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四百二十七章 大哥上位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路虎极光霸道地狱裁决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两个监工,去告状了。

    在场的众人愕然片刻,随即又大祸将临般的惊慌失措,各自散开,并依照着此前的吩咐而一个个忙碌起来。即使阿易四人,也不敢愣在原地,连连呼唤“大哥”,并挑筐肩锄,奔着掘土的地方跑去。

    杀了监工,可不就是天大的灾祸。接下来的雷霆之怒,随时都将爆发啊!

    无咎却是不慌不忙擦干双手的血迹,然后捡起地上的锄头,慢慢行走在泥泞之间。他满不在乎的样子,再无从前的谨慎小心,反倒像是豁出去的架势,浑然已将生死置之度外。

    不然如何?

    挨了九重天劫之后,一声霹雳来到贺洲。而十年的肉体再造,不仅未能修至飞仙境界,反倒丧失了所有的修为,成了一个真正的凡人。如此倒也罢了,却祸不单行。先是遭受修士的蹂躏,又接连遭受异族的欺凌。更被囚禁在黑泽湖,充作苦役,并承受着玄气的侵蚀,据说最多活不过三年。

    已然如此的境遇,难道还要我忍气吞声?

    我呸!

    我算是重新活过,这辈子权当是个死人。既然如此,还有何惧?况且敢死,方能求生。我绝不逆来顺受,也不会在浑浑噩噩中等待转机,即便是命数既定,哼哼,谁怕谁呀……

    便于此时,四道人影从远处跑来。

    其中的两人,正是监工松犬、山狼,大呼小叫,怒气冲冲。

    随后的则是两个壮汉,显然是元山门的修士。而既为修士,并未御剑,也未施展身形步法,只是周身罩着一层淡淡的护体光芒而显得迥然不同。

    “给我站住——”

    监工松犬,二十多岁,又矮又壮,光着的脑袋上顶了一层狗屎样的毛发,乍一看还真是人如其名。他远远看见无咎,顿时扯开破锣般的嗓子:“前辈,那人杀了岸熊……”

    尚在佯作忙碌的众人纷纷停下,一个个面露惊恐。

    阿易、阿次、阿三与结巴则是丢下手中的扁担、铁镐,吓得往后躲闪,前后张望,慌乱的神色中仿佛透着几分侥幸。

    无咎站在不远处,手里拄着锄头。他来到此处,便这么消停自在,怎奈扑鼻的恶臭,着实叫人难以忍受。闻声,他皱着眉头转过身来。

    转眼之间,松犬与山狼气喘吁吁跑到了近前。

    随后的两个修士,却远远落在后头。其中一个弹出火光,烧了岸熊的遗骸,又捡起地上的鞭子与一块牌子,这才与同伴走了过来。而无论彼此,皆满脸的不耐烦,且时不时打量着四周,神色中似乎透着一种莫名的忌惮。

    “前辈,就是他,快将他扔进黑泽淹死……”

    松犬抬手指着无咎,咬牙切齿。山狼跟着附和,也是苦大仇深的样子。

    无咎依然伫立原地,无畏无惧,眼光掠过两个监工,转而看向十余丈外的两个修士。从护体灵力不难辨认,那应该是两个筑基一二层的高手,却红发褐眼,当为异族中人。由此或可推测,黑水泽的数十个修士,均为筑基的高手,至少目前没有见到人仙高手。而召集数十筑基高手,只为监管数千凡人?或许这座地下的大阵,才是真正的缘由!

    而自己既然杀了人,却不知又该受到怎样的惩处。是当场杀了,还是扔进黑泽?

    “你,为何杀了监工?”

    两个修士远远站着,其中一个厉声发问。

    无咎依然抓着手中的锄头,稍稍昂起头来。乱发分开,露出一张刀削般的面颊。他嘴角一撇,两眼中闪动着怒意:“我等听从吩咐,不敢有二,却遭监工无故殴打。在下为了保命,只得与其抗争。谁料他如此不堪,倒也怪不得别人。前辈若要严惩,在下甘愿受死,总好过这般仙途无望,整日里还要承受几个狗东西的凌辱!”

    言罢,他微微闭上双眼,再也不吭一声,凛然不屈的架势。说白了,人是我杀的,爱咋咋地,大不了偿命就是了。

    “呜”的一声,有东西飞来,又轻轻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无咎的眉梢耸动,依然沉默故我。

    “你杀了岸熊,便由你充任他的差使!”

    “即日起,再有顶撞监工者,无论孰对孰错,一律按忤逆犯上论处!”

    话语声中带着法力,传出老远,并在地下回荡不绝。而两个修士各自丢下一句后,竟转身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无咎颇为意外,慢慢睁开双眼。面前地上,多了一个巴掌大的竹牌,上面刻着“元山”的字样,还有拾捌的序号,显然为监工所有,一种身份的象征。此外还有一根鞭子,兽皮缠结,四五尺长,打造精致,只是沾满了乌黑的血迹,显得颇为狰狞吓人。

    “大……大哥,你……你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结巴跑了过来,喜出望外,更加口吃,一张脸涨得紫红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竟然成为了监工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的哎,仙人前辈亲口下令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呦、我的大哥,一步登天啦……”

    阿易、阿次、阿三也屁颠、屁颠跑了过来,一个个喜不自禁。

    远近尚在观望的众人,诧异之余,又羡又妒,随即又是各自面带忧色。那个叫作岸熊的监工固然可恶,而新晋的监工却好像更加的心狠手辣。动辄杀人,只怕也没谁了。唉,干活吧,人命由天定,胡思乱想不中用啊!

    无咎却是神色淡淡,仿佛一切都在预料之中。只是突然多了一个监工的差使,着实让他出乎所料。他愕然片刻,连连摇头:“狗屁的监工,我不干!”

    他即便躲过一劫,也不愿充当仙门的走狗。在一群走向死亡的凡人面前耀武扬威,更是猪狗不如啊

    而两位修士已然去远,根本不容拒绝。

    “大……大哥……为……为何不干呢?”

    结巴捡起竹牌,爱不释手,在自家的腰间来回比划,随即又慌忙凑过来,给无咎拴在腰间的绦带上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当监工,不再受人摆布,又何乐而不为?”

    阿易捡起鞭子,双手奉上。

    阿次、阿三跟着附和:“说的是啊,大哥,你成了监工,我兄弟也水涨船高,以后凡事不用动手,只须动口便可,一切由我兄弟代劳……”

    结巴又道:“大……大哥,过……犹不及啊!”

    四个家伙,在劝说大哥上位。

    而松犬与山狼却是满脸苦涩,犹在不远处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本以为唤来仙人前辈,又狠狠告了一状,定要让那个肇事者受到严惩,谁料结果却是大相径庭。杀人者逍遥法外不说,还顶替岸熊成为了监工。尤其他带着几个兄弟,人多势众。如此变化,简直叫人无所适从!

    “大……大哥,小弟松犬给你赔罪!”

    松犬与山狼递了个眼色,无奈摇头,讪讪凑上前来,竟抱拳施礼。山狼能够成为监工,也是见风使舵的家伙,紧随其后,低眉顺目跟着喊了一声“拜见大哥”。

    无咎正被阿易四人围着,犹自迟疑不定,忽而剑眉舒展,呲牙一乐:“狗日的松犬,你也是结巴?”

    松犬唯恐某人再次耍横,尚自惴惴不安,突然遭骂,不以为忤,反倒是心头一松。他忙欠身赔笑:“小弟惶恐所致,一时口吃,绝非结……巴,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他在讨好无咎,无意中又带着口吃。山狼觉着有趣,随之“嘿嘿”贼笑。

    却不料有人勃然大怒:“大……大哥,他……他嘲……嘲笑我……我……揍他娘的……”

    当着结巴学口吃,犯忌讳。结巴顿时恼怒,伸胳膊挽袖子便要发作。他如今有了强势大哥,再也不怕监工。松犬与山狼始料不及,连忙赔罪。阿易三人跟着起哄,颇有扬眉吐气的架势。

    无咎伸手抓过鞭子,“啪”的甩了脆响,昂起头来呵呵一乐,转身独自踱步而去。

    嗯,看来顶个监工的头衔也不错。至于如何行事,且由自己说了算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六个时辰之后,收工了。

    无咎不再扛着锄头,而是腰里挂着竹牌、插着皮鞭,在阿易兄弟四个的前呼后拥下,在一个个猜忌畏惧的眼光中,随着众人慢慢踏上来路。一整日里,他都坐在掘土的地方默默出神。对于监工的职责,则是不闻不问。松犬与山狼乐得如此,干脆接过所有的差使。一度水火不容的双方,倒也和睦共处而相安无事。

    一行两百多人,相继回到蜂巢般的所在。像是一群蝼蚁,在迷茫中忙忙碌碌,直至耗尽生机,最终消失在黑暗与恶臭之中。

    越过两层十几阶的石梯,又是一排数十山洞。前方的丁字壹柒陆玖,便是居所。

    无咎却是停下脚步,扭头看向隔壁的山洞。

    “房兄——”

    洞内没人,只有兽皮褥子发出难闻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人呢?”

    无咎诧异不解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说的是壹柒陆捌?死了,已被扔进黑泽化为乌有!”

    阿易四人守在洞门前,等候大哥的到来。而松犬与山狼竟也尾随而至,分说之后,又道:“大哥,你乃监工,享有独居的便利,不妨另择居所……”

    走狗虽然难逃厄运,却有走狗的便宜。那就是不用干活,饿不着肚子,还能选择独居,处处显示着权威的好处。

    “死了?”

    无咎没有理会松犬与山狼,更没在意监工的权益,而是微微瞠目,错愕中透着深深的惋惜。

    房远山,竟然死了!

    还想着找他询问贺洲仙门的详细,并多多加以讨教。谁料几个时辰过去,那个可怜的修士竟然一命呜呼……

    “大哥,你我兄弟何妨同居?”

    “也好敲腿捶背……”

    “嘘寒问暖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呐……”

    阿易四人唯恐遭到大哥的抛弃,争先恐后劝说。

    无咎犹自心烦意乱,叱道:“滚——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