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四百四十章 三绝阵法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rayray1111、蜘蛛弥勒佛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无咎站在山顶之上,两眼透着欣奇,随即又眸子一亮,禁不住悄悄拱起双手。

    大殿前端坐的十余位前辈之中,竟然有个妩媚而又熟悉的身影。

    又见到了那个金发的女修,记得她叫阿雅。当初,若非是她说了句话,自己便成不了千慧谷弟子。不过,她还抢了自己的鞭子。若是换个地方,应该与她理论一番。而眼下却是不合时宜,阿胜长老似乎心绪不佳。

    无咎跟随众人躬身行礼,又退到一旁等候发落。

    “阿胜,缘何今年送来的弟子如此之少?其中一人,竟然全无修为?”

    “泰信师叔,这批弟子来自黑泽湖,难免受到毒瘴玄气之害,能够从中选出十人殊为不易!而这位叫作无咎的弟子,自幼炼体,堪比羽士,故而……”

    “且罢,冯师兄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“嗯,新来的弟子听着,想要留在百济峰,尚须磨砺一番,之后再由各洞的长辈酌情认领!”

    “布阵——”

    发话的乃是那两个老者,随着一声令下,左右的十余位修士纷纷掐动法诀,山顶之上顿时闪过一道道光芒。

    阿胜带着阿普与汤甲往后退去,又抬手一挥,命道:“入阵!”

    千慧谷的十位弟子,皆愣在原地而错愕不已。所谓的入门大典,或也隆重。而接下来的阵法,却是叫人莫名所以。究竟如何闯阵,真的一点儿都不知道啊!

    阿胜见众人畏缩,忍不住就要发作。

    恰于此时,两位弟子抬脚往前走去,一个叫作冯田,另外一个阿述。

    阿胜长老稍稍宽慰,却又脸色一沉。没有见过阵法,有所畏惧,倒也寻常,竟然有人扭头走了回来。他顿时大怒,叱道:“无咎,你敢临阵脱逃?”

    无咎一边往回走,一边留意着阵法的动静,转而迎上阿胜的一张黑脸,急忙摆手:“绝非逃脱,只求长老交还在下的防身短匕,以便应对阵法莫测……”

    紧急关头,他没有忘了讨要小刀子。而此时若不追讨,只怕从今往后再也休想。

    阿胜脸色变幻,又见大殿前的众人正在观望,他怒极无奈,抬手甩出一物:“你若是再给我添乱,我饶不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的心愿得逞,一把抓过带鞘的小刀转身便走。

    阵法渐渐显威,大殿前的空地已被光芒笼罩。冯田与阿述,业已消失不见;余下的众人则是磨磨蹭蹭,硬着头皮慢慢往前。

    无咎有了小刀,便好像有了倚仗,脚下再不迟疑,一头冲入光芒之中。闯荡的阵法多了,所谓的“三绝阵”却没见过。而既为考校弟子的阵法,想必没有性命之忧。不过,他踏入阵法的瞬间,不由得收住脚步,暗暗惊嘘了一声。

    云海没了,大殿以及在场的仙门高手也都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乃是一片空旷的大地,入眼处尽为光秃秃的山石与无边的荒凉。头顶之上,则是天光晦暗而昼夜不明。此前踏入阵法的冯田与阿述,同样在不远处放缓脚步。回头来处,阿三等余下的七人纷纷现身,也是茫然无措,各自原地徘徊。

    幻境!

    无咎冲着前后左右打量了片刻,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,随即甩开大步,转眼间赶上了冯田,即将越身而过的瞬间,又回头一笑:“这位兄弟,可知何为三绝阵呀?”

    冯田兀自抬眼远眺,一脸的若有所思状:“此阵,法自三才,为天绝、地绝、人绝之意!”

    无咎惊讶道:“咦,见多识广哦!”

    冯田已是动身往前,淡淡应道:“我人族传承久长,我所知晓的也不过万一!”

    “嘿,我也是人族!”

    “人族之中,少有炼体者。除非人与妖的后裔,善于筋骨之强!”

    “这话听着别扭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无咎还想与冯田套近乎,却平白无故遭到嘲讽,他刚要讨个说法,对方却是哼了一声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“高傲冷艳啊!”

    无咎耸耸肩头,神色自嘲。

    “大师兄,你我结伴同行……”

    阿三追了过来,随行的还有另外六位弟子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个矜持的人,不要理我!”

    无咎加快脚步,头也不回。而没走几步,便觉着朦胧的天光突然划过几道闪电。

    与之瞬间,“隆隆”的雷声,由远而近,震得人两耳“嗡嗡”直响。随即一团团火光从天而降,仿佛烟花逆放,绚烂无双,却又炽烈焦灼,几如毁天灭地的疯狂。

    不管是冯田、阿述,以及随后跟来的阿三等人,皆停下脚步,瞠目错愕。

    而无咎愣怔片刻,拔腿便跑。

    “轰、轰、轰——”

    火光坠落,大地颤抖。随之轰鸣炸响,乱石飞溅。

    那疾驰飞坠的,不是火光,而是带着火光的大石头,皆烧得通红,有大有小,小的好似拳头,大的数丈而巨如磐石。不,不是磐石,而是陨石。何为陨石?典籍之中,有星陨说。就是天上的流星坠落人间,坚若金铁,声若奔雷,挟烈火之势,称之为陨石。

    无咎刚刚弄清原委,一块大石头落在近前,溅起的碎石带着炽烈的火焰横扫而至,顿时将他抛飞出去。“扑通”落地,打了个滚,浑身犹然火烧火燎,胳膊腿更是被碎石击中而阵阵疼痛。他翻身爬起,满目惊诧。

    天上的陨石,愈来愈多。四周已成火海,炸开的碎石烈焰所形成的烟尘,仿佛雨水涟漪,一圈圈、一片片,却又威势凌厉,使人无处躲藏。而同行的两个弟子稍稍迟疑,已被巨石砸中,霎时消失在火光之中,便是尸骸碎屑都没有留下一丝一毫。

    那两个家伙,死了?

    既为阵法,难道不是幻境吗?缘何如此的杀机凌厉,简直就是要命的架势啊!

    管它是真是假,跑吧!

    眼看着又一块陨石裹挟着火光砸来,无咎抖擞精神,跳起来便跑。而转眼之间,一块大石落在前方。他急转迂回,一步三两丈,像是惊弓之鸟,又似亡命的兔子,只管在雷火与飞石中逃窜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无咎又不得不放慢脚步。他虽然东躲西藏,而两眼时刻盯着头顶的动静。只见阴暗变幻的天穹之上,一团硕大无比的火光缓缓而来。而看似缓慢,瞬间便已挡住了整个穹隆。霎时天地一片通红,还有焦灼炽盛的威势横碾而来,令人窒息,叫人绝望。

    我的天呐,那块陨石的来势,应该更为的迅疾,只因太过于庞大,怕不有万里之巨,这才给人一种缓慢的错觉。物极必反啊,很深刻的道理。而此时此刻,再也无处逃避,只能看着巨石陨落,然后随着它毁灭殆尽!

    无咎知道躲不过,干脆伫立原地。

    人力有时穷啊,更何况以凡人之躯面对天威。纵有豪情壮志,也是束手无策。唯有带着几分敬畏,几分无奈,几分愤慨,与几分不灭的斗志,去正面迎接那无从逃躲的浩劫。嗯,固然卑微,又何妨我藐视一切呢!

    冯田、阿述,以及阿三等人,也纷纷停下脚步。同来的十位弟子,只剩下七个。其中的两人眼看着劫难注定,双股战战,惊恐难耐,绝望中大喊一声,竟相继转身狂奔。

    与之同时,巨石陨落。

    无咎依然昂首站立,任凭焦灼的威势扑面而来,满头的乱发猛然飞扬,破碎的衣衫犹如战旗一般猎猎作响。而他犹自不躲不避,嘴角微微上扬,并轻轻舒展双臂,苦涩的双眼中闪动着不屈的光芒。

    真的躲不过,那就来吧……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刚刚摆出一个悲壮的架势,整个人便已湮没在火光之中,随即便觉着狂飙怒涛呼啸而来,霎时随之高高飞起。而不过眨眼之间,人已“扑通”坠地。他摔得惨哼了一声,拂去满头满脸的灰尘,摇摇晃晃爬了起来,惨兮兮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瞧瞧,只要敢于藐视,敢于不屈,便能战胜天地浩劫。当然,浩劫虽然真实,终究还是虚幻,侥幸!

    只见晦暗的天穹,依然朦胧不明。而那飞坠的陨石没有了,远近一片寂静。不过……

    无咎看向四周,笑容渐隐。

    所在的地方,乃是一处百丈高的土山,前后左右均为悬崖,远方则是情形迥异。正前方乃是荒漠,充满死寂;左方山峰林立,重峦叠嶂;右方深沟险壑,间有水泽重重;后方则是原野山林,另有一派蛮荒的景色。

    “大哥……大师兄,你我该往何处?”

    土山顶上,站着七道人影。阿三那个家伙竟然幸存下来,扭头看见无咎,急忙凑了过来,惶然中带着讨好巴结的神情。余下的几个弟子,犹自左右徘徊,东张西望。

    “不要喊得这么亲热,我与你没交情!”

    无咎的两眼一翻,满脸的嫌弃,而事关己身,他还是耸耸肩头,无奈道:“至于去往何处,我也不知道啊!”

    阿三却是抬手一指,很有主张:“恰逢四方不明,当选一条生路。蛮荒原野,应为去处!”

    无咎漫不经心道:“嗯,所言有理!”

    阿三兴奋,忙道:“师兄,事不宜迟,动身吧……”

    而他话音未落,不远处有人哼道:“哼,既为三绝阵,当以绝路逢生。倘若一味找寻生机,反倒是死路一条!”

    阿三不忿,便要争辩。

    无咎却是两眼一亮,拱手道:“冯田兄弟,不妨详细赐教……”

    而那位冯田竟然不再理会,很是冷傲般地转过身去。

    无咎撇着嘴角,满不在乎道:“阿三,随我来——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