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四百四十八章 上门告状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茫茫的森林@百度、bluepinyoung、墨竹赤莲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天莲洞,指的是一个群峰环绕的山谷。其北边的山峰,名为北翠峰。

    北翠峰的半山腰,有个云翠坪。乃是仙门高手静修,以及传法授业的地方。

    此时,云翠坪山,环山的石阶前,五位天莲洞的弟子与一位地藏洞的弟子在对峙。原因无他,要将擅自闯入此地的淫徒绳之以法。

    阿金与阿离,已在天莲洞待了一年多,并修至羽士二层,而且懂得几式法术神通,于是便成了初来乍到的冯田仨人的师兄。今日五人正在山下修习功法,惊闻阿雅师叔遭到侵犯。

    阿雅师叔是个美人,却也是位前辈,弟子们虽也暗自仰慕,却只能远观而不敢有亵玩的非分之想。如今倒好,竟然有人闯入阿雅师叔沐浴的云翠洞。义愤填膺,同仇敌忾啊!

    不过,所抓住的淫徒依然没有认罪悔改的意思。尤为甚者,还攥起了拳头而怒目相向。

    阿金与阿离换了眼色,双双后退,并默念有词,各自扬起手臂。而两人尚未祭出玉符,一道人影猛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人生意外,比比皆是。而不如意者,总是十之八九。想从逆境求生,唯有奋起抗争。至于能否闯过厄运,寻到一条坦途,对于无咎来说,他也是常常陷入茫然之中。而他却知道,他眼下已是忍无可忍。

    肆意辱骂也好,以多欺少也罢,暂且装聋作哑,抽身离去便是。而两个家伙,竟敢自恃神通欺人。尤其是面对一个没有修为的同门,全无道义可言啊!一句话,讨打呢!

    无咎不待阿金与阿离祭出玉符,身形一闪,猛然扑了过去,“砰砰”就是两脚。

    “喀嚓、喀嚓”

    这是胸骨折断的响声,听起来令人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而阿金与阿离已顾不得恐惧,双双倒飞出去四、五丈,“扑通”摔在地上,打了几个滚,瞬间昏死过去。手持的玉符,更是远远飞到了草丛之中。

    太快了!

    鹊起鹊落之间,便将两个真正的羽士,给踢翻在地,并且昏死一对。

    冯田与阿述已是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赤手空拳,竟然也能打败了羽士二层的高手,若非亲眼所见,着实让人难以置信。而那人只是一个砍柴弟子,怎敢如此的胆大妄为?

    阿三却是后退两步,转身就跑。他早已领教过某人的手段,却没料到某人的胆子如此之大。在仙门之中偷窥前辈出浴,又肆意殴打同门,将门规视为无无物,只怕也没谁了。

    好汉不吃眼前亏,且跑去禀报阿雅师叔。

    而阿三没跑几步,便觉着身后风响。他吓得脚步踉跄,猛然趴倒在地,又急忙翻身连连摆手:“大哥……饶命啊……”

    一道人影凌空而至,瞬间已从头顶飞了过去。

    阿三错愕不已,暗呼侥幸,又狐疑不解,与愣在原地的冯田、阿述一起扭头张望。

    无咎追上了阿三,并未发难,而是一步三两丈,直奔昏死在地的阿金与阿离而去。他落在两人的身前,抬脚逐一翻转过来,然后凝神查看,随即又伸手摸索,竟从对方的胸口中摸出两块亮晶晶的小石头。他将石头攥在手中,再不耽搁,捡起地上的包裹,转而奔向来处,然后顺着石阶健步如飞。

    从打人,到抢东西,眨眼之间,人已跑得没影。

    冯田与阿述依然愣在原地,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阿三已翻身爬起,叫道:“哎呀,那人最为凶狠,此前便已造下杀孽无数,罪恶累累,如今又在仙门为非作歹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三,他凶悍倒也罢了,竟然杀过人,何不早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述,你也喊我阿三?我……我怕他呀……”

    “自古邪不胜正,又何须畏惧。且禀报师叔,自有公断!”

    “冯师兄所言极是,无咎他这回倒霉了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三,你缘何又幸灾乐祸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必多说,且将阿金与阿离师兄救起,再去禀报不迟……”

    便在冯田三人忙着救治阿金、阿离的时候,无咎已顺着石阶跑到了来时的山坳之间。

    四处无人,也不见砍柴挑水的弟子。数十丈外的飞瀑潭水依然,徐徐的山风送来阵阵的清爽。

    无咎长出了一口气,却不敢停歇,继续加快脚步,奔着地藏洞的方向走去。他是怕人追来,尤其是那个叫作阿雅的女修。而行走之间,又禁不住抬起手来而眉开眼笑。他的掌心攥着的两块小石头,并非俗物,而是他朝思暮想的东西,灵石。

    不出所料,阿金与阿离乃是天莲洞的弟子,且有着羽士二层的修为,身上还真的藏着灵石。

    既然他二人胆敢挑衅,理当加以教训。而没有好处,谁愿意出手啊!既然冒着风险触犯门规,总要有所收获。而这两块灵石,权当补偿。嘿嘿!

    无咎看着来之不易的灵石,喜悦难抑,随即双手各持一块,默默回想着行功之法。

    往日里静修打坐,虽也偶然察觉到灵气的存在,却太过于微弱,总是难以吸纳。而灵石在手,大不一样。掌心稍加用力,汹涌的灵气顿时澎湃不已。

    “砰、砰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刚刚尝试吸纳之法,便觉着两股灵气直透入体,而尚未来得及有所体会,掌心传来碎裂声响。他脚下一顿,诧然低头。

    两块晶晶亮的灵石,尽成粉碎。

    记得当年只有羽士修为,一块灵石足以吸纳许久。如今不过眨眨眼,只剩下两手的灵石碎屑?也就是说,喘息之间,便已将两块灵石吸纳殆尽……

    无咎诧然过罢,又脸色转喜,急忙丢下灵石碎屑,一本正经闭目凝神。

    有了两块灵石的灵气入体,想必已打开了闭锁的经脉气海。但有一线转机,恢复以往的修为则是指日可待。

    不过,经脉干涸,五脏六腑晦暗,曾经的气海依然混沌不明……

    无咎默然片刻,睁开双眼,满脸的失落中,透着难解的疑惑。

    两块灵石的灵气,分明已被吸纳入体,又仿佛两滴水落入荒漠,一点儿的动静都没有。

    难道是说,灵气虽然入体,却难以吸纳收敛,根本不能收归己用?

    而没有灵气转化为灵力,则不能恢复修为。这辈子,只能当一个凡人,从此与修士无缘,也与遥远的神洲无缘。

    曾几何时,很是厌恶修士,并对于红尘的逍遥而沾沾自得。如今却渴望成为修士,而惧怕成为凡人,唉……

    刚刚的喜悦,瞬间消失无踪,取而代之的则是无尽的落寞与沮丧,让穷途末路中的无咎发出一声长叹。而他叹息未止,两眼眨巴,低头查看,又前后张望。少顷,他猛然抬手拍了下脑门,已是裂开嘴巴无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只道末路人彷徨,不知彼岸在前方。

    身为凡人,怎会看到体内的经脉与五脏六腑?

    而没有神识,休想内视。

    毋容置疑,久违的神识回来了。虽然竭尽全力,只能察觉到三两丈的情形,却仿如多了一双眼睛,比起之前的懵懂浑噩可谓天差地别呢!

    无咎好像是拨云见日,满脸的欣然,又眸光闪烁,神色中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再次内视,体内还是没有修为的迹象。而有了微弱的神识,则表明上元泥丸识海已然开启。可见吸纳灵石并非没有用处,而是不足以冲开闭锁的经脉气海。由此推测,之前设想的法子没有查缪。只要找到足够多的灵石,便能渐渐恢复丢失的修为。又该吸纳多少灵石呢,要知道自己渡过天劫之后,应该是飞仙的境界,只怕没有万千的灵石而难以弥补。

    而贺洲地大物博,仙门无数。接下来的日子里,找到足够多的灵石应该不难……

    无咎想明白了原委,有了计较,精神一振,甩开大步而浑身的轻松。

    须臾,穿过山谷,爬上山坡,地藏洞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正当午饭的时辰,众多弟子却是聚集在山坡上。

    无咎本想绕过人群,返回住所,却又停下脚步,咧咧嘴尴尬一笑。

    百多位弟子,皆冲着他看来。一百多双眼光,便有一百多种模样。而山坡尽头的台阶上,另外站着一男一女,更是神色迥异,叫人难以揣度。

    女的金发素衣,体态婀娜,白皙如玉的面颊以及褐色的大眼睛,透着异样的风情与动人的妩媚。只见她似笑非笑,轻声说道:“仲子,你管辖的弟子擅闯天莲洞,还请给我一个说法。如若不然,我便找阿威算账……”

    那个女子,竟是阿雅。她应该早已知晓天莲洞的详情,却隐忍不发,绝非仁慈,而是跑上门告状来了。

    “阿雅师叔,此乃弟子管教不严之过!”

    男子不是旁人,正是仲子,他低头躬身,很是谦卑顺从,而转过身来,已是怒目圆睁大吼一声:“无咎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闯了祸,知道躲不过,却没想到报应来得如此之快,且众目睽睽之下无所遁形。他丢下包裹,伸手扯了扯尚未干爽的衣衫,然后往前两步,拱手应道:“本人无咎,不知师兄有何赐教……

    其神态从容,没事人一般。

    而围观的弟子则是纷纷闪开,好像早已预料到了即将发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身为大师兄的仲子,带着暴怒的脸色,并伸着胳膊、挽着袖子,晃着粗壮的身躯,慢慢走下台阶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