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四百四十九章 成何体统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0老吉0、rayray1111、tianshen8190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地藏洞的大师兄,要打人了!

    以仲子的脾气,不管对错,谁敢得罪他,先打上一顿再说。而眼下不仅有人得罪了他,还惹得天莲洞的前辈寻上门来,他早已是怒火汹汹,恨不当场暴跳如雷。

    而众目睽睽之下,又当着阿雅师叔的面,身为管事弟子的他,总要为接下来的暴行找个借口。于是他摆出管事弟子的威严,一步一步走下台阶,阴沉出声:“无咎,你乃地藏洞弟子,本该挑水砍柴,却砸了水桶,扔了砍刀,你想要干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站在山坡上,眼光掠过众人,又转向步步趋近的仲子,撇了撇嘴不予置否。

    “你触犯门规,不知悔改,又擅闯天莲谷,打伤天莲谷弟子。斑斑恶行,殊难想象。我今日若是饶了你,只怕阿威师叔与仙门的前辈们也不肯答应!”

    仲子走下台阶,到了两丈开外,依然脚下不停,两手捏得嘎巴响。却见无咎依然站着不动,更没有认罪悔改的迹象。他不由得凶相毕露,大吼一声:“不服管教的东西,讨打——”其吼声未落,猛然跳起来便是一脚,又举起一双铁拳,显然要拳脚交加,宣泄他忍耐已久的怒火。

    与其想来,一个刚刚入门的弟子,竟敢屡次三番惹是生非,当真是不打不听话、不打不老实。恰好又抓着把柄,且打个半死,再交由前辈扔出百济峰,也是他管事弟子的职责所在。以后谁敢不服,这就是下场。而让他意外的是,昨日那个抱着脑袋忍受殴打的弟子不见了,只有一道笔直的身影立在原地,竟是双眉倒竖而异常的从容。

    为何不躲不闪,寻死不成?我便成全了他,哼哼!

    仲子察觉有异,并未放在心在,而是脚上用力,一双铁拳“呜呜”作响。

    人群之中,阿述、阿三正在翘首观望。而冯田却是不见了踪影,也没有出现在山坡上。

    阿三看着仲子终于暴怒而起,禁不住摇晃着肩头碰了碰身旁的阿述,显得彼此很是亲热,又抬起下巴悄声示意:“此地不是千慧谷,大师兄也不如阿胜前辈好说话,呵呵,他是咎由自取……”

    阿述点了点头,深以为然。

    阿三又好奇问道:“冯师兄去了何处?”

    阿述羡慕道:“冯师兄颇得冯师祖赏识,许是登门拜访也未可知!”

    “哼,他倒是便宜,噫,快看啊……”

    阿三心有妒忌,未及埋怨,却又瞪着双眼而惊讶不已:“他……他竟敢与大师兄动手……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仲子已冲到了无咎的三尺开外,他粗壮的身躯以及威猛强劲的拳脚,便如当空砸落的小山一般而势不可挡。

    无咎却好似一株悬崖老松,不躲不避,等待着狂风暴雨的袭来,迎接着他既定的命运。不过,当凌厉的攻势近在咫尺,他倒竖的剑眉忽而微微耸动,原本清澈的双眸更是多了几分凛冽的寒意。与此刹那,他突然飞起一脚踢了出去。“砰”的闷响,正好踢中仲子的脚掌。两股力道对撞,便仿如两块石头的硬碰硬。他左脚支地,“哧溜”后滑三尺,而随着右脚落下,整个人已稳稳站立。而仲子始料不及,“蹬蹬”踉跄后退,直至两丈多远,方才堪堪止住身形,顿时已是满脸的羞怒。

    羽士七层的高手,竟然被一个没有修为的砍柴弟子,给一脚踢得连连败退,还差点摔到在地。众目睽睽之下,尤其是阿雅师叔在场,让他这个管事弟子情何以堪,大师兄的颜面扫地啊!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仲子羞怒之余,错愕不已,旋即抬手一挥,手中多了一把尺余长的短剑。他忽而发觉,那个砍柴弟子不简单,却明明没有修为,即使炼体之辈,也不会有如此大的力气。而他已是无暇多问,杀心大起,扬手一抛,所持的短剑倏然化作一道银色闪电呼啸而去。

    无咎踢出的一脚,很是强悍。

    而他显示的并非只有强悍,而是一种无畏的抉择。是隐忍,还是爆发;是被动的等待,还是不畏凶险的追寻,对于深陷窘境的他来说,想要有个明确的决断着实很难。即使他踌躇满志,事到临头还是不免顾虑重重。而如今他终于不再迟疑,哪怕生死临头又有何妨。人生一回,无怨无悔!

    只不过仲子竟然气急败坏,祭出了他的飞剑!赤手空拳,不怕他。而飞剑锋利,还须多加小心!

    无咎的神色一凝,猛然离地蹿起,顺手从靴子里摸出一把小刀,然后挥动手臂划出一道银光。

    “锵”的一声震响,小刀击中袭来的剑光,顿时光芒崩溃,一把尺余长的短剑倒飞出去。

    无咎的去势不停,眨眼之间冲到了目瞪口呆的仲子面前,抬腿便是“砰”的一脚正中心口,直接将仲子踢得仰面朝天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仲子的四肢粗壮,力气过人,以野蛮著称,以凶狠称霸地藏洞。却不想还有比他更为凶狠、更为疯狂的人,竟用一把古怪的小刀子挡住了他飞剑。尤其那一脚足以开碑裂石,踢得他护体灵力“喀喀”裂响。他只觉得气闷难耐,胸口隐隐作疼。而他尚未爬起,又是一阵忙乱。

    无咎落下身形,正好骑在仲子的身上,随即不管不顾,挥舞手中的小刀子狠狠扎了下去。

    仲子又想召回飞剑抵御,又想抓出符箓还击,怎奈近身肉搏啊,闪念之间已是刀如雨下。

    “喀喇”,护体灵力崩溃。“刺啦”,手臂划破。“扑哧”,肩头中刀而鲜血飞溅。

    仲子惊慌难耐,挥臂阻挡,却不过小刀锋利,手臂拳头顿时血流如注。而稍加怠慢,随时都将有性命之忧。却被压在身下,难以挣扎。他忍不住大喊:“你敢杀我不成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死死抓住仲子的肩头,以免对方挣扎逃脱。而他手中的小刀子却是稍稍一顿,冲着满身血迹的仲子啐道:“我呸,有何不敢,杀你便如屠鸡宰狗……”他高举小刀,便要用力扎下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一声叱呵传来:“住手——”

    与之瞬间,一道剑光随声而至,竟快如闪电,且威力强劲。

    无咎的心头一凛,不及多想,也不及躲避,急忙抓着小刀。“轰”的一声炸响,小刀脱手。而强劲的威势犹然滔滔不绝,根本难以阻挡。他禁不住倒飞而去,而左手依然不肯松开仲子,两人双双离地,又瞬间滚作一团。随后而至的飞剑,应该是怕有误伤,盘旋一圈悠悠返回,而话语声犹在响起:“你二人还不住手……”

    仲子在地上打滚,狼狈不堪。素来残暴蛮横的他,此时真的很想罢手,却被死死抓住而难以挣脱,只得拼命挣扎并拳打脚踢。

    而无咎的手中没有了刀子,依然凶悍不减,又是脑袋顶撞,又是提膝袭裆,抡起的铁拳更是势大力沉。比修为,他没有。论神通,他也不成。而贴身互殴,却罕见对手。至于劝阻声,则是不予理会。

    方才的偷袭,果然是远处台阶上的阿雅所为。她竟然帮着仲子对付自己,一丘之貉啊。还祭出飞剑,很是歹毒。如今两人滚在一起,我倒是瞧瞧你如何阻拦?我打……

    仲子已被扎了好几刀,鲜血汩汩直涌,再又不善贴身乱打的招式,渐渐的力不从心。

    无咎却是愈战愈勇,拳拳见肉……

    阿雅站在石阶之上,神情无奈。她虽也见多识广,却没见过如此疯狂的场面。尤其是两人纠缠,不分彼此,真要阻挡,除非用强。而她身为前辈,自有前辈的矜持,况且此地并非天莲洞,互殴的弟子与她无关。

    地藏洞的山坡上,人影翻滚,拳头“砰砰”作响,还有血迹飞溅而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四周则是围观的弟子们,早已是瞠目难耐。

    大师兄要打人的,却被人打了。不仅如此,还被打的如此凄惨。而打他的竟是刚刚入门的弟子,着实难以想象。地藏洞,藏龙卧虎。从今往后,谁敢轻视砍柴弟子?

    阿三早已忘了得意,悄悄躲在阿述的身后,两个大眼睛中,透着一丝惊慌与错愕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砰、砰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又是几拳砸下,竟然没有了动静。

    只见曾经威风无限的仲子,犹如血染了一般。尤其是长满胡须的脸,变得肿胀不堪。而他整个人没了力气挣扎,却两眼圆睁,嘴里惨哼,犹自怒气冲天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嘿,不服?”

    无咎趁势翻转,再次将仲子骑在身下。他抓着一把胡须狠狠抖动着,肿胀的面颊也随之摇晃。他嘴巴一咧,俯下身子,小声道:“我专治各种不服……”

    仲子乃是羽士高手,倒也不至于如此的窘迫,奈何被那把小刀子扎了几个窟窿之后,着实让他难以消受。如今精疲力竭,奄奄一息,虽然不服不忿,而眼光中忽而闪过几分恐惧,禁不住张了张嘴巴,又气息憋闷,即使想要吐出一句求饶的话语也不能够。他看着一只带血的拳头高高扬起,不由得神情绝望……

    恰于此时,一道剑光带着两道人影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“咦?成何体统——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