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四百三十六章 我吓尿了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gavriil的月票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夜深时分。

    洞口的老松下,月光斑驳。

    无咎盘膝坐在自家的门前,披肩的长发随风凌乱。

    已是寒秋,风凉袭人。而此时此节,却察觉不到丝毫的寒意。正如几个月来的不吃不喝,同样的安然无虞。也就是说,自己寒暑不侵,远离饥渴,与修士仿佛,却偏偏没有修为与神识。

    无咎慢慢睁开双眼,悠悠长舒了一口气。少顷,他爬起身来,走到洞府之中。在冲门的石塌的角落里,有个窄窄的缝隙。他从中摸出那把带鞘的小刀,便要插入靴子,而稍加迟疑,又放回原处,转身走出洞门。

    恰是月上中天,夜色静谧。偌大的山谷,则是一片晦暗朦胧而显得有些神秘莫测。

    无咎顺着台阶,悄悄走下山崖。左右的草棚与山洞中,有鼾声,有梦呓,还有悠悠的喘息在黑暗中若有若无。他脚下不停,奔着山谷深处走去。

    人在谷中,又是一番景象。

    但见山风徐来,野草摇曳;四方山影浓重,天上一轮皎月独明。

    无咎爬上一个土坡,看了看头顶的明月,又看了看前后左右,远近并无任何的动静。他等候片刻,跳下土坡,顺着田园小径,继续往前而行。

    须臾,穿过谷地。

    又绕过了一道山岗,便是千慧谷的尽头。

    行到此处,水声阵阵。

    但见数百丈的峭壁之上,一道飞瀑呼啸湍急,又作万千水花迸溅,并在月光下闪烁无数的银茫。便仿佛天河倒挂,星辰点点。飞瀑之下,则是一方深潭,更是翻涌如涛,犹如蛟龙出渊而气象非凡。

    即使站在飞瀑的百丈之外,犹然觉着湿润的寒雾迎面袭来,再有滔滔水声充斥双耳,顿如笼罩在莫名的威势中而浑然忘我。并心生一种渺小的恍惚,便仿如面对天地浩荡而令人无所适从。

    一道飞瀑而已,见得多了,缘何此时看起来多了些许不同呢,是陷入窘境的无奈、感慨,抑或是天地认知的迥异……

    无咎打量着飞瀑,尚自失神,忽而有所察觉,慢慢转过身来。

    十余丈外的峭壁下,堆积着大小的石头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那堆乱石背后,冒出一道黑瘦的人影,犹自探头探脑而鬼鬼祟祟。

    无咎的两眼一凝,喝道:“狗日的阿三,缘何躲躲藏藏?”

    躲在石头背后的黑瘦人影,正是阿三。阿三与他相约子夜叙话,他思前想后,又斟酌半宿,最终还是准时赴约。

    与其想来,阿三那个猥琐的家伙,既然能够成为羽士,想必有着不为人知的手段。倒不如趁机弄个水落石出,或有收获也未可知。再者说了,谁让他本人已走投无路呢。权当病急乱投医,哪怕是个圈套也要走上一遭。

    “呵呵,无咎兄弟倒是个守信之人!…”

    阿三走出乱石头,昂起脑袋,背起双手,竭力摆出高人的模样。而不知是心虚所致,还是寒冷难耐,他瘦弱的身子在微微摇晃,便是笑声也带着几分颤抖。

    无咎的嘴角一撇,哼道:“你倒是小人得志,充起大哥来了,且罢……”他懒得多说,直截问道:“你从何处得到的灵石丹药,是否与仙门有旧,或是高人庇护,不然你一个猪狗样的东西,又岂能成为修士?”

    阿三站在五六丈外,再不肯往前一步,突然遭到辱骂,以及连声的叱问,不气也不恼,兀自故作矜持,得意笑道:“我与元天门,无亲也无故,只因献上一篇家传的功法,换来阿胜长老赏赐的仙丹一枚,故而凝气有成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“家传功法?”

    “我家祖上,曾为仙人的家仆,侥幸得到一篇功法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屁!你在黑泽湖衣不蔽体,朝不保夕,如何藏得功法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只当阿三在信口胡扯,根本不相信。谁料他话音未落,却见阿三猛然撕开衣衫。借助朦胧的月光看去,隐约可见那干瘪的胸口上竟是有片伤疤。

    “我的功法,刺在胸口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瞠目不语。

    阿三的家传功法,竟然刺在胸口上。而他竟然将功法连同胸皮割下来,只为讨好阿胜长老换来丹药?想不到他一个胆怯猥琐的家伙,真是够狠啊!而能够借助丹药成为修士,也算他运气不错。

    “你约我前来,便为如此?”

    无咎问了一句,转身要走。

    “且慢……”

    阿三扯着衣衫遮上胸口,不待束扎妥当,慌忙出声挽留,又道:“来自黑泽湖的百多位师兄弟,历经三月修炼,成为羽士者寥寥无几,由此可见仙道之难。而你至今一无所成,何不像我一般献上宝物……”

    这家伙走了捷径,如今又现身说法蛊惑起了别人。若说他是好意,只怕没谁相信。

    “我何来宝物?”

    无咎很是意外,连连摇头:“我的身上,没有刺着功法,即使有,也不会割下来送人。须知身体发肤,受之父母,不敢毁伤,此乃孝之始也!而你一个猪狗不如的东西,焉知道德伦常!”

    阿三是不懂道德伦常,却没了忘了偷奸使坏,虽然已被骂的晕头转向,兀自执着相劝:“无咎兄弟,只要你交出‘结巴’留下的宝物,我便央求阿胜长老赐给你两粒丹药。若非不然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结巴的那把小刀,便是宝物。而即使讨好阿胜长老,也轮不到你一个阿三啊!

    无咎恍然大悟:“若非不然,又将如何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不识好歹!”

    阿三只当恩威并重之下,必定有人见机识趣,谁料对方软硬不吃,他顿时语无伦次,猛一挥手:“兄弟们,抢他——”

    与之瞬间,乱石堆后突然跳出来几道人影。一个、两个、三个、四个……竟有六人。其中有松犬、山狼,有阿易,还有三个年轻的壮汉,皆拎着锄头、铁镐,均气势汹汹并大呼小叫。

    “无咎,我忍你已久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岸熊报仇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勾威报仇……”

    “杀了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说抢他,不……不得闹出人命!”

    “大哥发话,且将他打个半死……”

    人影跳动,锄头与铁镐挥舞。转眼的工夫,七个穷凶极恶的家伙已摆出了围困的阵势,更加的有恃无恐,争相往前扑去。

    无咎站在原地,微微错愕,却没有躲闪,随即已是嘴角含笑而剑眉斜挑。

    莫名其妙地当了几日的大哥,竟然落下如此的怨恨?看来当大哥也有学问,不然随时都将倒霉。而这帮家伙,成了修士也好,前倨后恭也罢,本来不屑予以计较,如今却是得寸进尺送上门来,那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!

    松犬与山狼最为凶狠,双双举着锄头而一马当先。

    余下的三个壮汉不甘示弱,手中的铁镐闪着寒光。

    阿易挥舞着扁担,同样的气势汹汹,却落后几步,喊杀喊打叫得最响。而阿三则是小心许多,只管一手捡起一块石头在左右蹦跳。

    转念之间,锄头、铁镐带着风声“呼呼”而至。

    无咎依然伫立不动,而便在几个家伙冲到了面前,他猛地一脚踢出,松犬惨叫着倒飞出去。他趁势窜出重围,旋即返身挥拳猛砸。“喀嚓、喀嚓”,接着“扑通、扑通”,继而“爹呀、娘呀”,随之又是“喀嚓、喀嚓”。山狼与三个壮汉尽数被砸断了双臂,又被一一踩断双腿,凄惨的嚎叫撕心裂肺,随即又湮没在涛涛的飞瀑声中。

    阿易应该早有提防,吓得转身便跑。谁料一脚突如其来,“砰”的踢中了他的后心。他惨哼一声,“扑通”昏死在地。

    无咎顺势落下身形,依然冲着昏死不醒的阿易狠狠踩上两脚。“喀嚓、喀嚓”,断骨的碎裂声令人胆战心寒。而他犹不作罢,走向尚在挣扎的松犬,不待喊叫求饶,再次抬脚踢去,地上顿时又多了一个昏死的人影。

    六个持械围攻之人,眨眼趴下三对,皆是四肢断折,成为了一个个死人的模样。

    而那断骨的响声,犹在耳畔;骤起骤落的人影,轻如飞燕,形同鬼魅,且又狠辣无情……

    阿三兀自愣在原地,两眼圆睁,整个人抖如筛糠,俨如失魂落魄般的惊慌恐惧。

    锄头、铁镐,再加上六个精壮的汉子,竟然一败涂地?如此倒也罢了,均被打断四肢而惨不忍睹。只知道那人残暴,没想到如此的残暴。简直就是煞神……

    飞瀑的涛声如旧,一道人影缓缓走来。

    阿三猛然打个激灵,踉踉跄跄转身便走,忽而察觉手中还攥着石头,便如火烫般急忙扔了。

    一阵寒风卷过,有人挡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阿三只觉得下身一热,污浊的水迹顺着裤腿淋漓而下。他两眼愣怔,恍惚道:“大……大哥,饶命啊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收拾了松犬六人之后,忘不了还有一个罪魁祸首。而他刚刚拦住阿三,又不禁抬手捂着鼻子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尿骚*味随风而起,很是难闻。

    阿三老老实实道:“我……我吓尿了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皱眉:“你好歹也是修士啊……”

    阿三似乎有了底气,缓缓挺起胸脯:“我……我乃仙门弟子,你不敢杀我,呵呵……”而他笑声未落,一双大手猛地来,随即“喀嚓、喀嚓”,已是双臂尽折。他“哎呀”惨呼,跳起哭喊:“吼吼,饶命啊,呜呜,死人啦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