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四百三十章 又被逮了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呼吸武器、砸砸夜、心灵没有汤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又被逮住了。

    无咎顺着泥流,划进山洞,随即便被一股无形的力道,拽着直奔黑暗深处。当四周的泥流稍稍停歇,他急忙往上挣扎,终于浮出了沼泽,却不敢妄动,唯恐触碰禁制而惹祸上身。悄悄喘了口气,料定有人追来,又忙沉入泥水之中,借助一小块浮岛顺流而去。谁想还是没能逃脱,再次逮个正着。

    既然跑不掉,且深陷泥淖,索性趁机透口气,接下来只能祈祷神明庇佑了。

    而无咎刚刚爬上浮岛,腐烂的兽皮“扑哧”裂开。他又是一阵扑腾,终于挣脱而出,却满身的污秽,后背还渗出丝丝缕缕的血迹。许是恶臭难消,他张嘴干呕,随即翻身仰躺,鬼魅肮脏的模样俨然到了一种惨绝人寰的地步。

    惨啊!

    姜玄的那一剑,虽然没将他穿个窟窿,却在背后留下一道尺余长的创伤,再加上黑泽玄气的侵蚀。哎呦,又疼又痒。且屡次闭气,张口的时候,难免吞下恶臭,霎时阵阵痉挛从五脏六腑传来,简直叫人生不如死而几欲憋死过去。

    纵然如此,倒也罢了。关键是逃无可逃的下场,很是无奈呀!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姜玄踏着一把飞剑,盘旋了两圈,悠悠回到浮岛之上,兀自悬空三尺而轻松自如。他低头打量,面带冷笑:“我要将你捉回去,打断双手双脚,再示众三日,以儆效尤……”

    “呸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依旧是仰躺着,精疲力竭的样子。他啐了一口,眨巴的两眼中透着绝望:“同为人族,又何苦加害呢?”

    姜玄摇了摇头,轻声说道:“异族也好,人族也罢,皆以强者为尊!而你一个凡人,早已注定了蝼蚁般的下场……”他相貌中年,五官寻常,而阴沉的神色中,却透着漠然无情。随其拂袖甩动,一根鞭子宛如灵蛇而出。

    无咎顿时两眼微缩,身子僵硬。

    他此前见识过那根鞭子,吃过大亏。一旦遭到鞭子的捆缚,再难逃脱。奈何面对一个筑基高手,他又着实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恰于此时,姜玄忽而扭头远眺。

    正当午后,天光明媚。一道道剑虹划空而过,直奔十余里外的黑泽孤岛,竟不下百十之多,远远看去煞是醒目。

    浅而易见,有大批修士御剑而来。

    无咎看得清楚,暗呼倒霉。

    一个姜玄,已令人人绝望。如今又冒出百多位仙道高手,简直就是万劫不复啊!别想逃了,贺洲之行就此终结。但愿上天再降一道炸雷,让我驾着霹雳返回神洲。不过,事有蹊跷……

    姜玄像是如临大敌,脸色骤变,收起袖中的鞭子,转身踏着飞剑便要腾空。而与之同时,一道人影离地蹿起。他猝不及防,竟被一把拦腰抱住。他急忙催动法力护体,便要摆脱而去。谁料一把利刃突如其来,锋利异常,“砰”的扎破护体法力,随即恶臭扑鼻而气息紊乱。且紧箍的手臂,颇为势大力沉。再加上冲撞之力,强横难挡。他应变不迭,摔下飞剑,“扑通”坠入黑泽,紧接着一只铁拳与一把利刃如雨而至。

    “砰、砰、砰——”

    “扑哧、扑哧、扑哧——”

    姜玄的护体法力碎裂,瞬间浸泡在黑泽之中。玄气吞噬,法力难继。有心招架,却抵不过某人的贴身肉搏。尤其那锋利的小刀子,竟刀刀见血。不过几个喘息的工夫,他的口鼻呛满了泥水,前胸后背更是多了一个又一个血窟窿,随即窒息难耐而神志昏迷。恍惚之中,犹然恼恨交加!

    一个筑基的高手,被一个山野小子打得毫无还手之力。想一想,都能让人气得吐出三升老血。

    还有,他缘何如此大的力气?还有那把小刀子,分明就是修士炼制之物,堪比法器,又从何而来……

    而无咎隐忍许久,等待的便是这一刻。

    他死死抓着姜玄不放,一刀接着一刀,一拳接着一拳。不管黑泽湖还有多少修士,也不管天上又来了多少高手,暂且出口恶气,也算是为了自己,讨还一个公道。

    姜玄起初挣扎,很是顽强。而被按在黑泽中,又被刺破护体法力,接着玄气的侵扰,使得浑身的修为难以施展。犹如一只鸟儿坠入泥塘,再难振翅高飞。况且某人曾经打遍神洲,贴身肉搏更是凶悍异常。他从没见过如此阵势,渐渐放弃抗争,最终趴在泥水之中,好像昏死过去,即使拳打脚踢,还有小刀子扎,兀自动也不动。

    “呸!”

    无咎终于停下手来,却已累得呼呼直喘。

    隐忍许久,暴起发难。拳打刀落,瞬间得手。看着容易,其实不然。黑泽湖,乃绝境,死地,也是赖以逆转的唯一凭借。想要对付修士,唯有设法将其拖入泥水中。稍有差池,都将功亏一篑。谁让自己没有修为呢,且遍体鳞伤,还要与筑基高手拼命,当真是凶险万分而步步惊心!

    不过,筑基高手又如何?我曾经杀过人仙高手呢,哼哼!

    无咎翻身爬上浮岛,又是一阵牛喘。

    远处依然剑虹纷飞,很混乱的样子。还有电闪雷鸣,似乎发生了一场恶战。而此前那群追杀自己的修士,也在四散而逃。

    黑泽湖,究竟出了何事?

    管它呢,应该与自家无关!

    无咎张望片刻,将小刀子塞入怀中,伸手抓住趴在泥水中的姜玄,然后用力拽上来。

    姜玄像条死鱼,浑身上下都是乌黑的泥浆与鲜红的血迹。

    记得他说过什么,哦,强者为尊。而本人乃是苦役,注定了蝼蚁的下场。哼,听说过:蝼蚁溃坝,滴水穿石吗?这世间没有绝对的强弱尊卑,也没有一成不变的高低贵贱。乾坤尚有逆转之说呢,更何况修士讲究万物混同而天人合一。如此境界,修炼个屁呀!

    无咎伸手拍了拍姜玄的脸颊,一阵呲牙咧嘴,随即又低头打量,两眼中闪动着期待的神色。

    而彼此的情形,相差无几,皆形同鬼魅,一样的落魄不堪。只是一个坐着,一个躺着。而坐着的在上下其手,躺着的兀自昏死不醒。

    两个衣袖,啥也没有,不见储物的袖里乾坤,也没有任何的法力凝结。藏于袖内的右手腕上,则是缠着一条细细的皮鞭。解下皮鞭,放在一旁,接着搜查前胸后背,胳肢窝也没有放过。

    咦,左手的中指上套着一个指环。熟悉啊,此乃收纳宝物之用!

    无咎从水中拽出姜玄,并非为了救人,而是另有所图,也就是为了谋财。他得到了鞭子之后,又抓着姜玄的手指,只想撸下指环,然后据为己有。

    谁料正当忙碌的时候,一股大力突然袭来。

    无咎猝不及防,猛地倒飞出去。而原本昏死不动的姜玄,却忽而醒转,并伸手抓出一物拍在身上,瞬间化作一道光芒腾空远去。

    “扑通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坠入黑泽,“咕咚”没入泥水之中,又“哗啦”冒出来,急忙手脚划动,终于再次爬上浮岛。待狼狈坐起,伸手抹去满头满脸的污秽,又恨恨啐出一口恶臭,他这才扬天发出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唉,怎会成了这个样子呢!

    刚刚提到乾坤逆转,便来个现身说法。天道循环,报应不爽啊!

    眼看着宝物到手,却又飞走了。只怪自己,不够心狠。否则捅破姜玄的气海,我倒是看看他如何诈尸?不过,那家伙没有借机发难,已属侥幸。而他好似惊弓之鸟,又为那般?

    无咎郁闷之余,又两眼一亮。

    姜玄那个家伙只顾逃跑,却落下了鞭子。拼死拼活一场,总算留下稍许安慰。

    无咎伸手抓向鞭子,便欲细细端详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一道剑虹由远而近,随即又倏然一顿,强劲的威势随之卷来一阵狂风。

    无咎坐立不稳,差点摔倒,慌忙趴下,鞭子却已脱手而去。

    只见几丈外的半空之中,一个女子踏剑而立。其二十五六岁的光景,金发褐眼,肤色白皙,鼻梁挺翘,酥胸高耸,一身素色长裙随风飘动,整个人透着说不出的妩媚。尤其她光洁的额头,束着珠链,仿佛异域风情,又添几分魅惑娇艳。

    “此乃元山门所特有的如意索,又称缠金鞭,难得的法器,我很喜欢……”

    那女子隔空摄取鞭子,竟然爱不释手。而她说话的嗓音,也颇为的好听。

    无咎顾不得许多,慌忙招手:“还我鞭子,那是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鞭子竟是难得的法器,岂容别人喜欢?

    他想讨回宝物。

    女子却明眸闪动,意外道:“你乃黑泽湖苦役,怎会拥有法器?而你身为凡人,缘何不怕我?”

    她眼中的无咎,遍体伤痕,污秽不堪,分明一个黑泽湖的苦役。却又并无凡人的猥琐胆怯,反倒大喊大叫与她争抢宝物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怕你作甚?”

    无咎变得口吃起来,一时语无伦次。他不知如何应答,也不知道眼前的女子有什么可怕之处。

    一个筑基修士而已,只是因为她的相貌吗?而男人又怎会惧怕貌美的女子,没有听说过呢!

    女子见无咎的神色古怪,话语颠倒,不出所料般淡然一笑,随即又面带矜持说道:“如意索归我所有,我帮你脱困。若是有缘,拜入我元天门也未可知!”言罢,不由分说,她挥手抖动鞭子,竟是将无咎拦腰缠起。

    怎会又冒出一个元天门?

    无咎大惊,失声喊道:“鞭子归你,放我下来!”

    没人理他,只有一道翩翩的人影踏着剑光疾驰而去。而他则是缠着鞭子,掠过恶臭弥漫的黑泽湖,并在半空之中,来回摇晃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