。商铺客栈一应俱全,买卖也同样使用金银交易,唯有招牌酒旗上的字迹,乃是神洲早已弃用的一种古体。虽书写不易,却也不难认得。而街上的行人,则是形貌服饰各异。且金发、白发、红发者居多,隆鼻凹目者比比皆是。与自己,或是与阿熊、阿山相貌相仿者,并不鲜见,却行色匆匆,好似低人一等的模样。

    无咎走到一家客栈的门前,驻足观望。

    客栈的门匾上,应该刻着“瞰水客栈”的字样。门前的台阶上,则是站着几个衣衫艳丽的女子,皆肤色白皙而妖媚异常,抬手举足间散发着浓烈的异香。还有一位男子,倒是黑须黑发,却充当着知客的差使,不时点头哈腰迎来送往。

    无咎看着好奇,暗暗疑惑。

    那几个女子虽也婀娜娇艳,而眼珠子不是蓝的,便是褐色,与神洲人氏大相径庭。尤其散发的浓香中透着隐隐的异味,闻起来令人作呕!

    便于此时,一道风声“呜呜”而来。

    无咎没有修为,却听觉敏锐,也就是说他的六感,依然远远超出常人。察觉有异,他转身躲避。一道鞭子“唰”落下,竟将他的衣袖削去半边。凌厉的力道,擦得肌肤火烧火燎。

    与之同时,有人骂道:“下贱的东西,还不滚开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急忙退开,三道人影大摇大摆而过。

    那是三个男子,皆二三十岁的光景。为首之人,紫发褐眼,身高臂长,手中挥舞着一道兽皮缠金的鞭子,很是骄横而又不可一世的架势。随后的两人,一个乌发褐眼,神情阴鸷,生人勿进的德行;一个黑发黑眸黄脸,则显得温顺了许多。

    无咎的两眼微微一缩,又不禁往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那几个妖艳女子纷纷抢下台阶,搔首弄姿,抬手相迎:“恭迎仙长大驾光临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