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四百二十二章 脚下的路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缄口、书友837920、全能户花、photolife、百里寄命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片白云越过山峦、河谷,不急不缓飘然行空。

    白云之上,坐着十道人影。三位仙人,并肩居前。两个褐眼的分别叫作半夏与骨寇,名字古怪。黑眼的男子,则是叫作班华子。而新晋的弟子们,则是居中坐着,一个个东张西望,忐忑而又兴奋。其中除了阿熊,皆不知名讳,却均为隆鼻高目,与半夏与骨冦的模样大致相仿。

    不过,无咎对于飞在天上毫无兴趣。反倒是身下的云板,让他颇为好奇。

    所谓的云板,犹如一层尺余厚的白云,雾气缭绕,很是轻盈缥缈。虽然难辨端倪,而肉眼之中却也看出一二。

    这应该是一种法器,为精玉所炼,内嵌法阵,由法诀驱使自如。只是飞遁缓慢,有些美中不足。

    “大哥,看啥呢?”

    离开瞰水镇的时候,阿熊稍显郁闷,而不过半炷香的时辰,便已是满脸的笑容。曾经做梦都想化作一道彩虹,谁料眨眼之间便已飞在天上。尤其是居高俯瞰,烦忧顿消,心旷神怡,不由得使人踌躇满志。

    无咎依旧低头打量,随声道:“脚下的路……”

    阿熊乐道:“嘻嘻,大哥真会说笑。如此之高,根本看不清楚!”

    “务必要看清楚啊,不然如何回家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人族就是下贱,已成为仙门弟子,还惦记着回家!”

    无咎与阿熊一问一答,没想到有人插嘴。他抬头转身,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来自镇子上的五个年轻后生挤在一起,皆满脸的嘲笑。其中一个十八九岁的家伙,更是昂起下巴而眼光挑衅。

    阿熊有些害怕,没敢应声。

    无咎却是眼光一闪,质问道:“如何称呼,难道你不是人?”

    “我叫勾威,当然不是人族!”

    自称勾威的后生洋洋得意,又道:“我乃半妖半人一脉,算是妖族的后裔……”

    在神洲,倘若称呼谁谁不是人,对方定然大怒,如今却是颠倒过来。利乐崩坏啊,莫过如是!

    无咎讶异:“狗东西,原来是个畜生……”

    勾威还想着接着吹嘘,却似有察觉:“你在骂我?”

    无咎的眼光掠过前方三位仙人的背影,转而冲着勾威微微含笑,像是再讨好,却突然一巴掌扇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

    一记耳光清脆,勾威仰面朝天倒了下去。他猝不及防,翻身爬起,已面颊红肿,怒不可遏:“你打我……”他左右示意,便要反扑报仇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便于此时,有人扭头叱呵。

    “前辈,他打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前辈,勾威无故挑衅,恃强凌弱,目无尊长,有辱门风……”

    “都给我闭嘴!”

    “竟在云板之上斗殴,真是胆大包天,再敢放肆,扔下云板摔死!”

    先行制止的乃是班华子,紧接着叫骂的乃是半夏与骨冦。三位仙人齐齐发作,吓得勾威噤声不语。其他几位同伴也是脸色微变,顿时收起嚣张而变得老实起来。

    此行只为成仙,看来谁也不愿摔死!

    阿熊尚自不知所措,暗暗松了口气。一场大祸,突如其来,转眼之间,又化险为夷。尤其是勾威挨了一巴掌,白白吃了大亏!

    他带着敬佩的眼神,悄悄挪动屁股凑了过去:“哥,你还真敢动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记住了,这叫先下手为强!”

    无咎伸手拍着阿熊的肩膀,很是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什么叫真敢动手?换个地方,我定要打得那个狗东西屁滚尿流。一个畜生,也敢辱骂人。而此处既然分出种族,人族为何遭到蔑视?还有自己与阿熊,以及那个班华子,黑眼黑发者,是否皆为人族?

    勾威捂着面颊,愤愤难平……

    三、四个时辰之后,白云缓缓飘落在一片山谷之中。

    云雾散尽,一片两尺长、七寸宽、三分厚的白玉板现出原形,随即落在班华子的手中,瞬间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众人恍惚落地,又是欣奇不已,待回过神来,各自抬头张望。

    “哥,仙门到了?”

    阿熊紧紧跟着无咎,两眼热望。

    勾威等五人,也是满脸的期待。

    无咎则是神色狐疑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山谷为密林遍布,虽也郁郁葱葱,却人迹罕至,没有山门、或房舍,倒像是荒山野谷的情景。

    “随我来!”

    叫作半夏的家伙喊了一声,带头顺着树林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骨冦挥手驱赶,不容置疑。

    班华子则要温和许多,面带微笑,不急不慢,颇有几分长辈的风范。

    众人不敢怠慢,随后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无咎趁机走到班华子的身旁,送上一个讨好的笑脸:“前辈,我云霄阁所在何方,仙人几何,好歹知晓一二,也好与家人炫耀……”

    他就像是一个真正的山里小子,神情举止,话里话外,透着懵懵懂懂的向往。

    班华子仿佛流连于山谷的风景,独自落在众人身后。他循声回首,摆了摆手:“一朝入仙门,一世尘缘灭。你还想回家?呵呵……

    他笑得仿佛邻家的大哥,笑得高深莫测。

    无咎依然不愿作罢:“前辈……”

    班华子摆了摆手,似乎失去了耐心:“大庭广众之下,有幸踏上云板飞天,对于两位的家人来说,已是莫大的荣耀!”他冲着无咎上下打量,复又换上笑脸:“我云霄阁,固然名头不小。怎奈贺洲仙门众多,说起来倒也寻常。莫再耽搁,稍后便知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连连点头,转身紧走了几步,却眼角抽搐,两脚有些发软。

    虽然早有猜测,却始终不明所以。恰见班华子与神洲人氏相仿,为人和善,这才蓄意套话,谁料蓦然之间还是叫人始料不及而难以面对。

    贺洲?

    天下有四洲,神洲、卢洲、部洲与贺洲。且仙门众多,人种迥异,所言的贺洲,必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真的来到了域外?

    此处人种风貌迥异,且仙门众多,可不就是域外,根本毋庸置疑。

    一旦明白置身所在,此前尚存的几丝疑惑顿时豁然开朗。先是以人骨大弓,射破结界;借助天劫,灭杀叔亨。又以精血命魂融入神剑,终于逃出了神洲。而之所以能够侥幸逃生,或许与《天刑符经》有关。那不仅仅是一片凝练命魂的经文,而是渡劫的法门。当年的苍起,或许就是葬身于天劫之下,只因没有来得及修炼《天刑符经》,致使最后关头功亏一篑!

    而我既然渡过天劫,我的修为哪里去了?

    还有九星神剑,历经雷火,重新铸造,算是真正属于自己所有。眼下此时,同样的不见踪影,又是为何……

    “就地歇息,稍候片刻!”

    随着吩咐,众人在一片空旷的山坡上停下脚步。而远近依然山林莽莽,全无半点仙门的气象。

    勾威与四个来自瞰水镇的伙伴渐生疑惑,忍不住问道:“前辈,何不继续赶路,莫非仙门距此遥远,还要何时方能抵达……”而他尚未凑近那三位前辈,便遭到叱骂:“滚回去!再敢啰嗦半句,打断双腿扔在此处!”

    不管是从天上扔下来,还是打断双腿就扔在这大山深处,下场没有两样,都是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勾威等人吓得脸色惨变,口称恕罪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无咎倒是随遇而安,就地坐在山坡上。阿熊只当他是主心骨,再也不肯离开半步。

    “哥,那三位前辈愈发的吓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想家啦?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

    “修仙之人,均为不要爹娘的无情之辈!”

    “我没说不要爹娘……”

    “修炼艰难,倒也罢了;皓首百年,更是寻常。且朝不保夕,随时都将藏身于荒山野谷之中。我且问你,你既不能报答养育之恩,又要来爹娘何用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只想飞……”

    “想要飞,便要足够的轻。而亲情太重,肉体太沉,唯有抛下爹娘,方能飞得起来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呸,胡说八道!”

    五个瞰水镇的年轻人退到近前,恰见无咎话语晦涩难懂,其中的勾威暗暗不忿,扭头啐了一口。

    无咎的两眼一瞪:“狗东西,我揍你!”

    勾威哼了声,转过头去。他吃过亏,不得不暂作忍耐。好在那三位仙门前辈站在十几丈外窃窃私语,并未理会身后的动静。

    阿熊却怕再惹麻烦,忙道:“哥,你懂得真多!”

    无咎咧嘴微笑:“嘿,听说而已!”

    便于此时,半天上又飘来一片白云。不消片刻,山坡上多出十几道人影。三个中年修士之外,余下的均为年轻男子。看情形与这边的彼此相仿,至于究竟如何有待分晓。而班华子三人果然与对方的修士熟悉,各自迎上前去,并含笑寒暄,相互挥手致意。

    须臾,班华子三人返身走了过来,皆春风满面的样子,各自的手上还多了几块亮晶晶的小石头,

    半夏与骨冦与班华子递了个眼色,双双踏剑而起。

    班华子则是掂量着手中的小石头,笑道:“尔等跟随姜玄三位前辈,前往仙门。我三人另有要事,就此告辞!”言罢,他的脚下也是剑光闪动而飘飘欲飞。

    阿熊以及瞰水镇的五位年轻人,皆冲着飞剑瞅着稀奇。至于跟随何人前往仙门,并没有人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而无咎却是神情错愕,冲着班华子喊道:“这位前辈,为何骗人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