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四百四十二章 没事找事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吴钩客、曳光写的好、tianshen8190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谢谢中间那位书友的名字,你是不是我家亲戚?囧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便在无咎诧异之际,冯田、阿述,以及阿三也是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只见古木参天的丛林之中,竟然冒出一道道人影。其中有男有女,有老有少,相貌与服饰各异,却一个个神情古怪而面带杀气。眨眼的工夫,无数的人影从四面八方涌出,并瞬间挡住了去路,又冲着愣在原地的四个年轻人扑来。

    “鬼呀——”

    阿三吓得尖叫一声,便要逃跑。

    “且慢!”

    冯田急忙阻拦,分说道:“倘若所料不差,天绝、地绝之后,此乃阵法第三关,人绝之境……”他话音未落,挽起袖子,虎吼一声,竟直奔汹涌的人群扑去。“砰”的一拳,人影倒地消失。又是“砰”的一脚,哀嚎声中人影溃退。他顿时斗志昂扬,大喊道:“当以杀戮求生,不然前功尽弃!”

    这家伙还真是当机立断!

    阿述不甘落后,挥舞拳头冲了上去。阿三也急忙捡起一块石头,躲躲闪闪随后往前。

    无咎刚要跟着动身,又神色一怔。

    冯田三人所遇到的对手,多为异族的相貌。而涌向自己的人群,却是神洲人氏的模样。且披盔戴甲,手持利刃,神情狰狞,凶悍异常。那分明就是兵士,俨然来到了战场之上。转念之间,刀枪纷飞,似乎还有喊杀声响起,凌乱的杀机随之沸腾。

    无咎不及多想,伸手摸出小刀子左劈右砍。

    霎时鲜血迸溅,残肢断臂纷飞,刀枪“铿锵”坠地,人影相继崩溃。惨烈的场景,比起真实更为叫人胆战心惊。

    无咎趁势往前,又暗暗疑惑不解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兵士,从没见过,却又专门冲着自己,与冯田等人全无关系。而冯田等人遭遇的对手,三五成群。自己面对的却是数十上百,绵绵不断。这阵法倒是古怪,缘何厚此薄彼呢?

    无咎稍稍失神,一杆长枪横扫而来。他躲避不及,“砰”的一声倒飞出去。“扑通”摔在地上,只觉得肋骨欲断而疼痛难忍。而一道道如狼似虎的人影汹汹而至,闪亮的刀枪更是疾如骤雨。他怒火中烧,猛然离地高高蹿起,顺势挥出小刀,一圈银色的光芒呼啸而去。

    “喀嚓”刀枪齐断。

    “噗噗”血光迸溅。

    汹涌的人群,顿时溃败。而前仆后继,更多的兵士疯狂而至。

    无咎尚未落地,脚尖点地飞跃而起,便如猛虎下山,左奔右突横冲直撞。但有阻挡,一一格杀。所经之处,亡魂无数。

    须臾,他冲到一片空地上,伸手抹了把脸,而浑身上下并无半点血迹,却还是血腥难抑。

    成群的兵士,业已消散。茂密的丛林,也渐渐稀疏起来。冯田与阿述、阿三,早已窜到了前方。远近四周,充斥着淡淡的雾气而更加的朦胧莫测。

    无咎缓了一缓,便要继续赶路。

    而迎面再次冒出一道道人影,有手持飞剑者,有驱使符箓者,分明就是修士,且似曾相识。随后则是持械的兵士,一个个神情冷漠杀气腾腾。依稀仿佛神洲仙门的情景,或有熊国边关的战场重现。

    无咎愕然。

    那不断涌来的人影,好像是他曾经杀过的仙门修士,以及边关的兵士?突然之间,死去的人,再次出现眼前,仿佛梦幻一般,着实叫人难以相信。

    杀孽难还,找我报仇来了?

    幻境而已!

    许是心结未消,故而转借阵法禁制,而呈现出一种假象,无非要迷惑心智,使人就此困顿不前?

    而本人问心无愧,生死无悔。既然杀了一次,又何妨再杀一回呢!

    无咎振作精神,大步往前。随着小刀挥舞,杀戮再起。

    那断裂的刀枪,飞溅的血肉,狰狞的面目,无声的悲号,均好像曾经的真实,又更为的暴虐惨烈。倒下的人影,十个,百个,数百个……

    无咎已是两眼血红,杀疯了一般,只管收割一道又一道亡魂,仿如回到了曾经的沙场,重蹈当年的血腥之路。

    一个面带笑容的老者挡在身前,并抬手打着招呼。

    无咎的去势稍稍一顿。

    笑容熟悉,似乎故人当前?

    而那看似温和的老者,突然飞扑过来,竟变得青面獠牙,张开血淋淋的大嘴,狠狠咬向自己。

    无咎不敢迟疑,抬手一刀捅了过去。

    而不待亡魂消散,又一个披头撒发的人影扑来,他的手中还抓着另外一个弱小的人儿,在疯狂撕扯,尽其凶残的蹂躏。

    无咎惊愕,呲目欲裂,身形摇晃,猛地嘶吼一声,横飞而起,狠狠劈出手中的小刀。不待继续疯狂,人影“砰”的炸碎,随即四方空旷,一轮明月照耀山岗。他脚下踉跄,满眼哀伤,又神魂落魄而一时无从凭借。

    山岗之上,再次冒出一男一女,各自手持利刃,双双迎面走来。

    那……那是爹娘……

    无咎的嘴巴半张,如痴如呆。

    仿佛寒冷的夜中,回到了温暖的家,又如疲惫的浪子,寻到了温暖的依靠。

    他的两眼闪动泪光,慢慢迎上前去。

    而慈祥的爹娘,竟然举起了利刃……

    无咎顿如炸雷轰顶,神魂失守,愣愣看着走进的人影,任凭那寒光闪闪的利刃刺向胸膛。而与之刹那,他心头一凛,禁不住连连后退,又仿佛绝望难耐,慌乱看向四周,满脸的痛苦与挣扎。

    夜色山岗,还有几群人影。冯田、阿述,以及阿三的情景,也相差仿佛,不是遇到了家人,便是遇到了双亲。而冯田与阿述,在稍稍彷徨之后,挥舞拳头继续往前。即使阿三,也举起石头,恶狠狠砸向他的爹娘……

    “如此阵法,恕不奉陪。哪怕死在阵中,怪我倒霉!”

    无咎突然长舒了一口气,迷蒙的心魂,豁然清醒过来,随即猛然转身,将所有的幻象抛是身后。他便如放下了所有负累,只管甩开大步轻松而去。

    以至亲至情,来糟蹋人性,明知是假,他也承受不来。或也迂腐,或也痴傻。而他有他的恪守,他有他的坚持!

    而与之瞬间,景物骤变。随即光芒消散,山顶四周,扶余大殿,以及殿前的情景如旧。

    无咎停下脚步,冯田、阿述、阿三也在不远处东张西望。

    阿胜长老走到场中,举手禀报:“两位师叔,此番共有三位千慧谷弟子闯过阵法!”他的话语中带着愉悦,又抬手一挥:“尔等小辈,上前听候发落!”

    十位弟子,聚到一处,又站成一排,纷纷躬身行礼。

    无咎被挤到了边上,也不介意,无喜无悲的样子,却又难免郁闷不已。

    以禁制幻象,牵动人欲,使人防不胜防,又深陷其中而难以自拔。之前倒是小瞧了“三绝阵”,而不管怎样,终究还是输了,不知又将迎来怎样的下场。虽说无怨无悔,而想要的灵石却是无从着落啊!

    “阿胜,你送来十位弟子,可得百块灵石。其中三人闯过阵法,再加三十块灵石与三瓶丹药……”

    泰信话音未落,阿胜已是满脸的喜色。

    无咎循声看去,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我的天呐,我还在愁眉不展,却不知正在帮着阿胜赚取了百多块灵石。也怪不得让我充数,原来他并非德行高尚,而是每选送一位弟子,便可得到十块灵石的赏赐。嗯,又是套路……

    “三位过关的弟子,为百济峰菁英,须悉心调教,一月后送往星海宗。余下的七位弟子,则由各洞酌情认领!”

    泰信吩咐之后,站起身来:“冯师兄,可有话说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三位弟子过关,着实出乎所料!”

    冯宗起身笑道,抬手一指:“那位叫作冯田的小辈,与我同姓,我很是喜欢,不妨来我洞府,我与你指点一二!”

    一位前辈如此关照一个刚入门的小辈,乃是格外的青睐与恩宠!

    阿胜急忙眼光示意,口中催促:“还不拜谢……”

    冯田不失时机往前一步,恭恭敬敬垂首应道:“多谢师祖垂爱!”

    哎呦,莫说同来的千慧谷弟子眼馋不已,便是阿三、阿述也是羡慕嫉妒恨!冯田不过是刚刚入门,便得到前辈高人的提携,可谓一飞冲天啊,从此以后前途无量!

    无咎早已忘了郁闷,却又满脸的疑云。

    不是拜入百济峰,便成为了元天门弟子吗?缘何又冒出来一个星海宗,难道是自己听错了?

    无咎忍耐不住,扬声问道:“弟子闯过阵法,为何不得前往星海宗?”

    与其想来,不管星海宗是何名堂,借机一探究竟。而晚辈与前辈同姓,便能得到格外关照,这说法也太勉强了,除非他二人是亲戚。如此牵扯私情,有失公允啊!

    不过,一个晚辈弟子,竟敢质问前辈,也着实不多见。

    扶余殿前,顿然一静。

    阿胜叱道:“放肆——”

    叫作泰信的老者也是面带不悦,随即便要发作。而他身旁的冯宗却是抬手阻拦,转而扶须笑道:“你是无咎?我正要问你,你是否贺洲人氏,缘何造下如此多的杀孽?”

    没事找事,当如眼下。明知自己的一举一动均在监视之下,又何必多嘴而自找麻烦呢!

    无咎始料不及,愕然道:“前辈,此话怎讲?我乃瞰水镇人氏……”

    冯宗长着人族的相貌,尤其头顶发髻,浑如神洲仙门的修士,只是服饰迥异,且话语莫测:“此前你救助同伴,绝非草莽之风。随后在阵法之中,你所斩杀的亡魂,为数众多,且均为外族。而你又一改狠辣果敢,致使最终功亏一篑。毋庸置疑,你当有一番来历!”

    阿胜回过头来,瞪着双眼:“师叔,他乃粗鄙之辈,四肢健壮而已,弟子惜才,故此……”他怕担责,先行辩解。

    泰信不明所以,出声打断:“你不用分说,让他从实招来!”

    无咎张口结舌:“我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