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四百五十章 自胜者强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林彦喜、tianshen8190、名用曾、阿健宝贝、多情的话语、地狱裁决、吴钩客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小小的山洞内,蜷缩着一个人影。

    山洞不仅狭小,而且阴暗,人在其中,难以站立,只能半倚半坐。洞外倒是碧草茵茵,还有一缕斜洒的日光透着诱人的明媚。不过,另有一层看不见的禁制挡住了洞口,便如无形的枷锁,封住了山洞,也困住了洞中的人。

    无咎倚靠着洞壁,满脸的没精打采。洞口的日光渐渐倾斜,又渐渐消失。随着暮色的降临,洞内变得更加阴暗。他喘了口闷气,转过身来,继续蜷缩在地,默默回想着曾经发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白日里,正当自己打得痛快的时候,冯宗现身了,也就是百济峰的那位人仙的师祖。与他一起现身的,并非前辈,而是一个晚辈弟子,冯田。至于他二人怎会凑到一起,姑且不论,至少救了仲子,而接下来倒霉的便是自己。

    冯宗声称,他答应了小辈冯田的拜访求教,却意外获悉地藏洞的变故。这本来属于管辖弟子的职责,他无心过问,却又临时起意,故而查看一二。不料所见所闻,使他愠怒不已。

    “仙门弟子,不仅相互斗殴,还成群结队围观,成何体统啊!”

    不愧为师祖,张口便让阿雅以及在场的弟子们无言以对。而当他看着地上奄奄一息的仲子,又看着慢慢起身而兀自一脸杀气的无咎,诧异道:“缘何行凶?”

    行凶,乃是罪名,倘若顺口应答,无意中便也承认了自家的罪过。

    于是无咎辩解:“前辈,在下并非行凶!”

    “人被打个半死,还敢抵赖?”

    冯宗质问:“况且你不听师兄管教,擅闯天莲洞,又打伤了天莲洞弟子,难道也是无中生有的传闻?”

    “前辈,容在下分说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惹了祸,从不逃避,而要他由人摆布,他也不会逆来顺受。他分说道:“本人昨日来到地藏洞,便被仲子师兄无故殴打。今日一早,本人砍柴数百斤,不敢懈怠,谁料这位师兄却让本人给他挑洗澡水,分明故意刁难。本人郁闷之下,失足坠落天莲洞,正要离去,又被天莲洞弟子围攻,被迫无奈,强行突围,互殴损伤,在所难免。而返回之时,仲子再次大发淫威。本人拜入元天门,只为修仙问道,而非受人肆意凌辱,三番五次之后,唯有奋起反抗而以求保命。如今意外打伤了仲子师兄,绝非本愿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很能打?”

    “非也!我家乡有句俗话,兔子急了还蹬鹰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你不是兔子!即便如阿胜所说,你自幼炼体,也绝非七层羽士的对手,更何况你肉体凡胎……咦,你有神识?”

    “在下……也是懵懂,只觉得打了仲子师兄之后,神清气爽,且求逐出仙门,从此浪迹天涯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一个神清气爽,好一个浪迹天涯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知道自己在元天门待不下去了,只想着借机离开,谁料冯宗却是呵呵一笑,然后冲着阿雅传音几句。随即一条鞭子飞来,将他四肢捆缚。不过瞬间,人已置身于阴暗狭窄的山洞之中。

    清楚记得,山洞位于天莲洞的一隅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自己没有被逐出仙门,而是从地藏洞,来到了天莲洞?

    无咎翻了个身子,抬手敲了敲冰冷坚硬的石壁。

    除了洞口之外,洞内并无禁制。搁在当年,这小小的山洞根本挡不住自己。如今却身陷囹圄,成为了一个囚徒。

    那个金发褐眼的阿雅,囚禁了自己,便转身离去,什么话也没留下。冯宗又将如何惩治自己,同样的无从知晓。

    唉,没有修为,身不由己。听天由命的滋味,不好受哦!

    而即便是天塌了,又有何妨呢。我本赤条条而来,无牵无挂。大不了再赤条条而去,或许还能梦回神洲呢!

    无咎嘴巴一咧,慢慢闭上双眼。

    他陷入困顿的时候,习惯了自我安慰。虽也无奈,却也使得心境练达。

    典籍中有句话说得好,知人者智,自知者明,知足者富,自胜者强……

    十日后,有笑声从洞外传来。

    洞口的禁制,好像无遮无拦,而无形之中,又戒备森严。

    无咎依然蜷缩着身子,慢慢扭头循声看去。

    山洞四、五尺长,四、五尺高,人在其中,与囚笼没有两样。十日以来,他就是这么苦守着,等待着即将的命运,或是在迷离的梦境中追忆着曾经的岁月。

    五个熟悉的身影,出现在洞外的草地上。阿金、阿离、冯田、阿述,当然还有一个家伙,阿三。

    或许得益于仙门丹药的神奇,阿金、阿离的伤势应该已经痊愈,却犹然面带怨恨,而怨恨的神情中又透着几分畏惧与谨慎。

    说笑的则是阿述与阿三,尤其是那个黑瘦大眼的家伙,显得很是得意,手里拿着一把小巧的短剑。只见他炫耀道:“阿雅师叔所赐的飞剑,着实不凡。假以时日,御剑飞天也是等闲……”

    冯田还是冷漠孤傲的样子,却停下脚步,冲着封禁的山洞稍加打量,又在不易察觉间转过身去。

    “咦,这是谁呀……”

    阿三的兴致不减,竟抬脚走到了山洞的近前,低头探脑,装模作样张望,随即带着意外而又惋惜的神情恍然道:“原来是无咎师兄啊,莫非在此静修,修为几何呀?”

    一旁的阿述似乎忍耐不住,说道:“此处乃是天莲洞囚禁弟子的所在,最终的下场,不是废去修为,便是逐出仙门……”

    阿三回头瞪了一眼,转而又故作深情道:“我与冯师兄四人,三日后便将启程前往星海宗。远行在即,顺道看望无咎师兄。还望你安心修炼,小弟我在星海宗翘首以盼……”他说到此处,耸峭的肩头一阵抖动,旋即已是捂着嘴巴吃吃发笑,得意的神情到了一种无以复加的地步。

    无咎挪动身子,斜靠在洞口前,面对阿三的肆意嘲讽,他早已司空见惯而无动于衷。不过,他落寞的脸上也露出一丝笑容:“嘿,恭喜阿三与几位兄弟。而星海宗,乃是贺洲数一数二的大仙门。诸位修为低微,能够充当砍柴弟子已属幸运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,不劳担心!”

    阿三摆了摆手,壮志踌躇道:“元天门选送的弟子,乃仙门菁英,改投星海宗,只为栽培重用!”他话语一顿,得意又说:“你还不知道吧,阿雅师叔,便曾为星海宗弟子。此番由她带领我等前去,待修为有成之后再行返回。至于你……”

    这家伙吹嘘之际,不忘借机嘲讽:“但愿返回之时,还能见到无咎师兄。你我毕竟来自瞰水镇,算是同乡故人!”

    “我呸!”

    无咎啐了一口,骂道:“一个欺软怕硬、见利忘义、首鼠两端的狗东西,焉敢胡说八道?”他转过脸去,淡淡自语:“我没有同乡,也没有故人……”

    阿三还想多说两句,已没人理会。

    而冯田已不耐烦,催促道:“井三师弟,你我不日便要远赴星海宗,还当整理行囊,不宜无谓耽搁!”他丢下一句话,独自大步离去。阿金与阿离也不啰嗦,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阿三看着阿述,又冲着山洞中的人影投去不屑的一瞥,转而招手呼唤:“师兄等我……”

    转眼之间,洞外没了人影,只有一片草地,还有暖暖的日光让人遐想不已。

    无咎默然良久,便要蜷缩躺下,继续他囚禁的时光,继续在迷离的梦境中寻寻觅觅。曾几何时,都是梦想未来。如今却留恋过去,追忆故乡的山山水水……

    “喀——”

    便于此时,一声轻响传来。虽然神识微弱,还是能够有所分辨。那是禁制的动静,有人打开了封禁的山洞?

    无咎凝神看向洞外,两道人影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一个金发飘逸,容貌娇艳;一个须发斑白,面带微笑。

    “出来吧——”

    来的并非旁人,正是阿雅与冯宗。只是阿雅的脸色含霜,似乎神情不悦。而冯宗却是话语随和,俨然一个慈祥仁厚的长者。

    无咎错愕片刻,这才慢慢爬出洞口。抬头看着明媚的日光,感受着徐徐吹来的清风,饱览着花草茂盛的山谷,以及远近的宜人景色,他不禁长长吐出一口浊气,却又带着满脸的疑惑,转而拱手问道:“两位前辈,又将怎样……”

    阿雅没有出声,一双褐色的大眼睛中依然透着几分莫名的怨气。

    冯宗则是手扶长须,笑道:“你触犯门规,本该逐出仙门,而老夫法外开恩,容你前往星海宗加以历练!”

    无咎错愕不已,难以置信道:“本人打伤多位同门,虽也有情可原,又为何这般……”

    他是自家人懂得自家事,早已设想过即将到来的各种惩罚,却唯独没有想过赦免,也不敢想啊。尤其是前往星海宗,更是出乎他的所料。

    “呵呵,老夫看中你凶狠好斗!”

    冯宗依然笑得高深莫测,拂袖一甩:“且歇息三日,再听从阿雅师叔的吩咐行事!”

    其话音未落,人已踏起剑光腾空而起。

    无咎愣怔原地,犹然满头的雾水,转向看向一旁,迟迟疑疑道:“阿雅姑娘……啊、不,前辈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——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冷哼,婀娜的身影摇曳生姿。那飘逸的金发,闪烁着动人的光泽……
小说推荐