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四百三十一章 拜入仙门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失业专干的月票支持!

    也感谢各位的订阅与红票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扑通”坠地,摔得晕头转向。

    无咎惨哼了两声,这才慢慢翻身坐起。

    已然回到了孤岛上,却人群拥挤,到处都是衣衫褴褛的苦役,不下数千之多,皆神色惶惶而不知所措。阵阵风儿吹来,似乎多了浓烈的血腥,再加上弥漫不去的恶臭,愈发使人不堪忍受。而小岛的四周,以及半空之中,则是盘旋着一道道剑光,更添几分混乱而又令人窒息的情景。

    “哎呦,大哥,你还活着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哥,我想你,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坐在地上,两眼愣怔。

    地下囚禁的苦役,都被放了出来。而姜玄等元山门弟子,则是再无踪影。那个“元天门”,专为解脱劳苦大众而来?还有抢我鞭子的美女呢,她摔我一个好惨,也没个说法,真不讲道理!

    这又是谁?

    两个满身污垢的年轻男子挤过人群,一左一右很是亲热。哦,阿易与阿三。其中的阿三竟然哭了,他说他想我?另外两位呢,我要找结巴算账!结巴那个狗东西,说话不利索,害人却是驾轻就熟,我不打死他,我就不是他的“大哥”。呸,我真的喜欢“大哥”的头衔?没有“仙门鬼见愁”响亮啊,而万千恩怨情怀,化为两字,倒也寓意匪浅,很有内涵的样子。

    无咎伸手抹去脸上的污秽,尚自疑惑不解。

    “松犬与山狼,害了结巴,又嫁祸栽赃,谎称阿次逃跑,然后合力将他勒死!”

    “所幸大哥活着,切莫丢下我兄弟二人。你我来自瞰水镇,同袍情义不比寻常!”

    阿易与阿三的亲切之情,可谓真实流露。没有大哥罩着,方知处境险恶。如今又见大哥从天而降,虽然摔得狼狈,却给人一种莫名的欣喜,靠山又回来啦!

    而松犬与山狼,竟然害死了结巴与阿次?哦,其间的缘由倒也不难猜测!

    无咎恍然点头,吩咐道:“扶我一把……”

    他抓着阿易阿三的手臂站起身来,又看向四周:“究竟出了何事?”

    阿易不过十八九岁的年纪,脸上已长了一圈杂乱的络腮胡子,身高力壮,神情凶恶。而他此时却是惊慌不已,讨好道:“据说元天门灭了元山门,你我获救啦……”

    阿三的个头稍矮,显得黑瘦,而两个眼珠子却是又大又凸,兀自挽着大哥的手臂,跟着分说:“元天门的仙人已有言在先,我等虽为苦役,却多为年轻精壮,且根骨不俗,将择优收录仙门。呜呜,你我苦尽甘来……”不知为何,他变得极为脆弱,竟作低头依偎状,再次抹起泪水。

    无咎顿时烦了,猛一甩手:“哭哭啼啼像个娘们儿,滚开!”

    他转身便走,却又脚步踉跄。后背剑伤未愈,禁不住心浮气躁。

    元天门灭了元山门?

    虽然想不通其中的原委,却也巧合。否则难逃此劫,也算是狗屎运气不错。而元天门既然释放了囚禁的苦役,看来像个正儿八经的仙门。尤其还有貌美的女修,不免叫人生出几分好奇。

    “阿三不是娘们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哥,阿三只有十五六岁,胆小而已,他见野猪交尾都流口水,嘿……”

    阿三在抱屈,很愤怒。阿易随后说情,一脸的猥琐。

    无咎定了定神,四处溜达起来。

    数千充为苦役的年轻人,挤满了整个小岛,在茫然中惶惶而立,等待着未知的命运。

    半空之中,二、三十道剑光盘旋了片刻,相继离去。看情形像是人仙的高手,显然不愿在污秽之地久留。余下的修士,则是聚于小岛的空地上,并大声召集人群,依旧是混乱的场面。

    “松犬与山狼害了结巴与阿次,大哥是否找他报仇?”

    “大哥,瞧——”

    阿易与阿三以为大哥在找人报仇,帮着寻觅起来。果然见到两个熟悉的人影,却一闪躲开了。

    而无咎要找的另有其人,却非两个恶棍。而前方的人群汇集处,站着几个修士。其中的金发女子,颇为惹眼。他看得真切,急忙随后挤了过去。

    阿易、阿三不甘落后,一左一右帮着分开人群。

    一块土坡上,站着四五位修士,有男有女,皆气度不凡。为首的中年人,手中拿着一把玉尺形状的东西,扬声道:“尔等均为凡俗青壮,素怀修道问仙之志。如今元山门被灭,我元天门体恤有加,择根骨上佳、且不乏灵根者,收录门墙。遑论有缘无缘,均送出黑泽湖……”

    人群耸动,兴奋啊!逃出苦海不说,还有拜入仙门的机缘!

    “不得混乱,由我灵尺逐一勘验!”

    中年人又是大喝一声,挥起手中的玉尺。玉尺很神奇,竟随着挥动而光芒闪烁:“你,年岁太大;你,身子太弱,你,没有灵根,回家去吧;你,虽有灵根,怎会如此肮脏,且带有伤势,滚开……

    无咎挤在人群中,已身不由己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到了土坡前。

    忽而一道光芒在头顶划过,一丝久违的灵动突如其来……

    无咎尚自惊诧不已,又被人流狠狠挤开,禁不住脚下踉跄,“扑通”一下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而始终在左右护驾的阿易与阿三,竟在关键的时候抛下大哥,奔向另一边的人群,并相拥着惊喜欢呼,显然是过了灵尺的勘验。

    无咎坐在地上,满是污垢的脸上透着古怪的神情。

    人群在土坡前,分成两拨。左边的为数稀少,不过占据一成,应该是择优收录的仙门弟子,不仅有阿易、阿次,松犬与山狼两个家伙也混在其中。更多的则是涌向右边,一个个颇为沮丧。

    在小岛的不远处,同样还有几大群人,由修士挥动着灵尺,从中择优淘劣。

    无咎尚在东张西望,一位修士挥手驱赶:“休得在此磨磨蹭蹭,稍后便送尔等离开黑泽湖……”

    他只得爬起,却不肯挪动脚步。

    适才所察觉的灵动,来自于那把灵尺,极为的熟悉,分明就是灵气所致啊!

    那便如黑暗中的一线亮光,虽然并未带来任何变化,却好像透过长夜看到了黎明,使人禁不住心神震荡!

    与天地相通,敏锐察觉灵气。也就是说,我有灵根了?

    天雷淬体,肉体再造啊。重新活过一回,果然大不相同!

    倘若能够吸纳灵气,是否可以恢复修为?而此前静坐吐纳,缘何没有动静?难道是灵气稀薄的缘故,这才难以沟通气机而一无所获?而本人既然有了灵根,缘何遭到淘汰?只因我身子有伤,且浑身肮脏不堪?

    而眼下看来,若想尝试恢复修为,获取灵石,或是更多的灵气,也许是个不错的法子。而混入仙门,无疑是一条便利的途径!

    我要拜入仙门!

    无咎突然有了决断,急忙高高举起双手。

    而不待他出声,驱赶的修士已经不耐烦:“再不滚开,我将你扔进湖里!”

    唉,什么东西啊!不管是元山门,还是元天门,只要认定你是凡人,便视为蝼蚁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无咎不敢顶撞,被迫后退,又急中生智,连声呼唤:“仙子,仙子呀,你曾有言在先,帮我一把啊……”

    驱赶的修士正要发怒,却又循声看去:“阿雅师妹,你认得此人?”

    只见土坡上站着一位金发女子,煞是婀娜娇艳,却又翘着下巴,淡淡回首一瞥:“哦,是我救了他,且由阿威师处置便是!”她虽然矜持冷艳,却又诧异自语:“仙子,好古怪的称呼……”

    被叫作阿威的修士顿时报以笑脸,抓住无咎顺手推搡:“既然师妹发话,且便宜了这个小子!”

    而阿雅却是不领情,鼻子轻哼。

    无咎冷不防被推了个趔趄,差点摔倒,跌跌跄跄,一头撞入人群。待狼狈站稳,却见已被选为弟子的几个人神情各异。松犬与山狼扭头躲避,阿易与阿三则是陪着笑脸上前搀扶。他一把甩开两个前倨后恭的家伙,转而看向不远处那道傲人的身影。而对方根本不理他,显然没将他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阿雅?很俗的名字,全无诗意啊!

    而松犬、阿易之辈,都能拜入仙门,我却要凭借女人发话,方能堪堪蒙混过关。唉,郁闷!

    换而言之,女人缘还不错呦!

    “大哥,想不到你竟认得仙门前辈……”

    “从今往后,你就是大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阿易与阿三只当摆脱了大哥的淫威,从此海阔天空,谁料转眼之间情形逆转,强横霸道的大哥又回来了。两人不敢怠慢,趁机讨好巴结。

    无咎却是无心计较,即使对于松犬与山狼也懒得理会,兀自喘着粗气站在人群中,肮脏的脸上带着莫名的感慨。

    几经辗转,又是几番波折。如今真的要前往贺洲的仙门,却叫人忐忑不安啊!此去吉凶祸福如何,谁来给我算上一卦呢!

    须臾,数千人分成了两大群。而有幸成为仙门弟子的,只有百十位,尽为身负灵根,且年轻力壮者。而其中一个浑身恶臭,乱发缠结,且遍体鳞伤,并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人影颇显另类。

    修士纷纷招手,云光浮现。

    少顷,小岛上多了法器所化的白云,一片片、一朵朵,在乌黑的湖面上煞是壮观。

    据说,甄选为仙门弟子者另有去处。余下的苦役,则是送出黑泽湖而各自返家。

    众人遵从吩咐,各自踏上白云。

    无咎的心境好转,欣然赞道:“好大的云板!”

    有人叱道:“不懂装懂,此乃云舟……”

    ...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