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四百三十七章 严苛惩罚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墨竹赤莲、liyou曝光、路虎极光霸道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天明时分,不知是听到了什么风声,三五成群的弟子们,相继奔着瀑布跑去。

    当众人跑到了瀑布所在的峭壁前,又远远躲在数十丈外,彼此相互拥挤着,一个个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只见霞光辉映之下,飞瀑涛涛,落水迸珠,雾气氤氲,七彩虹光若隐若现。乍然一见,宛如人间仙境而曼妙无双。此时正是千慧谷景色一绝的完美呈现,有彩虹贯日之说。

    而景色再美,也屡见不鲜。让人诧异的并非景色,而是那个飞瀑深潭前的人影。

    其不过二十左右的年纪,身着一套灰白短衫,披肩的乱发随着雾气卷起飞扬,兀自盘膝而坐岿然不动,并冲着那彩虹飞瀑默默出神。而在他的不远处,则是躺着六人,皆已从昏死中醒来,却又动弹不得,一个个哼哼唧唧呻吟不断。

    浅而易见啊,狼狈凄惨的六个人,都是千慧谷弟子,且无一例外,均被打断了双手双脚。而下此毒手的更加不用多想,就是那个年轻人!

    “哎呀,无咎师弟,你竟如此莽撞,已大祸临头也……”

    人群中,阿野在顿足叹息。左右恍然,纷纷点头附和。

    不管是谁,竟然残害同门,真的惹大祸了,一旦阿胜长老知晓,定然要降下雷霆大怒啊!

    便于此时,两道人影从远处疾驰而来。不,应该说是三人。阿普与汤甲师兄的当间,还架着一人。

    围观的弟子们纷纷闪向两旁,一行三人从中横穿而过,又猛然停下,当间之人落地,惨兮兮叫唤了一声,而阿普与汤甲则是转身拱手,扬声道:“恭迎师父——”

    天上还有一道剑虹。

    弟子们随声看去,不敢怠慢,纷纷举手施礼,口称“长老”或是“前辈”。

    转眼之间,阿胜长老从天而降,尚未站定,抬手抚须怒哼一声:“无咎,你好大胆子!”

    无咎犹自盘膝而坐,仿佛置身事外。

    那飞瀑的彩虹,绚丽神奇,像是七彩的梦幻,令人遐想无限。又像是曾经的九星神剑,牵动星河万千……

    “残害同门,乃不赦之罪,轻则废去修为,重则以命偿命!”

    阿胜长老的话语声,已盖过了飞瀑的涛声:“而你虽无修为,却罪大恶极,尤其打伤井三,更加难以轻饶,当毁去灵根,逐出千慧谷,永世不得拜入仙门……”

    井三,乃是阿三的本名。

    这家伙折断了双臂之后,便哭泣求饶,终于免去了断腿的厄运,直至天明时分,总算是得以离去。而他离去之后,即刻告状。阿普与汤甲也是大吃一惊,给他接驳了伤骨,又禀报阿胜长老,然后又一同前来指证肇事元凶。只是他的伤骨尚未痊愈,坐在地上,恰见阿胜长老发怒,急忙不失时机地哼哼起来:“哎呦,疼啊……”

    相隔不远的乱石堆中,松犬与山狼等六人也是不甘示弱,相继跟着呻吟,倒也彼此呼应而凄惨一片。

    “无咎,还不速速认罪伏法!否则本人动手擒你,你将后悔此生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旭日高升,飞瀑彩虹缓缓消散。

    无咎怅然摇头,转而起身站立,冲着已怒不可遏的阿胜长老拱手致意,随即离开深潭而朗然有声:“长老此言差矣!”他于行走之间,抬手一指。松犬等人顿时吓得哇哇乱叫。他却继续往前,接着又道:“阿三声称,他成为修士,与修炼无关,全赖于丹药之功,并骗我至此,却又借口行贿长老而屡获奇缘。本人不忿,与其争执。谁料他早已召集松犬六人设下埋伏,并手持锄头铁镐等凶器,只要将本人置于死地,无非还是为了黑泽湖的恩怨……”

    他走到阿胜长老的三丈之外,又是躬身一礼:“谁会甘于羞辱,又有谁愿意横死于山谷之中呢?所幸本人筋骨强健,终于安然无恙。怎奈阿三恶人先告状,又有修士的身份而格外受到仙门的青睐。本人自认倒霉,请长老责罚!”

    无咎不卑不亢,有理有据,虽摆出认罪伏法的架势,却又话语中带着悲愤之情。尤其是满地散落着锄头、铁镐与扁担,更加印证了他的所言不虚。

    松犬、山狼等人自知理亏,且牵扯黑泽湖与元山门,顿时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阿三倒是机灵许多,忙道:“我……我没有行贿长老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直起身来,淡淡一笑:“长老乃正义之士,有德前辈,又怎会接受贿赂,断然是你信口雌黄。不过,你胸前的伤疤又是如何而来,你的家传功法呢……”

    阿三变得口吃起来: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都给我闭嘴!”

    阿胜长老脸色变幻,似乎更加愤怒,猛然咆哮,又闷哼一声而瞪起双眼:“无咎,我且问你。既然遭到七人围攻,你赤手空拳又如何应对?即便你筋骨强健,难道还会强过羽士不成?”

    “师父,他定然有所欺瞒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你纵然强悍,也不能重创所有的人。而井三更非寻常……”

    阿普与汤甲身为弟子,又有管辖千慧谷的职责,不便袖手旁观,一左一右跟着附和。

    无咎面对质问,默然片刻,坦然道:“实不相瞒,在下不仅筋骨强健,且自幼力气过人,莫说打趴下几个蟊贼,便是面对寻常的羽士也毫无畏惧。故而向往仙道,拜入千慧谷。还请长老明鉴……”

    而话音未落,一道劲风突如其来。

    无咎脸色微变,急忙抽身躲闪。而刚刚离地蹿起两三丈,便被劲风击中。他被迫以双拳阻挡,却惨哼一声倒飞出去。直至十余丈外,“扑通”坠地,顺势弹起,脚下又是连连踉跄,这才好不易站稳了脚跟,犹然觉着气息浮躁而胸闷异常。他猛*喘了口粗气,错愕道:“长老……?”

    阿胜长老出手之后,微微一怔:“咦,你竟然挡得住我的一成法力?”

    筑基高手的一成法力,足以让羽士高手落荒而逃。如今一个没有修为的弟子,却生生挡住了那难以想象的一击。且不说围观的众人惊愕不已,便是阿普与汤甲也是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长老,我天赋异禀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你岂止天赋异禀,还凶悍好斗且残暴无情,若是留在千慧谷,必将后患无穷!”

    阿胜不容辩解,再次举起右手往前虚抓。只听五道指风“呜呜”作响,霎时化作五道淡淡的光芒呼啸而去。

    无咎心知不妙,转身便跑。而那光芒却快如闪电,瞬间便如五条蛇索,已将他四肢死死缠住,并将他“扑通”摔倒在地。他急忙拼命挣扎,谁料愈是挣扎,束缚愈紧,强横的法力透过绳索光芒,竟然勒得他骨骼脆响而肌肤欲裂。

    阿胜长老腾空而起,顺手袍袖一甩。无咎随之离地,已被他虚抓在手。继而剑光闪动,两人倏然远去。

    “唉,早知如此,又何必当初呢!如今长老发怒,无咎师弟难逃此劫啊!”

    阿野摇头叹息,没精打采往回走去。在场的众人也是深以为然,一个个交头接耳感慨不已。

    一个没有修为的千慧谷弟子,不好生修炼,偏偏惹是生非,还打伤了新晋的羽士,难免要自食其果。威风强悍又如何,还不是被长老生擒活捉?从此逐出千慧谷,永世不得拜入仙门呢!

    一场热闹看晚了,众人纷纷散去。

    汤甲应该粗通医道,为松犬、山狼等人接驳伤骨。阿普则是召集十几个弟子捆绑担架,以便将几个家伙抬回去。

    便在众人忙着善后的时候,阿三已渐渐恢复常态,只是双臂依然动弹不得,走起路来像个僵尸般的怪异。而他心情大好,在一旁来回溜达,并瞪着一双大眼珠子,很是踌躇满志的样子。

    虽然没能得到“结巴”的宝物,还惨遭蹂躏,吃尽苦头,却将某人逐出千慧谷。左右权衡起来,昨夜的较量还是占了便宜。嗯,算是小赢一把……

    不过,阿三失算了。

    当众人返回住处,却见那株长在山崖上的老松上,倒悬着一个四肢捆绑的人影。应该是法力所致,看不见绳索,只有那个闯祸的弟子悬在离地七八丈的半空中,偶尔随风来回摇晃。

    阿胜长老,有些让人捉摸不透。他没有驱逐了事,而是将无咎锁在所住的洞府下。说白了,就是凡俗间的悬梁示众。也许他想以此来告诫千慧谷的弟子,这便是触犯门规的下场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弟子们聚在山坡上,抬头仰望着倒悬的人影,仿佛感同身受,顿时一个个惶恐难安。

    大活人,如此吊上三日,不死也要丢下半条命。若是不吃不喝,用不了七日,必死无疑啊!

    阿三回来之后,很是意外。而他愕然片刻,已转忧为喜。

    触犯门规的弟子,逐出千慧谷,虽然断绝了仙途,至少留下活路。而如此捆绑示众,显然是更为严苛的惩罚。

    于是乎,阿三借口养伤,每日都与松犬等人坐在山崖下的草地上,一边看着头顶摇晃的人影,一边大声说笑。便仿佛看着一道异样的风景,使得几个家伙兴致盎然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